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不給男友口交卻說不愛他

我經歷過和你一樣的糾結。但是談戀愛很奇怪的,我一直不願意make love(not sex, make love),好像真的內心有這個機制覺得男友並不會和自己真正地走下去直至終點。
一直到遇見一個所謂的soulmate, 我們很自然就做了,沒有太多猶豫,現在我們也領證了。
怎麼說呢,保護自己是好的,但是,就算我沒有和現男友結婚領證,萬一我們沒有走在一起,我也並不覺得非處是一件恥辱的事情。畢竟我也曾經如此認真地愛過。

張小嫻說過吧,我的身體並不屬於任何人,我只對我自己忠誠。
關於父母那塊兒,可能你還是年齡太小了,並沒有建立一種自我的自身的價值觀,並不是說聽父母的話不好,我只是想說因為你還不沒有足夠成熟,足夠長大。make love 是一件很自我的事情,這件事是屬於你自己的,而不是你的父母。如果你還沒有意識到這一點,也許你真的還不能和男友做。不管是blow job 還是make

倒也不能說成是義務,你說男人給女友花錢是義務嗎?體貼她是義務嗎?給她妹妹找工作是義務嗎?幫她接送爸媽是義務嗎?

以上這些,都是做了加分,不做也不能從道德上譴責的事情。口交這件事也是如此。

戀愛中你當然有權拒絕做你不願意做的事,但是從一件充滿感情的事情談到權利義務等等,就傷感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