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請進入   持久液說明.     持久液訂購.

黃色小說

小美妞被他吻得喘不過氣來01陌生的男人
夜涼如水,喝得醉眼朦朧的羅天雅跌跌撞撞行走在這所奢華酒店頂層的走道內,腳步有些蹣跚,她努力瞪大眼睛,一排排掃過房間號碼。
「唔……1086……」找到了今夜的目的地,她憨憨一笑,手指輕輕碰上房門,門吱嘎一聲開了,屋子里漆黑一片,根本看不清裡面的動靜。
有些不太適應的眯起眼睛,張了張口剛想喚學長,還沒來得及出聲,手腕已被一隻大手猛地握住,腳下一個踉蹌,直直跌入房中,撞入一個熾熱的懷抱中。
這是,學長的體溫嗎?

真是溫暖呢。

男人低沈的呼吸噴濺在她的耳垂上,引得羅天雅嬌軀一怔,一股陌生的心悸,在胸口爆發。

前方抱著她的男子危險的眯起眼,他矯健挺拔的身軀逆著星光站著,容顏模糊不明,邪肆的眼眸猶如一泓枯井,看著懷裡明顯情動的女人,閃過一絲譏諷與不屑。

微涼的手指抬起她的下顎,狂風驟雨般窒息的吻,落在她的唇上,龍舌蠻橫地撬開她的唇齒,似是要將她嘴裡的甘甜通通奪走,霸道且強勢。

羅天雅在他猛烈的攻勢下,丟盔棄甲,雙腿發軟,口腔里的空氣被對方剝奪,腦袋一片混沌。

突然,身子被橫抱了起來,她心一驚,知道下一秒就要發生什麼事,房裡面一片漆黑,只聽得到兩人彼此的呼吸。

心裡既害怕,又期待。

接著,她被粗魯的放到了床上,即使喝了酒,但迷糊中的她還是緊張得閉上了眼睛,任由那火熱的唇一下子就堵上了她的櫻桃小嘴,她開始輕輕的回應。

學長平時的溫柔似乎都被這離別的不捨佔據而去了,否則,這粗暴而掠奪式的狼吻根本不像是她的學長平時應該有的溫柔和體貼。

「唔……」羅天雅被吻得喘不過氣來了,而身上的男人似乎沒有要溫柔起來的意思,她口中的香甜似乎讓他欲罷不能。

羅天雅覺得奇怪,身上這個男人無論感覺,還是他混身散髮出來的氣息,都令人感到可怕的霸道,學長究竟怎麼了?

她心裡的狐疑還來不及求證,男人火熱的唇放過了她被啃得紅腫的小嘴,轉戰到了她嫩白的耳垂,那要命的男人氣息通過耳膜直達全身每一個細胞,她忍不住低聲喘著氣,全身的酥麻感忽至,都說男人在床上像個禽獸,她現在才信了。

