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請進入   持久液說明.     持久液訂購.

​姐姐幫我洗澡喜歡摸我下面

姐姐喜歡幫我洗澡,每次都喜歡摸我下面
我小時候,爸爸因為車禍離開了,全家重擔就寄託在我媽身上。那時候我媽還很年輕,不少人責備她為什麼不去找個男人,非要自己這麼辛苦養家,她每次都是一笑而過。

為了供我讀書,她身兼幾份工作,就為了讓我每天能吃一個雞蛋。隔壁鄰居家阿姨的女兒,那時是對我最好的人,經常來我家教我讀書識字。

因為她比我大八歲,我就叫她小潘姐姐,可能是覺得我家可憐。每次來我家教我識字的時候,她都會給我帶不少零食和玩具,特別的疼愛我。有時我媽不回家,她會叫我去她家睡覺,每晚睡覺她都會緊緊抱著我。
那個時候我還什麼都不懂,覺得靠在她胸上睡覺很舒服,傻乎乎的問她裡面裝的是海綿嗎?她每次都會捏一下我的臉蛋,告訴我以後長大後,就知道裡面裝的是什麼。

一次偶然機會,讓我發現裡面的廬山真面目,那天我迷迷糊糊從睡夢中醒來。發現小潘姐姐已經熟睡,望著她胸口不斷起伏,我不禁想要看看裡面到底是什麼。

壯著膽子伸手解開鈕扣,發現裡面並不是什麼海綿,就是一團肉而已。想著自己沒有這個東西,我還把手伸過去摸了摸,結果把小潘姐姐弄醒了。

從那時開始,小潘姐姐就不陪我睡了,說我已經長大了不能再睡在一起。
跟小潘姐姐在一起的時光,是我童年最美好的日子,缺少母愛的我卻得到了小潘姐姐的愛。可是好景並不長,在我讀六年級時,她們就搬家離開了。

離開的時候,小潘姐姐還摸著我的頭,告訴我一定要好好讀書。為了這事我還大哭了一場,感覺自己再也見不到她了。

小學畢業後,升入初中我拚命學習,在全校成績都名列前茅。那個時候我心中只有一個想法,小潘姐姐讓我好好讀書,我就一定不能讓她失望!

中考結束後,以我的分數本可以進入省重點,可我媽卻讓我去念貴族學校。就這樣我進入到一個全新的學習環境,這裡跟我的身份格格不入。

開學這天我坐公交剛到學校,門口就停滿了各種豪車,簡直就是個大型的車展。可能是自尊心在作祟,我低著頭快步走進學校里,在公告欄上找到班級就去報到。
「哎喲……你走路看著點!」

自己太過匆忙,上樓梯根本沒有看周圍,結果不小心撞倒了老師。我連忙說對不起,把她扶了起來,幫她將撞倒的資料撿了起來。

「下次注意點,別冒冒失失的!」

「是是是,這次真對不起!」

我不斷道歉,將手裡的資料遞到她手裡,一下子就愣住了。這張臉好像在什麼地方見過,可是我為什麼又想不起了呢?

這位老師已經遠去,我繞了繞頭想不起來,也不想再去費神。報到後拿了課本,我也懶得去寢室,就找了個安靜地方看書。

直到晚上我才回寢室,貴族學校就是貴族學校,寢室是四人間的。由於我最後一個回寢室,餘下的那個床位自然而然就是我的,三名室友拿著筆記本正火熱地打著英雄聯盟這款遊戲。

我是不喜歡玩這些遊戲,洗了洗臉上.床看會書,就睡了過去。第二天大早,室友還在睡覺,我就起床去了教室,想給老師留下一個好的印象。

上課鈴響起後,老師抱著課本走進教室,當看到這位老師時,我的眼睛猛地瞪大,有些不敢相信看到的畫面。她有著一張精緻的鵝蛋臉,穿著一件白色襯衣和短裙,將自己的身材完美展現出來。

這不就是昨天被我撞倒的女老師嗎?上課還能穿這麼性感的衣服,如果是公辦學校肯定是不可能看到的。也只有像貴族學校這種地方,才能看到如此美麗的景象。

不少同學看著大長腿和兇器,連連吹口哨,可是這位女老師卻像個冰美人似的。她走到講台上環視我們,確認沒有缺席人數,才平淡地說道:「你們以後的英語,將由我來指導,叫我潘老師就可以了。」

說著她在黑板上,寫下了自己的名字,我一下子就愣住了。

潘王霞!

她在黑板上寫的名字,居然是潘王霞,這不是小潘姐姐的名字嗎?雖然我那個時候念小學,可是對小潘姐姐卻熟悉的很,知道她的真名叫潘王霞。

我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她,昨天我就覺得她看上去像誰,原來是搬家離開的小潘姐姐。再仔細看上去還真的有些相像,難道她就是我心中的小潘姐姐嗎?

