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與性感妓女的做愛經歷

妓女們常說“我現在還年青,我要多掙一點錢,到三十歲的時候我就不幹了,離開這裡到一個沒有人認識的地方隨便找個男人嫁了。”她們不是甘心情做“雞”的。
在昭烏達影院對面的胡同裡有一叫“國慶”的燒烤店,我和老闆很熟,在肉串上的交往也有三四年了,他的店每天都會開到很晚,因為新世界的小姐晚上餓的時候要出來吃一點夜宵。和女朋友不必要的爭吵讓我感覺今年夏天特別的熱,心裡特別的煩,從QQ上下來一個往家裡走,慢慢的走進了這家燒烤店,進屋第一眼我就看到了她,她很漂亮,低胸沒有掉帶的背心在她低頭的時能隱約看到她圓潤的胸和那深深的乳溝,過膝的前開氣白色長裙,口一直開到大腿根部,可是真的看不到內褲的顏色,很誘人。,
我想應該不止是我一個人,她能讓每一個生理正常的男有非份之想,她是一個妓女,在別人眼裡是一個出售自己輕春美貌與肉體的泄欲工具,在我看來她比情人好得多,你情我願,1、2、3買單結帳走人,她們不會像你賒求什麼名份,只要不是你欠帳她們不會去你的家裡對著你的老婆兒女說:“你要她們還是要我?”她們是在用自己唯一天生的本錢為自己換取自身夢想的基石。
我不知道為什麼會想辦法去接近她,可能是因為她真的很漂亮吧,我叫老闆過來,小聲的對他說:“  ”你找地兒吧,快一點了,時間不多了,離天亮還有五個小時,你要能來五次,你就轉到了,按次算才360元一次,如果你下去找我一次四十分鐘就600元。“
“先走走吧,好嗎?”
“**,你不心急嗎?你不想多來一次嗎?”
“錢你拿到了,今晚你是我的,你沒有選擇的權力。”
“好,我們也有職業道德的,拿了錢,你玩SM今晚我都陪你!但是在街上做,我是不會幹的!”
“今晚我要你,只是想讓你和我聊聊天。”
“神經病!想聊天去網吧呀,通宵才十元錢,只要您願意什麼樣的聊有都,何必來找我?”
“你事怎麼這麼多?跟著我走!”
我們慢慢的來到廣場,在花壇邊上坐下,我沒有說一句話,也沒有看她,只是點了一支煙。
“還有嗎?給我一支,你不是說想和我聊聊天嗎?怎麼不說話了?走了這麼遠你要累幽蘭 網死我呀?你這三百塊錢比我以前的錢難掙多了,都兩點了,時間怎麼不快一點過呀?”
“你是哪裡人?多大了?叫什麼名字?”
“北京人、20歲、叫我小婷吧”
“你姓什麼?”
“沒爹沒媽,不知道自己姓什麼?”
往下我也不想問了,也不用問了,因為她在騙我,她一定知道我會問“為什麼幹這行?”然後冷冷的告訴我:“我要吃飯,我要活著,我要生活的好一點,我沒有父母,只是有靠自己,但是我沒錢,我只能當妓女!”
我靜了靜,說:“我累了,找個地方睡覺吧,”
“呵呵……想通了?感覺三百元只是聊天有點值了吧?唉……你說你何苦耽誤一個多小時呢?”
“走不走?”
“這離紅山賓館近去那裡吧!”
“我沒身份證。”
“小哥,你是不是沒采過野花呀?這事不用你管的只要你掏房錢就行了!”
我們來到了四樓一個房間,我忘記門牌號了,酒精刺激我每一根神經的末梢,我有一點點的頭暈,只記得好像是她扶我進的房。她對我說:“我去洗澡,別心急,等我一會兒……”我聽著水從她身體流到地上的聲音,我撤下了兩張的單子,撲好了兩套被子,把自己緊緊的裹在靠門口的一張床上,過了一會兒,我聽到她開門的聲音,我對她說:“時間不早了,那張床是你的,睡吧!”她站在衛生間的門愣住了,過了一會兒她壓在我的身上,想拔開我的被子,我冷冷的對她說:“你走錯床了,你的床在那邊,時間不早了我累了,你過去睡吧!”她站起來了,躺到了另一張床上,不知道什麼時候我睡著了,我再睜開眼睛的時候天已經亮了,她走了,沒有吵醒我,在床頭上放三百七十九元五毛錢和一張字條。
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呢,是感覺你這人很怪,我喜歡看你熟睡的樣子,天亮了,我不屬於你的生活,我走了,我沒敢吵醒你,我們沒有肉體上的交易,三百元錢還給你,我們分床睡的房間費我應該出一半的,還有九元五角的肉串錢我不想欠別人什麼,你不是一個好人,但是你很討女孩喜歡,如果三年前我認識你,我可能會愛上你,會纏著你,可能會讓你娶我,但是現在我知道我沒有資格奢望這些事,你說你要我陪你聊天,可是你什麼也沒有說,我知道你有不開心的事,是因為女孩子嗎?女孩是需要哄的,如果能有一個女孩對你撒嬌你不感覺幸福嗎?能遇見你真的很榮幸,我沒有資格對你說:“我愛你”但是我要對你說:“願你幸福,快樂!”
她們的帳算在我這裡,她們問誰結的帳時你說人已經走了。“吳哥(老闆)看了看對我說:”兄弟,不值呀!“我對他笑了笑說:”吳哥,對她這麼說就行了。“老闆沒有再說什麼,當那兩個女人走的時候,吳哥看了看我,對她們說:”你們的帳有人結了。“她們什麼也沒有問,我有一點點失望,唉……九塊五毛錢白花了,可是她站起來要走的時候,她對我笑了笑說:”謝謝!“我呆住了,臉紅了,不知道應該說什麼?她轉身出了門,我不由自主的追了出去,她回過頭自我保護的問”你想幹什麼?“我冷冷說:”你怎麼知道是我?“”因為你一直來就一直盯著我看,你的眼神我見得多了,想要我嗎?三百元一宿。“她為什麼這樣對我說話?我什麼也說不出來了,掏出三百元錢對她說:”今晚你是我的,給你三百,找我九塊五毛錢,你吃的東西是我買的單。“她笑了,笑得很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