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昨晚真得如願與女老闆的風流一夜

tina姐是我所在的那個公司的老闆娘,平時她是從來不過來的,只有發工資的那兩天會過來一下,我這樣說你可能明白我所在的這家公司只是一個小公司,夫妻店的那種。      

第一次看到tina姐,同事說,這就是老闆娘。我恭敬地叫了一聲:tina姐。      

她抬起頭來看了我一眼,我剛從大學畢業,還是體育生,我的最好成績就是百米跑十一秒三。當然我的身材可能給tina姐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所以後來我上了她的床也是最初的好印象所至吧。      

tina姐抬起頭來看我時,她正坐在辦公桌前,我站在一旁,因為她的衣服是那種低胸的,所以我可以看見她的乳房,當然那只是一種若隱若現的一種風景。這還是給了我一種無法言說的誘惑。我可以感受到我下面的勃起了,我的臉紅了。      

tina姐看我臉紅了,笑了,她彷彿什麼都明白似的。她說:小範,還沒女朋友吧。      

我說:還沒呢。      tina姐笑了,是那種寬容的笑。我第一次發現tina姐的身材十分好,特別是兩個乳房特別豐滿,簡直讓人一看就有一種性衝動。我們老闆是一個肥胖高大的中年人,讓人一看就是一個北方人,事實上她的確是一些個北方人,在這裡我就不透露他是哪裡人了。
在廣州這個城市如果沒有一點關係想要發點小財幾乎是不可能的,老闆就是靠著他老婆的關係才能開公司賺到錢。      

我根本沒有想到在兩個星期以後tina姐會打電話給我,那天晚上我剛剛回到自己的宿舍,我是一個人租了一個一室一廳的房子來住的。手機響了起來,我接了,只聽到一個女人的聲音,聲音很小,還有點好聽,可是我的確沒聽出來是誰。      
那個女人的聲音說:小範嗎?      
是啊。我說,同時我還有些奇怪,是誰啊,怎麼還知道我的名字啊。知道我叫範磊。我還沒來得及說什麼。      小範,我是你tina姐啊。      
我愣了兩秒鐘,馬上明白了是誰,原來是老闆娘,我立刻想到那豐滿乳房,那深深的乳溝,想到我雄起狀態的陰莖。我說:tina姐啊,你好,你好。      

說實話我有點吃驚,我沒想到老闆娘會打電話給我,雖然我知道自己長得算是帥一點,可那也只是對小女孩有吸引力,而老闆娘最少也有三十歲到三十五歲了。      老闆娘說:小範,現在吃飯了嗎?      

時間已經是晚上的九點鐘了,我肯定是已經吃過飯了,不過是六點的時候吃的飯現在已經有點餓了,廣州人還有吃宵夜的習慣。現在這個時間正是吃宵夜的時間,老闆娘可能會請我吃宵夜吧。      
果然老闆娘下一句話就是:現在出來吃飯吧。      我說:我現在已經回到宿舍了,要不下次吧。      tina姐說:你在哪裡,我過來接你。      

我說了地址,tina姐二十分鐘後開著車過來了,我等在路口,tina姐打開車門我進去。其實我當時心裡還有點忐忑不安,我在想不知道今晚出去會發生什麼事。當我坐在tina姐的車上時我還在想坐車就是爽啊,什麼時候有錢了也要自己開著車上班就爽了。最好不要象現在這樣每天坐公交車去上班,人多的要命。      

我很奇怪廣州上班時間為什麼公交車上那麼多人啊,有沒有廣州上班坐公交車的朋友?有沒有我這種體驗,上班坐公交真是難受啊。      
我細細看tina姐,我沒想到tina姐穿了一件超短裙,tina姐年齡也三十到三十五之間了,如果我要說一句實在話,tina姐這個年齡真的不適合穿超短裙了,可是人家tina姐有這個自信,我也不能打擊人家啊。      

tina姐一邊開著車一邊跟著說著話,我心思卻沒在這兒,我想到我們老總,曾總,想到曾總每天晚上就是同tina姐在一起做愛時會是一種生活情形。曾總是一個高高胖胖的北方人,身高也有一米八幾,一付高大威猛的樣子。tina姐卻是那種廣東女人,個子不高,身材保持的很好,該胖的地方真是胖啊,乳房啊,屁股啊,看到都有一種想要的性衝動。腰卻細細的,讓人一把就可以握住。      
tina姐說:小範,在想什麼呢?
     
我說:沒有,沒想什麼。我說時臉一紅,說句實話對著tina姐我還真有些緊張。一是她是老闆娘,我的飯碗可在人家手裡握著呢。現在找一份工作也不容易啊,現在報紙都說了又有多少畢業生沒找到工作,三個月找不到工作還可以有什麼最低生活保障。我又怕老闆,老闆如果知道我現在,在深夜裡九點多還跟他老婆在一起,不知道會不會把我吃了。      哎,不管那麼多了。      
tina姐停好車,我跟著她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