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過夜後我還是處女2

過夜後我還是處女⑵

「什麼!」

又是一個青天霹靂,威覺得自己快要精神崩潰了,從見到婕的那刻開始,一個又一個重磅炸彈,他快成不住了,威有些踉蹌的扶著牆坐在了長凳上,男人有些好笑的看著威的反應,

「餵,你?哦,對你叫什麼?」

威的眼神有些渙散,喃喃的說「威,伯父。。。」不知怎的這兩字叫得威十分彆扭,「威?!」男人似乎若有所思,用分外戒備的神情盯緊威。

「我已經幫婕辦了住院手續,伯父您知道婕的精神狀態有點不好嗎?」

「行了,就叫我王羿好了,別說你叫著彆扭就是我聽著也不舒服,辦什麼入院手續,小婕沒什麼大不了的病不需要住院,要不為了照顧這邊的生意我也不會帶她回國,她只是有些不太適應國內的環境而已,沒什麼病的!」

「回國?你是說婕原來是住在國外的?她剛回來?醫生說她病的不清需要住院觀察的啊」

王翌有些不耐煩的打斷威的話,

「小婕原來和我們住在新家坡的,我這次在國內有生意才帶她出來散散心,她母親的過世對她打擊很大,以至於事情雖過去了一年她仍不能從中走出來,所以她精神有點不穩定這也很正常,犯不著住院吧」

王翌的不以為然讓威很氣憤,

「醫生的話總沒錯吧,你這樣說好象是我大驚小怪?難道你不希望婕健康嗎?」王翌斜視著威,

「恐怕你還沒搞清狀況吧,你只是婕過去的男朋友,你們早就結束了,你有什麼資格在這裡對我指手畫腳?!」

威的心裡一痛他居然這也知道?他還知道些什麼,王翌說這話的時候振振有辭,這話里的潛台詞彷彿在警告威離婕最好遠點!他才是婕現在的男朋友!空氣一下緊張起來,正當兩人一觸即發的時候,房間里傳來一聲悶響,好象什麼東西掉在地上!威一個箭步衝了進去,王翌反應過來後也跟了進去

婕用怯怯的目光盯著地板,熱水瓶的碎屑散了一地。

「怎麼了婕?燙到沒有,想喝水是嗎?」

威急切的衝到婕的床邊,拉住婕的手

「你。。。是——威?」

這是見面以來婕第一次叫威的名字,威聽的出來,那聲音里透著驚喜透著興奮!「太好了,婕,你認出我了,我是威!」

「怎麼可能?怎麼會在這裡遇見你?你怎麼找到我的?你。。。」

「怎麼?老情人相見分外感人啊!」

從進門就開始冷眼旁觀的王翌終於忍不住扔出句話,婕聽到這聲音,突然把身體一縮輕輕的顫抖,沈默不語,眼睛則死死地看著地上,兩個手用力的絞著床單的一角,這一切讓威有點措手不及,威奇怪婕為什麼會如此「懼怕」王翌,這裡面到底有什麼隱情?

「婕,昨天你開車撞到我了,你當時情緒非常不穩定,我就送你來了醫院,難道你對昨晚發生的事情一點印象都沒了嗎?」

「哦 。。。」婕似乎根本就沒有聽進去威的話,那角床單把她絞到手指發白,王翌慢慢的走近婕的床邊,威感覺到每當王翌走近一步,婕的頭就會更加的低,身上的顫抖也越發的明顯。

「感覺還好點嗎?如果沒什麼問題我就去辦出院手續,我們回家,這裡哪有家裡那張床睡得舒服,是吧?」

王翌說完這句話後把手輕輕地捋了下婕垂下的黑髮,曖昧的動作,還有最後那句意味深長的話,讓站在一旁的威心裡直泛酸卻又不好發作!繼父?這個王翌的目的絕不單純,想到這威開始十分擔心婕的處境,不能讓他帶走婕!

