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成人睡前故事

成人也會有失眠的時候,下面小編給大家帶來一些能讓你安然入睡的小故事。

  有一位年輕人畢業後被分配到一個海上油田鑽井隊工作。在海上工作的第一天,領班要求他在限定的時間內登上幾十米高的鑽井架,把一個包裝好的漂亮盒子拿給在井架頂層的主管。年輕人抱著盒子,快步登上狹窄的、通往井架頂層的舷梯,當他氣喘吁吁、滿頭大汗地登上頂層,把盒子交給主管時,主管只在盒子上面簽下自己的名字,又讓他送回去。於是,他又快步走下舷梯,把盒子交給領班,而領班也是同樣在盒子上面簽下自己的名字,讓他再次送給主管。

  年輕人看了看領班,猶豫了片刻,又轉身登上舷梯。當他第二次登上井架的頂層時,已經渾身是汗,兩條腿抖得厲害。主管和上次一樣,只是在盒子上簽下名字,又讓他把盒子送下去。年輕人擦了擦臉上的汗水,轉身走下舷梯,把盒子送下來,可是,領班還是在簽完字以後讓他再送上去。

  年輕人終於開始感到憤怒了。他盡力忍著不發作,擦了擦滿臉的汗水,抬頭看著那已經爬上爬下了數次的舷梯,抱起盒子,步履艱難地往上爬。當他上到頂層時,渾身上下都被汗水浸透了,汗水順著臉頰往下淌。他第三次把盒子遞給主管,主管看著他慢條斯理地說:「把盒子打開。」

  年輕人撕開盒子外面的包裝紙,打開盒子——裡面是兩個玻璃罐:一罐是咖啡,另一罐是咖啡伴侶。年輕人終於無法克制心頭的怒火,把憤怒的目光射向主管。主管又對他說:「把咖啡衝上。」此時,年輕人再也忍不住了,「啪」地一聲把盒子扔在地上,說:「我不乾了。」說完,他看看扔倒在地上的盒子,感到心裡痛快了許多,剛才的憤怒發洩了出來。

  這時,主管站起身來,直視他說:「你可以走了。不過,看在你上來三次的份上我可以告訴你,剛才讓你做的這些叫作‘承受極限訓練’,因為我們在海上作業,隨時會遇到危險,這就要求隊員們有極強的承受力,承受各種危險的考驗,只有這樣才能成功地完成海上作業任務。很可惜,前面三次你都通過了,只差這最後的一點點,你沒有喝到你衝的甜咖啡,現在,你可以走了。」

  人生哲理:忍耐,大多數時候是痛苦的,因為忍耐壓抑了人性。但是,成功往往就是在你忍耐了常人所無法承受的痛苦之後,才會出現在你面前。千萬不要只差那麼一點點就放棄了。

  成人睡前故事篇二

  金錢不是幸福的惟一,超強的付出,枯燥的生活,犧牲親情、延誤婚姻的損失,無時不在衝擊高薪的收益。

  昨夜11點到今天午後,他的手機一直沈默。那是他在香港起飛和到達多哥的時間,晚點了或是安檢上發生什麼,應當告訴我才是!惟一的可能是手機不能用了,但臨走前它是充滿電的,莫非遭人綁架或扒竊?我越發不安,鳳凰衛視沒有飛機失事的新聞,電腦上也沒有他的郵件!

  又過了一夜,我的忐忑加劇,網上找到他單位的總機急急報案,接電話的小姐答應幫我查找。又過了一天,終於收到他的E——mail,說是登機後不許開手機,在巴黎停留時接到緊急調往加納的通知,到加納後原有的銀行卡不能用了,無法聯繫。

  我吁了口氣。打從兒子出國工作那天起,我的惦掛就沒停止過。兩年前求職,某國企拿出非洲的崗位,要他立即表態,他二話沒說就簽下合同。兒子說:「機會難得,稍一猶豫崗位就給了別人!」