他的唇順勢而下,開始在她白皙的脖子上吸吮……

「唔,痛,痛。」她嬌聲提醒道,那聲音在男人聽來卻像是得到了鼓勵,反而變本加厲的在她身上每一個地方啃咬起來。

她軟綿綿的身體就像一個魔咒,絲綢一樣質感的肌膚在他的身下就像一塊軟軟的海綿,讓他欲罷不能,幾乎想要把她吞掉,男人的呼吸越發粗重起來。

「輕點……求你輕點……」

02居然不是學長

「求你,輕點……」羅天雅心跳得飛快,男人嘴角揚起,心裡冷笑了一下,直接把她的話當成是一種放任般的勾引。

裙子被他一下子扯了開去,羅天雅緊張又害怕……

痛感和快感並軀齊來,她嬌滴滴的喘著氣,兩手圈在了他的脖子之上。

男人沈如墨色的眼眸迅速刮過一絲暗光。

今晚的女人,還不錯。

「唔!痛!」羅天雅慘白了一張臉,口中發出一聲驚呼。

但回應她的,卻是近乎殘忍的衝刺,源源不斷的疼痛,讓她快要崩潰,眼角滑出一滴滴晶瑩的淚珠。

但一想到此刻佔有她的人,是學長,緊繃的身體不禁放緩下來,努力想要取悅他。

一次次猛烈的撞擊,讓她不自覺發出嬌弱的呻.吟……到最後,羅天雅幾乎是精疲力竭昏迷過去……

第二天清晨,陽光照進屋子里,充滿糜爛氣息的總統套房內,衣衫凌亂掉落一地,白色的大床上,一對男女,正靜靜沈睡著。

忽然,女子的睫毛輕輕顫抖幾下,睜開了眼睛。

真好,昨晚她終於把自己交到學長手裡了。

這個認知讓羅天雅心情格外愉悅,剛坐起身,視線卻在看見眼前這具完全陌生的身體時,猛地頓住,學長什麼時候曬成小麥色的皮膚了?明明……

這,這是神馬情況?!眼前這具如此壯碩的身體,如此陌生的膚色……

她下意識低頭看了看自己,天啊!全身赤.裸!全身都是要命的紅色咬痕!

慢著,慢著,她昨晚不是跟學長——

不對,莫非昨天晚上那個如狼似渴,粗暴得不像話的男人不是學長?而是眼前這個身材健碩的陌生男人!

羅天雅不敢去看身邊的男人,顫抖著手去摸自己外套里的手機,翻開了學長昨天發過來的信息:1068房間,我等你!

五雷轟頂!居然是,1068,而她昨晚竟然進了——1086號房。

頭頂飛過一萬只草泥馬,原來是她自己走錯了房間,上錯了別人的床……

天吶!羅天雅迅速起身,趁熟睡中的男人還沒醒,愴惶的跑出了酒店。

03一次中標

趁熟睡中的男人還沒醒,羅天雅愴惶的跑出了酒店,此刻的她顧不得昨晚錯上了誰的床,更顧不上全身上下的酸痛感,她現在要趕到機場去,見那個她愛了三年的男人。

「司機,麻煩再快點好嗎?」羅天雅坐在的士後座,一臉的著急,兩個粉拳不時的摩搓著。

「小姐,你以為只有你趕時間啊,我也趕啊,你看前面的長龍。」司機對於這種阻塞現象早就見怪不怪,對於羅天雅這種趕時間的人,更懶得好聲好氣應付了。

羅天雅急得眉心皺在了一起,剛想拿起手機給學長電話,屏幕上卻彈出一條未讀信息。

是學長的!

迫不及待打開,上面卻是廖廖數字,就像一把利刃,把她赤熱赤熱的心生生的解剖開來。

「呆呆的等了你一個晚上,我想了很多,你的選擇是對的,就讓我們到此為止吧,再見,天雅。」

羅天雅頓感一身的涼意。學長是要和她撇清關係,毫無牽掛的到美國留學去嗎?

不是這樣的,學長,她有赴約的,只是,只是走錯了房間。

然而就在她拿起手機想要撥號過去的前一秒,她極度懊惱的又放下了手機。

電話接通了,該怎麼說?說她的確有去赴約,說她下定了決定非他不嫁,卻糊裡糊塗的走錯了房間,上錯了陌生男人的床,把自己的第一次給了一個名字都說不出,甚至連面都沒看清的男人?

不要,她不要,她是怎麼也開不了口的。

想到這裡,眼淚奪眶而出,她的學長,再也不會回來了,她也無能為力去阻止,她沒有臉面去解釋這樣荒唐的事。

機場。

目送著學長搭乘的班機直衝雲霄,最後消失在萬里晴空里,她剛剛一直在他看不見的角落里看著他上機,他就這樣走了,帶走了她三年來的愛,羅天雅抹了抹臉上的淚,這才發現周圍的人都在看著自己指指點點。

機場里每天都經歷著生離死別,不就是哭喪著臉麼,有什麼好奇怪的。

她走到了冼手間,頓時對著鏡中的自己瞪大了銅鈴般的眼睛。

天啊!她這是被暴虐了麼?從脖子一直到胸前的地方,都是令人看了面紅耳熱的吻痕!

