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換妻過程老公目睹了我的高潮

換妻過程參加俱樂部的人都不是那種看起來很委瑣的男女,看似一本正經的男人女人們暗地裡卻不安好心,也許他們忙完了合同簽約後想到的是立刻前往俱樂部尋求刺激。以自己的妻子作為交換,享受別人的妻子,男人們彼此心照不宣,而女人們也沒覺得吃虧。

換妻:老公目睹了我的高潮

  顧小姐 1973年出生,女,公司職員,已婚

  2003年4月9日 星期三 晴轉陰

  南威接到一封請柬,內容是週六下午五點在南門外某飯店吃飯。不就是同學聚一塊兒撮一頓嗎,打個電話不就得了,還正兒八經的發請柬,弄得就跟要出席奧斯卡頒獎典禮似的。請柬上還特別注明:請南威帶著老婆。1個月遺精4-5次正常嗎
南威當時一看請柬是肖亮發來的,便不由得蹙了蹙眉頭,估摸著他在想,這小子葫蘆里賣的什麼藥,瞅著請柬,忽然嘴角露出一絲難以察覺的冷笑。

  在此之前南威曾跟我說南門外新開了一家換妻俱樂部,還詭笑著說要帶我去玩玩。我只知道這種換妻的遊戲在南方比較流行,沒想到這麼快就傳到了我們這樣的小城市。接下來我便猜想剛才南威拿著請柬時嘴角露出的那一絲冷笑,我知道他在笑什麼。

  南威、肖亮、肖亮的愛人張梅和我都是一屆的同學,而南威和肖亮又是同班同學,南威是班長,肖亮是學習委員。他們兩人在班裡各方面都很拔尖兒,學習成績總是難分伯仲,經常誰都不服誰,凡事都愛較個勁。

  當時我和肖亮正在熱戀中,肖亮和南威表現和和氣氣,但我知道兩人私下的關係不太好。在第二年,他倆同時喜歡上了外班一位剛轉學過來的女生,她長得很漂亮,在全校也算得上校花,她就是張梅。

換妻:老公目睹了我的高潮

  最先對張梅心動的是南威。後來,肖亮也棄我而去,加入和追求張梅的隊伍中。這讓我傷心不已,對他們開始疏遠。從此,兩人經常為張梅爭風吃醋,甚至險些大打出手。張梅對這兩個優秀的班幹部誰都不願意得罪,於是腳踩兩只船左右搖擺於他們二人之間。不過,走向社會以後,張梅最終還是投入了肖亮的懷抱。說不清楚是什麼原因,南威此時頻頻向我示愛,而我正好也對肖亮有一肚子仇恨的怒火,很快我和南威就好上了。

  多年來,我知道南威一直在為爭奪張梅方面栽給肖亮而耿耿於懷。他們二人高中畢業後,同時考上了名牌大學,只是南威上的那所大學名氣更響一些,從這一點上他算是壓過了肖亮一頭。大學畢業後,南威分進了現在的這家出版社任編輯,而肖亮分到了市裡某大機關,後來又辭職下海經商。

  南威是個各方面都很優秀的人,有工作能力,為人處事也很有人格魅力,在進出版社短短幾年的時間里,一路平步青雲,從小編輯到主任再到副總編輯,直到現在的總編輯。我和她結婚四年多了,對他一直是言聽計從。我不知道這是幸福還是什麼,在別人面前我們給人的印象就是恩愛小夫妻,在家裡平時他對我的話很少,不過在一些家庭重大事情上還是和我商量的。這樣想時還是挺滿足的。

換妻:老公目睹了我的高潮

第 2/5 頁

  她叫曉惜。我們是從網絡上認識的,有一次一個同城市的陌生女qq加我我也沒在意就加了。後來她主動跟我聊天慢慢就熟悉起來。原來她加我是向我推銷樓房。呵呵。不過後來聊的多了她也就不再提樓房的事情了,我們成了朋友。大概交往了一個多月吧。她說哪天見見吧一起吃個飯唱個歌,我說好啊。於是我們第一次碰撞開始了。

