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好緊實的小穴

小C爸
小C是我上高中認識的第一個好朋友,
因為住宿的關係,她常常邀我去她家裡住,
她有一對感情好得令人非常羨慕的父母。
 
 
怎麼說他們感情好呢?
有時候在他們家裡,總會不小心撞見兩人的親密舉動。
有一次是我到廚房拿水喝,無意間看到小C爸,
正全身緊抵著在電鍋前填飯的小C媽,不斷扭動磨擦,
嘴脣在她耳後吸吮著,還不停發出嘖嘖聲,
雙手也在她乳下的位置撫摸,
而我一腳不小心就踏進了廚房,
驚擾了他們,超級不好意思的,
害我那天吃飯時都很尷尬。
 
 
晚餐過後小C問我怎麼了?
才扭扭捏捏說出我所看到的那一幕,
小C聽我說完整個大笑,
「這又沒什麼,他們兩個從我小時候都是這樣啊!
我都已經見怪不怪了。」
「真的嗎?」我瞪大了眼睛傻問。
「對啊!有時候還會聽到她們做愛的聲音咧!」
呃…這…對於才剛上高中,
男女之事還很懵懂的我,也太刺激了。
 
 
那天晚上,小C睡到翻過去,
我卻被她父母房間傳來的歡愛聲搞得我完全無法睡,
真的是太刺激了,隱約感覺到自己下體的一陣濕潤,
當聲音停止後,我久久無法入眠,
不知道躺了多久,才不自覺地睡著了。
 
 
這樣日子並沒有維持太久,因為小C爸工作調動的關係,
高二小C舉家就搬到北部去了,
當年的聯絡方式並不像現在那麼方便,
面臨升學壓力的我們,就漸漸失去了聯絡。
 
 
直到大三,有次代表學校到鄰校參加校際活動,
沒想到竟然讓我們再次相遇了,超開心的,
於是我們又開始常到小C家過夜的日子。
不同的是,小C媽前兩年因意外過世,
當看到小西爸,整個人都很落寞的感覺,
我看了也為他難過。
所以有時候到家裡也會陪他聊聊天,
希望他能趕快走出喪妻的陰霾。
 
 
人生總有很多的變化,
大學畢業後小C考上南部的研究所,繼續學術研究,
我則是透過朋友的介紹,
進入美容美體體系學習與就業。
 
 
我們兩個見面時間當然就比以前少,
但是假日或放假都還是會想辦法約見面或過夜,
分享彼此的生活,也分享彼此交友的過程與情況,
包括男朋友。
 
 
我在美容美體公司學習時,
小C總是會義不容辭當我的模特兒讓我練習,
因為他們一家都很愛去給人家按摩,
所以總能很認真給我許多的建議,
於是讓我在工作上獲得主管和客人的肯定,
也被賦予很多責任。
 
 
幾年後,因為慢慢覺得體力不堪負荷,
想要自己出來執業,
但是想說要跟做別人差異化,唯一想到的,
就得做很少人在做的男子美體。
 
 
初時小C很反對,但是幾經溝通,
又看到我在公司做得真的很辛苦,
忙到連男朋友都沒空交,
且我跟她保證我會注意安全的,她才願意贊成。
 
 
但是畢竟男體和女體還是有所不同,
還在想要找誰練習,
想了想她就推薦她爸給我當模特兒,
「ㄜ~這…這樣好嗎?」
「可以啦!我爸也超常去按摩的,又是認識的人,
當然也比較安全啊!」
「呃…好像也是。」但是我腦袋裡,
卻突然跑出當年他與小C媽的親密記憶。
以中年人來說,小C爸算是保養得很好的,
雖然難免會有一些歲月的痕跡,
但是整體都算是很ok的。
那他….天啊!不行不行,我在想什麼啊~
工作都快沒了還想這些,鎮定!鎮定!
 