彷彿大冬天里的一盤冰水從頭至腳澆灌而下,驚恐,尷尬,無地自容,懊悔,雜七雜八的情緒湧至腦袋。

昨晚那場令人想想都含羞的風花雪月不期而至的在腦海裡浮現,她頓時打了個冷顫。除了不可置信,還是不可置信。

她攤軟在了地板上,感覺頭上有千千萬萬只蒼蠅正圍著自己打轉。

一個月後。

「羅小姐,恭喜你懷孕了!寶寶發育正常,要好好養胎哦。」產檢醫生一臉笑容的對羅天雅說道。

羅天雅接過醫生手裡的產檢報告,只覺得五雷轟頂。

就那麼一夜,她竟然懷孕了!

那個男人那麼強嗎?就這麼一夜,她居然中了標!?

04寶寶被偷了

心中五味雜陳,車水馬龍的街道上,羅天雅自顧自的走著,卻沒有留意到不遠處一輛凱迪拉克轎車在與自己擦肩而過後馬上停了下來,車窗搖下,一張俊美的臉孔探出來似乎在尋找著什麼的。

看著那道似曾相識的背影消失在一個拐彎處,洛辰熙兩片性感薄唇扯動了一下,彎成一個好看的弧度,帶著自嘲按上了車窗。

「開車吧。」他的聲音帶著一種讓人無法抗拒的性感,極富磁性卻不會低沈,像黑夜裡的一個妖靈,無聲無息就能帶動著人的靈魂。

「總裁,您還在尋找那個不知名的女人?」夏一依聽命令啓動了車子,瞄了一眼後座的洛辰熙,出聲道。

「既然她喜歡玩躲貓貓的遊戲,就讓她繼續玩吧。」說罷,那雙深邃迷人的眼睛看了看窗外遠處的天邊,意味深長的薄唇輕啓道。既然上天要執意把她藏起來,他又何必執著。

他之所以滿地的找她,無非是,想要證明一點,她接受自己,是為了錢,還是另有目的?他這幾個月來的魂牽夢縈,只是出自對這個神秘女人的好奇,而不是那什麼該死的,迷上了她,迷上了那一夜她帶給自己前所未有的感覺。

那一夜之後的清晨,床上的那一抹葷紅令他心裡一動,回想起昨晚身下女人那羞澀的回應,和那嬌滴滴求饒般的細語,他這才相信,原來這女人是第一次。

後來在酒店錄像里才知道知道那個來回了酒店兩次才跑上了自己房間里的陌生女人,並不是當晚為了能簽約到他娛樂公司旗下而約他到這裡的某個知名女星。

這本不是件多令他覺得驚訝的事,身為盛天集團的總裁,多少女人巴不得如狼似虎的爬上他的床,成為他數百億資產的女主人,真正令他難以接受難以明白的是,他似乎對那個神秘女人的身體產生了一種眷戀,該死的眷戀,就像被下了盅一樣,腦海裡不斷浮現那個女人軟綿綿的質感以及她身體上獨特的香甜。

數月之後。羅天雅臨床在即,潔白如洗的待產房裡,只有她和死黨塗花期。

雖然那天晚上她糊裡糊塗的種下了這個錯誤,但她捨不得打掉肚子里的孩子,畢竟是她的親骨肉。

羅天雅摸著自己高高隆起的肚子,感受著那份喜悅,很快!她就要當媽媽了!

預產期當天的凌晨,羅天雅的肚子開始隱隱作動,鑽心似的痛,小寶貝似乎迫不及待的要降臨到這個世界上了,她既是害怕又是幸福,五味雜陳的感覺充斥著她的內心。

「天雅,忍著點,醫生馬上就來了!」死黨塗花期十分講義氣,雖然剛開始並不贊成把孩子生下來,但在羅天雅的執意下還是選擇了支持她的決定,後來還一個勁兒嚷著說要當孩子的乾媽呢。

