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我的換妻會員真實故事

第一章  起因

妻和我都是南方人,相識與大學校園。她大二,我大三時通過不同校的聯誼相遇。具體的過程就不詳細敘述了,畢竟不是本文的重點。在此僅交代一下我和愛妻的基本資料,便於大家閱讀本文時能更好的代入,享受我與愛妻共同的經歷,這也是我寫此文的初衷。

妻,你可以叫她小小,也是我對她的愛稱。緣何有此愛稱?因為妻和我都非「高人」,妻,158;我,172。本人身型都算普通,不胖不瘦,有些肌肉。妻,臀翹,腰細,腿直,就是胸部小小的,B罩杯,於是我便給她取了「小小」的愛稱。

會員口述:我的換妻故事 【圖】 會員口述:我的換妻故事 【圖】

小小的臀很美,因為參加過街舞社的關係,臀部特別扎實,每次我在她身後摟抱,總是第一時間頂到她上翹的屁股。也因為如此,每當看到她參加街舞社演出的時候總有醋意,那時的我還沒有深喑交換之道,還體會不到與人分享的快感。

也因為同居的關係,她睡前的小秘密被我知道了。

因為早妻一年畢業的緣故,我提前飛回了CD(城市名),隨後參加市裡的公務員考試,面試,最後當了一名現在在網絡上被諸多鄙視的公務員。在離開妻的那一年,發生了幾件事。當然,這都是後來妻告訴我,或者我告訴妻的。

妻所在的班級的某男生向她告白,被妻拒絕。半年中,不停騷擾妻,導致我要飛回學校直接找那男的說事,處理完後,我因為工作原因不能陪她就又飛了回來,留下了隱患。

因為工作關係,第一次去了夜總會。你一公務員因啥工作關係去夜總會啊?

胡扯了吧。這個蠢問題可能只有在校的單純學生才提的出來,這裡我就不明說了。

因為多喝了一點,當晚妻的電話我沒接,或者說根本沒聽到。

無巧不成書,那晚妻第一次背著我和其他男人做了。而我,只是喝醉了一晚上。「靠,欺騙觀眾感情啊」,你心裡是不是覺得我也應該跟一女的睡了才對。

對不起,再次強調一遍,這不是寫小說,當時我醉的家門都不知道怎麼回的,真沒辦法還順帶牽個妞回去大戰三百回合。

下邊是妻後來告訴我的全部事實(細節是我誘導她說的):

某男騷擾她的半年時間,B男(逼男)當了她半年的護花使者,不知道是妻荷爾蒙的原因,還是斯德哥爾摩綜合症的影響,她對B男有了點感情。我去處理某男那單事情以後,妻本以為我會陪陪她,給我講講B男的事,但我匆匆而去,給了B男空子鑽。天下沒有撬不了的牆角,更何況我還跟妻相距甚遠。所以說,什麼遠距離的戀愛,都是狗屁,別信。

她給我電話那晚(基本上我倆每三天通次電話,平時就聊QQ),正是她決定是否跟那B男出去開房那晚。我沒接她電話,她對自己說天意。在B男萬般懇求下去開了房。B男也是開過苞的人,進了門也不急,小心呵護著妻去衝了涼,一邊沖涼,一邊把妻看了個淨。那時妻還不願意跟B男共浴(不理解這什麼心理,房都跟人開了),於是兩人分開洗了出來就鑽被窩了。

據妻說斷斷續續做了半個多小時,期間有過一次高潮,但很短暫。

微信
精彩圖文

第 2/2 頁
妻被壓得太喘,翻身,順勢抽身,去浴室清理,但剛下床,便覺得腿軟了一下,差點沒站穩摔倒,還好扶了旁邊的椅子,然後一拐一拐的去了浴室。當晚妻沒有睡覺,看了整晚電視,在椅子上坐了半夜,隔天一早獨自回校宿舍。B男,不關我事。

