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請進入   持久液說明.     持久液訂購.

浪女出軌給老公戴綠帽

「我出軌給老公戴綠帽,可我真的很愛他」誰信呢
浪子回頭金不換?那麼,浪女呢?

如果一個徹底背叛你的人選擇回頭,你還會繼續相信他嗎?

1。

善惡終有報,天道本輪回。

不信抬頭看,老天饒過誰?

有消息稱,王寶強的前經紀人宋喆被警方逮捕,原因是他牽涉到王寶強離婚案中的財產問題,並且已經構成了職務侵佔罪。

在拍手稱快的同時,很多人發聲:宋喆已經被捕了,馬蓉還會遠麼?

然而,隨後就有戲劇性的一幕爆出,馬蓉在庭審上拒絕與王寶強離婚,聲稱自己對他仍有感情。

……

從馬蓉出軌刷屏至今,王馬兩人的離婚案已經拖了整整一年。

相比於其他類型的案件,離婚案需要考慮的因素更多,涉及到的糾紛也更加錯綜複雜。畢竟,兩人結婚多年,且還育有兩個孩子,判一個母親淨身出戶似乎是不大可能的。

在這場博弈中,馬蓉想要的不僅僅是孩子,還有錢。

然而,王寶強從一開始就說,一定要孩子的撫養權。

拋除其他因素不談,僅是兩個孩子的歸屬問題,這就注定是一場持久戰。

不管最後大人之間的恩怨糾葛如何了結,兩個孩子都是最大的受害者,在尚不懂事的年紀里,他們卻要眼睜睜看著在這個世界上與自己最親近的兩個人,拔刀相向、互為仇敵。

一年之後,馬蓉卻在庭審上當著所有人的面,口口聲聲說:我對王寶強仍有感情。

那麼當初,是誰頂著王寶強老婆的頭銜將所有的壞事都做絕的呢?

你出軌你約炮,你給老公戴綠帽,然而你卻說你真的愛他。

請問,誰信呢?

2。

越來越發現,在這個世界上的渣男渣女似乎都有一張無堅不摧的厚臉皮。

壞事乾盡,好話說完,本著「每個人都有被原諒的機會」,就能厚顏無恥地說出一些令人三觀盡毀、五官扭曲的話。

她們說:我出軌我約炮,我沒事就給你戴綠帽,但我還是很愛你;

他們說:我撩妹我聊騷,我沒事就去開開房,但我最愛的還是你。

我也一直很疑惑,能夠說出這樣的話的人,難道就不怕自己頭頂生瘡腳底流膿,一不小心得艾滋麼?

只能慶幸,遇到這件事的王寶強是個男人,男人的尊嚴和好面子足以保護他不再受到渣女的蠱惑,自此與她一刀兩斷。

如果是一個女人遭遇到這種背叛呢?

那個背叛婚姻的人只需開口說,無論如何,我還是愛你的。再配上一副痛哭流涕的模樣,幾個響亮的巴掌,亦或是跪在面前求原諒。

反過來,這個女人還會被無數人規勸:

「算了吧,知道錯了就行了,你還想怎麼著啊?」

「忍忍吧,能回來就好了。」

「孩子都兩個了,離什麼婚啊?」

「男人都這樣,改了就好。」

……

親朋好友、三姑六婆、街坊鄰居、輿論壓力,足以給你洗腦洗到讓你懷疑人生。

於是,到最後,不管心裡到底在不在意,這個女人十有八九都會選擇原諒。

然而,這些所謂選擇「回歸家庭」的男人女人們,真的會悔改麼?

就像那只總忍不住舔屎的狗,你信它會一直乖乖地吃狗糧麼?

那個曾經血刃愛情、背叛婚姻背叛你的人,他說他還愛你,你真的會相信麼?

3。

母親有個朋友,曾經就這樣選擇原諒過她出軌的丈夫。

阿姨姓陳,年輕的時候,長得很漂亮,梳粗粗的麻花辮,穿淺色的長裙。在那個時候,是很多人競相追逐的女神級人物。

而現在的她,不到五十歲的年紀,卻像一個年逾六旬的老嫗。

她曾經有一對甜甜的酒窩,現在卻只有乾癟的臉頰和遮蓋不住的滿臉滄桑。

她和她的丈夫,曾經也是鎮上一對人人稱羨的模範夫妻,兩人生了一個女孩,聰明又可愛。

在一起的第六年,她的丈夫出軌被發現了。

同在一個工廠做工的同事,在廠區的倉庫里親眼看到,他像一匹飢渴的狼撲在一個女人白花花的大腿上。

在小小的鎮子上,這無異於一件爆炸性的新聞,不出三天,人人都惟妙惟肖地嚼著這件事,砸在她背後的目光,重得像刀、像箭。

她的丈夫卻絲毫不知道收斂,甚至還趁著她不在的時候,將姘頭帶回了家。

她忍無可忍,提出離婚,在一切準備工作都做好之後,她的丈夫卻回頭了。

他在法庭上痛哭流涕地懺悔,他說都是自己的錯,只是這個家不能散,我以後一定改,守著你們娘倆好好過日子。

不僅如此,他還求身邊的人去幫他說情,他們的父母親朋、鄰居同事、領導同學、老師長輩紛紛出動,每個人都一臉的慈眉善目,對她循循善誘:為了孩子,忍忍吧。

陳阿姨最後真的忍了,她說:

明明是他的錯,可所有人都讓我忍,他們抽乾了我所有的力氣,也抽乾了我一個人帶著孩子生活下去的勇氣。

4。

然而,她的忍讓並沒有換來家庭幸福的美滿結局。

幾年之後,她的丈夫再一次背著她出軌了。

她呢?

四十多歲的女人,再也沒有勇氣,也沒有精力去談離婚了。

她們的女兒跟我差不多的年紀,正值十七八歲的青春期,要備戰高考,要上補習班,要時刻留意孩子的心理狀態,曾經的事情給女兒留下了不小的陰影,每次看到他們激烈地爭吵,總是會情緒失控地衝她喊:你為什麼不跟他離婚?

陳阿姨心力交瘁,女兒要升學,父母身體不好,公公婆婆也已年邁,她要操心的事情太多了,她已經沒有精力去管他是不是又出軌了。

畢竟,他們之間早就沒有感情了。

她守著一段喪偶般的婚姻,熬了大半輩子,終於將女兒送進了大學。

那個男人,形同擺設,還是一個讓她心裡添堵的擺設。

當她匆匆忙忙上班下班,做飯燒湯的時候,她的丈夫在外花天酒地,沈浸在另一個女人的溫柔鄉里,她只是冷冷地笑,不再提離婚也不再鬧了。

她變成了一個滿臉皺紋、渾身乾瘦的中老年婦女,胳膊上挎著環保袋,佝僂著身子在菜市場上和小商小販討價還價,再也沒有了當年意氣風發的樣子。

當初那個亭亭玉立的姑娘,終究還是被一段名存實亡的婚姻,殺死了。

5。

希望所有被渣男渣女傷過的人,終有勇氣和魄力告別錯的人。

告別那些散髮著腐屍氣味的爛人和爛事,開始自己嶄新的人生,我自埋頭向前衝,管他回頭不回頭。

他的選擇回歸,不過是暫時為自己開脫,等他意識到自己在犯錯之後,不需要付出任何代價就可以被原諒,那他一定會肆無忌憚地踐踏你的尊嚴和底線。

「我出軌我約炮我給老公戴綠帽,可我真的很愛他。」

那句所謂的愛,不過是裹著糖衣的砒霜,你真的敢下嚥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