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好色的姊夫對我太曖昧了

陪姐夫應酬,醉酒後,他把我抬到客戶床上

姐夫在公司是部門經理,因為這關係我畢業後來到了這家公司,平時他對我很照顧,有飯局什麼的也願意帶著我讓我多認識幾個行業內的客戶,對此我對他一向很感激。

前天下班後他特意告訴我晚上有飯局,還說當晚要見的客戶很重要,讓我回家打扮一下補個妝,於是我照做了。大概八點左右,他開車接我去赴宴,我沒感覺有任何的異常。

對方是一個50歲模樣的胖男人,戴了副眼鏡,個子不高還有點禿頂,但是從穿著來看是個多金男,因為他腳上的一雙皮鞋市價為三千左右。席間姐夫對他很是客氣,除了不停敬酒之外,還一直說希望以後對方能在工作上對他多多照顧。

我坐在姐夫跟前怕姐夫喝多只能主動上去替他擋酒,即便是這樣不大一會姐夫就趴在了飯桌上,而對方還是要求我跟他不停的喝。雖然我平時酒量還可以,但那一天不大一會我就感覺上了頭,此時對方仍不罷休,仍然給我倒酒,不知道後來我撐了多久終於倒下了。

醒來時已是凌晨四點左右,睜眼看到自己光著身子躺在酒店的床上,我的衣服被扔了一地,一起喝酒的客戶竟一絲不掛的躺在我的身邊。意識到發生了什麼,我發瘋似的掄起枕頭拍打他,被打醒後他一把奪過枕頭仍在一邊對我破口大罵。

從他的話語中我知道了真相。原來這是一場陰謀,一場我姐夫一手策劃的陰謀。他跟我說是姐夫主動提出晚上讓我陪他睡覺,而他則答應跟姐夫簽約。知道了真相我近乎崩潰,我一向尊敬的姐夫怎麼會這麼對我,他這樣做對不起我更對不起我的姐姐。

在我身體蜷縮在被子里哭泣時,這個男人又如一隻惡狼似的撲向了我,我拼命地反抗,他一邊按住我的手腕一邊惡狠狠的說,不要再裝了昨天晚上你不是挺浪嗎…注:因尺度太大此處省略不少字。我心裡猶如刀絞,內心的崩潰讓我放棄了抵抗,他又一次侮辱了我。

黎明時候我渾渾噩噩的離開了酒店,外面天還未大亮,我不知道自己該去哪裡,一個人在大街上遊蕩。一個小時後姐夫打來電話,他不停跟我道歉,讓我看在我姐的份兒上原諒他。我冷笑一聲將手機狠狠的摔在了 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