  那天她找了市地稅局的一個科員和另一個女伴一起過來的。倆外倆個人也很好接觸一起吃飯的時候大家就熟悉起來了。吃過飯我們按著她說的去了音樂蟲唱歌。地稅的哥們兒唱歌很好聽嗓音特別好,倆個女的都說他是歌神,他自己也說自己找過錄音室錄音的。他們三個都唱了很多歌也都唱的很好。一會他們吵吵著讓我也唱一首。可是我真的沒怎麼學唱歌只會唱很老的對唱情歌於是曉惜說那我陪你唱。清楚的記的唱的是遲來的愛。這個時侯地稅的哥們還拿出dv說你倆學大屏幕我給你倆錄影。我們沒說什麼算是默認吧。歌曲開始了屏幕里男女手牽著手在唱歌在另外兩人的起哄下我們也把手牽到一起。我發現曉惜沒有任何的害羞模樣。歌合唱的很好我們都很滿意。當唱完之後我倆想另外找一個唱這是意外的發現昏暗的燈光下地稅的哥們正和曉惜的女伴在接吻。我的心砰砰的跳再看曉惜居然是那種見怪不怪的表情。於是我的膽子就大一起來拉過曉惜讓她做到我的腿上一起挑歌曲。她居然沒有拒絕。於是我就暈暈的感覺有戲了。

  唱完歌後四個人就分開了。地稅的哥們說他和那個女孩回家順路於是他們先打車走了。只剩下我倆。曉惜說那我走了認識你我很高興下次我們再一起出來玩好嗎。我說我也一樣想。她就對我笑,轉身打車離開。

  不到一周那天我在店裡沒事做店員也在椅子上打瞌睡。曉惜打來電話問我有時間沒她今天想出去玩。我說好啊我這就去接你。於是我告訴店員一聲就開車去她單位了。到了後才知道她這些天沒賣出樓狠鬱悶就是想我陪她玩也沒想好去哪裡。我建議說那我們去泡溫泉吧放鬆放鬆。她說那好啊我還真沒泡過溫泉呢。於是我就開著車奔著湯崗子去了。實際上我知道湯崗子裡面有單間心裡在想,如果她不拒絕我就開一個單間洗個鴛鴦浴也不錯啊至於會不會發生就不知道了。哈哈

  到了之後我在吧台開了個388元的單間服務小姐把我們帶到一個類似於酒店的套房一樣的地方走了。曉惜看到後臉紅了。原因是進門後是一個大床,裡間是溫泉浴池。但是整個裡間只有一個大池子。她說你先吧我在外面等你。那我怎麼會同意我說一起吧,沒事有浴巾呢。我看出她猶猶豫豫的並不想拒絕於是我就先走進內間了。當我圍著浴巾坐進水池時曉惜也進來了。她把自己用浴巾圍的狠嚴在離我最遠的地方坐下了。雖然倆人都穿著浴巾但是一想到現在的狀態jj就忍不住的抬頭。她閉著眼睛好像狠享壽的樣子。於是我慢慢的扯下浴巾,一點點的向她旁邊挪過去。她其實並沒有睡只是不好意思了而已。我才剛剛過去一點她就睜開眼睛然後馬上背過身去不看我對我說,你乾嘛啊再這樣我走了啊。我沒理她幾步走過去一下子抱住她。說你看哪有穿著這個洗澡的啊多不舒服。說著去扯她的浴巾。她假裝的抵抗可是還是掉了。看到她裡面還穿著內衣我這個鬱悶啊。她站起來好像很生氣的樣子跑到廁所里躲起來把門關上了。對我說你怎麼可以這樣呢。我說怎麼了啊 本來泡溫泉就是這樣的啊。你穿著衣服多不舒服啊。沒事你出來吧。如果你不同意我不會對你怎麼樣的。她說真的嗎。我說騙你乾嘛。她就又猶猶豫豫的出來。其實我知道她是那種騷的不得了的人做出這樣的姿態只是拿個樣子而已了。出來後我就抱著她再次走進水池。然後慢慢的褪去她的比基尼內衣。這下我們赤裸相見了。我把她抱在懷裡慢慢的摸她的乳房,不大很小。她就扭身體。就這樣我們在水池里嬉鬧里一會。我就覺得溫泉泡的自己很累。於是提議去床上休息一會。她說她也累了我們就一起走出來來到外間的大床上。倆個人懶懶的躺在床上。大概過了半個小時吧我覺得體力完全回復了就開始撫摸她敏感的地方。她只是用眼睛瞪著我貌似很生氣,我也不在意繼續玩自己的。她就瞪著我說,你說我是不是瘋了?我說沒有。怎麼會呢這算什麼瘋呢。她又問我你說我是不是墮落了。我就回答什麼墮落啊。喜歡就可以了。活的那麼認真多累啊。於是她就不說話了。繼續瞪著我看我玩她的身體。玩了一會她終於有反應了bb也流水了。我就開始親她,她半推半就的也就同意了。我看她默認了就拿出tt戴上準備進入她的身體。她又再次瞪著我說你不是說我不同意你不會亂來嗎。我沒有正面回答她,說我會讓你幸福的。於是抱起她慢慢的插了進去。她狠動情叫的很大聲。一邊做一邊對我說她很久沒讓男人碰過了。她老公在外地她已經快一個月沒有性生活了。我說那你不想啊。她說她性冷淡。呵呵。但是我抽插的時候她明明狠動情也狠配合。女人啊···。那天可能是洗了溫泉的原因我操了不到10分鐘就射了。然後我們相擁著睡著了。知道晚上4點多才開車回去。

