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night-99

老公外遇我意外收穫的經驗與姐妹們分享

樂樂是個公司的小職員,因為和老公有業務關係認識了,後來老公公司招人,就把她挖過來了,因為是自己挖來的人,就多關照了一些。樂樂突然發現眼前的老總竟然這麼對她一往情深。轉頭把男朋友踹了,在感情上忠貞不二地開始和老公勾畫未來。
  
    最讓我惡心的是,他們居然還背著我帶我孩子去玩,當然還有其他兩個朋友,但是樂樂對孩子大獻殷勤,讓傻老公感動不已,絲毫不覺得這位樂樂小姐是圖謀讓這個孩子失去媽媽,還覺得這個女孩真是超級善良,可愛,回家還跟我說,象樂樂這個年紀的女孩,哪有這麼有愛心又耐心的呀!
  
    我當時聽了一笑了之,沒多想。
  
    後來,樂樂抓住一切機會向老公展示她的可愛、溫柔、體貼、高貴、忠貞……
  
    和男友同居2年了,和老公上床還一聲聲慘叫「疼!疼!」我家那個還覺得這個女孩真是千年不遇的仙子。
  
    靠!老娘我到現在連其他男人手都沒有拉過,估計這會老公早就忘得九霄雲外了,滿腦子就是樂樂嬌羞的媚態了。
  
    回家一路我腦子就像瘋了一樣的狂轉,一會想殺了這兩個狗男女,一會想遠遠離開這個傷心地,一會想不活了,一會想我把錢全拿過來整死她們,一會想離婚,一會想不離拖死她們……
  
    腦子全亂了,覺得自己快垮了,所有遇到背叛的姐妹們的感覺我全都有,鋪天蓋地……
  
    好在我處理快,遭罪時間短,要不真要把我折騰的變一個人了。
  
    回家,我把孩子送姥姥家了,然後打電話給老公,問他能不能早點回來?
  
    你們猜老公什麼反映?
  
    老公的反映一下子敲醒了我,要不然,我還得象個棄婦一樣窩窩囔囔好幾年。現在想,我這件事情處理得這麼利索,這個電話很關鍵。
  
    老公接電話,沒等我說完,很不耐煩,說,催催催,就知道讓我回家,我成天在家裡帶著能做了業務?能賺了錢?
  
    我就是想問問你幾點能回來,沒有催你。
  
    我哪知道幾點辦完,你當是人家求我,我求人家,幾點?幾點?我知道幾點?
  
    我有點事想……
  
    有客戶在我這,叭,電話掛了。
  
    我不知道他哪裡來的這麼大火氣,我就有點不知好歹的又打過去。
  
    這次更直接,他直接壓掉了。
  
    拿著嘟嘟響的電話,你知道我什麼心情麼?
  
    最近他經常會為一些雞毛蒜皮的事情發脾氣,嫌棄我這個,嫌棄我那個,但是我沒有往這些方面想,還真以為他工作壓力大,總想把他從工作中拖出來,放鬆一下,但他似乎並不領情。其實那時是他們發生關係的時候。
  
    現在,我知道真相了,我覺得自己就像一塊舊抹布,讓人看一眼都覺得多餘。與其這樣被嫌棄,不如死亡來的痛快。
  
    我首先想到的是和他好好談談,我愛他,但是我不能做一個搖尾乞憐、任意遭人踐踏的狗。
  
    我一個人做在黑暗中很長時間,在和我自己鬥爭,我最後下定的決心就是,我要保留我在婚姻中的自尊,我的其他一切,愛情、孩子、財產都不能讓我犧牲做妻子的尊嚴。
  
    突然眼前一亮,晃的我直頭暈,老公回來了,他喝了些酒,看上去挺高興,但是一看見我做在沙發上還等他,就馬上顯得很煩躁。
  
    他看來還沒想好如何面對我,
  
    他說,幹什麼,半夜不睡。看我回來,也不去給我倒杯水!
  
    我給他倒好水,看了眼表,1:20,隨口說,怎麼這麼晚?
  
