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日本女性喜歡主動姿態做愛

拋去羞澀要求”上位” 
日本婦女給人的印像大多是端莊賢淑,因此在做愛方面她們也一直比較被動,但現在越來越多的日本女性也開始在性愛方面變得積極主動起來,她們甚至更願意採取自己在上位的進攻姿式。
 
一名26歲的咖啡店女職員表示:「我喜歡那些做愛時讓我在上面的傢伙,因為這樣我很主動,甚至可以說我擁有對他們的控制,我在19歲時就與男人發生性關繫了,這的確有一點早,那時我的男友在做愛時總是喜歡獨斷專行,這讓我喫了不少苦,現在我想我更願意讓男人在做愛時知道我有多麼厲害。」
 
上述女職員還呼籲其他女性也像她一樣能夠在做愛時積極主動。她說:「我總是對朋友說,與男人做愛不要說成被他‘乾了’,而要說‘我乾了他’。如果女人在做愛時僅僅按照男人的意願去行事,那麼性愛就不再是一件有趣的事情。」她說,現在她更願意找那些年輕小伙子來做愛,因為這樣她就有機會嘲諷男人在這方面仍然經驗不足。
 
這個女職員還說,每次與男人做愛前她都會讓男人忍受一個晚上的寂寞,如果這個男人能夠受得了與她同睡一張床卻不能做愛,那麼她就會在隨後的日子裡為他提供最好的性服務。
 
另一個日本女性卻表示,她更喜歡成熟一點兒的男性,因為她在上中學時就與一個年齡是她三倍的醫生發生了性關繫,她說:「我恐怕已經與上百個男人發生過性關繫了,我在一家夜總會當兼職女招待,那些與我發生性關繫的男人大多是大企業的老闆,我甚至與其中一些老闆一起到海外度過假,我與他們在各種場所做愛,包括火車上、酒店大堂裡,時間可能是凌晨二三點鐘。」
 
這個女招待現在在一家股票經紀公司工作,有趣的是,她的一個老闆就是學生時期曾經與她發生過性關繫的男人。她說:「我並非因為他纔找到了這份工作,但他的確不同尋常,例如每次我與他約會之前他都不讓我穿內褲,還有就是在做愛過程當中喜歡卡我的脖子。當我們在酒店包房時,他甚至不讓我穿衣服,一絲不掛在房間裡獃著。」
 
她說:「我與成熟男人做愛並非為了錢,所以我也沒有什麼好掩飾的,我隻是想讓那些年齡比我大得多的男人寵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