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用恐懼治療偷窺的惡習

受驚嚇的偷窺者不敢再“偷”
人都會對恐懼的事物加以回避,即使變態也不能消除這種負面心理。恐懼多為“負能量”可是,任何事物都具有雙面性,針對變態,可以採取以毒攻毒的方法來治療,恐懼實屬不錯的選擇。
偷窺癖的心理療法多為正常的引導或讓其膩煩。這麼做雖然有效,卻需要長時間不間斷的治療。並且,這種心理引導的方法比較柔和,然而對待“惡人”柔和並非最佳手段,偶爾的“殘忍”並非不可取。當然了,這個“殘忍”還是從心理出發,簡單來說就是讓偷窺癖患者產生恐懼。
如何讓偷窺癖產生恐懼,具體做法跟“厭惡療法”大同小異。比如,讓給他創造偷窺的條件,就在他慢慢興奮,並全身關注地偷窺時,可用各種手段給他“潑冷水”。這些手段並沒有硬性規定,最好是先找到偷窺癖患者的恐懼點,然後有針對性地進行驚嚇。
當恐懼深入偷窺癖患者的內心,他對自己的行為就會產生懷疑。有了懷疑心態就要讓他確信懷疑是對的。多進行幾次“恐懼治療”,偷窺癖患者心理必然產生畏懼,曾經能滿足自己欲望的“好伴侶”也就成了“鬼見愁”。
不過,總用一種手段驚嚇患者可能會使其產生習慣,所以,必須不停更換花樣。另外,若偷窺癖者患有其他精神上的異常,比如神經衰弱,那麼恐懼治療需要謹慎。
每個人所追求的事物都是自己最喜歡的東西,也許是物品,也許是虛擬物品,還有可能是某種行為。偷窺癖就是將自身喜好付之於行動,做出違反道德與法律的事情。偷窺癖的具體行為沒有什麼可深度探討的地方,而如何治療偷窺癖才是重點。
很多專家對偷窺癖這種變態行為採取強硬的治療措施,比如電擊、藥物刺激、對患者的身體進行傷害,以此讓他產生恐懼而不敢再偷窺。這種形式近似于矯正小孩子的壞習慣,可是偷窺癖大多為成年人,其“惡性”以深入骨髓,單純用外在治療並不能起到好效果。
強硬的治療效果不好,還會對患者的尊嚴、身體造成傷害。因此,有些專家開始對偷窺癖進行心理治療和引導。這種方法效果比較理想,最管用的治療手段為“厭惡療法”,其目的是讓偷窺癖患者厭倦自己的行為,直至不想再偷窺。可是,也會存在復發的可能。
其實,身體的傷害可以造成恐懼,若能將恐懼植入內心,讓偷窺癖懼怕自己的行為,從而能起到治療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