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壯陽持久陽痿不舉持久液

一夜情慘痛經驗代價

 [真實經歷]風和日麗sunrise
為保護當事人隱私權,以下為化名。

小娟自述:我和阿平在大學時是一個班的同學,大二那年,兩人開始戀愛。畢業後,我分到河南鄭州,阿平分到湖南嶽陽老家。從此一對年輕的戀人只能靠書信和電話來化解心頭的思念。這期間,朋友和同學曾分別勸我倆現實一點,結束戀情,在各自生活的城市找一個伴侶。但我倆卻不為所動,堅持相愛。

二個月過去了,那個可怕的男人果然沒有再出現。我暗自慶幸,生活歸於平靜。只不過,我這次沒再聽丈夫的勸告,硬是纏著到公司幫助丈夫打理業務。

一天晚上,丈夫出差。下班後,我獨自一人在外面吃了晚飯便往家裡走。誰知走到樓梯口,一個黑影突然出現在面前。我一看,差點沒驚昏過去。原來,這個黑影竟是那個男人。樓梯口人多眼雜,我只得將讓他進了家中。那男人在沙發上坐定,開口便數落我「搬了家也不說一聲不夠意思」等等,讓我心驚肉跳。我知道來者不善,但我實在不知怎樣才能擺脫他的糾纏,我無助地「撲通」一下跪在他的面前,央求他放過我。那男人嘴角露出陰險的笑,他提出,只要我給他10萬元,他便發誓今生不再找我。我與他討價還價,男人最終同意以6萬元了斷。我不放心,要求與他簽訂一份「協議書」,內容為我一次性付給他6萬元,他從此不再糾纏我等等。那男人想也沒想便答應了。協議簽好,他從我的手中接過了1萬元現金和一本5萬元的存折後,竟要求與我進行一次「最後的溫柔」,我知道無法拒絕,只得依從了他。

這期間電話響了多次,我沒有去接。電話未接,而門卻開了,是丈夫從深圳回來了,他看到自己的妻子和另外一個男人赤裸裸地疊在一起……

一個月後,我與丈夫離了婚。我沒有向他作任何解釋,也沒有乞求他的原諒。我只恨自己的一時糊塗,招來這一場人生的大劫…

. 後來,阿平辭掉工作來到海南創業,他先是在一家廣告公司打工,一年後,積累了豐富經驗的他另起爐灶,創辦了一家屬於自己的廣告公司。兩年後,他又到廣州、深圳兩地另創建了幾家廣告公司。事業發達了,他便動員遠在鄭州的我辭職來海南。1995年,我倆在歷時八年的苦戀後,在海口舉行了隆重的婚禮。

結婚不久,我便懷孕了。孩子出生後便留在家中當全職主婦。丈夫每日忙於自己的事業,來往於海口與廣州、深圳之間,很少有時間留在家裡陪陪我和孩子。但我並無半句怨言,我把全部的心血都投入到撫養孩子和料理家務上,為丈夫建立了一個穩固而又溫馨的「後方」基地。丈夫對此非常感激,兩人的感情愈發深厚。

幾年後,孩子進了幼兒園,全托,每週五晚上才接回家。家裡就剩下我一個人。我向丈夫提出進他的公司做點事,但他覺得我這些年來太辛苦,應該在家裡好好享享清福,因此拒絕了我的請求。丈夫的好心我當然明白,但一個人呆在家裡實在無聊。每日我除了吃飯睡覺還是吃飯睡覺,若非孩子週末放假或丈夫偶爾回到家中,連一個說話的人也沒有,我被一種難奈的寂寞深深地籠罩著。

一天,我在家裡無聊地翻看著一本雜誌,一篇關於「一夜情」的文章吸引了我。於是,慢慢地,我在家裡呆的時間變少了,尤其是晚上,總是早早地出門,到舞廳里盡情瘋狂,直到深夜才回家。一天,我到南航路的一個舞廳里跳舞,剛坐下,一個英俊高大的男人就邀請我跳舞。他的舞跳得極好,而且這一夜,他始終只邀請我一人跳,我的內心有一種受寵若驚的感覺。深夜,當我打算離去時,男人竟殷勤提出要送我回家。我本可以拒絕,但不知怎的,我沒有這麼做,而是坐上那男人的摩托車回到了家。這一夜,我體味到了一種從未有過的刺激。男人走後,我開始後悔並且後怕,我感到對不起丈夫,併發誓今生只此一次。

然而我哪料到,與我一夜風流的是一個專門騙財騙色的「高手」。我不去找他,他卻找上門來,還張口向我借錢花。

我此時才明白自己引狼入室,不禁又悔又怕。我提出,給他五千元錢,條件是不得再來找我。當看著他懷揣著五千元走出房門時,我不禁長噓了一口氣,以為事情就此結束。哪知一個月後的一天早上,這個男人又打來一個電話,讓我準備五千元錢,他晚上來取。我懵了,整整一天,我坐在客廳里不吃不喝,一動不動。晚上,他果然來了。我說沒錢,他便說:「沒錢可以,那我就給你丈夫打一個電話。」我一聽慌了,只得再次拿出五千元錢交給他。沒有料到的是,他拿到錢後,並不急於離開,而是強行與我「重溫舊情」,聽著他粗暴的喘息聲,我閉著雙眼,流下了屈辱的淚水。

我沒有料到自己的一時糊塗,竟引來如此難以收拾的局面。我既擔心他再次登門,又擔心自己的所作所為被丈夫發現,每天吃不好睡不香,臉色日益憔悴。我想主動向丈夫坦白一切,求得他的原諒,但想想自己的名聲,我又只得作罷。一次,丈夫回家,我向他提出想換一套房子,說住在現在的房子常做惡夢。丈夫順從了我。我們搬進了位於龍昆南路的另一處住處。住進新居的那一天,我心頭如釋重負,一頭躺下一夜未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