因為這次妻的出軌事件,將我心中的魔鬼也喚醒,當然那時覺得是惡魔,現在看來是天使,此是後話。

第二章  糾結

一年後,妻畢業,在我的召喚下回到了我身邊。當然,她出軌的事情,沒有告訴我。綠帽就這樣又戴了半年。妻畢業前的一年中發生的另外幾件事,其中之一就是爸媽貸款給我全額了兩套小高層。那個年代,市區的房子均價還在3000出頭,爸媽做鋼材生意,我在當時可能算半個富二代吧。妻回來後直接被我拉上見了婆婆,彎腰,敬茶,交投對拜,一眨眼,婚就結了。

我用一年存下的工錢和投資股票賺的裝修了新房,另一套在我爸媽強烈要求下,也裝了(用的倆老的錢),因為兩套房子在市區的兩頭,新房離爸媽近,自住;遠的一套就拿來出租,妻也就不著急工作,當上了包租婆。女人閒下來就事兒多,不到半年她自己出去找了個廣告公司做策劃,薪水竟然比我這乾了一年半的公務員都高,悲哀。

稍微扯遠了點,但既然是回憶錄,當然免不了話話家常,還請各位看官習慣我的風格。說回正題,結婚的這半年,因為工作上,金錢上都沒什麼壓力,保暖思淫欲,古人的話真是透徹。這半年間,我和妻的性生活似乎少了一點什麼,雖然仍然有潮起潮落,但每次和妻做完後,竟然有少許的空虛感,有時在和妻做愛的時候,腦子里想的竟是別的女人。有時,感覺妻的眼神也有些恍惚,高潮的次數也越來越少,縱然我使勁全力,有時也是可得可不得。七年之癢,算上大學也湊不夠七年啊,這是怎麼了呢?

我告訴了妻我的疑惑,她默不作聲,或許是我太坦白,也或許是她瞞得我太辛苦。

隨後便是眼淚和她的自白。

當時我猶如五雷轟頂,我無法想象那樣情景,雖然當時妻並不會細緻描述發生的具體事件,但我腦子里已經想到了他倆赤膊相見的畫面。我身體情不自禁的抖動起來,似乎要出離憤怒。我需要冷靜,起身,走到窗邊。腦子里仍然是一對赤身露體的狗男女。窗外漆黑的一片,讓我看不到希望。妻走過來,抱住我,不讓我發抖。她嘴裡一遍又一遍的說著對不起,我耳朵里只有嗡嗡的聲音,什麼都聽不進去。背叛這兩個字不停的浮現在我腦海裡,怎麼辦,接下來怎麼辦?

三天,我沒有跟妻說任何話,彼此都需要冷靜。找了幾個朋友出去喝酒,用酒精麻醉自己,但沒用,腦子里仍然是同樣的畫面。淫妻,只能被我淫,怎麼能讓人淫。大男人主義比愛更可怕,自私的佔有欲此時超越了我對小小的愛。直到第三天晚上,我醉醺醺的回了家,妻扶著我到床上,替我換了衣服,清理了全身,然後獨自一人到客廳。隔天一早,是週末,我慣性的起身,頭疼。想起昨晚喝了酒。身邊沒人,我走到客廳,看見妻在沙發上睡著,眼睛腫了。

此時,我才第一次真正意識到我對小小的愛,因為有愛,我才會如此傷心。

也因為有愛,看到那樣的妻,我可以原諒她做過的錯事。我沒有處女情節,我也不信孔孟,我接受西方的文化比較多一點,雖然只是通過電影,通過網絡。

或許這是我面對小小出軌以後,最終能再次接受她的一點原因,但更多,是因為對她的愛。

妻略感驚訝我原諒了她,因為她已做好離婚的準備(後來告訴我的)。自此以後,我和妻做愛時,總想著另一個人男人在做我做的事。但每當我有這種遐想時,我下邊的陰莖就更硬,更漲,。心中的魔鬼一點點的冒出了頭。

似乎有點老調重彈,但跟其他文章里描述的近乎類似。接受了妻出軌的我,在床上,對妻有了其他的想法。我想她細細給我描述她跟B男做愛的細節,縱然百般的不願意,最後還是擰不過我,這才有了上一章的事實。

妻喜歡按著我的頭,順勢控制我的嘴和舌,幫她用口到高潮,這也是我比較自豪的一個技巧。滲出的前列腺液總是充當妻的飲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