持久液

請進入   持久液說明.     持久液訂購.

一個關於約炮的故事

三年前,一個僅僅見過一面的女孩兒通過qq問我某某行業薪金待遇狀況。我跟她說了我的判斷。過了兩天,他跟我說他的一個可能發展為男朋友的異性朋友就從事的那個職業。

不知道是不是男性的本能,總會去無理由的貶低一個哪怕素不相識男性的能力及收入,就像一個女性總會不自覺的去貶低另一個女性的樣貌。在我意識到自己存在這個問題的時候,我開始有意識的去贊揚其他男性,至少沒有利害關係的男性我都會盡力贊揚。所以我給出的答案應該是令她滿意的,也許是這個原因,她開始跟我聊了很多。
總結一下男人有幾點重要信息,
1,他的工作聽著很像公務員,然而並不是。
2,他32歲,租房,而且是跟人合租。
3,他們是在某網站認識的,未曾謀面時他就對她愛得死去活來。
4,他們在一家不知名的餐廳第一次見面,他提出開房,她沒有答應,他就變得不那麼殷勤。
再來說說女孩子的情況,
1,她是平面設計師,算不得綽約多姿,但至少不難看,而且一眼便能看出從事美術相關職業。
2,她大學談過一段兩年戀愛,沒發生過關係,用她的話說,「並不愛他」
3,她單親家庭長大。
4,她並有太多異性甚至同性朋友
5,我跟她因為某個工作見過一面,除了那次見面並沒有太多聯繫。
02
聊了一會兒,我開始意識到兩個問題,一個是,她本身對這段有可能發生的感情並沒有信心,一個是,她並不希望我給出意見,她只是想讓我支持她,或者說,因為她對這段有可能發生的感情沒有信心,所以她想通過說服一個局外人的方式說服自己。
我知道在這件事兒上我沒有辦法去改變什麼,所以只是給了她多數人都會做出判斷。
女孩兒或許感到了我的不耐煩,她說自己25了,不管怎樣,不想做處女了,就當我睡了他吧,也許不是處女找對象更容易。
我跟她並沒有太多深交,出於內心的某種准則,我跟她說了我的真實想法。
我說,男人跟女人並不一樣,男人對於性可以找任何夥伴,女人決定跟一個男人上床,至少在她心理對這個男人是有所期待的,即便是睡過再多男人的女人,如果不是為了錢,那肯定是為了感情,而不單單是解決需求,而且對於一個處女來說,我並不覺得真有那麼大需求。
我說,在你心理應該知道答應他之後的結果,但你心理還心存幻想。
我說,作為男人至少我不會因為女人過往的經歷而去質疑她的人品,但我擔心的是,如果我愛的人有太多失敗的經歷,覺得男人都是王八蛋,我是否有足夠的自信去包容,去讓她相信世界本來很美好。
後來我們都沈默,再後來跟我想的一樣,她並沒有改變之前的決定。
03
過了幾天她跟我說,她睡了他,他送了他一瓶5ml的dior香水,沒看錯是5ml,他花了開房和吃飯的錢,他開始職責她並不在意這段感情,他說她並沒有為這段感情付出,也就是說吃飯、開房還有5ml香水都是他買的單,他懷疑她不是處女。
我「哦」了一聲結束了談話。
後來我想起這個姑娘的時候,我在qq里已經找不到她,也許是換了名字也許是把我拉黑了吧。
再後來,回憶起這件事兒,我總在想,也許在她心理「男人」這個詞,會在很長時間里定義成那個樣子。我也在想,我是不是做得太少?有沒有更好的辦法讓她更慎重的對待這件事兒。
或許以我的角度,能起到的作用有限吧。
但如果她有很多朋友,如果她徵詢的對象不單單是只有一面之緣的我呢?或許結果就不一樣。
04
好吧,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同時也是一篇關於「下班兒」的軟文。對於「約炮」這個事兒是那個姑娘的決定,我曾經試圖改變她的決定,儘管,我知道這並不可能。
正如我們每一個人做的每一個決定,歸根到底是自己的決定,別人給的建議僅僅是建議,哪怕是對的,但如果那並不是我們想要的,我想幾乎所有人都會拒絕。
而別人的建議在何時會起作用呢?我認為是在你不需要做決定的時候以及你做錯決定的時候。在這些時候,你才願意去思考別人的話是否對你有幫助。
「下班兒”有一群有意思的人,有很多有意思的話題。
在這裡沒有人會強加給你建議,也沒有人規定你在一次活動中會有怎樣的成長。但如果你願意成長,願意在活動中有所啓發,我們願意陪著你。
好了,廣告做到底,這周有兩場活動,一場是「‘花’為媒——當插花師遇到心理咨詢師」「聊聊職場人的情緒保養」,你願意參加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