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深夜,我和寂寞老闆娘饑渴纏綿

我在憔悴的老闆娘與自責中煎熬,掙扎與選擇。現在的工作不好找,要我放棄這份難得的工作以及賞識我的老闆娘,真有些捨不得。但不放棄,就得面對愛我的老闆娘。我很擔心,將來會發生什麼事情,于人於己都有害而無益。因此,我只能選擇離開,因為放棄也是一種美麗。

打工者幸運當“二老闆”

那年我才二十歲。我學的是烹飪專業。畢業後的實習一切都得從頭開始。經過朋友介紹,我先到了一家檔次不是太高的速食店邊打工邊實習,因為這樣還能多學一些東西。

不到一個月時間做下來,速食店的老闆非常賞識我,將工廠的大小事務都交給我管理。爾後,老闆便到廣州另謀發展去了。還將我從租的一個地下室裡搬到老闆家一個二屋小樓裡居住,不僅使我環境條件提升了檔次,而且也同其它打工者的待遇也大大提高。一下子,人們都叫我“二老闆”了。

廚房裡的生活是枯燥和乏味的。整天面對的是一些鍋碗瓢盆,油鹽醬醋。那裡面男人們都很饑渴,極度需要撫慰和刺激。於是店裡的幾名十八九歲的女服務員便成了們取樂的目標。有時老闆娘在場,們也不害怕。

不該發生的事情發生了

那天,我回去取東西時,碰見老闆娘她拿著球拍在那兒發呆,我提議和她一起打球,她欣然同意。她好像沒穿內衣,跑動搶球時胸前下聳動,不多久我就開始走神,接不住球也不敢直起腰,身體已有了反應,她好像也有覺察,卻不留痕跡地說:“累了吧?改日再打吧。”

夜裡,我又失眠了,腦子裡全是她的身影,我信步下樓,發現樓道的衛生間裡投射出一縷燈光,順著漏光的地方看進去,女老闆娘正在淋浴。我屏住呼吸,扶在樓道的欄杆,注視著她的一舉一動,她的身體白皙光滑,胸部飽滿,她的雙手輕輕地揉搓著身體……

    我保持著僵硬的姿勢不敢動一下,生怕這場景會瞬間消失。我血脈賁張,呼吸變粗,不敢再朝下張望,這也是我第一次如此近距離地看到成熟女人赤裸的身體。

整個過程大約持續了約半個小時,我已直不起腰。當我輕手輕腳地折回到樓的臥室,已是淩晨1點多。從此,我的失眠變得更加嚴重。

有一天晚,生意很不好,不到下班時間客人就一個也沒有了,剛巧老闆娘今天也來到了店裡。老闆娘就讓我們提前下班,按照以往的規定,廚房必須得留下一個人來值班。於是老闆娘便問今天是誰值班了?留下來!大家都不答話,紛紛走人。我一想才知道,今天值班的竟是我。
 除定時往家裡寄錢外她沒敢把這告訴家裡人,但不幸的是,她在一次陪老闆和客人吃飯的時候喝得大醉,當夜,她便被老闆在賓館強姦了。

    從此以後她便做了老闆十多年的情人!老闆娘哭了。她說她現在老了,那天殺的也不想要她了,給她轉下了這家速食店讓她看著。說是看著,其實就是陪嘗她十幾年來的青春損失費。她說老闆早前還天殺隔個月還來看她,再往後直接見不著影兒了。不過她不在乎,她也厭煩了那老傢伙,現在正好她自由了,有吃有穿,何樂不為?老闆娘抹抹眼淚又悽楚地笑起來。

她示意我床,我手足無措,不知道該怎麼進行。我有點害怕,慌忙說,老闆娘,既然沒有客人,我先回去了。老闆娘卻一把拉住我坐在床。我說大門還開著,我還是去值班吧。她說,我早就關了,這麼晚了那還會有客人來吃飯?原來她洗澡的時候便把外牆大門給關了。

她幫我一件件地褪下衣衫,溫軟的手指一觸到我的肌膚,緊張的歡樂就會輻射至周身。我害怕極了,我不知道將會有什麼事情發生,但我知道今天晚肯定會有事發生。她慢慢向我這邊靠過來,沐浴後的清香撲進我的鼻子,我頭腦發脹,下身也開始麻酥酥庠起來。

    這時她卻忽然把手放在了我褲襠!老天!我根本沒想到她會這樣!我嚇了一跳,心更是狂跳不已!她的嘴唇也漸漸向我嘴蓋來。我想閃避,但腦袋怎麼也轉不動。畢竟我這是第一次親密接觸異性,內心還存有一種急切想對異性瞭解的渴望與衝動……
老闆娘三十歲不到,待人厚道,對誰都是一臉的笑。她有時一連幾天不到店裡來看一下,好像這店不是她家裡的,也更像有了我她很放心似的。不過,我聽說們夫妻倆感情不和,因為是父母包辦的婚姻,加個性不合,經常看到們倆吵嘴。但是,我覺得老闆娘為人不錯,她知道我們這幫單身漢不太會打理自己,便時常幫我們洗衣服。剛開始,她將我們一大群人的衣服收到一起洗,到後來,就只有我的衣服能得到她的“垂青”。

我開始對這事沒在意,後來是我的朋友提醒了我。有一次,朋友到我工作的工廠來玩。呆了一天后,半開玩笑半認真地說:“你老闆娘看你的眼神,好像不對啊!是不是喜歡你了?”

我聽了後,心裡一顫,從此就仔細觀察老闆娘的一言一行。果然,有一天我們大家聚在一起吃中飯,老闆娘順手遞給我一碗飯。在接過飯碗的一瞬間,我發現老闆娘的眼裡似乎有其的內容,又似欲說還休,又似有無限的溫柔……

我說不清這個眼神是什麼意思,但這個欲言又止的眼神牢牢地印在了我的腦海裡。偶爾夜深人靜躺在床時,我都會回味不已。可是過後,我又會陷入深深的自責中:明知老闆娘已經結婚了,為什麼還會想她?我這樣做是不道德的。然後,我強壓住自己的非分之想,迫使自己不再想這個眼神,儘快進入夢鄉。

她慢慢地打開我身體的角角落落,自己也像一根金屬導體,我的手伸到她的胸前就接通了電源。她開始戰慄,柔軟滑嫩的肌膚開始淋漓盡致地舞蹈。

這是無數次讓我想入非非的年輕女性的身體……從前是浮在眼前飄在夢中,如今卻攥在手裡,她一步一步引導我深入……

傳統的我將愛壓擬的心底

自從有了那夜後,我們雖然見面都有些不自在,但一到夜晚我關緊了房門克服著情欲。

每遇老闆娘那淒艾的眼神,我總是飛快的躲去。為了聯繫方便,她給我買了一部三星手機。剛開始,我不知道如何用手機發短信,老闆娘便手把手地教我。等到我會發短信了,就經常收到她發來的資訊。不過,她發給我的資訊沒什麼特別的,全都是一些不疼不癢的問候話。

我有些不當回事,不明白她為什麼也是“貴人多忘事”,本來對她的一絲好感也消失了。沒想到,到了後來,她的口氣又變了,時常發一些傷感的話。

    比如:在錯的時間遇到對的人,是一種遺憾;在對的時間遇到錯的人是一種悲傷;在對的時間遇到對的人才是幸福……我就算再笨,也明白了老闆娘對我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