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過年前不能做愛就離婚吧

我不想再吃虛情假意的團圓飯了.

「剛結婚還好,差不多半年,就越來越不做愛了,兒子生了以後完全停擺,根本沒做過。每次我想要,就被推開,怎麼摸都沒反應,我很氣阿、吵阿,想說一定是外遇了,但卻都不是,就是沒性趣。」說話的是B太太。B先生坐在太太旁邊,表情木然的看著太太開口、落淚,情緒上上下下、雲霄飛車。

「他就都這樣,冷冰冰的,叫也沒反應,連叫他倒垃圾也不回答,倒完回來也不說一聲。我問他是不是覺得我煩、討厭我,他又說不是,只是下班回家就不想講話。我覺得回家比上班還累,我上班也很累阿,回家就想跟他說話,親一下、抱一抱,但他都不理我。等到要睡覺了,我就更想和他親近、想做愛,但他就只是躺著、軟趴趴。」

趁B太太抽衛生紙,我想也該請B先生開口說明了,我轉向他問:「怎麼回事?都來到這了,再不說老婆過年後就不見了,有什麼就說什麼吧。」

B先生嘆口氣說:「婚後半年,就是有點疲乏了,沒什麼刺激感,不太提得起勁,有點懶得做。那時候還是會有性慾,我看A片自慰,省事又刺激,於是就越懶的理她。後來小孩生了,她忙著帶孩子,我覺得我沒做好當爸爸的準備,看著她們母子我真的很想逃。但做人要認份,我還是盡了丈夫和父親的責任。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就覺得回家很累,不想講話、不想動,也不想抱老婆和小孩。後來孩子比較大,我爸媽也常把孩子帶走,我們倆比較輕鬆了,有時候老婆穿性感內衣,我心裡會開始癢,但老二卻不聽話了,越想跟老婆做,就越力不從心。自慰沒問題,睡的昏昏沉沉也可以,但只要一清醒就沒辦法。我們最近一次做愛,就是我還沒睡醒,老婆騎上來的。」

前陣子我壓力很大,因為來了兩對想在農曆年前確定,彼此到底還能不能做愛的夫妻。他們都告訴我,如果還是沒辦法做愛,就要去辦離婚了,因為他們再也沒辦法和對方吃一桌虛情假意的「團圓飯」,他們的關係早已冰冷、相見陌生。
聽他們訴說苦惱,我握緊雙手,緊張到雙手滲汗,覺得自己就像是站在他們人生叉路口上,手持旗幟的判官,必須在有限時間內舉起旗號,左手判離、右手判合。我肩頭沉重,深怕自己一錯手,就要斷開夫妻姻緣,讓一個家庭消散在雲裡霧間。雖然理智上我知道,或許他們之中有人解散單飛會好過無言糾纏,但情感上,我就是不想他們在我面前說再見,誰叫我對闔家團圓的年夜飯有著莫名的眷戀。

A夫妻結婚兩年。老婆婚前和老公親吻、愛撫,一切無恙,甚至在她全身滾燙的那個浪漫求婚夜裡,她還接納過老公的一根手指,讓他在裡面來來回回,喃喃訴說著滿腔愛意。她對我說:「沒想到,後來竟然沒辦法。不知道為什麼,手指都沒問題,但只要他那根一靠近,我就會開始害怕。每次他試著要進來,就會被我推開,根本沒辦法控制,喝酒也沒辦法放鬆。兩年過去,從來沒成功過。老公後來外遇了,有天晚上哭著要我原諒他,說他真的受不了天天看著我卻不能做愛,他外遇只是要發洩而已,他根本不愛她。他憋得太痛苦,如果我還是沒辦法,他寧願離婚,也不想再這樣過日子了。」

A先生則說,他對太太的愛快變質了。有時候他會恍神的覺得,太太是上天派來逞罰他的,讓他不能成為男人、成為父親。「再這樣下去,我可能會恨她。我不想這樣,我真的很愛她、很愛她……」一個36歲的男人,在我和他太太面前,放聲痛哭。

A太太是典型的陰道痙癴,和愛無關,就是莫名的對性交感到恐懼。幸好陰道痙癴對我而言難度不高,幾次心理疏導和擴陰放鬆後,她的身心準備就緒,在第四次課程結束時,迎來了他們夫妻倆第一次的成功做愛。

B夫妻,結婚三年,兒子剛滿兩歲,全家照中看來圓滾滾、可愛又聰明,兩旁的B夫妻笑容幸福。
B夫妻遭遇的,是生活習慣和生命倦怠交疊混雜,惡性循環後所導致的的心因性陽痿。先生本來只是對固定的做愛模式和性刺激感到疲乏,但他選擇用A片自慰解決性慾、忽略太太,之後又捲入必須壓抑自己對照顧家庭和孩子的厭倦感,閹割情感變成家庭機器人。一路下來,他的情慾和太太徹底脫勾,等他想再跟太太重溫舊夢,小弟弟卻已經任性的無法依著他的心意動作,陷他於「操作焦慮」的無能之中。

B夫妻必須努力的事很多,先生得暫停自慰,重新讓小弟弟在太太的撫摸中,感受舒服與興奮,他得走過緊張、尷尬、怪異,才能和太太重新連結。他們夫妻倆得一起改變做愛模式,到新的地方、用新的方式互動,才能打開先生的身心鎖鍊。這任務艱辛,過年前要完成實在太過勉強,但兩堂課過去,老公已經抖去一身冰磚,晚上能摟著老婆入睡,在她耳邊輕輕呼吸。等他的小弟弟在訓練中繼續甦醒硬挺,他們應該可以再次享受甜蜜共舞的魚水之歡。冬至還沒到,他們已經打消了離婚的念頭。雖然不知道能不能在過年前做愛,但這頓年夜飯也總算是safe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