「沒事,寶貝很疼媽媽的,不會捨得我太痛。」羅天雅忍住疼痛,嘴角含笑。

而對面的高級待產房裡。

「怎麼樣?辰熙還不接電話嗎?」坐在病床上的孕婦一臉的怒火,但即使此刻孕態十足的她,也依稀可以看出本身美麗妖嬈的模樣。

「夫人,別這樣,總裁說了一會兒就過來。」床邊的人是洛辰熙的助理,一臉恭敬的勸道。

「我現在就要生了,他竟然就派你過來陪我?他這是什麼意思?」夏雲錦還是止不住的發火。

「飛機臨時延班了,總裁也不願意這樣啊。」助理耐心的解釋道。

「別再——」夏雲錦還想再說什麼,肚子卻傳來一陣鎮痛,忙叫道,「我要生了,快叫醫生!」

緊接著……

「啊!」

「啊!」

婦產科里傳來此起彼伏的尖叫聲……

而羅天雅怎麼也不會想到,就是這麼一次看似再平常不過的分娩夜晚,卻無形中改變了無數人的命運!

醫院的上空,此時正緩緩飄過一抹異樣的漂亮雲彩……

05萌寶來襲

六年後。

坪北機場里擁擠的人群依然沒有緩和的跡象,但和六年前不同的是,羅天雅這次重回a市時,身邊還多個最愛的寶貝兒子——羅小寶。

「媽咪,子戚叔叔,快快快。」一顆圓溜溜的小腦袋在機場候機室的椅子邊突然探了出來,腦瓜的小主人有著水靈水靈得像天上繁星般閃亮的大眼以及一頭棕色微卷的頭髮,皮膚白皙搭配淺棕色的瞳孔就像個十足的混血兒一樣,那可愛的模樣惹得周圍的人都忍不住駐目。

「小寶,別調皮了,快回媽咪身邊。」羅天雅滿臉的慈愛。

身材玲瓏有致,豐潤的小嘴,及肩微卷的波浪發,皮膚嫩滑勝雪。那雙清澈水靈的大眼跟小傢伙如出一轍。

「媽咪,人家才不要像你一樣慢得像小烏龜哩,快來哦。」羅小寶上機前聽說要回來媽咪的家鄉參加花期乾媽的訂婚禮,開心得像脫兔一樣,哪裡還聽得進天雅的話。

「你這個小掏蛋鬼!」

跟在身後的柯子戚拎著大包小包的行李,微笑的著看這一大一小各種鬧騰,心裡暖洋洋的,他嘴邊的弧度更大了,這男神般的笑容瞬間迷倒了機場里不少雌性動物,而天雅也瞬間淪為了女人妒忌的對象。

