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如何看待SM性愛人群

SM高智商人的性愛遊戲
SM是不是變態?
SM是更「成人」的性遊戲

嬰孩需要什麼就要立刻得到,只有成熟的人才懂得延遲滿足,而懂得享受等待的快感,則需要更成熟的心理狀態。SM其實是成熟男女的遊戲,因為它的快感在等待的過程中。這就如同在劇作法中,最為重要的環節不是一個勁地把故事頂上高潮,而是延拓的力量。而等待,正是SM的重要內容。一個高明的S,是可以把等待變得驚心動魄,花樣百出,毫不無聊,吊人胃口的。安靜的等待是痛苦的煎熬,同時也是一台甜蜜的輻射器,將慾望無限加大。人們最幸福的瞬間,並不是慾望實現的瞬間,而是等待慾望即將實現的瞬間。SM最高明之處就在這裡:從頭到尾,並不把最後的插入當成目的。也就是說,SM比任何一種性愛都重視過程,而不是結局。
SM,譯為虐戀。其中S代表Sadism性施虐者,M代表Masochism性受虐者。施虐者向所愛的性對象施加肉體上的痛苦和心理上的折磨,從而獲得滿足。受虐者則相反,主動要求對方向自己施加身心的痛苦和折磨,這樣才能喚起他的性興奮和性滿足。我國著名性社會學家李銀河認為,虐戀絕對不是一種疾病,更不是變態,而是一種亞文化現象。任何人不能僅僅因為別人有一點跟自己不一樣的感覺,就輕易指責和痛罵別人。

我們應該如何看待SM人群?

在這個世上,有人聞見女人絲襪的味道就如痴如狂:有人一想到被人在對面觀看自己做愛就立刻高潮:有人喜歡冰冷的皮鞭打在自己皮膚上火辣辣的感覺;有人喜歡高跟鞋細細的鞋跟踩踏的疼痛;有人喜歡假裝自己是一個卑賤的奴隸;有人幻想自己是一位女王,身穿華麗黑裙,至高無上……我們要承認,有主流的存在就一定有非主流的存在,並不見得有是非高下之分。譴責人的慾望是非常無聊的事。與其壓抑、回避、無視人的絕望,把人折騰得倍兒扭曲,不如正視、紓解、面對人的慾望。其實,喜歡SM就像有人喜歡吃酸菜餃子,有人喜歡吃梭邊魚一樣,大家嗜好不同,各好各的一口。SM就像韭菜一樣,喜之者謂之香,惡之者謂之臭,如此而已。

為什麼有人喜歡SM?

SM是更需要想象力和儀式感的性愛方式

SM首先是大腦開始的做愛。很多調查顯示,喜好SM的人大多具有較高的智商。原因非常簡單,SM是強烈需要想象力的性愛方式。喜歡SM的人,都有很高的表演天賦,或者至少,他們有很強的「相信」意識,程式化和儀式感,完全不是一碼事。但是在現實中,我們面對的事實往往是,我們的性愛變得越來越程式化。而充滿儀式感的SM是摒棄了現實因素的遊戲。在這個封閉的空間里,人們遺忘了時間、現實、身份、煩惱、悲愁和瑣碎,存在於這個獨立世界的,只有性,身體和道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