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女友閨蜜半夜偷睡我枕邊

女友不在家
我喝完水後又躺下睡覺了,不自覺的將她摟住懷裡,我一直都以為是美慧,當我就要再次沈睡的時候突然覺得不大對勁,因為美慧睡著的時候總喜歡背對著我,而且美慧身上的味道我是再熟悉不過了。我立刻驚醒坐了起來,打開燈一看原來是筱萄……

  我現在處在兩難的境地,我和女友美慧相戀兩年多,她的閨蜜叫筱萄,她們是從高中到大學再到工作十餘年的好姐妹,自從我和美慧認識後,她就讓我搬到她那裡住,之前她和桃子一起租的兩室一廳,我本來想讓她搬出去和我一塊住的,可美慧說自己和桃子十幾年的姐妹情讓她們分不開,她們不僅是閨中密友,更是無話不談的好姐妹,在桃子沒有找到男友之前她們是不會分開的。

  我不知道他們的姐妹情到底有多深,但是美慧執意要我和她們一塊住我也不好再拒絕。桃子第一眼給人的感覺就是水性楊花的女人,雖然我不怎麼喜歡桃子,可是畢竟每天抬頭不見低頭見的,出於禮貌每天我們都笑臉相迎。有時候我想是不是自己嫉妒美慧和筱萄的關係太好會影響到我和美慧的關係。

  美慧是一個沒有頭腦,沒有主見的女孩,而筱萄則很有心計,言談舉止都有意無意的約束著美慧。也許是我不瞭解筱萄吧,畢竟他們十幾年的姐妹情了,我又怎能從中挑撥離間呢。

  我們在一起住了沒多久,筱萄就經常對我諂媚奉承,誇我長的帥,羨慕美慧能找到我這麼好的男人,說我們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她的話里透著奸詐和詭秘,我一向討厭這樣的人,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

  有幾次我下班回到家,竟然發現筱萄在給我洗內衣褲,我又尷尬又生氣的問的為什麼要幫我洗衣服,她說閒著沒事就找些事情做,看見我的衣服在盆子里扔著就隨手幫我洗一下,我說以後不用麻煩她洗,我自己會洗,美慧也會給我洗衣服,不管怎麼說都不應該你洗的。

  我以為說一次她就不再幫我洗衣服了,誰知道幾天後她又幫我洗衣服,還去我們臥室幫我們換洗被罩,我真的有些厭煩她的這種自作多情。晚上美慧回家後我想告訴她,可是我又怎麼開口?

  想想還是別說了,筱萄愛洗就洗吧,不理她就是了。可是更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讓我徹底崩潰,並且執意要和美慧搬出去住。

  那天美慧上夜班,我因為工作太就早點睡了,凌晨一點多突然口渴就醒了,卻發現身邊睡著一個人,我迷迷糊糊的以為是美慧,還問她怎麼沒去上班,我還拿出了我買的德國凱賽力。她沒有說話繼續睡著,我喝完水後又躺下睡覺了,不自覺的將她摟住懷裡,我一直都以為是美慧,當我就要再次沈睡的時候突然覺得不大對勁,因為美慧睡著的時候總喜歡背對著我,而且美慧身上的味道我是再熟悉不過了。我立刻驚醒坐了起來,打開燈一看原來是筱萄。

  我立刻跳下床扯著喉嚨問筱萄怎麼會在我屋裡。她說一個人睡覺太寂寞了就來我和美慧的房間和我一起睡,她說我沒和美慧認識之前她也經常這樣的。

  我氣急敗壞的說道,美慧和你都是女人,你們在一起沒什麼,可現在我是美慧的男朋友,你跟我睡這算什麼,要是美慧看到別說跟分手了,連你們的姐妹情她也會決裂的,真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

  筱萄詭異的笑了笑,美慧上夜班,也不可能回家的,你我不說她怎麼會知道,況且我只是和你睡覺又沒發生什麼,都這麼晚了快睡覺吧困死了。聽了這話我更加惱火,罵了她一頓把她趕出了我房間,那一晚我失眠了,美慧怎麼會有這麼風騷的姐妹,兔子還不吃窩邊草呢,筱萄怎麼能打我的主意,她以為我像其他男人一樣禁不起誘惑容易出軌,我對美慧的感情始終如一,覺得不可能做出對不起她的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