上課四十五分鐘如坐針氈,好不容易熬到下課後,潘老師剛前腳離開,我後腳就馬上追了上去。我必須要確認一下,這個老師是不是我印象中的小潘姐姐。

跑到教室我上前就抓住她的手,就讓她等一等。潘老師皺了皺眉頭,掙脫我的手淡淡道:「我記得你,昨天撞倒我的就是你吧,有什麼事嗎?」

「小潘姐姐,是你嗎?」

我只想確認她的身份,所以沒有多說廢話,直接進入了主題。我緊緊的握住自己拳頭,就這樣直勾勾的看著她,等待著她給予我的答覆。

潘老師先前那淡然的模樣,在我這一聲小潘姐姐後,竟然是變得有些茫然。她沒有回答我的問題,而是輕聲說道:「放學後來我辦公室一下!」

說完也不等我回答,她就走下樓去,我不禁笑了起來。看樣子她多半就是小潘姐姐,既然她讓我放學去找她,肯定就是默認了自己的身份。

一想到自己找到小潘姐姐,我心裡就十分高興,自從上次她搬家後就再也沒有消息。好不容易到了放學,我帶著興奮心情來到辦公室。

每個老師都有自己專用辦公室,所以不用擔心裏面有其他人,我看著面前的留著一條門縫的辦公室。透過門縫看到了裡面的人影,潘老師正坐在辦公桌前。

姐姐喜歡幫我洗澡,每次都喜歡摸我下面(1)

「你來啦?」

我推開門進去,潘老師就轉過身說了一句,讓我順便把門關上。雖然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可我還是按照她的意思,將門關好走了過去。

她坐在那裡看著我,一雙大長腿就這樣露在外面,我的視線注意到了那對胸器。就算是穿著襯衣,也完全無法掩蓋住,她傲人的事業。

記憶里馬上浮現出一幕畫面,那是一個漆黑的夜晚,我趁著她睡著的時候,解開了她的鈕扣。第一次看到了她的真身,也是第一次用手,接觸了女人的事業。也是那一次結束後,小潘姐姐再也沒有睡在我的旁邊。

「看什麼呢?是不是覺得姐姐很好看?」

「恩……」

我下意識的點了點頭,有點不敢去注視潘老師的眼睛,因為我以前做過下流的事情。雖說我那時候不懂事,可是關鍵我還記得,總覺得自己做了不該做的事情。

「從小就不老實,現在長大了還這樣,我帶你去吃東西。」

潘老師瞪了我一眼,關掉電腦就帶我去校外一家餐館吃飯,走在外面不少人都對我投射來羨慕的目光。有這麼一個大美女,走在我旁邊必然會吸引不少人,更何況潘老師還輓著我呢?

潘老師一點都沒有變,還是像以前那樣照顧我,點了不少東西給我吃。走的時候還給我買了點水果,讓我回寢室的時候吃,我心裡十分溫暖和高興。

不為別的,就為以後我又能得到小潘姐姐的愛!

回到寢室我將水果放在桌上,洗了洗臉就準備上.床睡覺,結果外面傳來了喧鬧聲。我不是什麼愛湊熱鬧的人,再加上開學就遇見潘王霞,我心裡非常高興,沒功夫去管外面發生了什麼事情。

「嘭!」

就在這時,本就沒關嚴的門,被人一腳踹開。四五個人衝進來,直接就把我圍了起來,難道這些人是找我麻煩的?記得我來學校的時候,沒有得罪過誰啊!

「你就是趙子涵?」

最前面那個高高壯壯的,打量了我一下就問了起來。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就點頭告訴他我就是趙子涵,結果他直接一腳就把我踹翻在地。

「給我打!」

他剛把我踹翻在地,幾個人就對我拳腳相向,我壓根就沒反應過來。再加上我現在倒在地上,根本就沒有機會爬起來,只能雙手抱頭護著自己。

打了好半天後,我都沒有力氣說話了,只能趴在地上喘息著。那個高高壯壯的男人,蹲了下來拍了拍我的臉,淡淡道:「這是給你小小的教訓!」

「為什麼……打我……」

「哪有那麼多問題,我想打你就打你!」

這人脾氣不好,站起來就對著我面門狠狠踢了一腳,然後狠狠踩在我的臉上。惡狠狠地說道:「我是凌白夜,高二一班的,你最好給我好好記住!」

說完他就帶人離開了這裡,自始至終室友都沒有出手幫忙,我艱難從地上爬起來。三名室友看著我的目光,竟然是透露著一絲厭惡,我到底是做錯了什麼?