    老公立刻惱羞成怒,說,我想這麼晚,我成天在外邊陪客戶,拉業務,你什麼也不知道,就會叨叨……
  
    唉,你何必這樣呢?我心想,真是欲蓋彌彰。我來幫你捅破這張窗戶紙吧。
  
    你說的很對。
  
    我老公的想法就是家裡紅旗不倒,外邊彩旗飄飄。

  首先,我得說,我對男人沒有幻想,他不是完人,我給他機會
  
    其次,我要說,面對婚外情,我絕對不做那個失魂落魄,委曲求全的那個。
  
    我說,老公,如果有一天我背叛了你,你會怎麼辦呢?
  
    老公楞了一下,說,無聊。
  
    我笑笑,說,你說一下麼?說了我就放過你,讓你睡覺。
  
    老公說,你有完沒完?你吵醒孩子。
  
    我正色說,孩子不在家,你放心好了。我要是跟別人上床,你會怎麼辦?
  
    老公有點疑惑,說,你說什麼呢?你還想和別人上床?
  
    我說,別急,我沒說是真的。你還會和我繼續過下去麼?
  
    老公說,門都沒有。你捲鋪蓋滾蛋。
  
    我說,老公,我和你想的一樣,樂樂找過我了,我請你和她分手。
  
    老公眼一下子睜大一圈,然後,又假裝咳嗽了一下,說,什麼樂樂,你胡說什麼?
  
    我嘆了口氣,說,老公呀,你是不是也很為難做決定。其實碰上我這樣的老婆,很好決定。可以和她分手麼?我和孩子都捨不得你。
  
    我就是要試探他的底線,兩口子這個時候需要很強的心理防線。
  
    他一聽我還想纏著他,立刻又洋相起來了,馬上露出無賴嘴臉,說,你不要胡思亂想,誣賴人家女孩。聽風就是雨,這個家有你還能不能安寧……
  
    我這是更清醒認識到一點,不知道有過這樣經歷的姐妹們是不是也會認識到這一點,就是男人如果看到你永遠不會離開他,他就永遠不會珍惜你。
  
    我當時沒有想和他玩什麼心眼,我這個人,爸媽總說我心氣高,我確實對他非常失望。(因為在他回家之前,我已經上過他的郵箱了)
  
    我大喊了一聲,打斷他的喋喋不休,我說,嘿!你有完沒完!
  
    老公一下楞了。
  
    我說,你聽好了,我請你和樂樂分手,立刻。如果不同意,請你離開家。明天。
  
    老公好像沒反應過來。一會說,我憑什麼離開。
  
    我說,因為是你背叛婚姻,不是我。
  
    我趴在他臉上,披頭散髮,摁住他的肩膀,使勁盯住他的臉,最好不要再逼我了,魚死網破你也不會喜歡。
  
    我嘿嘿笑了幾聲,說,趕緊睡吧,明天還得談「業務」呢。你睡客廳,拜拜。
  
    我喝了幾片安眠藥,一夜睡的還不錯。
 
  
  第二天一睜眼,已經8:00了,快遲到了,我趕緊爬起來,喔,一看旁邊,老公睡在床上,正盯著我,估計是看我的反映。
  
    我顧不上看他,說,我要遲到了。趕緊下床收拾了一下,套裝、首飾、香水,一個都不能少。
  
    然後我拿了個酸奶,有拿出個麵包給他放在桌子上。
  
    老公看見我這樣,一沒哭,二沒鬧,還以為風雨之後見到彩虹了,也聽喜出望外,跟在我後邊也屁顛屁顛的忙著洗臉,吃飯。
  
    我說,我來不及了,先走了。
  
    他說,我送你吧。
  
    好溫馨的家庭氛圍,可惜被我一句話全破壞了
  
    好溫馨的家庭氛圍,可惜被我一句話全破壞了
  
    我說,不用了,今天你抽空考慮一下,是和樂樂分手,還是搬家。今天做個決定吧。老這麼拖,也不是個辦法。
  
    老公一下急了,說,你有完沒完,什麼都沒有,你瞎猜什麼,好好日子不過。
  
    我說,我都沒急,你急什麼。有沒有什麼,我不在乎,都過去了,我關心的是將來。還要不要和你過下去。請你暫時離開,我需要空間想一想,你也需要一個沒人嘮叨的空間整理一下思路。夫妻一場,別逼我了。
  
    我就上班去了,上班我也沒閒著,把樂樂打聽了個清楚,跟父母說,最近出差,孩子放幾天。
  
    中間老公破天荒(最近幾個月)給我發了好幾條短信,但是沒有一條涉及問題實質,對我來說,很簡單,要麼和她分手,要麼和我分手。
  
    我不想和他兜圈子。
  
    我只給他回了一條短信,如果你和她不分手,這事我會找合適機會告訴雙方父母,請不要擅自行動。
  
    老公又給我回了一堆,說我胡言亂語,不信任他什麼的。
  
    我就奇怪,他今天也不忙了。
  
    晚上回家,我看見比我早回家了。
  
    他有些諂媚說,回來了。
  
    我覺得這個事情,需要快刀斬亂麻,我看見他就快窒息了,我需要空間!!!!!!
  
