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告物您不一樣的性愛SM

在目前我們的社會中,性還有幾個禁忌的領域,是幾乎不可碰觸的:那就是SM,人獸交,以及戀童癖。我個人以為,這中間,最有趣,也最有提倡的可能的,當然是SM。

而且,我堅決的認為,在我們的生活中,那些沈默的大多數中,有不小的一部分是SM愛好者,剩下的一大部分中,只是沒有意識到自己喜歡SM,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天性中的黑暗成分。

那麼,就讓我們來粗略的瞭解一下SM,並且將SM引入正常的性愛中吧!

首先,我要說的第一點是,喜歡SM的人並不是變態。我不知道每一個人對於「變態」的定義,我只能說說我自己的。我以為,所謂的變態還是正常,只不過是一個數量來區分人群的辦法。

所謂的變態,只不過是少數人而已。那麼,智者和天才,也應該劃分到變態中去。我不以為人類的任何慾望是變態的表現。譴責人的慾望是非常無聊的事。

與其壓抑,回避,無視人的絕望,把人折騰得倍兒扭曲,我覺得不如正視,紓解,面對人的慾望。

在這個世上,有的人聞見女人絲襪的味道就如痴如狂,有人意識到有人在對面目睹自己做愛就立刻高潮,有人喜歡冰冷的皮鞭鞭打在自己皮膚上火辣辣的感覺同時在冰冷的絲綢上摩擦性器,有人喜歡女人高跟鞋細細的鞋跟踩踏在陰莖上的疼痛,有人喜歡假裝自己是一條乖順的狗,一個卑賤的奴隸,有人幻想自己是一位女王,身穿華麗黑裙,至高無上……

在我看來,喜歡SM就像有人喜歡吃酸菜餃子,有人喜歡吃梭邊魚一樣,大家嗜好不同,各好各的一口。SM就像香菜一樣,喜之者謂之香,惡之者謂之臭,如此而已。

也許作為一個正常人,會覺得非常恐懼並且厭惡SM者瘋狂的表現,但是在SM愛好者眼中,正常人過得何其乏味而平淡,最重要的是他們並不自知。

就像每個人體內都有同性戀的潛在因素一樣,我以為,其實每個人內心深處都有SM的因素。有多少人喜歡被輕輕的啃咬,喜歡微微的疼痛伴隨著的甜蜜感覺,喜歡身上留下愛人的吻痕,就像一枚驕傲的勳章,昭示著自己的歸屬?

有多少人喜歡把愛人狠狠的壓在身下,喜歡看他尖叫或者發狂,直到投降?有多少人在性幻想中期待被凶狠,粗暴,冷漠的對待,渴望自己瑟瑟發抖,純潔而無辜的等待被踐踏?

有多少人希望看見愛人完全臣服於自己,一絲不苟的服侍自己,從她無比崇拜的眼神中得到自己無比完美的幻像?有多少男人其實非常喜歡女人的腳,女人的高跟鞋,或者女人的絲襪.

而又有多少女人其實致命的喜歡緊縛型內衣,又或者曾經被雙手扭在一起,從身後穿刺時,感覺到至高無上的快感……

也許你內心深處也有SM的慾望,承認吧,不丟人!

第二點,我想說的是,SM之所以有趣,是因為SM讓不是性器官的器官變成了性器官。SM,作為一種性遊戲,最重要的是遊戲的性質。也就是說,SM絕對不是上來就搞,暴露了器官直接插入的做愛方式。

純粹的SM愛好者,會覺得這樣的做愛是無聊透頂,也是十分低級的。真正的SM遊戲是一種精神遊戲。在SM遊戲中,當S要求M脫去全部衣服,裸露自己的身軀,或者必須穿著S規定的緊身衣,暴露出自己的性器,從這個時候開始,M的身體最大的器官——皮膚就成為了性器。

視線,皮鞭,羽毛,冰塊,鞋跟,都隨時可能侵犯這具身體。當一個M赤裸著身軀跪在地上等待懲罰的時候,輕輕抽打在背上的皮鞭,就像一種調情,從不可能成為直接性器官的地方,也都被立刻喚醒。

M,作為性奴隸,身上的全部器官都是必須為S服務的,服務於S的全部慾望,當然主要是性慾。在這個時候,無論是S還是M,身體的極少部分接觸都變得無比之敏感,快感無比之強烈

第三,SM之有趣,是因為SM讓人的大腦成為了性器官。很多調查顯示,喜好SM的人大多具有較高的智商。非常簡單,SM是強烈需要想象力的性愛方式。

當一個女人站在簡陋的房間里假裝自己是一個女王,窗外乒乒乓乓響起鄰居裝修的聲音,那還真得要非常強大的想象力才能說服自己。

SM愛好者,一定要能迅速而徹底的進入規定情境,否則壓根玩不下去。我一直以為,SM其實就是一種戲劇,一種電影。喜歡SM的人,都有很高的表演天賦,或者至少,他們有很強的「相信」意識。

我覺得,意淫是非常高超的性愛境界。單純身體器官接觸,液體排出的性愛,完全不需要想象力參與的性愛,是非常無聊的。SM首先是大腦開始的做愛。當一個人想象自己凌辱或者被凌辱,身體就立刻達到了高潮,我覺得敏感到這個地
步,真的非常高級!