  後來我知道她自己在我們的城市裡租的房子丈夫在外地一個人很辛苦。於是又約了幾次,不過都是去她租的房子。去了之後無非就是做愛,床上,地上,客廳,臥室。不過值得一說的是她租的房子沒有窗簾。每次我們做愛的時候都是關了燈就開始。有好幾次我都有唄偷窺的感覺。很刺激!

第 3/5 頁

傾訴人:宇師,女,23歲

  宇師不久前剛來寧波旅遊,並且馬上就要回廣東了,因為幾天後,她就要成為新娘。但是,她的寧波之行並不是和新郎一起,而是與另一位男性朋友同行。

  她從賓館打來電話,聲音柔美卻帶著絲絲縷縷的滄桑,遲疑中又有些許玩世不恭的味道。這一切似乎都構成一個懸念:她的這趟旅行,是向單身做最後的告別嗎?或者,她還有其他未了的心結?

  然而,宇師的敘述卻讓我大吃一驚。
我跟媽媽的同事偷偷同居

  17歲的戀情

  17歲,正是情竇初開的年齡,我遇到一個大我10歲的男人,一個我最最不該認識的男人———譽。

  他是我媽媽的同事。因為我偶爾會去媽媽單位,所以很自然地遇見了他。在17歲女孩的眼中,年長似乎就意味著成熟,成熟就意味著魅力。他身上散髮的氣息,他的眼神,他的語氣,都遠遠不同於我的那些男同學,似乎一切盡在他的掌握,讓我著迷。這讓我想起梁家輝主演的《情人》。或許骨子裡,我就喜歡浪漫,喜歡叛逆,喜歡驚世駭俗。

  很快,我們陷入熱戀。爸爸媽媽發現後,簡直要氣瘋了,尤其是爸爸,他怎麼能容忍女兒早戀,傷風敗俗?所以他把我關在家裡,甚至打我。但我不怕,愛情就是需要抗爭,不是嗎?童話故事里的愛情不都是這樣的嗎?

  譽很勇敢,跑到我家,把我偷偷「救」了出去。就這樣,我和他住在了一起,書也不讀了。

  在我看來,我的愛情來之不易,衝破了家庭的阻撓,放棄了我的美好前途,當然要萬分珍惜。在我看來,既然我跟了他,就要全身心地奉獻,不計後果,這樣才算愛得徹底愛得驚天動地。

  就這樣,幼稚單純的我,一年時間里2次流產,醫生最後的診斷是:我不能再生育了。

  19歲的絕望

  這個診斷就像霹靂,震得我驚慌失措。

  那時,譽對我越來越冷淡,似乎已經厭倦了我,對我不聞不問,即使我流產,他也覺得很正常。

  我疑惑了,為什麼愛情這麼脆弱,和我想象的完全不同,沒有海枯石爛,沒有天長地久。而我,卻傻傻地為此透支了青春、純真以及成為一位母親的權利,我已不再是一個完整的女人!

  那段時間,譽經常出差在外,沒有關心,更別說安慰了。我的心漸漸冰冷。神思恍惚中,我給媽媽打電話,也記不得說了些什麼,只是不停地哭泣。放下電話後,我抓起事先準備好的滿滿一把安眠藥,一口氣灌了下去……

  一定是我電話中的反常舉動引起了媽媽的警覺,媽媽迅速趕來,把昏迷中的我送到醫院搶救。

  我活了,心卻死了,對什麼都絕望了,不再相信別人,不再相信感情。

之後,我重新讀書,很努力地生活,把時間排得滿當當的,白天做文職工作,晚上做健美操教練,休息的時候去孤兒院看望孩子。可是,做這一切的時候,我同樣茫然,沒有快樂。

  21歲的偽裝

  離開譽以後,我的心理髮生了很大的變化,由最初的傷心絕望變得麻木,想起他的時候,似乎沒有了疼沒有了痛,只剩下憎惡。

  譽很快結婚了,又很快有了孩子,享受著安定而平常的生活。是的,他什麼都沒有失去。而我呢?