 
於是小C就幫我跟她爸約好時間,
到家裡幫他按摩練習,
小C爸果然很有經驗,幫我提點了很多注意事項,
讓我很快進入狀況。
 
 
當時小C正值愛情課業兩忙碌,
講實在也不可能一直陪我,
1-2次後,我就自己跟小C爸約時間了。
 
 
那天我依照流程幫小C爸做按摩前的全身去角質後,
請他先去沖洗,再拍上舒緩的經絡循環調理液後,
就讓他稍作休息,也讓皮膚吸收,我則去上個廁所。
 
 
再回到房間,卻看到小C爸突然馬上翻身趴著,
用雙手壓著腹部,臉色脹紅。
「小C爸,你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我擔心地問著。
「沒…沒啦!我沒事。﹞
「但是你的臉色怪怪的,是肚子不舒服嗎?」
「沒…沒有啦!」他越是緊張的口吻回應,我越是擔心,
趕快到床邊看他到底怎麼了,但是他硬是趴著,
幾經掙扎後,他才終於被我翻過身,
眼前這一幕卻讓我呆掉了,
他的肉棒就這樣直挺挺站在我眼前。
 
 
「小E~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這…怎麼會這樣呢?」我不知所措地問。
「其實…其實…妳的身形跟小C媽很像,
而妳的按摩真的讓我很有感覺,
只是…之前小C在,我強力忍著…
今天或許是因為小C不在,我…整個意志力就鬆懈了,
對不起…對不起…」
 
 
聽到他這樣說,我整個也是呆了,
我跟小C媽的身形很像?所以他是對我有感覺的嗎?
看著他還極力壓抑地躺在那,
我…我的手竟然不受控制地向他伸過去,
輕輕地握住他那讓我濕過很多回的肉棒。
 
 
「啊~小E,妳…」
「你知道嗎?從第一次聽到你跟小C媽做愛的時候,
就一直在想像你的肉棒是甚麼樣子的?
他到底是如何,可以讓小C媽總是那麼銷魂地淫叫,
我今天終於看到了。」
我一邊緩緩擼動他的肉棒,
一邊呢喃似地說出這一段藏在心底多年的祕密。
 
 
「小E~啊…妳~」小C爸的口中隨著我手的律動,
發出令我動情的呻吟。
當我再也忍不住也不想忍了,我低下頭,
獻上我的朱唇與他親嘴,
雙腿跨過他的身軀,趴在他身上,一陣輕吻後,
小C爸的雙手也不自禁地撫摸我的臀部,
慢慢地撩起我的衣裙,
直到他接觸到我細嫩的肌膚,
「小E~妳的皮膚真好。」
 
我含羞一笑,坐直身體,雙眸含羞地凝視著他,
再緩緩低下頭,用我靈動的舌頭舔著他的乳頭,
「啊~小E…妳的舌頭,舔得我好爽!」
 
我一聽到他的鼓勵,我更努力地想讓他舒服,
手也不忘向下撫摸我想了好久的肉棒,
我讓唇舌沿著他的胸腹一路往下,他的呻吟依舊不斷,
最後來到他的鼠蹊部,
我終於動手脫下阻礙著我們的紙褲,
瞬間,他的肉棒直挺彈跳而出,「啊~好大喔~」
 
 
「小E!這樣不好吧~」
他用完全沒有拒絕力的口吻說著。
我就這樣跪在他雙腿之間,凝視了他一會兒,
用手輕輕握著肉棒根部,再緩緩低下頭,
當我舌尖與他的龜頭接觸的剎那,
我們兩個身體都像通了電般地顫抖,
我慢慢地慢慢地,用嘴唇、用舌頭,一點一點地舔弄他,
最後將整個龜頭還有肉棒都含入口中,
小C爸的呻吟聲,是我最好的鼓勵。
 
 
我也忍不住將一隻手伸到自己的胯下,
揉撫我濕潤的丁字褲,
啊~我好淫蕩,每次幫小C爸按摩我都故意穿丁字褲,
不就是期待這一天嗎?
 
