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過夜後我還是處女1

威用了兩年的時間追到了小婕,其中一個重大的原因是因為他知道婕是大家口中的處子。冰清玉潔,性格善良,也許是愛的深,婕在他眼睛里近乎完美。他不敢要得太多,怕嚇到她,雖然每次抱緊婕時呼吸沈重到難以自控,但,他還是忍住了,不過他知道,只要他想要,婕不會拒絕。

婕眼中的威幽默風趣,體貼入微,她尤其喜歡看到他為自己發狂又拼命克制的樣子,那種徹頭徹尾的滿足讓她早已決定把自己的第一次一定要讓威擁有。

轉眼到了大學畢業那天,戀人們默默的流淚或興奮,威帶著婕來到了一家四星級的賓館,他們心照不宣的約定好,畢業的那天是他們新生活的開始,一切的一切似乎都按著人們的美好發展。

從婕推開浴室門的剎那,威覺得整個世界都停止了。未乾的頭髮順著婕嬌好的臉頰滴著水珠兒,身體上的周圍則繞著一圈白霧,身上的那塊浴巾裹著一位少女美好的胴體,婕羞澀的眼神慌亂的看著別處,慢慢的走到床邊。

「婕!你真美」

威拉過婕的手到床邊,他分明感受到了來自婕的顫抖,那絕對是一個不諳世事的少女第一次面對異性的正常反應!想到這兒,威的眼睛有點濕潤,他感動這樣一個女孩對自己的忠誠!

「你是我的,以後永遠都是我的,我向你保證,婕,我要你一輩子,我要照顧你一輩子!」

「恩,我知道,威」

婕嬌羞的躲進威的懷裡。。。。。

當婕的喘息變得越來越急促,身體的顫慄越發的明顯,威決定讓婕成為自己真正的女人,

「威,會痛對嗎?」

「相信威!一點點痛,怕嗎?」

婕看著威深邃的眼睛,輕輕地搖了搖頭,威知道婕攥緊的拳頭,輕擰的眉,凌亂的長髮,緊咬的雙唇,只是為他!威發誓要用一輩子的時間去疼惜這個即將屬於自己的女人。。

在威進入婕身體的剎那,他看見了婕臉上閃動的東西——那是婕的眼淚嗎?儘管威極其小心,動作極其輕柔,撕心的疼痛仍遍部著婕的全身,婕的眉頭似乎擰的更緊了,手指則深深的嵌進床單里,威強忍著那股原始的力量,喘息地說

「婕,很痛對嗎?痛的話叫出來?堅持的住嗎?今天不做了好嗎?」

婕按住起伏不平的胸口,輕輕的說

「威,我要做你的女人!今天,一定要!」

細弱游絲的聲音卻透著驚人的堅強,這句話猶如一粒火種即刻點燃了乾柴,無盡的燃燒起來。。。。。

世界為他們靜止,時間為他們駐足,於是威用力的挺進,婕終於忍不住叫了出來,可是她驕傲!成為女人的第一聲吶喊是為了威!所有的第一次都獻給了面前的這個男孩,不,是她的男人,眼淚靜靜的流下來,她分不清那是疼痛的淚還是激動的淚,不過那都已經不重要了,隨著威的動作越來越快,婕似乎有些適應這節奏,只是還是很疼,很疼。。。。

當感覺到溫熱的液體流進身體時,婕看見威無限滿足的倒在自己身上,她用細細的手指觸碰著威健碩的背,背上布滿了細密的汗珠,還有威的頭髮好象也濕濕的了,威象孩子般的乖巧,婕感受著身體上的這份重量,雖然很壓得讓自己呼吸沈重,可是這種真實的擁屬感讓她沈醉。。。。。

當威睜開惺忪的眼睛看到的是窗外射進的幾縷陽光,衛生間傳來嘩嘩的流水聲,呵呵,婕就是這樣,勤勞的處女!哦,不,現在是女人了。

更多好故事在故事長廊
第 2/5 頁
更多好故事在故事長廊

他起身準備衝進去給婕一個大大的擁抱,突然,一切的動作停止下來,拉開被單的瞬間,床單上好象還是白色?!威即刻睡意全無,似乎從沒如此清醒過,連呼吸突然也變得很重,難以明狀的緊張讓他幾乎不敢走到床邊,左手拉著被單的一角,眼睛一閉用力扯開被單,威緩緩地睜開眼睛,什麼都沒有!床單的潔白似乎正無情的嘲笑著威!

