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最短路線是繞過這個坎

最短路線是繞過這個坎,而非另走一條路
我有一個遠房的表妹,學的是人力資源管理,工作做的也是人力資源管理。專業非常對口,但工作了一年半左右,最近卻常常陷入苦惱。
她說:“姐姐,我覺得我做不好HR,能轉做Marketing嗎?”
我說:“這兩者差別還挺大的,可以先告訴我為什麼想轉嗎?”
“並沒有特別想,只是看到你正好在做而已。你能不能根據對我、對行業的瞭解,幫我分析下我適合做什麼?”
“我覺得你適合做HR。”
其實一個人真正適合做什麼,往往是需要傾注大半輩子的精力去尋找發現的事。我勸她堅持做HR,更多是因為她不能因為現有工作中遇到了一個坎,就輕易判斷自己不適合整個行業。
至少應該先環顧一下部門周圍的同事、平級和更高級的同事們,他們在做什麼專案什麼工作,這裡面是否有自己覺得感興趣,或有價值的東西?如果沒有,或許是公司的問題,也許應該選擇離開這個公司。
然而為什麼不離開這個公司呢?是因為表妹在這個公司待得很舒服——可是如果“舒服”是前提,那麼也就不要預期個人事業的發展。
表妹究竟能不能轉換成做市場呢?
不是不能,但做正式決定前,要先正確評估一下成本和所得,自己做一些基本的功課。
首先要去打聽下Marketing部門的同事都在忙什麼,基本職責是什麼;
其次去聽聽這個行業的牛人和資深從業者,他們怎麼評估你的潛質和你做HR這份工作遇到的問題?你自己怎麼評估你自己?長板和短板各是什麼?工作中哪個部分最讓你興奮,又是哪些部分讓你對工作喪失信念?
至少先把這些問題回答了,才值得提出最開始時的那個宏觀問題:我能轉做Marketing嗎?
深聊之後,表妹講了為什麼會想換工作方向,她說:“因為HR不是一個有創意的工種,而我特別喜歡創意。我觀察發現Marketing很需要創意,所以才覺得自己可能適合做。”
聽完她的話,我更驚訝了。因為據我對她的瞭解,創意恰恰是她的“短板”。
當然,也因為我們二人對“創意”有著非常不同的定義和理解,所以她自認為的長處,在我看來並不成立。
比如她喜歡在一些細節上體現個性:用個新鮮的PPT工具,把看過的稀奇古怪電影中的梗寫在郵件裡,給項目起莫名其妙的名字……而在我看來,工作場合中的創意是非常需要根基的,再鼓勵創意的組織,也會要求創意是有的放矢,能服務於公司的核心目標的。
基於以上種種,表妹經常在工作中受到“創意”的挫折——非要把彙報的PPT換成一個花樣迭出的高科技線上演示範本,再比如某個腦洞大開的集體出行提議,由於回應者寥寥被駁回。
但這些挫折的根源,恰恰不是因為創意,而是因為她沒能領會到最關鍵的一點:一個idea。首先要滿足基本需求,有可操作性,其次才是形式上的新穎。
任何工作都有其瑣碎枯燥的一面,也有其相對自由的一面,無非是比例的多少不同罷了。
人們經常以為,越大的品牌,Marketing工作就會越需要創意——這是很大的誤區。
因為越大的品牌,就意味著可以使用越好的廣告公司或公關公司作為顧問,這些外腦會承擔最有趣、最有創意的部分——而內部的專業Marketing人士,做的反而是“限制”創意,讓天馬行空的idea更好地服務於某個商業目標的“往回拽”的工作。
任何一份“創意”成果,也都不可能是Marketing部門的一言堂,往往是經歷了多部門協同、鬥爭,多方站在各自立場上提出觀點,最後彼此妥協的結果。
在工作瑣碎枯燥的一面上,表妹沒能及時地獲得成就感,而在她所喜好的“創意”之處,也缺乏同事們的基本認同。當創意被駁回的時候,她的本能反應永遠是“我的創意很好,他們怎麼那麼不識貨”,卻沒有思考過“我的創意到底好不好”這一點。
從客觀角度來看,我看了她的創意,其實都不太好,如果是由我來批准,可能也會不留情面地斃掉。以這樣的水準,在高手和外腦雲集的Marketing部門,其實更沒有競爭優勢。
更糟的是,如果你對自己總是缺乏足夠客觀的認識,而一味地認為是環境和他人的錯,那麼當你進入需要服務於其他部門,且需要大量做出妥協的Marketing部門時,就會遭受更大挫折。
作為一個工作了十年以上的人,我自己也是過來人。
一個切身體會是:在工作滿兩三年的時候,那種希望“換個方向”試試的心情會特別強烈。又因為做的都是初級的工作,所以轉換起方向來也不會太難,好比走著走著,前面有個土坡擋住了路,直覺反應就是換條路再往前走。
可是這個土坡往往是在八百米的位置,如果你能突破它,前面就是量變到質變的一公里處了。而當你選擇不面對它,換個方向重新出發的時候,可能前幾百米都非常順利,然後走到八百米的地方,依然會有其它的坎坷等著你。
無論是在生活中還是在工作中,大部分問題其實都不是孤立的,也不是偶發的。當你遇到了一次以後,會有很大概率反復遇到類似的問題,所以不是不能考慮換方向,而是應該先戰勝眼前這個難題,再去考慮換什麼方向的事情,不然可能換一百個方向,都會走不通。
再回到表妹的困境,她所遭遇的工作挫折本質是:在HR的專業技能領域,缺乏快速高效的成長,而在職場技能層面,缺少客觀溝通、有效協調關係的能力。
只有把這兩點先梳理清楚,有個基本的進步和提升,才能再來決定:之前覺得不適合HR的工作,究竟是因為挫折感帶來的,還是真的不合適。
很多的不合適,其實是自以為是的負面情緒,以及一些無知造成的恐懼。而剛工作時,你所遭遇的大部分難題,你只要願意面對它,之後所經歷的“消化”過程,消化後的“吸收”,都是有價值的所得。
當我們沮喪地說“我就是不適合做銷售、技術、運營……”的時候,往往易混淆技能和心情。
或許你很有這方面的天賦,但其他部門總處處阻撓你,或者公司總是在頻頻換大方向,或是缺乏資源支持,或者你有個很糟的領導……這些都會導致你沒有成就,但並不等於你就不擅長。
因此當你真的考慮轉換跑道之前,至少要去問三類人的意見:
第一類是同樣領域比你職級高的人;
第二類是同樣領域其他公司的平級;
第三類是你所幻想可以去的領域的人,給你的專業意見。這個人最好比你有更多年的經驗。這樣會説明你更客觀地認識自己,並對接下來的轉換有個基本判斷。
我曾經的一個同事,最早做PR,後來因為不喜歡和太多媒體打交道,就轉行去做了Marketing,做了Marketing後又受不了sales的頤指氣使,機緣巧合之下,又跳去做BD,可和合作夥伴也合作得極不愉快。
這個同事在原來公司的時候,溝通能力就有些問題,經常不知不覺把人得罪了。後來跳來跳去,不但總在做初級的工作,而且並沒能找到適合自己的道路。
當他不能去攻破這個本質上的難關,而總是試圖靠轉換工作來修補時,問題永遠得不到解決。
我們每個人每天至少三分之一的時間都會在工作中度過,新人常常會因為工作感到氣餒,覺得沒能發揮自己應有的價值。
解決這個問題的第一步,應是先適應工作,學習所有學校沒教你的職業知識,積累經驗,然後才有機會發揮價值。一旦你發揮出價值,將會享受你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