  健美操教練大多身材容貌嬌好,我也不例外,所以,追求我的男子很多。我雖然關閉了愛的心門,但並不拒絕與他們往來,當我看到他們無可就藥地愛上我的時候,我就選擇決絕地離開,看著他們傷心欲絕。是的,別人讓我受傷,我就讓更多的人受傷,別人的傷痕會給我帶來快樂,帶來滿足。很多人都評價我冷艷、高傲,其實只有我知道,我是不完整的,但我善於偽裝。我也常常拿這些事情去刺激譽,當他啞口無言,當他慌張地掛斷電話,我的心中就會生出一絲快感。

  可是,快樂為什麼總是轉瞬即逝?我的心為什麼如此空虛?我是不是變成了一個十足的壞女人?

  23歲的惆悵

  去年,我遇見了現在的未婚夫。他對我非常痴情,無論我怎麼傷害他,他始終微笑著站在我的身旁。我去酒吧,他在門外等我;我病了,他整夜守護在我的床頭;我去教健美操,他風雨無阻地接送;每一個節日,他都會變著花樣給我驚喜……他在我身上用盡了心思。我覺得他簡直太可憐了,儘管對他依舊沒有感覺,但我實在不忍心拒絕他。

  我們就這樣奇怪地相處著,而時間越久,決絕的話越說不出口。

  爸爸媽媽以為我真的想安定下來了,和他父母商量以後,一致同意我們結婚。

  就在這一刻,我忽然有一種想要逃跑的衝動:我不愛他,卻要和他結婚;我有這麼多不堪回首的過去,他卻一點也不知道。他像一個大傻瓜,一門心思地走入一個陷阱,卻以為那是天堂。

  就在這一刻,我一下子疑惑了,房子有了,車子有了,物質上已經準備妥當,但心理上準備好了嗎?或許,我還需要時間好好想一想。我知道,沒有愛情的婚姻是危險的,就像沒有根基的城堡,隨時都會傾倒,隨時都會消失。所以,我選擇了旅遊,和一個與我的生活沒有太多瓜葛的人一同出遊。

  我的未婚夫再次表現出他的寬容,他送我上飛機,叮囑我好好玩,叮囑我一路小心。望著單純無辜的他,我愈發自責,我已經不想傷害他了,可是我明明就在不斷地傷害他。

  就要回家了,我真的該嫁給他嗎?

  畫外音

  宇師的聲音漸漸有了波瀾,那是努力鎮定之後的苦苦掙扎,我的心情也隨著起起伏伏,有抵觸,更有同情。

  女作家同時也是註冊心理咨詢師的畢淑敏,曾在她的一本書中寫過這樣一段話:「一個人成人之後,得病就是自己的事情了。你可以生氣,卻不可以長久地沈浸其中,無以自拔。你可以憤怒,卻不可以將這憤怒轉嫁他人。」

  將這段話送給宇師,希望她能明白,當她的感情出現了危機,當她的身體出現了危機,最能發揮能量化解危機的人就是她自己。相信沒有人會拒絕幸福,那麼,請努力摘除心中的塊壘,建立起自己的心情樂園,找到愛的真諦。

第 4/5 頁

我跟老公結婚都已經三十年了,生有一子二女。當年,由於孩子多和需要承擔的家務事又多,我便留在了家裡做相夫教子的家庭婦女,同時,也可以讓老公有更少的後顧之憂投身事業之中,慢慢地他的勤奮和努力得到了領導的認可,現在已經升任了集團公司的副總裁。

  雖然我家的經濟狀況不錯也不缺錢,可我們是受到艱苦樸素教育成長起來的一代人,平時的生活仍然很節儉也很低調。

  我公公今年已經80多歲了,跟我們同住,也許是年事已高,晚上的睡眠質量很差經常失眠,並且還有很嚴重的白內障,由於同時患有多年的糖尿病,跑了很多家醫院都不敢給他做白內障手術,因此,老人既看不見東西又行動不便。我老公在跟他的兄弟商量後,三年前就請了一位外省來的保姆小菁,吃住在我家,晚上就睡在樓下公公隔壁的房間,由她負責二十四小時照顧我的公公。

