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吵架了做愛嗎

他背對著她,沈默不語,任憑她淚雨滂沱,嗚咽著傾瀉著對他的不滿……漸漸地,他按捺不住胸中的波瀾,轉過身,直視著她的雙眸——卻被一雙淚眼擊中了心中柔軟之處,隨著雄性激素急劇飆升,他猛地將她攬入懷中,深深地吻了下去……情緒、釋放、強大和脆弱的矛盾,還有慾望和快感的正式登場:在這間性劇院裡,你能感受到與自己、與他人更近的距離。因此,做愛可以充當橋梁,將爭吵中斷裂的雙方重新連結起來。這種枕邊和解的能力說明兩人都意識到了這場休戰,並且都有意願去接觸、迎接對方,一同重新開始。此外,爭吵也是喚醒情侶關係模式的機會,迫使雙方重新調整位置,表達各自的價值觀和限制。但用做愛解決爭吵每次都能奏效嗎?問題會隨著和諧的性愛消失嗎?也許這些問題需要我們給自己一點時間好好思考。

「關注我,please」

「我們說床頭吵架床尾和,是有可能的,但也是要看具體的問題,」性心理專家、兩性情感和性心理咨詢師馬麗說道:「尤其是因一些非原則性的小事而爭吵。例如性不滿足,或是一方認為另一方對自己的關心不夠。」通常,這些爭吵的發起者是女性,因為大部分男性一不擅長溝通,二不擅長「惹事」,所以態度就是默默地——「最好是你不要來找我談,我也不會去找你談」。「你陪我時間不夠長」,「不給我買禮物」,「你對於我策劃這些活動都漫不經心呢」,「也沒主動想起來帶我出去玩玩」……這些抱怨的背後是他/她認為對方對自己關注度的缺失,或者說愛不滿足,覺得對方「不在乎我」了。而當另一方聽多了這些喋喋不休,就會不耐煩,爭吵便開始了。「像這樣有些撒嬌發嗲性質的‘吵鬧’,在一次雙方體驗都不錯的性愛過後,男性可以在性愛中找到征服感、滿足感;而女性會在這個被服務過程中,感受到對方的情趣、取悅,從而覺得這個男人還是在乎她的,願意為自己的快樂多做一點努力。這樣就是床頭吵架床尾和,第二天正常就開開心心過日子去了。」馬麗老師補充道。有時候女性之所以就會「找茬」,是因為長期性愛的不滿足或不滿意了,而可能又不好意思直接說,於是便容易在一些小事上指向男性:你不做家務,不照顧孩子,你不陪我,你回家太遲……假使因為性不滿足,那這一次就滿足了。

高壓線依然碰不得

在馬麗老師看來,對於伴侶關係破壞力、殺傷力最大的事情就是外遇或出軌。東窗事發了,女人的情緒處在生氣、憤怒、震驚、傷心複雜的階段,她一直想找老公談,想要求證,想要知道到底真實的情況是什麼;而男人可能會解釋、求饒,但到後面也會漸漸不耐煩。「像這種撼動伴侶關係根基的爭吵,就不可能會吵完了,今晚再做個愛。」馬麗老師指出。這個時候許多男性會將性愛作為一個「討饒」,或是認錯的一個方式。但在事發最初階段,也就是女人還在情緒階段的時候,做愛可能會適得其反,可能更會激發她在大腦中閃回「你和別人怎麼做」,「她是怎麼床上表現的」,「你是怎麼取悅她的」……這些非常不好的感受。

另一種情況是,女人雖在情緒波動階段,但她一邊想去表達憤怒、傷心,同時又會自我反省——是不是我忽略了他的感受,是不是我也有些做得不好,甚至是說我床上表現不好,我在性當中不如外面的那個人……於是,她帶著這個自我反省,急切地想要在這個階段,通過性愛,在床上把男人拉回來:證明我也不差的,我比她還好的。「但是設想一下,當她已經受傷了,不管是降低了信任感還是傷了心了,在還沒有療癒的情況下,又強迫自己要在床上取悅這個男人,或者證明自己也好,會不會自己覺得更加屈辱呢?所以我在咨詢當中也會建議,不要在最初的這個階段去做這個事情,如果是感情受傷了,先處理情緒,然後處理兩個人關係;在愛的層面重新建立感情,最後才是親密感的問題。所以女人也不要企圖在這個時候,利用性愛輓救關係。今晚做愛了,明天繼續再吵,只會引發更大的屈辱。雙重委屈,關係會滑向更糟糕的階段。」馬麗老師補充道。

性愛是暫停鍵,不是終止鍵

一些情侶想當然地認為在傷害了伴侶之後,可以用做愛來彌補修復。當然,在枕邊和解當然是可能的,因為雙方建立了健康的距離,能夠共同享受,並且保持自我。但很多原則性的問題不是靠一場性愛能解決的,這些問題做完愛是不能夠解決的。例如一對在兒女教育上有分歧的夫妻,即便性愛夠好,一方,特別是女人會期待對方在下了床以後,依然在這些方面能有所改進。「其實她是企圖用性達到一個和解,期待在其他方面也是一致的,至少態度是有所轉變的。但當她發現,男人在床上好的,事後依然如故,那她的期望就會落空。從此,也會對用這種方式解決問題不感興趣了。」因此,在床上即使和諧了,還是要在之後解決這個問題。在輓留一段感情中,性愛可以作為一個重要因素但不是衡量一段關係的唯一指標。做愛是爭吵的一個完美的終止,但不是解決爭端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