姐姐喜歡幫我洗澡,每次都喜歡摸我下面(1)

我不明白他們為什麼會這樣,明明是一個寢室的室友,卻對我不聞不問。忍著傷痛重新洗了洗臉,想到明天還要上課,我上.床蒙頭就睡。

第二天大早,我起來時頭昏沈沈的,可能是昨晚被打的緣故。室友都在睡覺,我也不想去叫醒他們,洗了臉穿好衣服就去教室看書。

教室門開著,卻沒有人在裡面,我從初中開始就習慣了。拿出課本開始自學,等我看了十多頁重點,才陸續有人進入教室。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每個進教室的人,都有意無意看了我幾眼。

難道是昨晚挨揍,傳遍整個班級了?

我不禁揉了揉自己太陽穴,等同桌過來坐下後,我就向他問起凌白夜的事情。坐我旁邊的叫王斌,上學第一天就睡大覺,作業還都是抄我的。

王斌一聽我提起凌白夜,側過頭看了看我烏青的臉,輕蔑道:「活該你挨揍!凌白夜是高二的老大,你肯定是做了惹他不高興的事情。」

「我能做什麼?我壓根沒見過他!」

「誰知道呢?別說那麼多了,我要睡覺了!」

王斌沒說幾句,就趴在桌上睡覺,反倒是把我搞糊塗了。整天我都心不在焉,不停回憶到底是什麼地方,惹到了這個凌白夜。

放學後,潘王霞就來找我,又說要請我吃飯。我本來是想拒絕的,可是看到我臉上的淤青,她無論怎樣都要讓我跟她去吃飯。

坐在校外小館子里,潘王霞一臉嚴肅看著我道:「趙子涵,我希望你能跟我說實話,你臉上的傷是怎麼回事?」

我坐在她對面,看著她擔憂的神色,我咬了咬牙道:「第一次睡上鋪,昨晚從上面掉下來了,現在臉還疼呢。」

這個理由或許聽起來有些牽強,可我不打算把凌白夜說出來,不知道為什麼我不想在這個女人面前出醜。每次看到她的時候,我都會感覺呼吸急促,那晚摸她的畫面不停浮現在我腦中。

「真的嗎?」

潘王霞有些懷疑,雙眼死死地盯著我,看得我臉一下子紅了起來。本來我和她就面對面坐著,她這樣一看著我,一股香氣就撲面而來。

「小潘……姐姐……別這樣……看我……」

我都不知道自己怎麼回事,說話都打起結巴了,低著頭不敢看她。

「咯咯……瞧你這傻樣,臉紅的跟猴屁股似的,還怕姐姐吃了你不成?」

潘王霞輕笑起來,不再問我臉上的傷勢,一個勁的給我夾菜。這搞得我十分尷尬,如果不是心裡有鬼,我怎麼會臉紅呢?

雖說那天晚上摸她,是我小學的時候,關鍵我現在記憶猶新。每次看到她就能聯想到那天晚上摸她,還有她醒來以後,那吃驚的目光!

我狼吞虎嚥吃了飯,就逃離了戰場跑到外面,吹了吹風讓自己冷靜下來。我有時候還在反問自己,我難道是個變態嗎?潘王霞把我當成弟弟,我卻對她有那樣的想法。

想想她不就比我大八歲嗎?那些明星還找比自己小二十歲的呢,我應該不算是變態心理吧?她又跟我沒有血緣關係,我們完全有可能的啊!

「嘿,想什麼呢?這麼投入,說給我聽聽?」

正當我想的入迷時,潘王霞走出飯店,拍了拍我的肩膀,嚇得我差點大叫起來。一看見是她出來了,我像心裡有似的連連搖頭,道:「沒什麼,沒什麼,我在想今天的知識點呢。」

「感覺你很怕我啊?我有那麼可怕嗎?」

「沒有,小潘姐姐這麼漂亮,怎麼會可怕呢?我送你回去吧,大晚上在外面不安全。」

我連忙掩飾自己內心的齷齪想法,就領著潘王霞往教師公寓走,一路上引來了不少學生圍觀。有這樣一個尤物在我身邊,我自己都覺得倍有面子,只是不知道這個尤物以後會落入誰手。

把潘王霞送回教師公寓後,我哼著小曲就回到寢室,昨晚挨揍的事情已經完全被我拋在腦後。反正我只要不去惹凌白夜,以後應該不會有什麼麻煩的。

一進寢室,我馬上就跑到了自己床下,自己的被褥和衣服都被扔在地上。上面還有幾個明顯的腳印,我馬上將目光看向室友,這件事他們肯定知情!

