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瞞著我偷偷和我男友做愛

曾經那麼要好的朋友,情同姐妹,但是想不到如此熟悉的姐妹竟然搶奪我的男友,更可恨的是,我竟然成了他們的小三。

  莉莉與我是成都大學的同學,她是本地人,我是北京人,因為第一次遠離父母,報到那天,我的隨身物品帶的比較多,就在我行走艱難,快被拖垮的時候,有一個和我一般大的女生伸出了友誼只手,她就是莉莉,她也是來報道的,我見她輕裝簡行,就問「你怎麼沒有隨身物品?」「我就是成都市裡的人,不會這麼麻煩,缺什麼,隨時都可以回家拿,實在不行就讓家裡人送過來都來得及。」這時我才覺得離家近的好處,我開始埋怨自己當初怎麼就頭腦一熱,填報了成都大學的志願。現在說什麼都晚了,既來之則安之。

  我和莉莉還是報的同一專業,後來我們不僅一個班,居然還分到了同一個宿舍也許這就是緣分,莉莉在我困難的時候伸手一幫,就讓我們成了後來的好朋友,週末我也成了她家的座上賓。成都大學四年,有這麼一位成都的朋友可省去了我許多麻煩事,首先就是少走了冤枉路,更重要的是我在遠離家鄉,在成都也找到了家的感覺,說實話,那時莉莉為我做了許多,我為有這麼一位朋友而感到慶幸。

  大學畢業後,我回到北京順利地進入一家廣告公司,雖然不是自己最中意的工作,但總比在家「啃老」強多了,可是此時莉莉工作還沒有著路,一個月之後,莉莉就給我打來電話說「要到北京來發展,計劃先參加幾個招聘會趟趟路子。」好朋友來北京我理所熱情接待,我沒同意她到北京後住外面,跟媽媽商量後,我讓麗麗住到了家裡,吃住給莉莉剩下不少錢,目的就是讓她專心找工作,三個月過去了莉莉有些灰心,認為這次來北京是來錯了,我勸莉莉再做一次努力,不要輕言放棄。一方面是等一些單用人單位的面試,另外看看有沒有更適合自己的工作,怎麼說北京也比成都的機會還是多一些。就這樣莉莉打消了回成都的念頭,在這期間我在北京給她介紹了不少朋友,目的就是為了多個朋友多些路,我也把我的男朋友介紹她認識,不久他們也成了熟人。

  我男朋友是公務員,也許熟人多人脈就廣一些,我和莉莉都看到了這一點,認為他一定會在莉莉的工作上幫上忙,男朋友倒也盡心盡責,沒少幫莉莉收集訊息打通關節,為莉莉順利的過關進行鋪墊,兩個月之後莉莉總算通過實際考核進入一家合資企業,這段時間莉莉的確和我男朋友交往的比較多,但是我並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合適的,反而覺得很正常,即便有想法,一想起在成都的那些日子莉莉是怎麼幫助自己的,也就不再多想,這時莉莉還是住在我家,我也沒打算讓她搬出去。

  可是有一天莉莉說要搬走了,而且房子也已經找好,我真心實意地輓留,但莉莉執意要走,我以為是她不願意再給我們家裡點麻煩,也就隨了她。我去過她住的房間,據莉莉說是房主不久前去了國外,這房子既沒打算賣,也不想讓房子閒著,說「不是為了房租,而是因為有人住可以常通風讓傢具不會發霉。」我一看地理位置不錯,房子也挺好,說實在的這樣的兩居室每月兩三千也不一定能拿下來。實際多少房租,我一直也沒問,因為,知道了也未准能幫上忙。

  而且家裡應有盡有,不用莉莉再添置什麼東西,後來連被褥我都沒讓莉莉再買,把她在我家用過的被褥統統拿來。莉莉搬走後我們的聯繫自然就少了。奇怪的我的男朋友來的也少了,莉莉在家住的那段日子,他是隔三岔五的就來一次,以前是幫莉莉找工作,後來莉莉有了工作兩人來往依然來往,當時我還想莉莉這樣做是對的,如果用人朝前不用就給人忘了,從我這裡也不會答應。因為幫她的人畢竟是我男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