  那年小菁三十剛出頭,在老家有老公和孩子,來到我家後很勤快做事也很細心,人長得漂亮脾氣又耐心溫和,有著成熟少婦的幹練,確實幫我解決了許多的家務負擔,我也很喜歡她。

  小菁融入我們的生活以後,我一直把她當成自己的親妹妹一樣,家裡做飯等家務事基本上都是她在做。有一天中午,我從親戚家提前回來,發現老公在廚房裡和小菁動手動腳的調情,那時,小菁正在炒菜,我老公還硬要抱她,我感到很不舒服就故意重重地咳嗽了幾聲,假裝沒有看見就上樓了,並把自己關在了自己的房間里上網。

  我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這一切,我只想一忍了之,因為我知道男人都是偷腥的貓,我們倆到了這個階段,性生活都過不了幾回,他難免會垂涎於保姆,我也不會因此就離婚,這樣對誰都沒有好處,於是我找丈夫好好談了一次話,我對他說保姆盡快換掉,下不為例,丈夫本來緊張的情緒一下子放鬆下來,可能沒想到我會這麼通情達理。只一味地謝了謝我。

  雖然之後的日子相安無事了幾天,但我還是忘不了丈夫出軌的事情,於是想打算做一次旅遊,一來可以不用每天面對丈夫,而來也可以散散心,讓自己的心不那麼堵。

  出行的日子,我並沒有和丈夫多聯繫,隨他去吧。我回到家的那天正好是早上6點,外面的天就已經大亮了。我知道在這個時間段,鄰居們都還不出來,也是偷聽的最佳時機,自從上次事件後,我一直對丈夫不放心,總想趁個機會看他一個人的時候都在幹什麼。所以在這個時候,如果聽見裡面有異常我立馬開門雙雙捉奸。

  老公每天早上習慣6點多起床的,然後洗臉、早餐、上網、上班。孩子們通常是在8點半才睡醒。我只要把耳朵貼緊門,裡面說話就完全可以聽得很清,以前我試過的。早上6點我剛到家門口,屋裡靜悄悄的,我估計他們都還在睡。我也想直接開門進去看看丈夫是不是和那個保姆誰在一張床上,後來又怕假如捉不到,我的處境將會很被動,索性就在外多等會兒先探聽虛實。果然,只隔了有大約10幾分鐘後,裡面便有了動靜,老公像是起床了,客廳響起了拖鞋聲。

  又過幾分種,我聽到老公在裡面喊她了:「小菁,你吃點兒什麼?我給你做荷包蛋好不好?」她說:「就喝牛奶,吃麵包吧」。

  我一子就來氣了,我心想,保姆果然還沒走,你還管給她做飯嗎?每天早上,都是我起來給你們做飯的,現在到好,你還給「荷包蛋」!你給我做過嗎?她還吃麵包,喝牛奶,什麼時候買的。我在家的時候,天天早上不就是「方便面+饅頭」,再不「小米飯」。我才走了多久啊,他們就偷偷會享受了。

  老公像是進了廚房準備去了,當時我就想衝進去。我知道小菁肯定還在被窩里,又隔了十多分鐘,老公像是進去了她的房間,我隱約聽見他倆在嘻哈了。

  正在這時,我聽見樓上王叔家有人開門,我趕緊下了一層樓,然後再假裝回家,若是王叔問起我,我就說剛旅遊回來。不一會兒,從樓上下來一人,不是王叔王嬸,是他孫子小剛去上學,孩子給我打了招呼,我也弱弱的問他好,虛驚一場。

  再聽門時,我居然聽到小菁她直呼我老公的名字,?太出乎我意料了。後來,我又隱約聽到「太困了」,「按摩」之類的。我實在忍無可忍了,用鑰匙慢慢的轉動開了鎖,然後用最快的速度衝進了臥室,眼前景象讓我看得寒心呢。

  她一絲不掛地躺在被窩里。老公穿著睡衣正坐在為她按摩背部呢。在小菁的衣服堆里混合著老公的衣襪,床頭櫃上還散亂我和老公用的情趣用品,這非常明眼的事情,還用得他們辨解嗎?我證實了之前的猜測,他們的師生情也絕非現在才開始的,我捉奸成功了,可這是我想要的結果嗎?

  完了,一切都完了。晚了,一切都晚了。吵架能解決問題嗎?當時,我面對他倆那幅狼狽相,只是冷笑了一下,就轉身離開了家。這個家,再不會是我心中的家。背著未放下的旅行包,這次真的決定要去長久旅行了。越遠越好。

第 5/5 頁

10年4月30日。明天是五一勞動節。有一個七天的假期。中午的12時13分。我接起一個陌生來電。我一直在等這個電話。海王星先生,您好!我是蘇小怡。您延誤了13分鐘。12點整。辦公室里的同事們已經全出去吃午飯了。剩下我在等火星的電話。早上10點多,我們在QQ上約好了。我的聊天窗口今天早上一直都在桌面上。很大膽,唯恐別人不知。以前都是偷偷地在聊,但今天是4月30日,老闆提前走人了。海王星是一個網名。

  海王星:小怡,明天起就是五一了,計劃外出嗎?

