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背著老公和別人偷情的性愛故事

41歲少婦口述:李靜,女,41歲,可以算得上是個美少婦,保養的好,看起來像個25歲的少婦,提拔的胸部,讓你看不出她的真實年齡:
“你看我像是個偷情的女人嗎?”竇靜劈頭一句話讓菲林的心陡然一震,為了緩和一下氣氛,菲林儘量放慢、放輕語氣,說:“誰天生就想做竊賊呢。”良久,竇靜沉吟不語,身體緩緩陷向沙發深處,眼光漠然地定格在不知名的地方。
我還沒咂吧出愛情是什麼滋味,便昏頭昏腦地跌進了婚姻的圍城
我的家庭有點特別,父母的性格截然相反,這讓我從小就養成了一副自我衝突強烈的脾氣。有人說性格決定命運,我不知道我走上今天的路,是不是和我的性格有關。從小到大,一種矛盾的心理,讓我一直和異性朋友相處融洽,卻直到大學畢業也沒談過一次真正的戀愛。可能缺少戀愛經驗吧,第一次交男朋友我還沒咂吧出愛情是什麼滋味,便昏頭昏腦地跌進了婚姻的圍城。
大我6歲的丈夫做事沉穩,結婚這些年,我和丈夫相敬如賓,感情卻平淡似水,過著看似幸福實際上極其沉悶的日子。
正值丈夫事業如日中天時,我因為工作中得罪了人屢遭排擠,閑在家的時間越來越多。女人一老,臉孔就像失去水分的綠葉蔬菜令人提不起興致。一個人在家的時候,我想得最多的就是,一個失去所有愛情資本的女人無疑是悲哀的。
頭些年我也聽過丈夫在外面有情人的風言風語,可我沒有證據,也無心搜集“罪證”。倘若自己再年輕十歲,我也許會大張旗鼓地向他討個說法,可如今一家老小安康,衣食富足,最主要的是我鬧也未必鬧出個什麼名堂,最終還落個親戚朋友茶餘飯後唏噓慨歎的物件。
讓一個男人再為一個眼看邁進四十門檻的女人守什麼呢?對於丈夫在我和他之間建立的一種“適當的情感自由度”我從來沒說破過。將心放寬,世上便再也沒有了不得的事兒。
他顯得格外興奮,青春氣息仿佛不停地從周身的毛孔往外湧,把我也浸染得年輕了許多
我和他是兩年前在一次商品交易會上認識的。那時丈夫剛剛去南方工作。他是個英俊結實的小夥子,年輕中透著幾分成熟,在一家公司做銷售代表,黝黑的皮膚和濃濃的毛髮在他身上貫穿成一股野性的流浪氣息。
交談中他告訴我,這是他隻身在城市中闖蕩找的第一份工作,經理對他十分器重,特意委派他代表公司來參加這次的洽談會。那天,他顯得格外興奮,青春氣息仿佛不停地從他周身的毛孔往外湧,把我也浸染得年輕了許多。作為供貨方,我給了他一些方便。
後來,我們又先後接觸過幾次,彼此的好感逐漸變成相互間的默契,從見面時的會心一笑,到短信聯繫,再到幾分鐘、十幾分鐘、一個鐘頭的電話……
第一次和他發生肌膚之親大概是2003年的這個時候。那次離家幾年的他準備回家過年,我特意要了一瓶上好的紅酒為他送行,那天我們由飯店去到咖啡廳再轉到酒吧,簡直玩瘋了,酒店裡的一夜,他喚醒了我做女人的意識,我覺得生活變了,心裡感到了快樂和踏實。
在此之前,我給過他錢,送他名牌衣服,彩屏手機,還給他配了電腦,這些都是年輕人喜歡的東西。
我知道自己這樣做很不道德,惟一用來說服自己的理由就是:我決不破壞我的家庭,也不阻撓他去尋找愛情。我還在心中恪守一個原則,決不帶他回家,那畢竟是丈夫為我和孩子創下的,我不願褻瀆,事實上,我也怕在家裡的角角落落留下晦澀的記憶,無論如何,偷情總是令人覺得不潔淨。
為了往來方便,我出錢重新幫他租了住處,房屋佈置得跟一個正常的家沒有什麼分別,只是我每次進出那裡只能披著滿天的星星或者踏著黎明的露水。我和他的關係始終都很隱蔽收斂,儘管如此,最開始時我仍不免對丈夫心懷歉疚。我很自責,可又割捨不下。
他說,他並沒有傷害我,我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想快快逃離那個齷齪的地方
去年春天,我接到丈夫將如期返回的消息,這也意味著我該和他說分手了。為此,我的心情跌到穀底,整日惶惶不安,他卻一臉輕鬆快意。
一天,我忍不住地問他: “我們的關係快結束了,你是不是也終於解脫了?”他不假思索地回答,他不願意欺騙我,其實,我們兩個人都心知肚明,我們的關係只能在黑夜中保持,見不得人,我和他不會有結果,他也不會陪我一輩子。他的坦率讓我心裡很不是滋味。
丈夫回來的前一天晚上,我最後一次和他幽會,疲憊地躺在鬆軟的床墊上,我禁不住流下眼淚,天長日久有了感情,真有點捨不得啊,我聲音嘶啞地交代說,如果他喜歡,可以繼續住在這裡,房租不是問題,他說自己早有離開這裡去別的城市的打算,如果不是因為我,早走了。
正在離別情緒中纏綿時,他枕邊的手機突然“嘀嘀”地響起短信提示音,我順手抓過來:只想睡,不想起……螢幕中閃爍的字句,頓時像在我心頭墜上一個鉛塊。
一陣大吵大鬧後,他告訴我,和我在一起的同時他的確還與另一位大姐關係親密,這次離開其實就是為了陪她,他說,他並沒有傷害我,再說我對他也不是忠貞不二,我啞口無言,只想快快逃離那個齷齪的地方。
這件事結束後不久,我患上抑鬱症,臥床大半年。病癒後,我像是得了潔癖,總喜歡擦桌子。外表的骯髒容易去除,心靈的污垢卻難以滌蕩。好在這世界變化太快,誰也沒有注意到一個寂寞女人的偷情史,沒有人看出我們這個重新恢復和諧和快樂的家庭裡,曾經有過的激流暗湧,然而偷情的經歷卻在我心裡結下了疙瘩,每每想起,我就特別厭恨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