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一吻成癮總裁我已婚了怎麼辦

– 126)丫頭下面吸的真緊!【船靠岸啦】7000+ – 泡書吧
「啊……唔……」隨著他狠狠的沒入,夾帶著喘息的低吟從她的紅唇見溢出。

蘇念的睫毛顫抖著,誘人的紅唇微微半啓,緋色的面頰上,一雙清澈的眸子染上了一絲朦朧。

「璟……不要,太進去了……」

被遏制住的雙腿無法動彈,男人堅/挺的***從身後方向的深深的頂入,那腫脹的充實感讓她的雙腿忍不住虛軟,隨著他動作的加劇,她幾乎快要喘不過氣來。

遲璟易的大掌將她的雙腿掰開,讓她的臀迎對著自己,看著她半側的身子虛浮的依附在餐桌上的模樣煦。

一雙秀眉微攏,既痛苦又難忍的模樣挑/逗著他每一根神經。

「啊……頂到了……唔……」蘇念的紅唇微張,急促的呼吸著,花心深處猛然一陣酸軟,她先要躲避,可是卻被他大力的手掌鉗制住。

腿/間的律動越發的猛烈的起來,每一次的撞入混合著兩人交/合的液汁溢出冂。

昏暗的燈光籠罩著兩人赤/裸糾纏的身軀,沈悶的撞擊聲夾雜著兩人濃重的喘息聲在這靜謐的頂樓餐廳飄散。

那被撞擊的偶爾發出「咯吱咯吱」的曖/昧聲,聽的足以讓人面紅耳赤。

潺潺的熱液隨著男人硬如鐵杵的一再探入,而不斷的從私密處一點點的溢出。

***的歡愛之氣在空氣之中快速的瀰漫。

帶著男人狂野的低喘聲飄散開去。

蘇念呼喊的嗓音變得有些沙啞,身子一再的顫動,被掰開的雙腿被男人的大掌緊緊的禁錮著。

「乖女孩……放鬆,將腿撐開……」

遲璟易深邃的黑眸毫不掩飾的流露出濃烈的情/欲,被吸納的堅/挺隨著她戰粟的身子而傳來一股前所未有的酥麻,那刺激感強烈的包裹著他的每根神經。

他慢慢的垂下頭,薄唇下的牙輕輕的摩挲著她誘人而渾圓的耳墜,不斷的舔舐與吸吮著,身子撞擊的幅度越發的劇烈。

沙啞的嗓音,帶著蠱惑的傳來:「你敢再想他,我便像現在這樣……狠狠的要你。」

遲璟易的眼半眯合,薄唇順著她的下顎一點點的挪到她嫣紅的唇瓣上,隨即覆上,探入的舌尖與她唇齒纏繞。

蘇念的心跳不斷的加速,那「怦怦」的跳動聲幾乎掩去了耳際所有的聲音。

她雙眼迷離的凝視著他,嬌喘下回應他:「我沒有……」

他的眉梢微攏,將欲/望狠狠的抵入,讓兩人的結合處深深纏繞在一起。

「唔……」蘇念忍不住拱起身子,臉頰緋紅,被他戲弄的面露紅潮,一雙眸流露出一絲委屈,祈求的吱聲,「不要了,別……啊……沒有,我真的沒有想他……」

遲璟易的眸光一閃,不顧她的掙扎,用力的再次撞擊沒入,卻不再急著律動,而是就這樣停下了所有的動作。

「我……難受……」

蘇念茫然的半偏側過頭,看著他緊緊的托著她的雙臀,卻一動不動,忍不住難受的扭動起來。

那瘙癢感讓她無所依偎,眼淚順著眼角深處,潮濕的身子粘稠的難受。

「想要?」遲璟易盯著她委屈的面龐,沙啞的嗓音沙啞的飄來。

