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night-99

一次真實換別人老婆做愛

,我喜歡被男人弄bb, 第205節   「是不是請我們吃一頓,你不高興了?」   「沒有啊。」   「你放心吧,明天我兒子請客,我們也會請你吃飯的。」   秦然的笑容很單薄,「嗯。」   明天她估計不會來了,這樣的人,太精明太狡猾,去到哪也是不受歡迎的,她不想跟她們深交,儘管這個人是易陽的親生母親。   吃過飯,秦然本來以為可以回去了,但是易姐姐卻說時間還早,還想去逛逛,易陽提議他們坐公車去,易媽媽卻不高興了,說明明有車為什麼要去坐公車?多浪費錢啊。   言下之意是要徵用秦然的車,秦然心中微微無奈,只能跟著他們繼續去逛逛。   幾人到了市區,易媽媽對衣服飾品什麼的都沒什麼興趣,原因看上了不是自己掏錢就是要兒子掏錢,她不會買的,但是他們幾個對特產店很有興趣,通常出來玩都喜歡帶點特產回去,證明自己來過這個地方玩過。   但是特產也不便宜,像是一些餅啊糕啊,價格都要三四十元一盒,像秦然這樣的人是不會買這種東西的,價格又貴又難吃,就是用來騙騙遊客的。   易媽媽和易姐姐逛特產店是挺有興趣,問題是她們買不下手,易陽見狀,也不想自己母親失望,道:「媽,你喜歡就買幾盒吧,我來給錢。」   易媽媽的臉黑成鍋底,「你就算了吧,你有什麼錢?錢還不是跟秦然借來的?哪天等你有本事了,你再給我買吧。」   秦然聽得懂易媽媽的意思,但是她一句話都沒有說,這個時候,她才不會去當出頭鳥,易媽媽意思是要秦然掏錢給她們買呢,所以秦然就走開了一點,自己到一邊去隨便逛逛。   那邊又嘰嘰喳喳的說著什麼。   其實他們不買就出來吧,別留在人家店裡討論個沒完,所以,他們不是不買,而是要等某人出來掏錢呢。   見秦然走遠了,易媽媽的臉色更難看了,很顯然的不高興。   易陽又不是入贅的,秦然也不是什麼有錢人,況且,他們還沒結婚呢,隨時就可能告吹,她憑什麼去給他們當提款機呢?而且,易媽媽跟易爸爸是離婚的,易爸爸很討厭她,秦然也不喜歡她。   易陽沒有辦法,只有過來向秦然求助。   他深知自己母親的性格,低聲對秦然說:「秦然,媽媽從小苦到大,捨不得花我錢的,所以你就給媽媽買一些特產吧,等下回去了我把錢還給你,行不行?」   易陽都這麼說了,秦然也不能說不,想著就幾盒特產,行的吧,便點了點頭。   易陽心裡感激,返身回去,笑盈盈地跟易媽媽說了幾句什麼,然後,易媽媽跟易姐姐一陣高興,就開始挑特產了,秦然以為是買幾盒就完事,沒想到她們想著不要自己出錢,快把人家的店搬空了,三四十元一大盒的特產,她們買到了1700元,還讓店員幫他們打包,給了一個地址,讓店員寄到她們鎮上去,笑容滿面。   秦然拿出卡付款,想著幸好她剛才機靈,不然真是填不滿的這群人的血盆大口啊。   她忽然有些不明白,為什麼這個世界上有這樣的人,就因為她跟易陽相親交往,她們就可以心安理得的花她的錢麼?難道就不覺得過意不去?這樣下去,她們讓人如何看得起她的人品和兒子呢?   回去後。   易陽給她媽付了酒店的錢,為了給易陽省錢,她媽怎麼說都只願意開一個房間,讓她女兒女婿跟她和二嬸四人擠在一個房間睡覺,起先女婿是不同意的,因為他跟易姐姐是新婚,這次出來就打算二人世界的,結果酒店房間要跟易媽媽一起住,他就不開心了。   但是易媽媽說了,想住兩個房間行,他自己出錢。   於是易姐夫就閉嘴了。   秦然看著這一幕,從酒店房間里走出來,人生都是自己選擇的,她無權去干涉,但是她也不想看下去,否則她會越來越厭惡這一家人的,做出來的任何事情,真真是讓人無比的鬱悶。   易陽跟著秦然出來。   易姐夫一聽自己得花錢開房間,他就不樂意了,等秦然走了後,還嚷嚷著:「阿陽那個女朋友也是不懂事,我們這麼多人千里迢迢來看他們,他們就只給我們開了一個房間……」   易媽媽的臉色也是十分難看。   夜色里。   秦然開著豐田車,把易陽送到他家門口,易陽從上車後就沒提過那一千七元的事情,秦然雖然覺得自己不該這麼記事,但是他這種做法著實叫人失望,她冷著聲音說:「明天你自己帶伯母玩吧,別叫我出來了。」   「知道了。」易陽應了一聲,小心翼翼看她臉色,「你今天是不是不太開心。」   秦然心裡呵呵笑。   這種事換了任何一個女孩子都不會開心吧?   「對不起啊,我媽常年生活在鄉下,講話是不怎麼好聽的,希望你別介意,等她們回去了就好了。」   秦然的睫毛一垂,看向窗外,轉移話題道:「今天不打遊戲了嗎?」   「媽媽過來了,我過兩天再打。」   秦然點點頭,真是個耿直男人啊,一句謊話都不會撒的,可是就是這樣一臉無辜又其實做著傷害人的事情的時候,秦然就開始懷疑,他是真傻還是假傻呢?   或許吧。   人性一向是公平的,你對我好,我才會對你好,如果你只是想無盡的壓榨我,佔我便宜,那麼我也會打從心底里抗拒你,討厭你。   到了地點。   易陽下了車。   秦然打過方向盤,將車開往公司的方向,今天下午一點就出來了,為了接易媽媽的機,她還有好多事情沒做呢,得趕回公司去加班了。   回到公司,秦媽媽給秦然打電話,她知道秦然借了五千塊給易陽,也知道易媽媽今天過來Z市,打電話詢問她今天的情況。   秦然站在倉庫里,把事情的一五一十都說了出來。   秦母聽完易媽媽的所作所為,神情沈默了,過了好一會,她輕輕嘆了一口氣,像是鼓勵秦然,語重心長地說:「秦然,如果你不喜歡易陽,媽媽也不會逼你的。」   秦然握著電話。   心頭一暖。   忽然很輕地笑了,「謝謝媽。」   「嗯。」秦媽媽點了點頭,「嫁人不是只嫁給一個人,而是嫁給一個家庭,如果那個家庭的人不好,你一定過得不開心,所以媽媽想過了,與其讓你這樣忍耐著,還不如你選擇開心一點的方式,易陽那個孩子,我看著也不怎麼樣……」   秦然抬起頭,一瞬間的堅強似乎被媽媽的話擊碎了,哽咽道:「媽媽,其實易陽他早背叛我了,他跟別人睡過了。」   秦媽媽猛地一怔,聲音沈重,「他竟然如此的不堪。」   秦然用力點頭。   幸好媽媽想通了,不再逼著她了。這件事情,或許還是易媽媽幫了她一把呢,因為易媽媽做人做事太失敗,導致了秦母的失望和恐懼,她不願女兒嫁給這樣的人家,這麼奇葩的家庭,嫁過去也只能受苦。   *   第二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