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請進入   持久液說明.     持久液訂購.

講述自己的悲慘遭遇一直被販賣和強暴

IS性奴隸

外媒稱,還不到16歲的哈姆莎看上去纖弱但機靈,卻讓人感覺很迷茫,彷彿她的一部分已經被抽離。幾個月前哈姆薩從「伊斯蘭國」的惡魔手中逃脫。在她被囚禁期間,經歷了在敘利亞和伊拉克邊境被無休止販賣的噩夢。

據西班牙《世界報》5月15日報道稱,那些剝奪她自由和將她來回交易的人對她進行了一次又一次的強暴。「最開始我們這些被囚禁的人按性別被分隔開,隨後年輕女性和女童被帶到摩蘇爾,在那裡我們只逗留了1天,就被送到敘利亞。」哈姆莎回憶到。

在「伊斯蘭國」控制的重鎮拉卡,哈姆莎和其他幾十個雅茲迪族少女一起被囚禁在一個黑暗狹小的房間,與拜火教派有關聯的雅茲迪教派被聖戰分子看做是「魔鬼崇拜者」。

被囚禁1個半月後,哈姆莎的首個買家出現了。「那是一個埃及男孩。他對我說不用害怕,他會像對待自己的姐妹一樣對待我。我們一起前往摩蘇爾,但最終他將我‘退回’了拉卡。在那裡另一個男人買了我。他非常高壯,令我害怕。在去他家的路上他告訴我他一個人住。在第二天晚上他就逼迫我做了非常不好的事。我尖叫,哭泣。他明確告訴我只要我不皈依伊斯蘭教,就永遠不會和我結婚。後來他把我賣給了一個和他一樣的敘利亞士兵。」

在第3個買家手中,哈姆莎依然表明自己的反抗態度。「我告訴他我永遠不會改變信仰,幾個小時後,一個胖子來到他家,對我說:‘如果你是個壞女孩,就會受到懲罰。’他用棍子打我,還強暴了我。」

後來又被轉賣到另一名「伊斯蘭國」士兵手中的哈姆莎在一個下午聽取了一名士兵妻子低聲給她的忠告。「她勸我做所有他要求我做的事,以獲取信任。我開始變得順從,每天整理住處,並為他奉上食物和茶。後來他給了我一部手機,我偷偷和家人取得了聯繫。有一天,我看到鑰匙就插在門上,於是就借機逃走了。」哈姆莎對記者講述到。

不幸中的萬幸,哈姆莎最終得以與至親團聚。

「回來以後,我又重新回到學校,一直試圖恢復從前的生活,但我永遠忘不了2014年8月3日之後遭遇的那一切。」這名小女孩痛苦地低語到。

儘管大批女性長期淪為「伊斯蘭國」的性奴隸,但懷孕率卻出奇的低。「懷孕的女性非常少。開始我們對此感到非常不解,現在我們才知道,‘伊斯蘭國’的成員正在推行節育措施。他們逼迫女性口服或注射避孕藥物,甚至逼迫一些人墮胎。」 伊拉克杜胡克省衛生部門負責人尼扎爾·伊斯馬特·塔伊布表示。

建立了一個專門接收從「伊斯蘭國」逃脫的女性奴隸的醫療中心的雅茲迪族婦科專家娜加姆·納扎特表示:「這些買下女孩的男性目的不一,有的只是為了取樂,因此會採取節育措施,有的則是為了組建家庭。」但她也承認,缺乏官方數據來為地下墮胎情況作出解釋。「我們目前沒有接到任何有關這些女性懷孕的信息。很可能她們都被送到過非法診所進行墮胎,但我們沒有確切消息。在伊拉克,自動終止懷孕是非法的。」

哈姆莎的回憶揭露了一段血淋淋的悲劇。在被囚禁期間,她總是在想:「我是從這裡逃跑,還是自殺?」為了能讓她盡快恢復,雅茲迪族的一名精神領袖巴巴·捨伊老人總是不斷地對她說:「幸存下來的人仍然是純潔的雅茲迪族人,應當恢復生活,重建關係。」(編譯/韓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