蘇念的眼眶微微泛紅,小肚處被填充的實實的,心臟「怦怦」的跳躍的更為厲害,嬌喘下的她聲音斷斷續續:「……給我……我要你……」

沈悶的天際突然閃過一道火花,「砰——」的一聲爆破聲下,漆黑如墨的天際綻放出一朵絢麗的煙火。

短暫的幾秒間內,天際瞬間被一片璀璨的煙火所覆蓋。

蘇念的忍不住轉過頭,看著天際那五色璀璨的煙火,心口的跳躍強烈的彷彿下一秒便要才能夠從胸腔從跳躍而出。

一雙大掌驟然捧起她巴掌大的小臉,沒入她柔穴的巨物猛烈的彈動了一下,讓她的尾椎骨猛然一陣緊繃收緊。

「說,你想讓我狠狠的佔有你。」

他單手摟緊她纖細無骨的腰肢,單手狠狠的拍打著她白臀,動作粗辱的迅速的全根抽出,隨即又是一陣狂野的抵入。

身下的餐桌隨著男人的動作而被挪動,與地面摩擦發出劇烈的聲響。

「啊……」呻/吟抑鬱不住的從齒間溢出,蘇念長長的睫毛顫抖著,小腹處的忍不住湧起一股熱流,呼吸急切的起伏著,迷離的眸子凝視著男人,紅唇顫抖,那前所未有的刺激麻痹了她所有的神經。

「給我,璟……難受……」

蘇念斷斷續續的哽咽著,喘息的熱氣噴灑在男人灼熱的肌膚上。

「求我要你,丫頭。」

遲璟易惡略的將身下的堅/挺沒的更深,那幾乎快要貫穿一般的力道,逼迫著她妥協。

「啊……嗯……要我,璟,求你……」

蘇念的眼眶緋紅,忍不住咬緊紅唇,被自己大膽的索歡而羞惱的無地自容。

「轉過身,自己來。」

遲璟易猛然將巨物撤出,身子一偏躺在了一邊,依然聳動的灼熱就那麼赤/裸的暴露在空氣中,帶出她體內的粘液,***而狂野。

纖瘦的身子隨著他的撤離顫抖,迷離的眸子一陣恍惚,那猛然的空虛,讓她想尋求東西來填滿。

染著緋色的面頰,呼吸不斷的起伏著,咬緊貝齒,顫巍巍的坐上他的腰。

「我……璟……」

「唔……」

他的黑眸一沈,大掌猛然抱起她的身子,身子赫然坐起,抬起她的雙腿環上自己的腰,提槍刺入,兩抹赤/裸的身軀密不透風的纏繞成一團。

「嗯……啊嗯……啊……」

蘇念顫抖的拱起身子,腿/間的脹痛感讓她喘息不止,纖細的手掌緊緊的抓著他的雙臂,指尖深深的掐入他的肌膚。

遲璟易的大掌箍在她豐/滿的圓臀上,猛力的朝前一壓,讓她的幽谷將自己的灼熱全數吞沒。

「啊!」驚呼從她的唇齒間溢出,來不及退縮,遲璟易便快速的再次的律動起來,一重一慢的動作,將蘇念的理智一點點的吞噬。

「啊……嗯嗯……」蘇念咬緊的貝齒下,血絲滲出,顫抖紅唇不斷的呻/吟,那嬌喘而輕盈的音符不斷的起伏。

纖瘦的身子隨著他的動作,被狠狠的撞擊。

昏暗的燈管打在她沾著水漬的面頰,透過玻璃牆,那絢麗的煙火在空中盛放,璀璨的火光照在兩人交疊的身軀上。

遲璟易的低喘的頂入,薄唇攫住她酥/胸前的那顆粉紅,納入口中肆意的吸吮,舌尖一圈圈的勾畫著,挑/逗著她的敏感。大掌將她坐在身上起伏搖動的身子重重的一次次按下,黑眸凝視著她纖細的腰肢扭動,雙腿/間的緊密貼合的肉瓣,緊緊環上他腰肢的雙腿,呼吸慢慢的沈重起來。