機場門口,塗花期早已停車守候多時了。

「花期乾媽,我在這裡呢。」小傢伙記性極好,一眼就看出了塗花期,最後一次見面是兩年前了。

塗花期聽到小傢伙的吶喊,一臉驚喜的向羅天雅這邊揮手。

羅小寶二話沒說屁顛屁顛的就衝了上去,給了塗花期一個結結實實的滿懷擁抱,這場面比久別重逢的兩母子更來勁。

塗花期抱住羅小寶親得小傢伙咯吱咯吱的笑了起來。

羅天雅被兩人相擁而親的場面「感動」得妒忌了起來,這傢伙竟然把她這個親娘拋諸腦後了呢。

「嘖嘖,花期你看看他,連親媽是誰都忘記了呢。」天雅裝出一臉的醋意,惹得後面的柯子戚忍禁不俊的摸著鼻子。

「人家哪裡有嘛,人家最愛的是天雅媽咪,最喜歡的是花期乾媽,天雅寶貝別哭哦,要不然人家可傷心了。」羅小寶張著粉嫩粉嫩的小嘴討好般的說道,立馬又對天雅投懷送抱起來。

小傢伙「忙碌」的樣子惹得幾個大人都忍不住相視而笑了起來,

「看來我們的小寶以後可有得忙了。」柯子戚「感嘆」,邊把行李搬去了車後廂,儼然一個盡職盡責的護花使者。

「哎喲,看來柯大帥哥果然被你訓練有素哦,人家一大少爺對你卑躬屈膝的,你倒是什麼時候才肯下嫁啊。」塗花期邊將一大一小領上車,邊壞壞的在羅天雅的耳邊低嘀道。

天雅看了眼柯子戚,故意柔聲警告道:「塗花期,如果不想有人把你的訂婚禮搞砸的話,就少給我搗亂哦。」

「噢噢,看來柯大帥哥還是難以擺脫光棍哦,要不我直接幫你安排個相親?」塗花期斜著眼看後面,有意將音量放大。

「哈哈,花期乾媽,你好壞哦,竟然要偷偷把我們天雅寶貝嫁出去,我這就去後面告訴子戚叔叔。」小寶貝不知道什麼時候在後座把小腦瓜探了出來。

「羅小寶!」羅天雅和塗花期幾乎是異口同聲的警告他。

06我愛洗澡,烏龜跌倒

夜,在繁華喧囂中一秒一秒的光臨而來,闊別六年,她終於回來了這裡,這個土生土長的地方,卻因為六年前的一次糊塗,她人生的軌跡在這裡消失了整整六年,是時候重新回來了,重新回到起點上。

羅天雅站在窗前,看著街市下的夜景,不知道發了多久的呆,直到腰間突然被一雙小小的手臂懷抱著,那把稚嫩的聲音從身後軟綿綿的傳來。

「天雅寶貝,你在想人家嗎?人家只不過進去冼了個澡澡,你怎麼就那麼寂寞了。」羅小寶從浴寶里出來看見天雅此刻落寞的背影,小眉頭皺了起來,雖然媽咪不說,但自從下機後她都是有心事的,他是最瞭解天雅媽咪的。

天雅抱起小寶坐到了沙發上,這是六年前她和爸爸的舊居,回來之前花期找人好好整理了一下,這裡的一切都沒有變,依然有家的味道,和爸爸的味道。

「小寶貝,你知道什麼叫寂寞嗎?胡說八道,快讓媽咪幫你把頭髮抹乾,要不然就要感冒了。」羅天雅啞然失笑,她動作溫柔的拿起毛巾將小傢伙的頭髮搓擦著。

「媽咪,你是不是想外公和爹地了?還是想人家的子戚叔叔了呢?」小傢伙這時的眼裡如明鏡一般,照得天雅真頭疼,沒錯啊,她是想這小傢伙的外公了,她的爸爸就在她懷上小寶三個月的時候失蹤了,她還來不及告訴他老人家自己懷上了孩子呢,等她生下了孩子後,幾經辛苦打探到了爸爸可能在N市,所以她就獨自一個人帶著剛剛足月的羅小寶踏上了尋找小寶外公的「旅程」。

這一個旅程真的好長,一晃六年。

至於小傢伙口中所說的「爹地」,咳咳,六年來這孩子沒少在她的耳邊提起連她都不知道名字的爹地,只要一提起,她的腦海裡就立馬就會浮現出那個令人心驚肉戰,羞得無地自容的瘋狂一夜,那個男人給她留下的粗暴痕跡她甚至現在都覺得還在。

所以,對於他的親生爹地,她是沒有一絲好感的,儘管先走錯房間的那個人是她自己。

柯子戚把她兩母子送回來安頓好之後就回到這邊的住所去了,他在這邊有分公司,這次跟隨她而來,也打算在這邊長期發展,管理好家族的事業。

「羅小寶,再不閉嘴的話媽咪今天晚上就不跟你睡了哦,你就跟媽咪小時候的那堆布娃娃睡吧。」天雅故意嚇他。

「咦咦,不要不要,人家不跟媽咪睡的話會做惡夢的,人家才不要。」羅小寶馬上鑽進了天雅的懷裡奶聲奶氣的撒嬌。

天雅哪裡捨得扔他自己一個人睡,到了深夜,一大一小相擁而眠,聽著小傢伙勻稱的呼吸聲,還有那張睡眠中還掛著可愛笑容的小臉蛋,她滿足的親吻了一下小傢伙的額頭,幫他把身上的被子蓋得更密了些。