 
直到自己也受不了了,我站起身來,撩起裙擺,
就在他面前緩緩地脫下我的丁字褲,
「小E,啊~妳好濕喔~」他看到的就像我自己感受到的,
淫液整個滑出了我的小穴,
和剛離開我身體的丁字褲連接成一條銀色的水線。
 
 
將丁字褲丟在一旁,再次跨在他身上,
我左手扶在他的胸膛,右手扶正他的肉棒,
讓自己的小穴就這樣坐下,
「啊~天啊!好大、好熱喔!」
「小E~妳好緊喔!啊~啊~」騎在他身上,
我不斷扭動我的腰臀,
就想要把他的肉棒吞入我身體最深處,
更想感受當年小C媽的快感,
愉快的呻吟聲不斷從我們口中溢出,
身體也是同頻率地擺動,
當看我有點累了,他終於伸手拉下我,
主動地吻了我,我心中喜不自勝,
他的吻就像為我充電,讓我再次挺起身來,
賣力地搖動我的臀部,
就這樣一波又一波的潮動,
當小C爸口中吶喊出一連串的「啊~啊~啊!」聲中,
我們一起來到第一次的高潮。
 
 
我累得坐在他身上休息了一會兒,
撫摸著自己依舊抽蓄的小穴,
當我抽離他,他口中溢出被解放的呻吟,
我再次跪在他雙腿之間,
低頭將剛剛讓我超舒服,且滿是我淫液的肉棒含入口中,
「喔!~小E」看著我在他身下如此努力,
他坐起身子,將我整個人拉近他,充滿侵略性地吻著我,
讓我坐到他大腿根上,雙手擁著彼此,
就像愛戀中的情侶熱吻著,
他伸手脫下我的工作服,還有阻礙著我們之間的胸罩,
低頭就一陣狂吻、狂吸我的雙乳,
我只能回報以不斷的呻吟,
他讓我躺下,雙手和雙唇不斷擾動我的敏感線,
瞬間移動到我的小穴,將我所有的渴望吸入他口中,
除了扭動自己的興奮的胴體和口中無法停止的呻吟,
我甚麼也無法做。
 
 
突然他將我翻過身,讓我跪趴著,我遲疑了一下,
他雙手掰開我的臀瓣,
用舌頭大範圍整個舔過我的小穴和屁眼,
再將舌頭探入小穴中擾動,天啊!這太刺激的,
以前的男友從來沒這樣對我過。
 
 
直到我受不了癱軟在床上,
即使如此,他也不放過我,還是不停地在我穴中深探。
當他再次幫我翻身正躺,無力的我只報以不斷地喘息,
他則把我的雙腿扳成M字腿,
將他的肉棒快速插入我期待已久的小穴,
然後就是一陣猛插,中間偶爾穿插與我熱吻,
封住我不斷呻吟的紅唇,
偶有時候雙手拉住我前臂,向打樁似地猛幹,
我的雙乳就在他眼前隨著他的動作而波動。
 
 
過一會兒,他再次讓我趴跪著,
像是捨不得離我開小穴太久的感覺,
馬上又從背後插進來,
只讓我右手撐在床上,左手則拉著我的左手臂,
再次他專屬的律動,啪啪啪的聲音,充滿整個房間,
或者雙手扶在我腰上,讓我們的下體更緊密地接觸,
抑或讓我們前後直跪著,
讓我的雙乳在他手掌限制的空間不斷晃動,
「小E~我終於可以這樣幹妳了,
我想妳的這對E奶好久了…」

「啊~~~小C爸,我也想你想好久了。」
他感受我身體的律動,覺得我累了,就把我放在床上,
抬起我的腿,全身直壓在我身上,
再次與我身上兩個口緊密結合,
並在雙口縫隙找呼吸和呻吟的空隙。
 
 
當他再次拉住我的前手臂狂插,
「啊~小E,這樣妳舒服嗎?」
「舒服~舒服~小C爸幹得我好爽啊~」
「啊~真的嗎?啊啊啊~我也好爽!」
在他猛力的衝刺下,我小穴來到第二次高潮的強烈收縮,
「啊啊啊~我到了~我到了~」我失聲高喊
抵不住我小穴的緊縮,他也在我體內爆發了。「啊啊啊~」
 
 
「小E~」他再次低頭吻著我,那樣溫柔、那樣細膩,
像是終於得到他渴望已久的至寶一樣,
而我從少女時代的幻夢,也終於如願以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