  我心目中的黑非洲,蠻荒落後,但他一下子就認可了,像去旅遊那樣簡單,他的心理素質讓我驚訝。

  後來細想,白領的海外職位,高薪而稀缺,多少人想去還去不了!機會總是與風險同在,時代已發展到全球經濟一體化,年輕人出去闖一闖,總是好事。

  但他畢竟是遠赴貧窮的異國。首先想到患病,為他配備了大摞中西成藥,注明腸炎吃啥,中暑吃啥,發熱和瘧疾該如何處理。其他安全問題,只有靠他自己小心注意了。

  事實比我的預想要好得多,他的辦公、住宿、伙食和出行,單位都有妥善安排,外出工作也有專車。一個偶然的機會,他國內的好友向我透露,他轉往某國邊檢時,被扣了老半天。我疑慮頓生,不是說到坦桑尼亞嗎,怎麼還有別的國家?老闆騙了他?顯然,兒子對我是報喜不報憂。發郵件詢問,他說那裡的海關很腐敗,扣他是為了敲詐小費,「我手續齊全,沒必要使冤枉錢。」兒子有自己的原則,又說他的客戶除了「坦桑」,還有埃塞俄比亞、肯尼亞和剛果(布)等,「我還想多跑一些地方呢,這樣才開眼界,長見識。」我不知說什麼好,只能表示理解和支持——沒必要讓他平添一份「慰父」的負累。

  獨自在外,對父母的心理承受能力有了更多的瞭解,兒子跟我們的對話也慢慢多了起來。

  我這才知道,他的工作其實真不容易。老闆看重的是業績,不大理會工作過程的困難和艱辛,他和同事們每天工作十幾小時,有人高燒驗血3個「+」,才不得不住院休息。在「埃塞」,內亂的狀況很駭人,他們半夜關了燈睡覺,子彈不時在窗外飛,幸好道路破爛通不了車,叛軍才打不到他們的駐地。路況好一點的國度,交通秩序有時也很糟糕,身邊的同事因行車意外已死掉幾個。「看著昨天還活蹦亂跳的同事一下子沒了,真是悲哀透頂。」

  我極吃驚,兒子開車可是個新手,技術不精。好在其公司已聘用當地司機,不再讓員工自己駕車外出。

  合同上說好有探親年假的,但一年滿了,兒子說正做著項目,很難獲得年假。但這項目做完後就要調往科特迪瓦。

  我怕影響他的情緒,不敢多說什麼。稍感放心的是科特迪瓦屬於西非,西方國家對西非投入較多,歷史較長,經濟發展明顯優於「埃塞」等東非國家。果然,沒多久他就有機會出差法國,對地中海的美麗贊嘆不已。

  然而世事多巧,恰有一法國大型航班失事墜毀,鳳凰衛視說機上有他們公司的員工,親友們因此紛紛來電問詢。

  兒子也懂事了,主動報告說已回到科特迪瓦,嘆息那名遇難的員工運氣太差,到歐洲工作還不到一年。

  虛驚一場,想想還真的後怕。

  他並沒意識到,把他調往西非並非領導關照,而是「臨危授命」:金融危機到了,要強化重點區域。業績難做,有的員工被炒,有的挨不住辭職,所留下的空缺全由在職者填補,他和同事們忙得每天只睡四五個小時。

  科特迪瓦的業務剛剛穩住,他就被調往幾內亞,然後是貝寧、多哥,像一頭開荒牛。郵件也越來越簡短、沈悶——「躺在床上我總是問自己,撤退還是堅守?」「公司每日考驗著我的耐力,也許明天……得失進退總是人生不可避免的選擇。」「現實不會讓人活得輕鬆,人生沒有遺憾也就不完美,應當追求生命的深度和厚度……」