威的腦子里一片空白。。。。。

對,處女膜不一定一次就會破啊,不一定一次就落紅啊,是這樣嗎?威這樣想著想著找回了幾絲意識,婕是處子啊,她對自己是絕對忠貞的啊,這個事實怎麼可以去懷疑呢,他喃喃的回到床上,驀地,威從地上撿起床單,靜靜的點上煙靠在床上。

衛生間的門嘩的一聲被拉開,婕一抬頭迎上威的眼睛,只是在煙霧後的那雙眼睛此時看來竟有些迷離?

「你醒了啊威?不多睡一會兒嗎?我早上很早起來了怕吵到你。。。」

婕的話還沒說完,便被威的吻粗暴的打住,婕感覺快窒息了,好不容易才透過一口氣,婕無比羞澀的說:

「去刷牙啊,不要了吧,人家,人家還有點疼呢」

威的嘴角邪邪地一笑,哼,女人,待會看你拿什麼裝純情,粗暴的扯開婕的衣服,看見婕雪白的胸口上印著紫色的癍痕,他停頓了一秒!我在幹什麼?那是昨晚自己的傑作?他使勁的搖了搖頭,又好象堅定了些什麼。

婕雖然有些無措,但仍乖順的任威擺布,反正是威的人了,只要威高興就好,婕在心理對自己說。可這一次的威好象換了個人,和昨晚那個體貼備至的威截然不同,似乎沒有任何前奏就進入,讓婕剛剛愈合的痛又似被重新撕開,似乎比昨晚更疼?!完全沒有快感,對婕而言是這樣,對威來說也是同樣,威近乎瘋狂的衝擊著身下那個柔弱的女子,他只想證明,只想見紅。。。。。

威慢慢從婕的身體褪去,這一次沒有靠倒在婕的胸口,而是直接起身掀開被單,婕抱緊上身驚呼一聲「威!你幹嗎啊?」而眼前的一切卻是威最不想看到的畫面:床上躺著的是自己最愛的女人,而自己最愛的女人身下——乾乾淨淨!

婕看著呆滯的威又順著威的眼神看了下去,突然間她明白了!她明白了威的反常,她讀懂了剛才自衛生間出來時看到威的眼神為何迷離?她讀懂了威剛才為什麼近乎獸性的與自己做愛!那分明是在求證一個答案!看著威手裡的被單無力的滑落在地上,婕突然很怕,雖然她不知道在怕什麼,婕顧不得羞連忙起身拉著威的手,半跪在床上,把頭靠在威的胸口,

「威,我不知道該怎麼說,你相信我,我真的只有你一個人,我。。。。相信我,威,你說話,說話好嗎?不是說有的女孩子處女膜很有韌性的嗎,我們再來一次好嗎,威,再來一次好嗎?!」

「夠了!」

威推開婕

「還覺得自己不夠賤嗎?還需要證明什麼?我比那個男人差在哪嗎?再來一次?哈哈!聽見了嗎,這是我們純潔的女神說的話!你犯不著那麼心急吧」

此時的威覺得身為男人的尊嚴被婕踐踏的一無是處,被人象猴一樣的戲弄!威的聲音因為過分激動而有些走音,那張英俊的臉竟有些扭曲,婕驚恐的看著威,眼睛里噙滿淚水,她什麼都說不出來,百口莫辯,低下頭承受著威無端的殘酷的莫須有的指責!「收起你那副可憐兮兮的淚水,它只會讓我覺得骯臟!」

婕抬起頭難以置信的盯著威的嘴唇,她好象第一次認識這樣的威,這片唇昨天還在說愛她,昨天還在輕輕的吻她,而現在竟說出如此惡毒的話語,這是威嗎?這個世界究竟怎麼了??我是在做夢嗎?真希望這是我做的一個夢,這不是真的!婕努力的甩了甩頭,再看向威時,她開始全身發抖,發冷,因為她在威的臉上讀出了兩個字——絕望!

「威,」

婕的聲音輕到連自己好象也聽不到了,

「我只想問你,你相信我嗎?相信我是處女嗎,不,女人,也不是,我。。。」

婕不知為何自己學會了語無倫次,

「現在我只想問你,之前的那個男人是誰?我討厭背叛,撒謊的女人更可惡,只要你說實話」

威一大顆的淚滾落了下來,掉在了地毯上,碎開,婕的心也一起沈了下去,

「我沒有,真的沒有」

婕把手伸向威,她覺得身體在發抖,威的眼神里透著冰冷,婕縮回了手,是的,比起身上的冷威的眼神竟有種徹骨的寒!

