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做愛時你會為了另一半「作弊」嗎?

兩性兵法:你會為了另一半愛愛「作弊」嗎

在美國經典喜劇片《當哈利遇到莎麗》中有一個有趣的情節:哈利認為自己是床上猛男,很能讓女性滿足,莎麗大不以為然,她說女人的高潮反應是可以裝出來的。接著,她表演了一段聲色俱佳的叫床戲,就在他們就餐的餐廳里。這一幕已經成為經典,讓男人們既驚又怕:原來女人欲仙欲死的高潮可以裝出來!那以後如何辨別她是真爽翻了,還是在偽裝呢?

在不同的文化中,都有差不多一半的女人承認曾經偽裝過性高潮。那另外一半就不曾偽裝了?「我認為剩下的那些女人都是些可愛的騙子」,性學家依夫-普斯拉第(Iv Pslati)開玩笑地說,「每個女人一生當中至少偽裝過一次性高潮!」

看起來真有些麻煩了:女人害怕偽裝被發現,男人害怕女人在偽裝,這把性愛的難度系數一下子提高了數倍!「其實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在依夫-普斯拉第看來,大多數情況下,女人時不時地偽裝一下性高潮,特別是,她自己又很清楚她為什麼在偽裝,那這就是很正常的,完全用不著把女人偽裝高潮看得那麼嚴重!

因為愛才會去偽裝

在什麼情況下,女人會偽裝高潮?鄧佳妮說那往往是他特別刻苦、特別努力地渴望她享受到快樂的時候:「他常常在中途停下來問我:你舒服嗎?你快樂嗎?如果我不肯定地回答,他就會翻來覆去調換各種姿勢!其實有時候只是環境或者是溫度的原因!可是我不想讓他失望,我開始偽裝,大聲地呻吟或者粗重地喘息著,有時候把他的手臂掐出紅痕。我覺得,我偽裝得應該挺像的,也許有時候聲音太高昂了……」

性的主旨就是身心合二為一:二者缺一不可。然而,身與心的快樂並不能總是同步。二缺一的情況時有發生:一會兒是前者,一會兒是後者;又或者在某個時刻內,兩者都無法到達;但也可能,兩者又融合了。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說再沒有比性高潮更難計劃的事了。所以,就會順其自然地發出幾聲應景的呻吟!

安娜很難想象有些女人從沒有偽裝過高潮:「那可能是真的嗎?比如我,我的性生活很規律,也很美滿。但真的,我有不少時候會偽裝:要麼是很累了想快點結束戰鬥,要麼就是不想讓他難堪,還有就是想嘗試找回快樂……可我認為這真的沒有什麼。」

Lily說自己也經常這樣做:「這絲毫不影響每次我和愛人之間的快樂。我沒有告訴他我在偽裝,是因為我們總是把偽裝高潮和冷漠無情混為一談。難道說,你就從來沒有對一份朋友送的、可你不喜歡的禮物表示過贊嘆嗎?我們只有因為愛才會去偽裝!」是啊,男人被文化塑造成要用性能力證明自己是個男人,女人是否得到性滿足已經成了男人是否陽剛的證明瞭,女人偽裝的性高潮,其中深藏愛意,至少是一個巨大的善意。 性高潮,偽裝又如何?

對他的慾望的熱情回應

對他的慾望的回應,是最猛的壯陽藥,這是所有性學家都強調的一點。不光是因為愛,還因為人的自戀情結:「我讓他如此陶醉,我真是一個好伴侶。」

偽裝性高潮就是對男人慾望的熱情回應。在這種滿足之下,暗藏著男人和女人之間的無意識的交易:女人必須要得到快樂,才能被男人珍愛。有些女人認為如果她們的身體沒有像期待中那樣發出快樂的喊聲,那麼她們就應該為身體的默默無聞和無波無瀾而承擔責任。看看現在的電影、雜誌和小說中,那麼多的女人都能輕而易舉地陶醉於性愛之中,如果她們做不到,那自然是自己的錯誤了!再加上女人又在性愛上加入了很多情感和關係的價值,自然就會想到要偽裝高潮了。