「王先生,我想你應該尊重醫生的勸告,至於婕究竟該不該住院我想不是你一個決定的了的,我們應該好好問問醫生!」威也不知自己哪來的勇氣,婕突然抬起低垂的頭望了威一眼,隨即又低了下去,可就是這樣不足3秒的凝視,更讓威確定了一件事——婕現在需要幫助,而能夠幫助她的人只有自己!因為他看見剛才那一瞬間婕眼裡一絲跳躍的希望,還有顆飽含著的的淚珠。

第 2/4 頁

「你管的似乎太多了」王翌皺著眉頭,威沒理會他的話,徑自按下病床上的急救鍵,不多會兒,值班的醫生和護士趕到了病房,

「發生什麼事了?」

「醫生,她醒了」

「我們要為病人檢查麻煩兩位出去一下」

威站在病房門口,眼睛還不住的向門窗里探去,

「你對婕還沒死心嗎?我勸你最好打消這個念頭,婕跟你是不可能的,以後她的事你少管,最好別管,現在我是婕的家人,我有權利也有能力照顧好婕!」威覺察到王翌有些憤怒了,他也不甘示弱的回應著

「沒錯!我從來就沒忘記過婕,我現在只希望婕她早日康復,就算我要重新追求婕也不是什麼過分的事情,畢竟婕不是小孩子了,不需要一個監護人,更何況你也只是她的——繼父!」

威故意把「繼父」兩個字咬的很重,頓時心裡舒坦了很多,總算是出了口惡氣,王翌的臉色在聽完這番話顯得很難看,他沈默了許久淡淡的說了句,

「別人追小婕我不會有意見,惟獨你,就是不行!」

「憑什麼不行?你能替小婕做主嗎?」

「呵呵,閣下忘了兩年前是誰傷了小婕的心嗎?我怎麼知道你這次不會讓小婕第二次受傷,所以我當然要保護好小婕免得她再受一次刺激!」

王翌的話句句點在了威的死穴,他的最後那句「再受一次刺激」無疑象一把鐵錘狠狠的砸在威的心上,

「你是說,婕現在的病是因為我?是兩年的事情刺激到她?」

「哼,不然呢?」

「你胡說!你剛才不是說因為婕的媽媽過世的關係嗎」

「那是誘因,你才是對她直接造成傷害的始作俑者!因為你兩年前拋棄了她!她因愛成恨直至受到了強烈的刺激!」

「不,不,不是的,不可能」

「本來我是不想說的,畢竟這都是一些往事,當年你們還年輕嘛,不過,你太不知趣了!我只好提醒你了」

威無力的慢慢向後退步,他覺得一陣暈眩,天啊!原來婕變成今天這般竟是自己一手造成的!他用力的揪緊自己的頭髮,緩緩的蹲在地上。。。。。。

門被推開了,醫生走了出來,「請問哪位是病人家屬?」

「我是,她情況怎麼樣?沒什麼問題我還要帶他回家的」

「沒什麼問題?!」醫生有些難以置信的看著王翌,「她的精神狀況很不穩定,由於她長期服用大量的鎮定藥物已經產生了一些副作用,開始抗藥,所以我們之前給她注射的鎮定劑對她只能幾到2個小時的作用!要想她病好一定要留院觀察,我們醫生的職責是要醫救病人!我真奇怪她病的這麼重為什麼今天才送來醫院,你難道看不出來她的症狀嗎?我打算再給她做一次全面的檢查」

「她不要什麼檢查,一會我就要帶她出院」王翌堅決的說,「她回去調理,醫院的環境我怕她不適應」

「你是她男朋友吧,聽我的,讓她在這裡住一段時間,對她的病會有好處,她的情況會有所改善的!」

「你真是一個好醫生,不過我還是堅持讓她離開這裡!」醫生無奈地拍了拍王翌的肩膀,

「好吧,如果你堅持,」

第 3/4 頁

沈思良久的威望著醫生遠去的背影,霍地站起身,認真的對王翌說

「對不起,我剛才的言辭有些過激,希望你能原諒我的魯莽」,顧不得王翌的一臉詫異

「我已經錯了一次,我希望你能給我個對婕贖罪的機會,否則我一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的!」

「哈哈!」王翌竟大笑起來,只是這笑聲聽起來如此耐人尋味。

王翌沈默了良久,在鏡片後面的眼睛卻一直盯緊威,而威也無視那深邃的目光,毅然回視。

「So what?」王翌聳了聳肩,「你想照顧婕,是這個意思嗎?」

「恩!請相信我,我用自己的生命擔保不會讓婕受到傷害。。。。」

「OK,停,停,你用不著對我發誓,只要你能答應我的要求你就可以帶小婕走,」「什麼要求?你說!」

「必須帶她離開醫院!你可以帶他去你住的地方親自照顧她!」

「可是。。。醫生。。。好,我答應你!」

「很好,那就隨你去吧,婕交給你了,你,確定是嗎?」

「是!我保證!」

「好的,婕的東西我會派人送來,」

王翌態度突然地轉變反到讓威有些不安,只是他不知道為什麼會不安,可能剛才自己的確太敏感了,也許王翌真的把婕當成自己的女兒,看來他是被自己打動了,人心都是肉長的,顧不得許多,威興奮的連聲道謝,