  小怡:沒有。

  王星:和我去爬華山吧?願意的話,明天出發。

  去年,也就是06年。5月1日。我約一些朋友去爬華山。回來後,我和鐘普分手了。他在短信上說得很清楚。蘇小怡,我愛上了別人,和她在一起要比和你在一起更和諧。鐘普的鑰匙終於插到了他想要的孔。去華山的途中,我要拉鐘普的手,他故意躲開了。我端正地坐著。一路上,一直如此。爬山的幾天里,鐘普不跟我說話,卻和別人說。我咬著牙,忍著沒問為什麼。

  我討厭和鐘普做愛。他是我的魔鬼。到了晚上,鐘普沒完沒了,玩遍各種方式。我如同死魚一樣,身體一動不動。等他射完,給自己洗一洗。鑽進被窩,呼嚕著。我卻被折磨得半死不活。下身因為乾而發痛。年輕而鮮嫩的身體是需要愛撫的。可年輕的女孩更害怕寂寞,很需要一個男人在身邊。

  和鐘普見面的第一天,我就失身了。他答應我,做我的男朋友。所有的同學都知道蘇小怡有男朋友了。他們羨慕這個未來的IT新銳。小怡找了個博士老公。這句話被廣為流傳。

  三年里的每一天,給鐘普做飯,熨白襯衫,洗白襪子。像多年夫妻。鐘普對我一點都不好。我還是接受了同他一起生活。同居是為了他可以每晚隨時發洩。我死心塌地,不跟別的男人玩曖昧。不出軌。不想再換個男人。請以後不要糾纏我。鐘普又來一條信息。他拒絕為過去的三年負責。蘇小怡不是他心裡真正需要的女人。從此,我失去了初戀。小怡,同意明天去華山嗎?海王星的聲音。略帶沙啞。我答應去。我怕自己受不了7天的孤獨。海王星補充了許多。他帶什麼,我就不要帶。我詳細地聽著他的安排。半年前,海王星離婚了。他剛在電話里說的。我告訴他,蘇小怡堅決不和已婚男人交往。如果你是,就請掛機。

  海王星沒掛,倒是說了一句「我又開始了10年前的單身生活」。現在,他從自己的家裡搬出來了,從此不能回家,只好住辦公室,或者蜷縮在車里。你一定不好受。要盡快有個家!我開始同情這個男人。現在過得不幸福,是因為過去不知道什麼是幸福。讓不適合自己的人卻在自己身邊待得時間最久。當痛下決心要放手時,生命已經過了好長一段。錯過了幸福的最好時間。我三年的青春;海王星的10年光陰,4月30日晚上,我對海王星猛發信息。問了一堆的問題。

  第二天一早,見到他時,我揚起自己的大拇指。看,繭子。磨出來的。海王星開車來接我。一款越野車。他中等身高,肚子隆起,微微胖。顯得很穩重。這讓我想起了瘦得跟猴一樣的鐘普。鐘普的下半身有一樣可以變硬的東西,卻一點也不小。這恰巧是我最討厭的。所有的瘦男人是不是同一個規格?可惜我對瘦男人已經完全沒有了感覺。小怡,你看我的神情比較古怪。

  我正在想,海王星有不錯的工作,有自己的車,氣質好,談吐不錯。究竟是什麼女人居然放棄了海王星?我開始喜歡上你了。一句調皮的話觸動了海王星的心。我感覺到他有很短暫的思維休克。這句話讓他太震驚了。我都30多了,還是個離異的男人。你依舊招女人的喜歡。我眨了一下狡黠的眼睛。的確如此。海王星報以羞赧的一笑,用手摸了摸我的頭。飄散的頭髮揉的更亂。

  這個招牌動作一直是藍恭的專利。海王星也有?藍恭比海王星的年齡還要再大一些。他見到我,就要摸摸我的頭。這是幾?藍恭伸出的是一根指頭。1、這是幾?他伸出了兩根指頭。2、他伸出了三根指頭。1+1等於幾?3、再回答一次,1+1到底等於2?還是3?我栽在藍恭的手裡了。前一分鐘,我還告訴藍恭,小怡是個很聰明的女人!海王星,你的車太厲害了。看完美國電影《通往特雷比西亞的橋》,我喜歡上贊美別人。這是見到海王星的第二次贊美。小怡,系好安全帶。火星也多了一些善意。從西安出發嘍!我給海王星唱了一首歌,歌名叫《讓我們蕩起雙槳》。