被吸吮的碩大越發強烈的撞擊著,看著她顫抖的穴口,以及從她唇齒間溢出的零碎呻吟,他的眸濃稠而契合,抽/動更為猛烈。

「啊!」蘇念疼的掀開眼睫,汗漬順著她顫抖的睫毛往下滑落。

「唔……」

天際煙火聲將兩人的喘息與呻/吟吞沒。

遲璟易的身子緊繃,隨著他撞擊的弧度越發快,那抽/動下響起的水漬聲讓蘇念的臉忍不住漲紅,雙臂緊緊的勾住他的頸項,隨著他擺動刺入的動作,身子上下搖動的更為凶猛。

那肉壁相撞的聲音讓空氣瘋狂的升溫。

蘇念雙眸紅腫,身子已經虛脫的不行。

若不是他的雙臂緊緊的勾住她的身子,她恐怕早已被頂的摔在了地上。

纖細而白嫩的雙腿忍不住收緊,蘇念嗚咽的喘息:「夠了……別再來了……」

「啪——」

大掌重重的拍在她的白臀上,遲璟易氣息混作,律動的越發凶猛起來,掌心一次次的托起她的雙臀,沙啞的聲音沈悶的響起:「別夾的那麼緊,那樣會更難受。」

「唔……」

蘇念抽噎著將虛軟的身子依靠在他的身上,堅/挺撞擊的強烈而猛烈,讓身下的餐桌一再的發出「咯吱咯吱」的響動。

眼淚混合著汗漬划過她白皙而緋紅的面頰,兩人的呼吸隨著情/欲的升騰而纏繞。

男人粗重的喘息不斷的在她的而側盤旋,煙火聲轟響著,幾乎將所有的聲音全數吞沒

他身後捧起她的臉頰,薄唇覆上,用力的吸吮,蘇念的睫毛顫抖著,身下又疼又酥麻,血液像是被瞬間點燃的火焰,「唰」的一下子肆意的燃燒著。

「……唔……不行了……嗯啊……」

蘇念喘息著想要掙扎,遲璟易眯著眼,手掌猛然松開禁錮著她的雙臂,驟然將尚未軟化的灼熱抽出。

迎視上她雙眼迷離的眸瞳,邪魅的勾唇一笑,突然抱著她的身子,讓她爬扶著餐桌邊沿。

她支撐著想要起身,卻短短的瞬間,男人猛然從身後刺入。

「啊!」那毫無防備的沒入,讓蘇念的身子猛然一陣戰粟,殘留的力氣彷彿被頃刻間抽離了身體,身子一陣虛脫,匍匐在了餐桌上。

遲璟易眯著眼,大掌扣緊她的腰肢,雙腿抵著她白嫩的腿,讓她的穴口張的更大,碩大的堅/挺劇烈的撞擊起來。

蘇念赤/裸的身子鍍上了一層緋紅的光暈,隨著男人加快的速度,匍匐在餐桌上的腦袋忍不住揚起,痛苦的呻/吟聲低低的響起。

撲面襲來的快/感與酥麻將她吞噬,她哽咽的驚呼出聲:

「啊……嗯啊……啊唔……不……好快……好痛,你快放開我……啊……啊啊……」

「嗯哼!」

遲璟易發出一聲沈悶而性/感的呻/吟,背脊猛然繃緊,堅/挺重重的刺入,驟然停止了動作。

一股滾燙的熱流灌入她的小腹,帶著火辣辣的刺激感,蘇念的身子猛然一陣戰粟,背脊微微沈,男人的身子便重重的趴了下來。

赤/裸的疊加在一起的兩抹身軀不著一縷,蘇念被情/欲吸納在其中無可爭辯,雙眼迷離,一陣暈眩感讓她的頭猛然一沈,顫抖的睫毛微微煽動,最終忍不住眯合上,暈厥了過去……

遲璟易眯起狹長的眸子,看著驟然昏厥過去的小人兒,眉梢微攏,粗糙的大掌輕柔的拂過她緋紅的雙頰,指尖掃去她眉間的褶皺。

手臂猛然撐起,將灼熱的分身抽離。

白色的液體隨著他的動作沾滿了她雙腿的內壁,一路往下流淌而出。

漆黑的眸子猛然一沈,呼吸再一次的沈重了起來,漆黑的眸瞳像是一團漩渦。

……

朦朧轉醒,蘇念不知何時已躺在了公寓的大床上。

外頭一片漆黑,像打翻的墨汁濃稠的看不到一絲光亮。

她動了動身子,一陣撕裂般的痛楚從下面傳來,她忍不住弓起身子,卻不想腰際驟然被一雙有力的臂膀給禁錮住。

來不及驚呼,遲璟易的大掌便再一次的探了過來。

厚實的大掌一把捏住她胸前的酥/胸,灼熱的鼻息噴灑在她的肩頭。

「醒了?那麼再來一次……」

沙啞的音符飄來,蘇念躺在被褥間的身子忍不住顫抖。

本能的便要逃開,卻被他先一步勾住了腰肢,沒有任何前戲,從她的身後洶湧的侵入。

「啊!不要……」

蘇念嚇得面色盡褪,倦意一少而光。

遲璟易伸手探上她的柔瓣,挑/逗的揉/捏著:「丫頭,今天晚上你別想休息了……」

「唔……」身上的被子順著兩人的動作,而滑落,隨著男人揉/捏的動作加深,蘇念的情/欲再一次被挑起,小腹間一股暖流溢出。

遲璟易眯著好看的眸子,身下開始試探的抽動起來,直到聽到她口中再次發出低喘的呻/吟,他這才放開節奏的再一次洶湧的撞擊起來。

沒一次都深深的刺入,好似要將頂入她的子宮一般。

蘇念將臉深深的埋入被褥中,被撞擊的腰桿隨著身後男人的動作要晃動。

咯吱咯吱的晃動聲曖/昧的在臥房內盤旋,夾雜著男人與女人粗重的喘息與呻/吟。

***之氣繚繞不散。

「丫頭下面吸的真緊。」

遲璟易一邊撞擊,一邊喘息的出聲,沙啞的聲音低沈而慵懶:「如果我不餵飽你,一定是不行了。」

「嗯……啊……」

蘇念的身子戰粟著,花穴的水流湧的更洶,隨著他搗入的動作,濕漉漉的溢出。

隨著男人撞擊越來越激烈,肉瓣撞擊的啪啪聲也隨之響起,木床發出的咯吱聲越發的清晰。

「啊……夠了,不要了,你快放開我!」

蘇念被痛與酥麻感吞噬,身子身子忍不住弓起,遲璟易卻不願就此鬆手。

摟住她腰肢的手掌猛然收緊,碩大的巨物瘋狂而猛烈的刺入了數百次。

「啊!」蘇念感受著背後的男人的身子一陣痙/攣,赤/裸的背脊一麻,暖流洶湧的噴灑而出……

遲璟易的呼吸起伏著,懷中再次熟睡過去的人兒穴口不斷的抽搐著,絞的他已經軟下的欲/望再一次的硬了起來。

呼吸沈沈的噴出,他驟然將欲/望抽離,抱起她虛軟的身子便朝著浴室走去。

……

耳際水流聲潺潺的響起,她長長的睫毛微微的顫動著,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渾濁的氣味。

她動了動身子,眯著眼看著自己浸泡在水中的身子,灌下的水滴衝掉了她額頭的汗漬。

雙腿間很疼,以及一陣強烈的空虛感。

蘇念眨了眨眼睛,盯著三米外用噴噴頭淋浴的男人,白熾燈光下,男人的身型完美的暴露在她的視野中。

隔著透明的玻璃,熱騰騰的水流噴灑而出的瞬間,讓玻璃壁鍍上了一層水汽。

朦朧的視覺下,那水珠順著男人健碩的身型往下滾落,在燈光的照射下,折身出粼粼波光,那修長而挺拔的雙腿健碩而有力,明明知道不該用這樣直勾勾的目光看著男人裸/體,可是,那一瞬間,她卻怎麼也移不開眼。

