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幸虧輸了愛情贏了人生

走不通的路就回頭,愛而不得的人就放手,得不到回應的熱情就適可而止,別把一廂情願當成了滿腔孤勇,也別把對方的厭煩當成欲擒故縱。
有時候我們需要的,不是一碗雞湯,而是一個響亮的巴掌。
我們總是這樣,把感情當成了生活的全部,當成了苟活於世的所有寄託。
可是壞人那麼多,低谷那麼長,不跌跌撞撞,磕磕碰碰,又哪能這麼輕易地就走到天明。
在青春年少的時候,我也曾如同大部分女孩兒一樣,憧憬著一份美好到白頭的感情,期待著花好月圓的浪漫結局。
可是直至遇到了幾條狗,跨過了幾條臭水溝。才終究明白,綺麗的風景,只有自己使足力氣才能到達,從來都很少有人願意陪滿身稚氣的你披荊斬棘到盡頭。雖然也會被咬得遍體鱗傷,雖然偶爾會滿身污垢,但是看到最美好的風景時,還是會從心底裡感謝自己這一路走來的堅強和不妥協。
因為遇見了喂不熟的狗,因為碰見了噁心的臭水溝,才始終努力讓自己再堅持一下,再努力一點,這樣,才會走出這個混沌的困局,聞到花香,見到月明,守得雲開。
就如同好朋友素素一樣,受盡傷痛之後,反而成為了一個鏗鏘霸氣十足的姑娘。
素素跟我是高中同學,長得不算漂亮,有點兒嬰兒肥,但是聲音很好聽。
那時候,班上有個男生,長得很好看,像極了炎亞綸,成績也超級好,那時候大家都喜歡飛輪海,當然這個男同學一時就成為了大家所追捧的對象。
記得那時候晚自習,會有很多其他班的女生偷偷跑到教室後面,就為了偷偷地看他。甚至每天早上,他一到教室,早就有很多姑娘,為他精心準備好了愛心早餐。
是的,素素也是其中一個,但是她不敢像其他姑娘一樣,大膽而熱烈。她只會在私下裡,小心翼翼地喜歡他,關注他的一舉一動。他咳嗽一聲,她都會緊張一整天;他眉頭皺一下,她也會難過得不知所措;但是即使他和別的女生曖昧吵鬧,素素卻不難過了,因為她說,像他這麼優秀的男生,肯定會有很多人喜歡,也正因為那麼多人的喜歡,才證明自己沒有喜歡錯人。
雖然那時候我們的愛情觀都還沒有成熟,但是在潛意識裡,我始終覺得,素素這麼喜歡一個人,終究是錯的。從來沒有哪一份持久彌長的感情,要用一方的小心翼翼和戰戰兢兢去維護;也從來沒有哪一份真摯熱烈的感情,會讓一方卑微到塵埃裡。
畢業之後,男生考上了湖師大,而素素因幾分之差和二本失之交臂。素素沒有選擇繼續讀書,而是去深圳打工。我原本以為,自此之後,因為兩個人的環境不同,加上素素出了社會,生活圈子大了,自然就會忘了她曾經那麼喜歡一個人。
可是我沒想到是,素素是個癡情種。即使上班之後,也會不定時地跑回長沙,以見我之名,偷偷跑去見他。
這時的素素逐漸褪去了青春時期的稚嫩,臉上的嬰兒肥也逐漸消失,出落成一個我見了都想親一口的大美女。
而男生在大學,早就沒有了當初的光鮮,逐漸沉迷在遊戲和尼古丁當中,開始變成了那種看起來慵懶和散漫的人。
大二那年,他們確立了關係。
從此之後,只要男生要,素素就一定會給。那時候她工資並不高,但是還是會經常省吃儉用給男生買名牌衣服,最新款的手機,定時給他打生活費,還有每個月雷打不動地坐火車從深圳趕回長沙看他。
我曾經勸過她,說不要這麼輕易地死心塌地。
可是素素說,愛一個人不就應該這樣麼,不求回報,傾囊相授。
我大四那年,最後一次見素素的時候,素素哭得梨花帶雨。
男生其實在大三那年就跟另外一個女生在一起了,他用素素給他的錢,帶那個女生去做曾經素素想跟他一起去完成的事情,給她買名貴的包包,帶她看昂貴的衣服,甚至在她生日的時候向素素拿了兩萬塊錢為她買了一條項鍊。
但是他不知道的是,當初素素的這兩萬塊,是自己預支了幾個月的工資和跟朋友東拼西湊才湊齊的。卻被他為了博另一個女生一笑,眼都不眨一下就全花光了。
而這一切,素素一直蒙在鼓裡。最後還是那個女生主動找她炫耀,素素才明白了一切。
當她不顧老闆的反對,毅然決然千里迢迢從深圳趕回長沙質問男生的時候,他卻連宿舍樓都不肯下,素素站在他們樓下,凍得瑟瑟發抖。
打了十幾次電話,男生才不耐煩地接起,原本素素只是想聽他解釋一下,哪怕圓不了,自己也能替他編圓,告訴自己他還願意為自己去編一個謊,說明心裡還是有自己的。
可是男生卻連謊都懶得編了,他說,我們分手吧,我們根本不可能在一起的。
素素哭著問,為什麼?