  這都是過去的歌,你還在唱。有什麼不可以的。海王星,為什麼要選擇離婚?短信里問他,他不作答。今天當面問,他終於肯回答了。聽著,聽著,我的眼睛,都是酸酸的。原來是他的妻子提出了離婚,他同意後,她又不離了,平均每一年鬧一次。一直拖到孩子8歲,能懂事了。離婚對孩子傷害很大。其實,我很想說,不離婚傷害更大。我8歲的時候,一年當中,爸爸和媽媽天天都在吵,來來回回地吵,他們拿我當作空氣,看見了跟沒看見。放學後,別的孩子迅速撤離學校,我遲遲不肯回家。小學同學明子姑娘。我喜歡去她的家。明子的爸媽會和善地跟明子講話,帶明子買喜歡的書,給明子做好吃的飯菜。

  要是我能有那樣的爸媽該多好。夢里,我對佛磕了三個頭,請求他賜給我一個溫暖的家!小怡的父母很壞。我在佛祖面前告狀。他們忙著攻擊對方,顧不上女兒。有一天,我在他們面前大喊了一句,我要離開這個家,搬到明子家去住。後來,沒去成,卻被我爸媽放到了寄宿學校。一個月才讓我回家一次。我感到自己很孤單。一個親人都沒有。很快,我就長大了。某一天,研究生導師帶來一個男孩叫鐘普。我認識鐘普後,就牢牢地跟定了他。我怕我會孤單。孤單一輩子。

  藍恭說,選擇鐘普是一個很大的錯誤。小怡,你不能用父母的錯誤懲罰自己。他們不知道自己是錯的,只知道對方有錯。他們過的要比你更不幸福。你想要離開原來的家。想有個自己的家,先要學會做一個好女人。不要一心只想去擺脫。別讓男人趁機佔你的便宜。不要讓現在受到傷害。不要讓自己繼續不幸福。懂了嗎?蘇小怡。不要讓自己繼續不幸福。我把這句話對海王星重復說了一遍。海王星說,當我選擇了我的妻子,婚後,她將婚前我對生活的安排完全打亂。我的命運從此因她而改變。她改變了我的地位。我的話從來不算話。如果你和妻子一直很不團結。還是離婚比較好。

  小時候,我一直希望爸媽分開過。我媽說,小怡,我們不離婚都是為了讓你有一個完整的家。你們都不幸福了,指望我有多幸福!長大後,我更加討厭他們的爭吵。我在日記中寫:吵架是我爸爸和媽媽處理問題的唯一方式。我對海王星說,你跟老婆雖然離婚了,但你依舊是孩子的爸爸。你的愛是不變的。成全自己是一個優秀男人,你才是一個好爸爸。車向著華山的方位行駛著。海王星,我們不去華山了。在渭南停,住幾天。我和你,我們。

  渭南是個小城。在這裡看不到西安的繁華。5月1日,晚上,我與海王星留宿在這個城市。我喜歡洗澡。熱熱的水流出來,衝掉白天沾上去的灰土,汗液。沐浴露可以讓肌膚變得有味道,散髮出淡淡的清香。我包好濕淋淋的頭髮。用浴巾裹著身子,從浴室里走出來。繞了一周,燈都被我關掉了,房間里很暗。只有電視在發光,顏色不停地在變。我看了海王星一眼,他輕輕地來到我的身邊,我們躺在一起。來自於曖昧的勇氣,如此親近。彼此心照不宣。

  我枕在他伸過來的胳膊上,被他環繞。我像貓咪,輕輕叫了一聲。他的手掌壓在我的胸上。我仰起頭,吻住了他的唇。他的舌尖伸進我的嘴裡時,我吸吮著。和你接吻很美好。海王星說。你的身體,很香,醉人。我和你現在都是光棍。我貼在海王星的耳邊,輕聲細語。海王星的手在我的小肚上徘徊很長時間。往下。一直到達那個很秘密的地方。突然,我翻起了身子,爬到他的身上。早被解開的浴巾留在了躺著的地方。我捏住海王星的鼻子。海王星,我一點衣服也沒有穿,你可不可以幫我把衣服一件件穿上?我像一個小精靈。

