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和兩個外國人做愛快受不了了

老外一夜七次,弄的我好爽
  緊接著我看到了讓我終身難忘的一幕,派對上所有的男男女女開始脫衣服,男的赤裸著上身,只穿—條短褲,女的都穿著各式透明性感的褻服,大家就在眾目睽睽之下摟抱在一起,音樂的聲音更大了,有人在叫,有人在笑,有人在搖頭……
  那種瘋狂和迷離的鏡頭以前我只在電影里看到過,今天居然在我的真實生活中上演了。我感到眩暈,無所適從,很快,我的褻服也被展現在眾人眼前,我聽到ken在大叫:「今天她是我的東方新娘,沒有人會比我更快樂!」
 女人的骨子裡或許和男人一樣,都是色色的。終於那次我和兩個外國男人瘋狂了一次,和老外在一起的那一夜猶如暴雨般。不得不說老外還是有點不一樣的~

  我守不住最後的防線
  那是我剛失戀後的一段日子,ken的到來卻讓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樂。和他熟悉後,幾乎所有的午餐和晚飯時間,我都和他在一起,這個幽默快樂的荷蘭男孩讓我暫時忘記了身在異鄉的孤獨。我原以為我們可以一直這樣來往,我可以守住自己的底線,沒想到,這想法很快就被一場派對打亂了。
  一天,ken神秘兮兮地來找我,說要帶我往參加一個朋友的生日派對,還靜靜塞給我一份禮物。當時我在上課,不便拆開,等到下課時間,我跑到休閒室一看,嚇了我一跳,是一件透明的蕾絲褻服。難道他要我穿上這個往參加朋友的PARTY?心裡正迷惑著,ken的電話又不期而至:「親愛的,記得把這個穿在裡面。晚上8點,我在老地方等你。」
   就在這個晚上,我沒能守住自己的防線,我第一次感受到那種撕心裂肺的疼痛,當ken的「大傢伙」毫無顧忌地捅向我的身體時,我沒有感受到任何的快樂,只有痛。
  派對事件之後,我有很長一段時間都不能振作。似乎在忽然之間,我一下子找不到自己了,我出國來的目的究竟是什麼?在這剛剛過往的荒唐一夜中,這段曾讓我憧憬的愛情忽然變了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