「誰幹的?」

我心裡有一肚子火氣,這才剛來學校沒幾天,就如此針對我嗎?正玩著英雄聯盟的室友,根本就沒有搭理我,繼續玩著自己的遊戲。

「這究竟是誰做的?」

問了好幾遍,始終是沒有人回答,想起昨晚他們的目光,我大概就明白了。就算不是他們乾的,他們也不會告訴我,這一切是誰搗的鬼。

撿起被褥和衣服,我也沒心情去看書,洗了臉就上.床玩手機。今天加了潘王霞的微信,想著自己閑的沒事,我就給她發了一條消息。

「睡了嗎?」

等了半天也沒回復,我迷迷糊糊地就快睡了過去,手機這時震動了一下。我馬上點開屏幕,發現是潘王霞的回復,原來她剛才洗澡去了,所以回復晚了。

本來都快睡著了,看到回復後睡意全無,就跟潘王霞聊了起來。沒聊幾句她發來一張照片,看得我目瞪口呆,這是她剛洗完澡的樣子。

渾身就裹著一條浴巾,濕漉漉的長髮披散著,讓人看著都有種想入非非的感覺。尤其是他的浴巾是齊腰裹著的,小半事業線就暴露在外面,看得我差點噴了鼻血。

「我漂亮嗎?」

剛發了照片後,潘王霞就發來信息,我看的有些痴迷沒有及時回復她。結果她又發了一條消息,問我是不是看傻了,都不知道回復了。

「漂亮,小潘姐姐最漂亮了。」

我連忙回復了過去,看來潘王霞對我很信任,既然給我發這麼大尺度的照片。聊了一會後,她就給我發語音說自己累了,要睡覺了,讓我也早點休息。

聽著手機里傳來的聲音,我心裡暖暖的,就像潘王霞是我女朋友似的。我又看了看那張照片,幻想著幾年前脫掉衣服的樣子,甜蜜的睡了過去。

早上起床精神抖擻,我去食堂買了幾個肉包子,就樂呵呵的去教室上課。第一節課我聽的極為認真,徬彿世界為我敞開了大門,讓我有了新的動力。

「嘭!」

下課後老師剛出教室,門口就傳來一聲悶響,四五個人從外面走了進來。因為動靜太大,我忍不住抬起頭看了看,發現竟然是凌白夜帶人過來了。

不巧的是他的目光看著我,多半又是來找我麻煩,果不其然凌白夜過來就把我堵住。我不知道他為什麼找我,只能面露笑容問道。

「找我有事嗎?」

「啪!」

沒有任何回答,凌白夜一巴掌狠狠扇在我的臉上,我完全沒有防備。這一巴掌把我打愣了,我半天沒有反應過來,就被他一腳踹翻在地。

四五個人圍上來就對我一頓拳打腳踢,我捂著頭蜷縮著根本無力反抗,打了我好半天後才停下來。凌白夜一腳踩在我臉上,冷聲道:「看來上次給你的教訓還不夠!」

「我到底做錯了什麼?你為什麼要打我?我根本不認識你!」

連續被打了兩次,誰都會有些火氣,雖然打不過他,我總得搞清楚情況吧?就這樣無緣無故被打,我還真以為自己就是討打的命呢。

姐姐喜歡幫我洗澡,每次都喜歡摸我下面(1)

「我讓你說!我讓你說!」

凌白夜一聽我說話,又踹了我好幾腳,打得我都爬不起來才停下。我趴在地上看著凌白夜,沒有氣力地再次問道:「為什麼?」

「呵,你小子挺有能耐的啊?我那次說過了,我想打你就打你,想知道原因嗎?今天放學後,到校門口你就知道了,希望你可別逃走啊!」

拋下這句話,凌白夜帶著人揚長而去,班裡的人像沒事人似的。明明我在他們眼皮底下被外人揍了,居然沒有一個人站出來,阻止凌白夜的暴行!

剛剛閃到一邊的王斌,這個時候走了過來,一臉嫌棄看了我一眼。竟是用腳蹭了蹭我,讓我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我自嘲的笑了笑,緩了口氣慢慢爬回自己位子上。

放學後,班上的人離開教室第一件事,就是朝我的位置看一眼。我知道他們在看什麼,他們想看看我有沒有膽子,去校門口見凌白夜。

等所有人都走了後,我才動身離開準備去食堂,我又不是傻子去挨揍的嗎?剛出教室門走到樓梯,下面竟然有兩個人等著,是今天打我的其中兩個。

我一看到他們,第一反應就是往回走,結果他們快步跟上把我抓住。其中一個男的冷笑著,就對我說道:「瞧你這慫樣,就知道不敢去,今天你不去也要去!」

不顧我的反抗,兩人架著我就往校門口走去,沿途不少人投來奇異的目光。奈何我根本反抗不了,只能在他們的挾持下,來到了校門口。

一到校門口就看到凌白夜,他站在路邊似乎是在等人,這兩人也沒把我架過去,就讓我在門口後面站著。沒多久一個人走到凌白夜身旁,跟他有說有笑的,我不由大吃一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