  海王星,現在不許想太多。不要三心二意。只一心一意對我。趴在海王星的身上。他的肉很結實,躺在上面很舒服。我俯下身,從他的耳朵開始,脖子,下巴,嘴唇,眼睛,雙唇在柔和地游走。我輕輕地吻,不留印記。第一次接吻後,鐘普讓我扛著脖子上一連串的吻痕,七天後才慢慢消失。我又呻吟了一聲。海王星咬住了我的乳房。下身突然流了很多慾望的液體。那塊海綿,滿當當,一擠壓,就滲出來。我很渴望。很期待。我的意識里想起了藍恭的聲音。

  他說,小怡,別讓男人十萬火急地進入你的身體。先按住他,吻他,讓他服從你的溫柔。如果讓他先行一步,你會得不到感覺。我喜歡和藍恭在一起。他永遠都是一個很精彩的男人。海王星的下身一直不見有動靜。我碰不到他的命根子。當我全身像電擊了似的,一個抖動後,蓄謀已久的慾望終於得到了發作。我開始酥軟,從他的身上爬下來。我用手摸到它,它在沈睡。似乎不省人事。海王星,你一直如此嗎?你是我遇見的第一個冷欲男人。

  長達十幾分鐘的調情,竟然沒有激活它。我心裡嘆了一口氣。一定是這段不幸的婚姻,壓制了他的陽剛。曾經,藍恭懶洋洋地靠在車門前,看著我在馬路邊捉蝴蝶。他正在預謀。蘇小怡,我要讓你成為最有女人味道的女人。藍恭,你做夢吧。你無法理解我的恐懼有多麼深。我心理有病。藍恭埋起頭,再也不提這些。只是約我吃飯,打遊戲,去舞廳。我天天快樂,天天開心。傷害漸漸被沖淡了。不要害怕,要有勇氣。即使從前受過傷害,現在也要學會對別人好。

  藍恭一點一點地教唆我釋放出女人的陰柔和性感。男人需要女人的挑逗。07年4月1日,藍恭鄭重宣佈,蘇小怡,你畢業了。成為一名合格的女人。他緊緊握住我的手,交待了最重要的一條,別遺忘女人的矜持與含蓄。藍恭,為什麼要放我走?小怡,你不懂,你在我身邊久了,會耽擱你越來越少的青春。你得要尋找一個娶你的男人。藍恭說他娶不了我。因為他要對另外的一個女人負責。藍恭就是這樣的男人。他說自己不是一個輕易推掉責任的人。

  這個女人為他每個星期包餃子吃。堅持了五年。小怡也願意為你做飯,為你洗衣服。但是你遲到了,你不能搶走前面的女人。她應該得到我對他的責任。依依很捨不得離開你。在藍恭的懷抱里,我哭了。想起了過去,我沈默了很久。依依,我和你聊天吧。海王星開始說話了。07年 5月2日。清晨八點,我從海王星的懷抱中鑽出來,昨晚聊了好久。海王星,離婚讓你暫時變得一無所有。你只不過是結束了一段和一個女人在同一個屋檐下的生活,只要不輕易放棄生命,生活從什麼時候開始都不晚。

  失去了房子,可以再買。失去了女人,可以再找。重新再來一次,沒什麼大不了。你要學會快樂。像我一樣,可以感染別人。大家一起快樂。想著,想著,我笑了。竟然對一個男人在床上擺大道理。這是男人最討厭的儀式。海王星還是沒有醒,太累了。他側著身體,姿勢很像一個嬰兒。他的心有太多的傷痕。承受了10年的責罵。來自於同一個女人。一年一年,變本加厲,踐踏了一個男人的尊嚴。

  我可不可以為海王星做一些什麼?我想我的心是好的。不管藍恭給了我多少個警戒。一定不要上男人的當。我還是決定要做點事情。起碼可以陪他度過現在,他除過自己的這部越野車,已經沒有其它了。8點30分,我用吻喚醒了海王星。陽光很好,出行的好日子。海王星,今天一定有很多人出去玩了。我們也出發吧。我趴在窗口往外看。今天去臨潼。3號到6號,秦嶺山水游。7號,我們回西安。一起給你找房子。海王星說,一切都聽小怡的。

  海王星那麼開心,吹起了小曲。我給他穿上衣服,擠好牙膏。對他好一些。哪怕是一個早晨。看見他精神很好。我悄悄地微笑。一場曖昧,一場調情,一番雲雨,感動了一個需要女人溫柔的男人。拯救了一個失去熱情的陽痿男人。我懂得我要為他說什麼話。夜裡三四點的時候,他的小傢伙硬了起來,這次是我在他的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