每當看著這張小臉,六年來作為單親媽媽的辛酸和難過都會被一一的衝刷掉,取而代之的是滿溢於懷的滿足感和幸福感。

07寶貝失蹤了

「羅小寶,你今天干嘛起那麼早。」羅天雅一把將小寶貝摟了過來,溫柔的聲音里帶著幾分慵懶,這小屁孩習慣賴床,以往每天起床都要她連哄帶罵的「請」,末了還要在她懷裡撒好一陣子的嬌。

「嘻嘻,媽咪,新環境新作風嘛,人家決定以後都不賴床了。」

羅小寶在天雅的懷裡嗲聲嗲氣的說道,小眼睛咕嚕咕嚕的轉了幾下,又說道:「媽咪,你看我那麼乖,陪我去逛街好不好啊?人家好想看看媽咪長大的城市是怎麼樣子的哦,那些超市會不會特別好玩呢?」

知子莫若母,她就知道這小精靈動機不簡單。

「行啊你,難得一天起得早,竟然是為了去玩,我不乾。」羅天雅別過臉去,故意逗他。

「哎喲,不要這樣子嘛,天雅大大,你就帶我去啦,我肯定會很乖乖的,不會搗亂哦。」小傢伙一臉懇切的眼神里帶著哀求,裝得可真像,這小傢伙每天出去都讓她沒少操心。

「好,好,我們這就去嘍。」羅天雅一把抱起了羅小寶,臉上盡顯幸福。

A市最大的超級市場里。

一顆可愛小腦瓜幾乎要把頭都埋進了玩具區里。

「媽咪,你看,這個海綿寶寶可不可愛?」羅小寶在一堆玩具里拿起了一個體積足以跟他相比拼的海綿寶寶,小眼珠閃亮閃亮的問道。

「可愛啊,可是它沒有我們家小寶那麼可愛哦。」羅天雅笑著彎下腰摸了摸他的頭,一邊從他的手上拿過海綿寶寶,放回了原來的位置上。

小傢伙眼裡的光芒稍微暗淡了一下,突然又亮了起來,拿起旁邊的喜洋洋,賊兮兮的問道:「這個呢?比我可愛吧?」說著把臉湊到喜洋洋公仔的旁邊,一臉期待羅天雅說出他想要的答案。

「跟你一樣可愛啦,可是,我認為家裡有你一個小可愛就夠了,不需要再多一個它嘍。」天雅當然知道這小傢伙腦子里打什麼主意,羅小寶簡直是個毛娃娃的瘋狂收集者,別看他像個老大人一樣,但在玩具方面真的幼稚到了極點。

「咦咦,天雅媽咪好壞。」羅小寶眼看著手裡的喜洋洋又被天雅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放回了原來的位置上,鼓起小嘴巴準備撒嬌了。

「羅小寶,你說了不會搗蛋不聽話的,可要言出必行哦。」天雅一把將他抱了起來,決定從這堆對羅小寶誘惑力極大的毛娃娃里「解救」出來。

小東西在天雅懷裡抱著胸,別過臉去裝生氣:「人家哪裡有搗蛋嘛,天雅媽咪又冤枉人家了。」

羅天雅在小傢伙臉上啵了一口,哄道:「小寶貝,別生氣啦,媽咪請你吃雪糕,可以了吧?」她示意羅小寶看向不遠處的雪糕部,她決定使用注意力轉移法。

果然,小傢伙的眼睛又閃亮閃亮的了,像兩顆星星眨啊眨的:「我就知道天雅媽咪對我最好了啦。」

天雅把小傢伙放到雪糕部不遠處的一張長椅上:「坐在這別動哦,媽咪過去買雪糕。」

「要巧克力味的哦。」小傢伙舒舒服服的坐在椅子上,還不忘囑咐道。

天雅回頭看了眼一臉老成坐在那的兒子,活像在支使著傭人的模樣,白了他一眼,不過卻幸福感滿溢:「知道啦,小寶大人。」

正買著雪糕的時候柯子戚來了個電話,電話里都是詢問兩母子住得好不好,習不習慣的話語,關心無微不至,他的聲音聽起來略顯疲倦,想必是剛到這邊要處理的公事太多了,天雅跟他聊了幾句,就掛了電話。

拿著兩個雪糕回頭一看,卻發現長椅上的小傢伙不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