威身上散髮的那種寒意霎時間凍住了婕的靈魂!在停頓了幾秒後,婕靜靜的起身,撿起地上散落的衣服,慢慢的穿上,威默默的注視著婕,直至婕準備開門離開,婕轉身關上房門時深深地看了威一眼,這是威這輩子都不可能忘記的—-飽含著深切哀怨的眼神!

嘭!

禁閉的門隔絕了一對相戀的人兒!殘留著兩人昨夜瘋狂的房間,彷彿見證了一對戀人的分離。。。。。。

威覺得今天晚上自己真的喝多了,要不怎麼會回憶起兩年前和婕的這段往事,他使勁兒的甩了下頭,都過去那麼久了還想什麼!可是心靈深處的那個名字卻並沒因為時間的推移變的模糊,反而隨著自己的成熟越發的清晰。

更多好故事在故事長廊
第 3/5 頁
更多好故事在故事長廊

不知道你還過的好嗎?婕?你現在會在哪?

自兩年前的那天早上婕離開房間後就失去了她所有的聯繫,威沒有主動去找過婕,她的消息都是從周圍朋友那裡斷斷續續聽來的:有人說她去了英國留學,也有人說她母親幫她找了一個有錢的新加坡老闆,她做了富太太,還與人說她得了失心瘋,被送出國治病。威希望如果這些傳說中有一個是真的,他希望是第一個!那個晚上的事情威沒有對任何人提起,他希望成為和婕之間永遠的秘密。

熟識他倆的人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婕不告而別甚至連威都不知道她的去向,但從威的頹廢和沈默已經讓人猜到了八九分。

這兩年來,威拼命的工作,盡量不去碰觸那個敏感的名字,因為每次只要想到他的心都會很疼很疼,甚至比當年沒有看見床單上的落紅還疼,今天是這麼久以來威第一次允許自己恣意的去想婕,眼前越來越模糊,鼻子也會酸?原來男人也會掉眼淚,眼前浮現出婕的臉龐,她害羞的眼睛,說話時慌亂的眼神,還有,還有她溫柔的聲音,婕,我好想你!我好痛恨那天的自己!真的,我知錯了,我終於明白我愛的是你的人,不是什麼見鬼的處女,我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做這樣愚蠢的決定,婕,如果你想用兩年的時間懲罰我,真的!可以了嗎,我知道錯了!求你回來吧,讓我再看看你,再抱抱你,再吻你一次,再說愛你!

婕——

威的眼淚簌簌的落在酒杯里,在小雅酒吧昏暗的一角,不會有人注意到一個男人的心碎的垂泣…….

威跌跌撞撞的付清帳單走出酒吧時已是凌晨1點半,外面下著大雨,清冷的空氣讓威清醒很多,沿著忽明忽暗的街燈,威深深淺淺的走著:記得婕最喜歡下雨的天氣,她喜歡用手接著雨滴把玩,並頑皮的轉著雨傘揚起水花,那時婕象極了水中的仙子!

威完全沈浸在自己的回憶里,以至於沒看見路口的紅燈徑直走了過去,突然,一道刺眼的車燈照的威睜不開眼睛,威眯起了眼睛打算看清是怎麼回事,鼓譟耳膜的剎車聲嘎然而止,滑濕的路面還是汽車滑出幾米,汽車在距離威不到1米的距離停了下來,好險!威的酒醒了大半,他眯著眼盯著車的前窗「餵!你會不會開車,我說你能不能先把車燈關掉!」

車燈熄了,四週一陣寂靜,只有雨的聲音。威奇怪車上的人為什麼半天沒動靜?正當他準備拉開車門看個究竟的時候,門被打開了,撲面而來一股濃郁的香氣,這是CD的毒藥,威知道用這種香水的女人年齡都不算小,可剛一抬頭他立刻楞住了——

「婕!真的是你嗎?是我啊,我是威啊,你不認識了嗎?真不敢相信能在這個時候見到你,這兩年你去哪了,還是不仍不肯原諒我?知道嗎,婕!我愛你!我愛你!我錯了!真的錯了!原諒我好嗎?婕,兩年來我沒有一分鐘停止想念你!婕!」

威伸出手想抱著婕,被婕輕輕的閃開,

「沒撞到你吧」

婕的聲音里透著冰涼毫無感情,頓時澆息了威一半的激動,

「上車說吧,外面雨大」

威看著轉身上車的婕油然生出一種完全陌生的感覺,一樣的臉一樣的人不一樣的卻是那顆冷漠的心。

車里放著《ENIGMA2》詭異的音樂讓威覺得十分不舒服,一時反倒不知如何開口,

「你沒受傷吧,要不要去醫院?我可以送你去」

婕率先打破了沈默

「我沒事,婕,你這兩年去哪了?」

「。。。。。。。」

「婕,我剛才可能情緒有點激動,不過我剛才說的都是真心話!婕,我們重新開始好嗎?」

「重新開始?」

「是啊,給我一次機會!我一定好好照顧你!當年我太幼稚了!可是你在那天就失去聯繫了,連改過的機會都不想給我嗎?這麼久以來我真的明白了,我愛的是你的人,真的我無可救藥的愛上你了!」