第四,SM之有趣,是SM讓不是性行為的行為成為了性行為。這句話無比之拗口,但不是我故弄玄虛。在SM的調教過程中,所有的一切都是性愛,都是挑逗,都是刺激。

比如脫下衣服,比如戴上眼罩,比如戴上口球(含在嘴裡不可發聲的球),比如舔舐地板,比如S坐在M的臉上,比如M飲下S的體液(包括唾液,精液,,尿液)……這些本身都並非是性行為的行為,對SM愛好者來說,都具備強烈的性的意味。

第五,SM真正明白等待的意義和價值。我之前一再強調,劇作法中,最為重要的環節,不是一個勁的頂上高潮,而是延拓的力量。也就是說,等待,拖延的力量。

沒有比SM更在乎「等待」的了。等待,是SM的重要內容。一個高明的S,是可以把等待變得驚心動魄,花樣百出,毫不無聊,吊人胃口的。

當一個M充滿懼怕和期待,羞恥並且因為自己的期待更加羞恥的時候,安靜的等待是痛苦的煎熬,同時也是一台甜蜜的輻射器,將慾望無限加大。人們最幸福的瞬間,並不是慾望實現的瞬間,而是等待慾望即將實現的瞬間。

SM最最高明之處就在這裡:SM從頭到尾,並不把最後的插入當成目的,而是把之前無止盡的羞辱當作高潮。也就是說,SM比任何一種性愛都重視過程,而不是結局。

第六,SM之所以有趣,是因為SM具備強烈的儀式感。我一直以為,一個行為一旦上升到了儀式感,其實就有點神聖了。程式化和儀式感,完全不是一碼事。

但是在現實中,我們往往面對的不堪事實是:我們的性愛變得越來越程式化,但是毫無一點儀式感。在充滿儀式感的SM中,人們有一種肅然起敬的心情。

你怎麼可以想象這個時候M突然說一句:「老婆,我們這個月的煤氣沒交吧?」又或者S說一句:「你等一等,我去撒了尿再來!」SM是摒棄了現實因素的遊戲。在這個封閉的空間里,人們遺忘了時間,現實,身份,煩惱,悲愁和瑣碎。

存在於這個獨立世界的,只有性,身體和道具。因此,人們以為,SM遊戲是發洩焦慮和壓力的遊戲。

第七,SM其實是屬於M的遊戲。我覺得很多沒有涉足SM的人,會有一個錯誤的感覺:「我不希望當成M對待,因為我覺得M好賤,而且有一種次等感,做M的人好可憐。」其實這種擔心和同情毫無必要。

因為,我一直覺得,SM中,真正的享受遊戲的人是M,M才是玩遊戲的人。而S,比較像設計遊戲,和執行遊戲的人。而且,那些擔心玩了SM遊戲之後,這種權力關係會帶入自己日常生活的人也不必擔心。

SM只是遊戲性質,有「見光死」的特質,一般來說,能真的將SM關係在日常生活里也貫徹到底的傢伙,是少數中的少數。我下面要說一句大逆不道的話,就是我覺得:其實人與人的關係,本身就是S和M的關係。

沒有任何一對人物關係是完全平等的。真正強大的人,並不是看似趾高氣揚享受服侍的S,而是默默的享受遊戲樂在其中的M啊!SM的很多真理類似哲學,比如:「避免恐懼的唯一途徑就是降伏於他。

」當一個人完全奉獻出自己的時候,就變得很好很強大了。人至M則無敵。無論多黃多暴力,幾乎都拿他沒有辦法。

第八,不要擔心喜歡SM暴露出自己內心有問題。我們其實回到了第一個問題,就是世上其實沒有什麼變態者。喜歡SM的人,內心深處就有超乎常人的暴力傾向,權力傾向,或者殘暴,卑賤的傾向?

喜歡SM的人,是否在童年留有施暴或者被施暴的陰影?當然,我們要強調「SM」的標準:SM並不是真正的凌辱和踐踏,而是雙方自願的,自始至終高度默契的性愛。喜歡SM的人,通常是沒有遭受過暴力對待的人,所以才可以盡情的想象童話性質般的暴力關係。

SM愛好者用這種幻想的暴力方式,其實是有高度尺寸和信賴感的方式,不會真正傷害M的身體和內心的方式,解構了真正的暴力。如果當全世界都喜歡SM的話,其實意味著生活中暴力已經完全消失了。

第九,為什麼我們喜歡疼痛,恐懼,或者凌辱?當細細的皮鞭,或者有力的巴掌擊打到屁股上的時候,火辣辣的疼痛的同時,突然感覺到莫名其妙的亢奮,性器官突然就有了反應,真正覺得「痛,並快樂著」。

這是為什麼呢?也許科學家可以解釋一點點理由。人們認為,在人感受到危險,疼痛的時候,人的動物本能就會讓人變得無比警覺而敏感,並且有強烈的交配慾望,(也就是俗稱的性慾高漲),想在最後關頭將物種繁衍下去。這,也許是很多人喜歡「疼痛的性愛」的原因吧!

第十,最初級的SM包括什麼?作為一個看了這篇文章,對SM有了一點點好奇(你承認吧!),想開始嘗試一點點的人來說,到底可以做什麼呢?初級的SM調情包括:嘗試著用皮帶或者領帶將M的手捆綁起來,用眼罩將M的眼睛遮蔽起來.

用剪刀剪開M的內衣,輕輕的用剪刀背在皮膚上划過,親手替M刮掉陰部的毛,拍打或者鞭打M的臀部,命令M舔舐自己的腳趾或者鞋子,嘗試著用粗暴和主導的方式和M做愛,輕蔑,冰冷的語言也是一種暴力的方式……順便給大家推薦幾部初級SM電影,諸如《花與蛇》《墮落東京》《巨人的玩具》,歡迎大家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