「我進去再跟小婕道個別,今天我還要忙很多事,一會兒我就走了。」

「哦,好的,我現在去把婕的入院手續退掉」。

威再次推開病房的時候,王翌已經離開了,婕呆呆地看向窗外,婕的側臉勾勒起美好的弧線,威注意到婕手裡輕輕地攥著那個荷包

「婕,要再睡會嗎?一會我就帶你離開這兒,」婕緩緩地轉過頭,威看見那蒼白的臉上掛著兩行清淚,

「怎麼了?」

威緊張的問,剛要幫婕擦淚的手卻被婕用力甩開,

「對,對不起,我。。。」

「你答應他了是嗎?」婕沒頭沒腦的一句話聽的威一頭霧水,

「你是說帶你離開醫院是嗎?是的,我答應王翌帶你離開這裡,而且他也同意由我來照顧你!」想到這兒,威仍然難平心中的喜悅,

「可是你問過我的意思嗎?我是不是想跟你走呢?想被你照顧呢?」此刻的婕語速平緩,談吐清醒完全不象個病人,

「呃。。。」

一句話讓威定住了,是啊,他都沒有問過婕的意思,都是他一相情願的想法,

「婕,你還在怪我當年的。。。」

「我不想提以前的事情,我早都忘了,事情過去那麼久了難道你還沒放開嗎?我記得你原來不是拿不起放不下的人啊,威,我們已經在兩年前結束了,什麼關係都沒有了,這麼久我都沒找過你,也沒讓任何人知道我的消息就是因為我早把你忘記了!」

「婕我不能原諒自己當初犯下的錯誤,有句話我一定要告訴,我愛你,我不在乎你是不是處女,其實從那天你走後我就已經後悔了,想把這句話告訴你,可是你消失的無影無蹤我連一個解釋的機會也沒有,你說這對我公平嗎?我這次一定不能輕易錯過機會了,讓我照顧你吧,讓我幫助你早點康復,我還要娶你!我們還有將來呢!」

婕聽到「結婚」兩個字後身體一震!她哀怨的看著威,眼淚慢慢的溢出來,這象極了兩年前的那個眼神,太刻骨銘心了,這是威一輩子都不曾忘記的眼神啊!威不能自已的一把抱住婕,婕開始還掙扎到後來再也控制不了,在威的懷裡放聲大哭起來,她用力的捶著威的胸口,威噙著眼淚輕撫著婕的背,

「打我,我該打!哭吧,婕,我保證你這是最後一次有機會哭,以後和我在一起都不可能會哭了,」

第 4/4 頁

婕悲戚的哭聲在空曠的病房回旋,似乎她壓抑了太久太久。沒人注意到門外的那雙冷漠的眼睛正盯著房內的兩人,不多會兒轉身離去。

「這就是你的家嗎?呵呵,好亂啊」婕象個孩子般在威的房間里奔來奔去,

「咳,我一個大男人平時工作起來總是很忙,哪有空整理啊,婕,你慢點慢點啊!」

「可是,我晚上睡哪呢?」

婕轉了一圈看著臥房內僅有的一張床,臉上泛起紅暈,威著迷的看著婕,這才是他所熟悉的婕——極容易害羞的女子。

「傻瓜,床當然你睡,我睡客廳的沙發,我晚上要看足球的,正好方便,你怕。。。」

「討厭,人家不是那個意思啦」

威覺得此刻他幸福極了,他相信接下來的日子他和婕都會更加快樂!

「威,」

「恩?,」

「我,有點潔癖,希望我們用的東西可以分開,好嗎?」

「呵呵,完全沒問題,都聽你的,婕我現在就要學會做個聽老婆話的男人咯,你說什麼都聽,哈哈」威邊開心的說邊放置著婕的行李,而一旁的婕悄悄的背過臉,眼淚潸然落下,為什麼要這麼對我老天?!婕在心裡無力的吶喊。

「連吃飯的東西也要分開啊?」威覺得納悶的看著婕把菜分成了兩部分裝,

「潔癖也太。。。」威把後半句話咽了進去。

「你不是說要聽話嗎?呵呵」婕把眼睛笑成月芽般,

「好,好聽你的」威傻傻地看著婕,「婕你真好看」

「快吃吧,你再這樣看我是不是連飯也不用吃拉?」

「嘿嘿,秀色可餐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