臉燒得很燙,不斷的升溫,直到一張臉緋紅的彷彿要滴出血來。

安靜的浴室內,只剩下「嘩啦啦」的水聲不斷的響起。

蘇念的視線一點點往下挪動,盯著那背對著自己的臀,挺翹的臀部明晃晃的在她的面前晃動著,她的大腦忍不住有些短路。

腦海之中回憶起之前他那堅/挺的碩大,臉燒得更厲害了起來。

她猛然吸了一口氣,讓自己的身子全數沒入了浴缸中,鋪面襲來的水將她瞬間吞噬。

……

遲璟易赤條條的從裡頭走了出來,看著不斷泛泡泡的浴缸中央,眸光一沈。

沙啞的嗓音悠悠的傳了出來:「你再這麼憋下去,小心憋壞。」

「嘩——」

一顆小腦袋猛然從水中鑽了出來,濕漉漉的水滴順著她的臉頰一路往下淌。

蘇念被接起的假髮緊緊的貼合著,遮掩著鎖骨,一路往下,那潺潺的水滴間,是她胸口起伏的酥軟。

遲璟易的眸光一閃,伸手將她從溫熱的浴缸中驟然撈起。

「啊——」

蘇念沒預料到他突然的動作,雙臂本能的環上他的頸項,一雙清澈的眸子忍不住閃過一絲的惶恐,月牙眉微擰,紅唇欲言又止的半啓。

遲璟易盯著她渾身濕噠噠的模樣,雖然渴望,卻還是扼制了下來。

漆黑的眸瞳深沈的像是一潭漩渦,她的呼吸莫名的一重低低的出聲:「你別……很痛……」

雖然用熱水泡過澡,可是那撕裂的痛楚卻並沒有消失。

像是被巨輪碾過的痛楚幾乎傳遍了四肢,她咬著紅唇慌亂的避開他灼熱的視線。

遲璟易抱著她的手臂微微收緊,將她纖瘦的身子擱在洗漱台上。

那輕輕的顫抖透過觸碰她肌膚的手掌傳遞而來。

他盯著她膽怯的面頰,看著她身上紅痕斑斑的模樣,心底一緊,升起了一絲愧疚,挪開視線,伸手扯過一旁的浴衣披在她的身上。

「別動,我幫你穿上。」

「我自己來就好。」蘇念仰起頭,臉頰滾燙的想要自己穿好,卻不想,他的手掌卻快她一步。

略帶冰涼的指尖觸碰上他灼熱的手掌時,戰粟了一下,隨即快速的收回,長長的睫毛忍不住煽動。

遲璟易掀起眼皮,盯著她慌亂的神情,唇角微翹,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不動聲色的拉過浴帶幫幫她系好。

蘇念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便欲從梳洗台上下來,一雙大掌卻將她的動作按住。

一雙漆黑的眸子盯著她瞧,臉頰緋紅,蘇念的心撲通撲通的跳的越發的強烈,聲音帶著一絲不確定:「你要做什麼?」

話音剛啓,便一陣惱悔,貝齒忍不住咬上紅唇。

「害怕了?」遲璟易的眸子盯著她瞧,笑意不曾從他的臉上散去,曖/昧的湊近她的耳畔,沙啞的聲音悠悠的傳來,「你知道害怕,還勾/引我?」

「我……」

蘇念掀起眼簾,長而稠密的睫毛恍惚的煽動,看著近在咫尺的面龐,回想起之前的瘋狂纏綿,身子忍不住顫抖了一下。

咬著牙吭聲:「我沒有勾/引你。」

遲璟易的黑眸一閃,大掌隔著浴衣重重的打在她的臀上。

「啊!」

蘇念的身子一顫,被他的動作嚇得面色一白。

他盯著她瞧,抿起的薄唇吐出不冷不熱的話來:「難道勾/引我的還有別人?」

深深的吸了一口起,小臉緋紅,濕漉漉的發絲垂在臉頰卻起不到絲毫的作用。

她的頭一再的垂低,漲紅的臉卻再一次瞥見他下面那根粗壯的物體時,嚇了一跳,慌亂的想要退後,卻讓自己的身子反而重重的撞上了身後的玻璃鏡。

「你先穿上浴衣!」

遲璟易斜斜的瞥了她一眼,眸光深邃,唇角微翹,聽話的伸手扯過一條浴衣蓋上自己赤/裸的身型,動作迅速的系好腰帶。

「過來點,別靠那麼遠。」

他伸手扯過一條米色的毛巾蓋在她的頭上,大掌溫柔的輕輕幫她擦拭著那一頭的水漬。

蘇念小心翼翼的抬起頭,看著男人細心的動作,胸口莫名的一熱。

他的手掌很大,雖然力道有些重,卻極其的溫柔。

一時間,整個浴室都靜謐了下來,遲璟易微垂的眸子落在她的臉上,手中的動作緩慢的擦拭著。

蘇念的頭髮其實已經長出了不少,二個月下來,雖然並不很長,卻也足夠接假髮了。

那一頭烏黑而稠密的發絲若是不細看,很難有人看的出來是接上去的。

她喜歡長髮,遲璟易便找人專門為她挑選了最好的設計師,幫她處理過。

遲璟易先用乾毛巾將她的頭髮擦拭了一遍,這才取出吹風機幫她吹理起頭髮,修長而骨骼分明的手指穿過那稠密的發絲時,蘇念的心忍不住怦怦的跳的越發厲害。

明明她並不是一個矯情的人,可是此刻卻突然覺得自己就好似變成了十六歲的少女,緊張不已。

……

「把浴衣撩起來。」一道磁性的聲音讓她猛然驚醒。

一時間茫然的盯著他瞧,帶著深深的愕然。

遲璟易深邃的黑眸半眯合,唇角裂開一絲弧度,不知何時,手中已經拿著一絲藥膏。擰開蓋子,擠出一些白色的藥膏擱在手中,眼皮微掀的看了她一眼:「幫你擦藥,要不然你這幾天都下不了地。」

蘇念這才反應過來,是自己誤會了什麼,臉猛然躥紅,伸手半遮半掩的撩開了浴衣,只是急促不安的她完全遺漏了男人唇角的那抹笑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