    我說,你在家啊?
  
    他有點惱,說,這是我家,我當然在這裡。
  
    我看見桌子上,他從飯店買了好幾個菜,放在飯桌上。
  
    我說,你的決定是什麼呀?
  
    老公說,你不要這麼咄咄逼人,事情沒有你想像的那麼簡單。
  
    你的決定,老公,我就要你一句話,在我的世界里,不是黑,就是白,很簡單。
  
    老公很挫敗,說,好吧,我處理樂樂的事,但是我需要時間。
  
    我心想,狗屁,緩兵之計。我說,可以,今天12點前吧。
  
    老公說,什麼?
  
    我說,你至少今天12點前通知到她,你們沒戲了。
  
    老公說,不是那麼簡單。
  
    我走進餐廳,揪住桌布,使勁一拉,一桌子菜全砸在地上了,老公嚇了一條,我回頭,看著他,說,就這麼簡單。
  
    我走到鋼琴邊上,揪住鋼琴罩,上邊全市以前淘的工藝品,說,沒看清麼?
  
    老公說,你不要胡鬧。
  
    我說,別逼我了,別逼我和仇人同床共枕了。我會失控的。殺了你,殺了女兒。
  
    老公說,我走,我走。你不要後悔。
  
    我坐在沙發上,看他收拾了幾件衣物和文件,離開了。我一下子癱軟了,不是打擊的,而是這兩天緊繃的神經突然松了,我真的需要自己的空間。
  
    他從家裡離開,我一下子輕鬆了,說實話,我考慮的事情很少,什麼經濟、人言、自己婚配、孩子教育,我都沒有考慮,我只知道,我不可能想條踢不走的狗一樣趴在他腳下,求他可憐我,分一點愛情給我。那還不如殺了我。我不是個忍辱負重的人。
  
    現在想,如果我當時想那麼多,估計也得忍了,因為這些在當時看,都是些未知的難題,誰也不能說有把握解決,但是兵來將當,水來土掩,你現在考慮那麼多幹什麼,我前半生過的還不錯,這麼個坎,就能難死我?
  
    我就不信了。

持久液night-99

  
  然後我們分居了一年,他開始在賓館住了一周,然後搬到樂樂那裡了,兩個月後又鬧翻了,就住到公司了。
  
    第二天,我就換了家裡的鎖。
  
    我把單位工作安排了一下,然後請了7天假,帶著孩子和父母去香港玩了一圈,本來說我們三口年底帶孩子去迪斯尼玩玩的,現在我自己去了。
  
    香港玩的很開心,孩子快玩瘋了,我也很開心,唉,人能活幾天,開心一天算一天吧。
  
    快結束香港行程的時候,老公給我打電話,問我在哪裡?
  