說著威握上了婕的手,婕沒有掙脫,他感覺到婕冰涼的手,現在威什麼都不想,只想靜靜的把那雙手捂暖。兩個人沒有一句話,剛才在威聽來詭異的音樂現在竟猶如一支溪流緩緩地,慢慢地,靜謐的流淌在心裡,任何語言恐怕都是多餘,威輕輕扳過婕的頭,深情的注視著她,兩年沒見,婕的臉上依舊美若桃花,只是那雙會說話的眼睛少了很多生氣,木然的回視著威。

「婕,——」

這個讓他在夢里呼喚過無數次的人兒現在就真切在眼前,感謝老天!

威不由自主地輕輕地吻向婕的額頭,慢慢的滑向婕的眉毛,婕高挺的鼻尖,還有婕粉嫩的嬌唇,

「啊——不要!」

更多好故事在故事長廊
第 4/5 頁
更多好故事在故事長廊

車里傳來婕撕心裂腑的尖叫,那叫喊的慘烈彷彿要划破這漫漫雨夜。。。。。

推開威的婕緊緊的抱住自己的胸口,死死的抵住車門,仍驚魂未定的看著威,那眼神象是在看一個惡魔,透著無盡的恐懼,威也完全慌神了,他想去拉住婕,可婕又是一聲大叫,還不住的把身體向車門頂去,

「好,好,我不碰你,不碰你婕,別害怕,我不會傷害你啊,我是威啊」

這時威才認真的考慮起來,眼前的婕似乎有點不大對勁,她好象不認識自己了,

「婕?你怎麼了,告訴我好嗎,我剛才嚇到你了嗎?」

「走開!別碰我,別碰我,求你,求你啊!」

剛才還面無表情的婕此刻臉上飛濺出的淚水混著她含糊不清的聲音,瑟瑟發抖的身體猶如受傷的兔子般的眼神,讓威確信這裡一定有隱情,看著眼前的這一幕,自己最愛的女人竟成了這個樣子,威的心更加沈重了,他好想緊緊的抱住婕,輕輕的幫她拭去眼淚,然而他什麼都不能做,婕現在有如驚弓之鳥,威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婕痛苦,這無疑比挖他的肉還難受,

「婕,你怎麼了,你究竟是怎麼了,告訴我,告訴威啊,你知不知道你現在讓威很難受啊!

老天!

我剛才還以為你給我帶來了幸福,可是為什麼你卻要讓我面對這麼殘忍的畫面!這算對我的懲罰嗎?」

威的眼淚第一次這樣肆無忌憚的流下來,他用力的咆哮著彷彿困獸,回應他的只有連綿的雨,和婕縮成一團的喃喃自語

「別碰我,求你,我求你。。。。。」

顧不得擦乾身上的雨水,威緊張的踱步在急診室外,醫院的中央空調讓他不停的打著寒顫,一刻鐘後醫生從急診室里走了出來

「請問誰是病人家屬?」

「醫生,她怎麼樣了?」

「你是她的家人嗎?」

「不是,不過我是她的朋友,她到底怎麼樣了要不要緊?」

「哦,據我們初步觀察發現她的精神狀態很不穩定,應該是長期受驚嚇或刺激造成的,另外她還有長期服用大量的鎮靜劑,這對她的病情只能起到一時的暫緩作用,並且副作用太大,我們建議她應該停止服用,還有。。。」

對醫生說的這些話威簡直難以置信,婕究竟遇到了什麼事,怎麼會成這樣子

「醫生你是說她的精神不正常?」威忍不住問出了最擔心的問題

「這個不好說,可能她的意識會時而清醒時而糊塗,具體的我們要進一步觀察才能下結論,你最好通知她的家人盡快來,還有先幫她辦個入院手續吧。」

辦好入院手續時已是凌晨3點,翻變了婕的包連本通訊錄也沒有,對,婕的包里有手機,奇怪,只有一個號碼印象中這不象是婕家的電話啊,威試著按重播鍵,他的心突然十分的緊張,好象是一種直覺,他覺得這個電話似乎可以解釋一些事情——比如婕的病!電話那頭響了很久,在威即將放棄時有人接起了電話,雖然身上疲憊不堪,可威的腦子卻比往常的任何時候都來的清醒,

