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night-99

一對很恩愛夫妻的換妻經歷

恩愛夫妻感情出現隔閡竟玩起了讓人難以啓齒的遊戲

我們遇到了一對很好的夫妻,很純樸很善良很熱情很恩愛的一對。

  見到他們(下文我將以C稱呼先生,以Q稱呼他愛人)是在天津的一家飯店,得知我們喜辛辣,他們很費心地請我們吃火鍋。

  看見他們招手,我們面對面地坐下去,開始談天氣,談天津與北京的氣候差異,後來男人們的話題又轉到兩岸關係上,我和Q則比較沈默。

  我不敢看C,我覺得我會洩露自己的表情或意願,一時間我像是從幻想的高空落在了地上,很清晰的下墜感使我思想清晰。

  不隱瞞地說,我覺得我們更適合做朋友,而不適合做性遊戲。

  果然,吃完飯一起去唱歌時大家都輕鬆得忘記了自己其實是要做什麼的。丈夫很開心,喝著啤酒,唱著記憶里的老歌,像是回到了戀愛的季節,他一手拿麥克,一手指著我,嘴裡唱著「最愛是你……」

  迷離的眼神讓我感動。他們很親暱地對唱,也很開心。我們都這樣坦然地打發著時間,昏暗的燈光產生不出一點點感覺,唱在嘴裡的情歌也只是一種美妙的音符……大家都不知道該做什麼或不該做什麼。

  十一點半的樣子我們一起坐出租去他們家裡。

  這是一個很典型的二人世界,室內簡潔溫馨,從客廳走出去,外面有一個大大的涼台,我擁擠的心情忽然得到片刻的放鬆,夜風很溫良。C在走上涼台時用手在我的腰上作了短暫停留,我突然變得緊張。

  坐了會,我去洗澡,Q給我拿了件她的睡衣,我一再叮嚀丈夫我要穿不暴露的,但是最後出來時,我還是發現了自己漏出來了……我雙手掩著胸,坐在丈夫旁邊。

  大家也都輪流著洗澡,其餘的人都較沈默,那時有個台在播射雕英雄傳。

  完了之後我們都本分地坐在客廳看電視,一直到次日凌晨一點多。

  燈光很明亮,大家彼此沒有一絲曖昧,於是女主人關了客廳的燈。

  大家開始心照不宣地笑了。

  我其實有些勉強,因為C不是我喜歡的類型(很抱歉)。

  可是燈滅了,視覺上的壓力小了很多,所以,我們就開始營造一種曖昧。

  大家坐一張沙發時,C摟住我的肩,右手攬住了我的胸……我沒有拒絕,那時情景控制了一切。我看見丈夫很規矩地坐著,我突然覺得對不起Q,就用眼神鼓勵丈夫。

  後來我們分別在兩個房間做了,感覺是陌生的。因為習慣不同或者其他原因,我的快感沒有如約而至……在我們做的過程中,C一直惦念著他的愛人,我頭偏向一邊,理解地笑。

  後來Q過來看我們了,只一眼,又跑了出去。Q出去以後就哭了……

  這使我想到了自己……可奇怪的是我沒有一滴眼淚,甚至找不出悲傷的影子……我和丈夫還有C都在安慰她。

  她哭得很有感染力,她的眼淚使這個遊戲中感情的成分加重,我覺得真實就很好,如果大家都沈醉於純粹的身體上的快樂那會使我們覺得更悲哀,甚至我們會開始懷疑自己對待愛情的態度。

  女人總是有些敏感,我很愛憐她,就像憐愛自己。

持久液night-99

  於是我讓丈夫抱著她,我則在身後抱著丈夫,其實那一刻我也需要他,只是我沒說出來而已。

  我頭貼在他的背上,感覺他胸部的溫度。

  這個我熟悉的溫暖的懷抱……我不忍離開。

  很長時間她情緒才穩定下來,我覺得那是因為兩個男人的同時安慰。

  我和Q都認為在這個遊戲里男人得到的快樂多於女人,那時我們很友好。她的笑很迷人。

  分別衝完澡,我們又重新坐回客廳。大家商量著晚上怎麼睡。

  其實在洗澡時我就對丈夫明確說了:「我不想和C整個晚上都在一起。」這是真的,當時並沒有想到我也不希望我的丈夫抱著別的女人過夜。我只是從我自身出發而強烈要求的。

  所以大家在討論時都盡量遮掩自己的態度。當然,明確地表達出來肯定或多或少地傷害到某個脆弱的靈魂。

  我笑著說:「我還是不習慣和陌生人睡。」,如果開著燈,大家會看到我坦誠的絲毫不加掩飾的微笑。

  正在這時,C推門進來了,對丈夫說他們換一下睡吧,我一聽非常非常不高興,但是沒說一句話,我的鼻息聲讓他覺出了異樣,於是他問我丈夫我怎麼了?丈夫說哭了,他問為什麼,丈夫說不知道。

  於是他說那你們睡吧……

  C走後我故作平靜地說:「失望了吧?要不你過去?我一個人睡挺好……我不會生氣的,真的。」

  丈夫笑,他用力抱我。我躲,他就使勁抱,我再躲,他再抱……

  終於,我很委屈地鑽進他懷裡,數說著他種種的不是,並且哭得一塌糊塗……

  他開始吻我的耳垂……我們很好地做了一次,出了一身汗,但又隨即沈沈睡去,我還是依舊的姿勢,從背後緊緊地抱著他……

  以前總是他把腿搭在我的身上,但是自從01年懷孕後,丈夫為了不使我的腹部受壓,就一直保持這樣的睡姿,所以,兩年來這個姿勢就變成了我們現在最佳的入睡姿勢。

  第二天我們的遊戲正式開始了。

  早上起來時已經十點多了,我親吻丈夫,他有點興奮,我就勸他去隔壁房間,他說不去,我知道是說給我聽的,但還是挺高興……女人就這一點傻……我不知道自己的心情為什麼莫名其妙地就好了起來。

  他過去了,C過來了。

  C又是很牽掛妻子,問我:「你說他們完了沒?」

  我說你去看看吧。

  他說你去不去,我說我沒有那個勇氣。

  他就過去了,一會就過來了。我問:「完了沒他們?」

  他說:「完了好像。」

  於是,我穿上衣服,心裡一陣發緊,但還是勇敢地說:「我也去看看。」

  丈夫坐在床邊,Q也坐著,兩人有一定的距離。

  看見我過來,他們笑。我說怎麼樣?

  丈夫說:「不行了,有壓力。」

  我問為什麼,他說:「老擔心有人過來……」

  我說:「我可不是有意要過來的,是他說你們完了我才過來的。」

  我的解釋是正確的,但是正確的解釋恰恰為我的真實想法作了很好的掩護……我還是很自私。

  於是,大家一起起床,洗漱。然後男人們下樓買菜,我在客廳看電視,她在上網。

  後來男人們做飯,她幫忙打下手,我則在裡間上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