    我說香港。
  
    他說,你怎麼去那裡了?幹什麼去了?和誰去的?……
  
    我說,沒什麼重要的話,以後見面說吧,漫遊費很貴。我要上雲霄飛車了。就掛了。
  
    回家後,我沒和他聯繫。直到一天,他打電話,說想女兒了,想接孩子過週末。
  
    我很痛快,說,去必勝客見面吧,
  
    在必勝客我第一次見到他。
  
    這時我的老公已經在樂樂的溫柔攻勢下同居了。
  
    其實這段關係讓他很狼狽,我不相信他真的打算和樂樂共度餘生,他有些被逼強迫使這段關係迅速成熟,很是狼狽。
  
    而樂樂,我相信絕對不是他的夢中情人。可惜老公在所謂的愛情中很暈頭,相要兩頭兼得,哪裡有這種好事,既然你自己不做決定,我幫你一把,他也暗自叫苦。
  
    有人問,老公要是陰奉陽違,怎麼辦?我老公男人氣十足,這種事他很難裝,我也不是傻瓜。
  
    進到必勝客,他的樣子很讓我失望,感覺好像是他被拋棄了,臉色灰暗,頭髮也不是那麼清爽,襯衣和褲子顏色一點不和諧。
  
    我穿著一身在香港置辦的行頭,在香港我學了一手,就是短褲加短靴,還搞了個香奈兒的墨鏡,頂頭上可以當發箍。有點港商的派頭,十個黑色的指甲蓋,跟貝克漢姆的一樣。嘿嘿。
  
    孩子是從頭到腳的米老鼠,估計不穿一個月,過不了癮。
  
    見到他很興奮,粘在他身上不下來。
  
    老公有點拘謹,怕我在這種場合讓他下不來台。沒敢問我去香港的事情。
  
    說,你最近挺好的?
  
    我避重就輕,說,還行,書記和經理鬧彆扭,我能好過到哪裡?
  
    其實我知道他不是問我的工作,但是這件事上,我不會婆婆媽媽,和他死纏爛打,我不是沒處可去的喪家狗,也不是他橫竪看不上,還賴著他的黃臉婆,更不是什麼愛的自殘的怨婦。
  
    他乾笑了一聲。
  
    我把孩子去香港的照片刻了一張盤,給他。他挺高興的。
  
    孩子說,爸爸,你客戶不讓你去迪斯尼,你也別生氣,因為客戶給你錢了。要不我也去不成迪斯尼。
  
    老公說,誰告訴你的?
  
    孩子說,媽媽。
  
    老公感激的看了我一眼,這個心胸狹隘的小人,以為我會拿孩子報復他呢。
  
    然後我們聊了幾句香港的事情,我對我們之間的事情只字未提。
  
    老公有點試探的問,今晚孩子就住我哪裡吧?
  
    我說,問孩子自己好了
  
    孩子說願意。
  
    老公說,我現在住樂樂哪裡。他一把壓住我的手,怕我跳起來,說,你把我趕出來,還換了鎖,本來沒什麼事情,你就是不信任我。
  
    這好像他們倆勾搭成奸全是我的錯,這是很多男人的邏輯。我的心理醫生說的,這是一種罪惡感的轉移。
  
    我輕輕推開他的手,壓下滿心的厭惡和惡心,說,老公,這可是重婚呀!死啦死啦的尤西。
  
    看他要急的樣子,我笑笑說,看你嚇的,開個玩笑。
  
    老公一時摸不著我的情緒,我說,看來你已經做了決定了。我們什麼時候離婚?
  
    老公說,你不要逼人太甚。
  
    我一點不想吵架,那對我,對他,對我們,都沒有任何好處。
  
    我說,那也最好有個期限,這個名義上的妻子,我不相當的時間太長。
  
    我最後說,在孩子面前,注意一下,她還什麼都不知道。
  
    我就離開了。去了美容院,然後是健身房,最後在酒吧泡了一晚。
  
    隔天,他把孩子送回來,我們什麼也沒有說,孩子和我說,樂樂阿姨也陪她一起玩了,但是和爸爸吵架了。
  
    哦,賣糕的,不會連一周都堅持不下去,死都可以的偉大愛情,別讓我看扁。
  
    後來,我聽說,老公住在樂樂租的房子里,生活條件不太好,樂樂想買房,老公暫時不願意,兩人鬧了幾次彆扭。
  
    突然一天,那個樂樂又來找我,說是要謝謝我,在我家門外,突然躥出來攔住我,誇獎我通情達理,有自知之明什麼的
  
    我懶得搭理她,說,我不認識你。

  樂樂很吃驚,說,我就是樂樂,就是**(老公)的…………
  
    我立刻表現的很感興趣,說,**的什麼?!
  
    她吭哧了半天,我說,姘頭!
  
    她說,你怎麼罵人?
  
    我說,罵你了麼?你不是麼?瑪麗隔壁的,大清早找抽來了?
  
    這下子,樂樂不願意了,立刻罵開了,說我無恥,那麼老而無趣,還霸佔個男人,沒有男的還不行,什麼亂七八糟的,我為和這種人呆在一起恥辱。
  
    我偷偷把手伸進包里,用快捷鍵撥通了老公手機,樂樂又叫罵了一陣,鄰居圍了一圈,大體聽出來什麼事情了,都暗自偷笑。樂樂居然叫鄰居評評理,我真佩服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