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ght-99持久液

有對小夫妻偷情的故事

有對小夫妻,男的叫小張,是個建築工人,比較邋遢;女的叫小楊,在百貨公司服裝櫃檯做售貨員,長得漂亮。小楊收入比小張高,小楊越來越看不起小張。再說小張的建築工地漂泊不定,一年四季奔波在外,難得回家夫妻相聚。夫妻關係在寂寞之中一天比一天淡漠。

有一天晚上,離打烊還剩一刻鐘,小楊的櫃檯前來了三位顧客。為首的那男人長得英俊瀟灑,風流倜儻。他指著一套標價二千八百元的西服,給隨他來的兩個人一人買了一套。小楊心裡很清楚,那個男人是個大老闆,財大氣粗才送得起這麼高級的西服給客戶。

付帳時那男人摸出錢包,把錢點了一遍,接著又點了一遍,表情有點不自然了。小楊一看就好像知道是怎麼回事說:「錢不夠?」那男人一臉無奈地說:「沒想到,只有五千五百元,缺一百,沒辦法了。衣服已送給人家拿走了,我押張身份證,明天把錢送來,怎麼樣?」

小楊認真地朝那個陌生男人望了足有十秒鐘,然後一聲不響地從自己口袋內抽出一張百元紙幣,往那疊五千五百元上一放說:「你去吧。」那男人激動不已說:「真對不起了,叫我怎麼謝你呢?小姐,明天晚上這個時間,我保證把錢還給你。」

可是幾天過去了,小楊也沒見到那個男人的影子。不知過去了多少天,有一天小楊將下班時,那個男人來了,他把一張百元鈔票遞給小楊:「小姐,對不起,我失信了。這錢還給你,謝謝!」說完轉身走了。

下班後,小楊朝公車站走去,突然背後汽車喇叭聲叫個不停。她回頭一看一愣:那個買西服的男人從駕駛室裡探出頭,沖著她笑道:「小姐,上車吧,我送送你。」小楊嘴上說怎好麻煩你,腳卻不由自主地跨進車內。

車行了一段路,那個男人對小楊說:「肚子餓了吧,吃點夜宵吧。」小楊還沒表態,車早已停在一片高檔酒家前。小楊自己也搞不懂,竟像磁鐵一樣被吸了進去。

night-99持久液

小楊喝了一瓶乾紅葡萄酒,酒精發揮了作用,心裡異常興奮。臨別時,她請那個男人到家裡坐坐,以表謝意。那男人欣然接受。這一夜,兩個本不相識的男女,不知是誰主動,睡到了一張床上。

從這以後,只要小楊休息,不管白天黑夜,兩人就難分難捨地幽會在一起,而且都是在小楊的家裡。因為小楊的丈夫在浦東施工,他們可以毫無顧忌、放心大膽地做他們想做的事情。

有一次,小楊醒來時,發覺自己躺在醫院的病床上。她非常納悶,問護士。護士說:「你還不知道吧,你們夫妻兩人煤氣中毒了,幸虧供電所的抄表員發現,撬開門救了你們。」小楊聽了滿臉通紅,既感激又羞愧。感激的是人家誤以為他倆是夫妻,又送到醫院;羞愧的是兩人當時都赤身裸體的,這不羞死了?

但是小楊認為,不管怎樣人家救了自己的命,應該謝謝人家,便向護士打聽。護士說:「那人用被單把你們裹好,叫了救護車就走了。我們不知道他的姓名,他在電話裡說他是供電所的抄表員。」小楊噓唏不已,口中訥訥道:「好人,好人!」

出院以後,小楊的丈夫還沒回來。小楊有點憤怒了,她又約那個男人到家裡。她像小燕子一樣撲到那男人懷裡,哭道:「我要離婚,就是討飯也要跟著你。」

那男人輕輕推開小楊說:「我今天不是來與你幽會的,而是來與你分手的。」

「為什麼?」小楊人彈了起來,「我做錯什麼啦?」

那男人搖了搖頭,答非所問地說:「你知道是誰把我們從死亡線上救出來的嗎?」

小楊說:「護士不是說是供電所的抄表員嗎?」

那男人說:「錯了,你家的門有撬過的痕跡嗎?」

小楊趕忙走到門邊仔細看了看,門鎖完好無損。這是怎麼回事?小楊如墜五里霧中。

那男人說:「誰有你家鑰匙?」小楊一愣,呆了好長時間:「他?難道是他?他肚量這麼大?」

那男人說:「只有你丈夫有鑰匙,對嗎?他回來發覺後救了我們。為了顧全你的名譽,悄悄地走開了。他是個好人,你要好好對他。」

小楊聽後一屁股跌坐下去,眼淚撲簌簌往下掉:「小張,我真對不起你。」

那男的說:「是我不好。我這就去他的工地,向他賠禮道歉,請他回家與你團聚。」

上班族壓力剋星!高島頂級按摩沙發送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