但是,女人們卻同時也因為要偽裝性高潮而抱有深刻的負罪感!26歲的妮妮說:「是啊,我會偽裝,經常偽裝!為什麼?我害怕一旦他知道了他並沒有滿足我,他會覺得很受傷害。可這是他的錯嗎?也不是!是我不敢把很多事情說出口,我無法做到在性愛中全心投入。」

29歲的艾萌也有這樣的看法:「我有一種犯罪的感覺,因為我在——作弊!」41歲的Nina感觸更深:「我感到我的呻吟和喊叫對我先生很重要,這會讓他感到自己很強大。但我不知道這是不是讓他認為對我有了凌駕的權力,我更不知道是不是應該為了讓他滿意就絕口不提自己的真實感受。」可是,為什麼不能簡單地做自己呢?為什麼總是必須要讓男人滿意呢?我們把自己定位成什麼樣的角色呢?

性學家貢雅克-德-拉霍克(Gonzaque de Larocoque )從社會學角度分析了其中的原因:我們的社會提倡一種伴侶間「一切要透明」的價值觀,認為彼此之間無時無刻都要直接坦蕩,女人則是這種觀念的第一受害者——我們應該說出關於自己的一切,因此在性愛中裝快樂的時候,就覺得這像是在撒謊,所以覺得很負罪——實際上,性最根本的,就是私密的秩序,它不能承受透明。

北京大學第六醫院心理治療師姬雪松補充說:「不必給‘偽裝’賦予不屬於它的情感色彩。‘偽裝’對不同的人和不同的關係意味著不同的東西。它既可意味著調試也可意味著無奈,既可意味著體貼也可意味著攻擊,既可意味著尊重也可意味著侮辱。談這個話題時,我們不要忘記生活的複雜性和多樣性。」

一種有益的戲劇化表演

女人偽裝性高潮還是會讓男人們憂心忡忡,好像這個快樂小插曲已經被誤讀為謊言和背叛了。「我不知道我的女友是不是也在偽裝……如果她是在裝?難道我不能讓她滿足,需要她施捨?!這太侮辱了!」Owen說,作為一個堂堂男人絕對不能接受這一點!

「男人有這種想法,一點也不讓人吃驚。」性治療師凱瑟琳娜-布朗說,「人們通常認為,男人有一種義務:取悅女人。女人一邊享受這種取悅,一邊也承認男人的強壯和力量。如果她在偽裝而又被男人發現了,那就會世界大亂了。但是,既然女性的性高潮是沒有任何外在標誌的,男人又如何得知自己是否真的給女人帶來了快樂呢?因此,就有了那些用呻吟和喘息的表演來滿足男人征服欲的女人,而她們對於性高潮的幻想,就是這種表演的靈感源泉。」

事實上,偽裝也不完全是一種表演,它甚至能讓女人們自己很興奮。這是因為,女人的性高潮要更複雜一些:它來了,又走了,它上升,又下降——女人可以一會在裝,而一會又不是。23歲的 Quant Mary Quant 就在偽裝中得到了真正的高潮:「女人身體的愛是變換不定的,當我用語言和呼吸把自己化身為一個充滿慾望的女人,這不僅讓他、也讓我自己興奮不已!」她說,高潮就像列車,隨即呼嘯而至!

對於偽裝的快感和高潮,男人也不會完全不領情。「若一個男人在性愛中是相當自信的,或者他可以欣賞隱藏在女人偽裝背後的善意,這會令他得到與真高潮一樣的滿足——因為女人的偽裝源於對他的情感;女人的偽裝是偶爾為之,還是一貫如是,也決定著男人們對偽裝的感受,大多數男性不會介意前者。」

姬雪松說,「演技也是重要因素,所有的演員都是偽裝的,但是偽裝仍然可以帶給人們真實的心理感受,正如演員們的淚水一樣,既是假的,又是真的,觀眾能否被感染和感動,則取決於演員的演技——如果演員的目的是讓觀眾感動,她會提高演技,如果她僅僅是想引起你對性生活中不和諧度的重視,她會故意暴露偽裝的成分。」人家都故意暴露了,那麼接下來,就好好地研究一下如何來真格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