  幸好半年後,工作有了起色。

  兩年下來,他跑了10個國家,終於獲准回國休假。

  他說擔心非洲的食水衛生有問題,我忙安排他體檢。總膽紅素偏高讓醫生懷疑是黃疸肝炎,最後雖然排除了,還是把他嚇了一跳,表示「乾滿三年回來算了」。

  我想,海外的歷練會讓他回國後,更容易選擇和應對新的工作。

  然而情形並非如此,回非洲後不久他就「變卦」了,說海外的收入其實不算高,三年下來要買房子也只夠交個首期而已,但國內的月薪七八千元就了不起了,更難以接受,「回來嘛,真怕到時說服不了自己!」

  這想法也許沒錯,收入反差如此巨大,何不在海外多乾幾年?可是,就怕呆得越久,就越難與國內員工同甘共苦,患上「低薪恐懼症」。我應當及早開導他,金錢不是幸福的惟一,超強的付出,枯燥的生活,犧牲親情、延誤婚姻的損失,無時不在衝擊高薪的收益。

  可是,這些道理他難道不懂?我不由憂心難釋:他要真為那份薪金在非洲迷而恐歸,這趟洋打工的得失,就真說不清了!

  成人睡前故事篇三

  從前有一隻老鼠,生活在遙遠的土耳其,名叫布拉奇。布拉奇長得很胖,特愛吃,大伙給它起了個綽號叫「胖墩」,它每天都為自己怎樣減肥而絞盡腦汁。一天,布拉奇從洞里溜出來散步看見西瓜地裡有一個很大很大的西瓜,它向四周看了看發現沒人,便把西瓜迅速地偷走了。回到家裡,布拉奇咬下一小塊西瓜皮,然後鑽進裡面美美地吃了一頓,吃完後它想「這麼大一塊西瓜皮扔了太可惜了,乾脆我把它利用起來吧!」於是布拉奇拿出一張紙和一隻筆在紙上畫呀畫呀,畫出了一輛漂亮的西瓜車,可是用什麼做汽車輪子呢?它轉了轉眼珠看見家裡有四個土豆,就把它們用上吧。布拉奇馬上請來一大堆朋友來幫它造汽車,有的老鼠咬出一個心型的天窗,有的老鼠用牙簽給輪子雕上漂亮的花紋,還有的老鼠抓了幾只螢火蟲放在小網袋里粘在車上當汽車燈……最後布拉奇在車的前面裝了兩把鏟子,由兩根金屬桿控制。工作了一晚上,一輛很酷的西瓜車總算大功告成了。

  第二天晚上,布拉奇召集了所有的朋友並大聲說「我們開車出去溜達溜達怎樣?」平常笑它胖的那些老鼠對它的車都充滿了好奇,大家議論紛紛,最後一隻年邁的老鼠出來說「你不怕外面有貓嗎?」布拉奇說「沒關係,這輛車夠快,又可以鑽地,根本用不著怕貓!」老鼠們聽了都安下心來一起和布拉奇上了車。

  布拉奇開著車,飛快的經過三葉草草地,車燈一閃一閃,遠遠看去就象螢火蟲在飛,車子繞過柳樹林,來到一棵旁邊長滿蘑菇的斷樹旁,老鼠們跳下車準備採集一些蘑菇回去,突然旁邊竄出一隻黑貓,老鼠們嚇壞了,趕快跳上車,布拉奇飛快地開動馬達和前面的鏟子,只聽見噌、噌、噌的幾下車子就鑽到地底下去了,黑貓看得目瞪口呆,「現在的老鼠是不是進化了,怎麼變得這麼狡猾、這麼聰明!」

  剛進老鼠洞,布拉奇的表弟卡利看了看表「糟了!現在已經十二點了我最好的朋友比爾在十二點半要舉行一場盛大的婚禮,從這趕去要兩小時,怕是來不及了!」說著便嗚嗚地哭了起來。布拉奇說「沒關係,看我的!」車子又飛奔在縱橫交錯的老鼠洞里,當它們趕到那兒時,婚禮差一分鐘就開始,卡利終於松了一口氣。

  布拉奇和他的朋友一起參加了卡利的婚禮。他們吃了好多蛋糕和葡萄酒,現在還叫肚子疼呢!這時,布拉奇抬頭看了看天,說:「快要天亮了,我們回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