「怎麼還不回來!不認識路了嗎?!」電話那頭傳來一個中年男人的聲音似乎還怒氣沖沖

「說話!啞巴了!」

又是一聲叫喊讓威回過了神兒,

「你好,我,不婕她出事了,現在在人民醫院!」

「你是誰?」

電話那頭的男人沒有對婕住院的事情很意外,反倒對威的聲音表現出極大的關心和不悅

更多好故事在故事長廊
第 5/5 頁
更多好故事在故事長廊

「我是在路上被她撞到,才送她來醫院的,您是她的家人嗎?希望您能盡早來醫院」一口氣說完威立即掛了電話並關了機器,他覺得有點好笑,自己究竟在說什麼啊,被撞的是我,入院的卻是婕,那個男人給他一種很不好的感覺說不上為什麼,所以他只想迅速的結束這次通話。

醫生給婕注射了鎮定劑後,她已經安靜的睡著了,借著病房昏黃的燈光,威在一旁仔細的端詳著婕,熟睡中的婕仍眉頭緊鎖,似乎有解不開的心結,又彷彿她的那些恐懼被帶到夢里了。

婕,你遇到了什麼事情,為什麼會受到這樣的傷害,威的心一陣陣發緊,他輕輕握上婕冰涼的手,他知道婕是一個很怕冷的女孩,和婕相戀了兩年,又分開了兩年,就象是一部漫長的小說,在這樣的一個日子遇上的還會是從前的婕嗎?威的手慢慢地撫上婕光潔的額頭,不知道是不是淋了雨的關係,此刻婕的臉白的嚇人,脖子上掛了根紅繩似乎吊著什麼東西,那根鮮紅的繩在婕的玉頸上分外明顯,吊著的好象是一個小小的荷包,記得原來婕從不會帶什麼飾品,威好奇極了,他沿著那根紅繩輕輕地拉出那個荷包想看個究竟,那是一個手工極好的繡荷,不過很小,大紅色的絲線上繡了兩個小人兒,看不太清,威不敢太用力怕扯到婕,荷包似乎有個鬆緊帶,裡面好象可以打開,威用手一捏,果然裡面有東西有點硬硬的,這樣不經人允許私自窺探別人的隱私威還是第一次,可是他實在太想知道了,這是婕的秘密罷,婕的一切對他有著致命的吸引力,哪怕從此背上小偷的罪名他也寧願一探究竟。

「你是誰!你在幹嗎!拿開你的手!滾!」

病房的門不知何時被打開了,門口站著一個中年的男子,說是中年可能還有點勉強,許是保養的好,英挺的五官,頎長的身高,特別是那雙眼睛,彷彿能看穿人的一切,那眼神使威一楞,隨即放下手中的荷包,荷包又重新垂在了婕的胸口,威回退了一步,

「我是剛才打電話的人,你是婕的家人吧,請別誤會,我沒有別的意思,只是,只是。。。。」威實在難把眼前的這個人和剛才電話里那個中年男人聯想到一起,差別太大,電話里那個男人似乎有五十多歲而眼前的不過三十出頭的樣子。

聽了這些那人臉上的表情緩和了許多,他扶了下無框眼鏡

「我們外面說」

「你認識婕?你們認識多久了?「還沒等威開口這個男人就不迭的問起來

「是這樣,我們是大學同學,剛才在路口她撞到了我,後來情緒有點失控,我就送她來醫院了,我們已經兩年沒見過了」威不知道自己會為什麼省去了中間那段,

「哦?」這個男人似乎有點不大相信。「請問你是?」威也不示弱的問了一句,憑什麼要你來質問我?

「我是婕的爸爸!」威在此之前對這個男人的身份猜測了很多種,甚至懷疑這是婕的未婚夫,可這個回答實在太出人意外了!

「我記得婕的爸爸很小的時候就過世了啊」

「婕的身家背景你摸的夠仔細啊」男人不溫不火的回了一句「我是婕的繼父,兩年前她的母親嫁給了我」

這話反而讓威更費解了,婕的媽媽生她的時候早,所以並不顯老可再怎麼說也是近五十的人了,怎麼可能會嫁給一個比自己小十幾歲的男人?彷彿看穿了威的疑慮,男人自顧自的說,

「等婕醒了我就要帶她回家!」

「婕的媽媽呢?她沒來嗎?」

威知道婕的媽媽一向疼她,沒理由婕的媽媽這時候不出現,威注意到提到婕的媽媽,男人的臉上一僵,隨即恢復了正常,這個細節威沒有忽視,

「婕的媽媽一年前過世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