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請進入   持久液說明.     持久液訂購.

騙已婚女人上床用手段太高明

有時候我就在想,想追一個已婚女人用什麼套路合適,換句話來說就是想追一個有過婚史的女人有什麼方法。

可我思來想去還是覺得有些難,因為她總是拿我當一個小孩子看待,無論我做什麼事情她都要用看晚輩的眼光看我,害我想說些保護她的話都不行。

身邊所有人都覺得我是缺愛才喜歡上比我大五歲的沈音,可是他們不知道的是,我見過沈音最狼狽的樣子,而正是那狼狽的樣子才讓我對她產生了感情。

那年我二十歲,正在上大二,按理說我應該要到大四才會去校外實習,可是我那一心想要我接班,然後自己帶著老婆出去環遊世界的老爹。

在我剛上大學的時候就在公司裡面給我安排了一個職位,讓我以後每個寒暑假都去公司上班實習,過打工人的生活。

第一次見到沈音,是在我大一暑假的一個傍晚,天邊火燒雲霞,明明是個好天氣,可沒過多久老天爺又變了臉,下起了瓢潑大雨。

我打著傘往公司的對面的那個大廈走去,不想剛去到,就看見一個年輕的女孩站在雨中正扒著一輛奔馳的車窗說著什麼,手裡還有一份套著防雨袋的文件。

我第一反應是這雨太大了,因為女孩全身都已經濕透了,頭髮一縷一縷的貼在臉上,雨水砸的她連眼睛都睜不開。

她在車子開走之前把手中的文件扔進了車里,可車開出去沒兩步,文件又被扔了出來,我清晰的看見女孩臉上的委屈和絕望。

可她沒有其他動作,而是走過去重新把文件撿了起來,或許是紳士心態在作祟,我走過去把傘放在她的頭頂上,示意她把傘拿去用。

可她連看都沒看一眼,直接抱著文件夾重新走進了雨幕之中,那背影怎麼看怎麼可憐,像是一朵正在被風雨摧殘的小白花。

可能是她給我的印象太過深刻,所以當我五年後的現在再次見到她時,我第一眼就認出她來了,但她現在已經成了我們這個行業讓新人「聞風喪膽」的女魔頭。

我在我爸口中也聽到過她的名字,要知道能讓我爸誇上兩句的人可不多,而她就是一個,當時我說:「爸,你說我把她娶回來做媳婦怎麼樣?」

誰知我爸看我一眼冷笑說:「你要是真有那個本事就好了,這樣我還能早幾年退休。」

不知道我爸有沒有拿我的話當玩笑看,可我知道,我不是在開玩笑。

即便她有過婚史,但我不在意,那些看低她的男人才是真正的沒本事不識貨,於是在我準備好的情況下,我對她展開了猛烈的追求。

可不論我怎麼樣,她在我面前總是以「姐姐」自稱,而我就像她的弟弟一樣,我不要當弟弟,我要當老公!

我抱著這個信念一直跟在她身邊,生活中想方設法成為了她的鄰居,工作上也有了和她的交集,但她就是把我當弟弟看待,這讓我很心塞。

終於,在一個平常的晚上,我在家喝了兩口酒,借著酒膽敲開了她家的門,此時的她已經換上了居家服,整個人身上有一種柔和的感覺在,而不是上班時間的她。

她很疑惑我這麼晚敲她的家門,但我看著她那張漂亮的臉,眼角已經漸漸顯現的魚尾紋,我不受控制的把她推回家裡去,然後自己也進去關上門。

我把她壓在她家門口親了起來,雖然她年齡比我大,但力氣身量都沒有我厲害,我心裡自嘲,現在都要靠武力壓制才能接近她了。

一開始我吻得很粗暴,因為我實在太喜歡她了,可是感受到她的反抗後我又吻得很小心,因為我怕弄傷她。

漸漸的我感受到她的身子已經軟在我懷裡了,於是我一把把她打橫抱起,放在沙發上又吻了個夠,分開時我把她抱在懷裡,我們誰都沒有說話。

她沒有責問我為什麼這樣做,大概是知道我忍不了了才來找她,那之後我們的關係就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在我們正式在一起之前,我才真正的打開了她的心結,我終於知道她為什麼一開始那麼不願意接受我了。

其實不是不願意接受我,而是她不願意接受這世界上的任何一個男人,因為她在上一段婚姻中受的傷害太深,她不想再重蹈覆轍,所以才拒絕身邊一切異性的接近。

可我的出現讓她改變了想法,我的年輕和無畏,我的成熟與幼稚都深深的吸引了她,而她也明白,世上的男人不只有一種,所以她才願意對我敞開心扉。

其實我最想說的是,遇見她,才是我這輩子最幸福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