男生說:因為我父母不願意我找一個沒學歷的姑娘做女朋友。
素素那一刻,終於明白,原來這麼久以來,都只是自己的一廂情願和滿腔孤勇而已。在對方眼中,自己就是一個又傻又沒學歷又蠢的備胎。不,甚至連備胎都算不上,因為自始至終,男生也沒有真的就打算跟她在一塊呀。
可能僅僅只是自己公司門口那台冰冷得沒有任何感情的提款機吧,插進去卡,輸對密碼,就開始嘩啦啦地吐錢。
頁面 2/2
素素從我這裡走後,就從此銷聲匿跡。直到我大學畢業到今年年初,我甚至再也沒有見過她。
前不久的時候,她看到我寫的文章,突然出現,開玩笑說,之前連語文都很難及格的姑娘,現在都開始成為一個小有名氣的作者了。
我說,素素你好久不見,我好想你。
她給我打了個電話,說不久過來廈門看我。
再次見到素素時,她開著一輛大紅色的奧迪超跑,那種強大的氣場,那種掛在臉上明晃晃但是略帶冷風的笑,以及藏在墨鏡背後淩厲的眼神,讓我覺得,才短短三年,素素已經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她不再是當年那個黏人,懦弱,愛花癡,小心翼翼的姑娘了,如今的她走路帶風,說話聲音依舊好聽但是鏗鏘有力,舉手投足之間,淩厲十足,活脫脫一副禦姐范兒。
素素那次回深圳之後,辭去了之前安逸散漫的工作,在一個愛慕者的幫助下,去了一家4A廣告公司做小助理。那一年,她在家的時間不超過六小時,平均每天有十七八個小時撲在了工作上。
雖然很累,但是她卻再也沒有任何一點時間去想念過去的人,直至慢慢習慣了那種生活狀態之後,即使稍有閒暇,在她的腦海中,那段傻逼的歲月回想起來,卻是更多的苦笑和無奈。
她說,原來自己還有那麼傻缺的四年時光,現在回想起來,都覺得是做了一場噩夢,因為這和自己的人設不符啊,自己什麼人,叱吒商場的女魔頭,怎麼會為了那麼點小情小愛而鬧得自己滿身狼狽。
是啊,素素用她的努力和實力,三個月轉正,半年為公司拿下了第一個超五百萬大單,八個月升部門主管,一年半坐上了部門經理的位置,如今已經是那家公司銷售部副總監,年薪八十萬,成為了公司有史以來晉升最快最年輕學歷最低的副總。
她說,那段時間,她真的不覺得自己很吃力,雖然很苦很累,但是只要想起工作,想起屬於自己的戰場就好像渾身都充滿了戰鬥能力一樣,工作水準逐漸熟練,業務能力也在那一年中水漲船高。
素素說,哪有什麼離不開的人,哪有什麼忘不了的感情,哪有什麼癒合不了的傷疤。當感覺到痛了,當覺得前途一片灰暗了,當自知無能為力了,就會像條件反射一樣,開始縮回了手。轉過身,擦乾淚,心上已經包裹了層層鋼鐵,到那時候,也就無所畏懼了。
如果不是當初的那場背叛,如果不是當初那個人那麼無情冷漠的傷害,在自知輸了愛情的情況下,又怎能以另一種方式重生,而贏得一場轟轟烈烈的人生。
我說,你一定從來都不曾怪過他吧,因為如果不是他,你真的不知道自己的生活除了一份潦草的感情,還有另外一種熱烈的可能;當然,也不曾有過任何感激吧,因為畢竟是他,讓你體會到了這輩子最低到塵埃裡的卑微。
素素哈哈大笑,唇齒間雲淡風輕,說:不愧是情感作者,一語破的。
對啊,這麼多年了,其實我很想對他說一句,幸虧輸了那場慘澹的愛情,不然我怎會這麼輕易地就贏了人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