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請進入   持久液說明.     持久液訂購.

男人性愛怪癖愛咬

愛說髒話 愛看A片

將性事「擺明處」

李敏說:「我和丈夫的關系很好,從談戀愛的時候開始一直到現在,我們幾乎沒有吵過架。別人都說我們是對甜蜜的小夫妻。可我丈夫做愛時有開燈的嗜好,他喜歡觀察我當時的神態,說這樣做會使他的身心得到最大的滿足。可是我實在受不了他把這種事擺在明處,每次他一開燈我就立即關掉,各自相持不下,真是煞風景。」

專家分析:在亮堂堂的環境之中與愛人親密,自然可獲得視覺上的高強度刺激,彼此的身體一覽無遺,因而心理上的獲得感得到滿足。但是,要知道女性的性感覺偏重於觸覺,故女性多半喜歡愛撫,而且她們對性行為多少總有些羞澀心理,閉眼更有利於豐富她們的想象。女性把主要精力集中於想象和體會,感覺著性愛的甜蜜。這一切在視線不清的情況下能夠更好地完成,如果燈光太亮,美好的幻想就會大打折扣。理想的夫妻性愛環境,可在私密性得到充分保障的前提下,適當採取低亮度照明,其亮度以看得見身體輪廓,看不清面部為宜。
夫妻性生活產生矛盾,大多是因為雙方對彼此生理、心理特點了解得不夠深。很多妻子往往因為丈夫在性生活中的一些「怪癖」與其鬧矛盾。其實,男人就像孩子一樣,如果你能像他肚子裡的蛔虫,了解他的「性趣」,還能時常給他來點出其不意的小花樣,他肯定會更加愛你。
夫妻性生活產生矛盾,大多是因為雙方對彼此生理、心理特點了解得不夠深。很多妻子往往因為丈夫在性生活中的一些「怪癖」與其鬧矛盾。其實,男人就像孩子一樣,如果你能像他肚子裡的蛔虫,了解他的「性趣」,還能時常給他來點出其不意的小花樣,他肯定會更加愛你。

牙齒咬咬

28歲的杜欣說:「我有一個難以啟齒的隱情:做愛時,丈夫經常咬我。他開始時不太重,可我興奮後,他就好像更興奮,於是咬得更起勁,有時還會咬出血痕來。我不敢掙扎,怕掃他的興,也怕他咬得更重,心裡非常緊張害怕,他是不是有性虐待傾向?」

專家分析:夫妻性生活時,當愛撫動作不斷升級,必須用親吻來表達性興奮達到最大程度時,無論男女都會出現「用牙齒親吻」的趨向。當然,這通常是溫柔地輕咬,有的人就特別喜歡這種方式,以致成為一種性偏好。做愛時有人喜歡在愛人肩膀上留下一個深深的牙印,把它當作愛的証明,這種心理也是正常的。性生活中,正常到病態、緊張到放鬆,各個階段變化微妙,很難對每一階段做出嚴格的限定。但是,如果對方的行為讓自己的身體或心理感到不能忍受的痛苦,就應該考慮到對方有可能存在性虐待傾向。這種情況,你要對他如實說出你的感受,讓他調整做法。如果得不到改善,應該求助心理醫生。

愛看A片

30歲的何麗結婚已經四年了,和老公的關系很好,可在性生活上,她有一點不是太滿意。每次激情時分,老公總愛放一些色情的東西,有時,還會現學現用。對於這一點,她也不知道他為何喜歡這樣做。她覺得他是個好色的男人,而且在她看來,自己已經不再像從前那樣有新鮮感了,已經再也不能滿足他了。

專家分析:男人這樣做是因為他們是視覺動物,他看那些東西完全是出於一種男人的本能,這種行為本身除了能說明他是一個正常的男人以外,不具有任何意義。所以作為妻子,當你了解了男性的這種心理狀態時,一定要給予體諒與理解。

喜歡臟話連篇

劉小妮,27歲,網絡工程師。她說:「丈夫在婚後變得下流了,做愛時總愛說一些粗俗的臟話,不堪入耳,我對此十分反感。同時我也很納悶,丈夫平時挺斯文的,為什麼在做愛時就陡然變得『下流』了呢?」

專家分析:夫妻做愛時互相挑逗、調情,說一些「意味深長」的語言,本屬正常。通常女性的性興奮發動較男性慢,需要較長的時間。從生理上講,此時所說的「臟話」和一般的語言表達沒有異常之處。平時人們所具有的文明意識(大腦皮層抑制作用的體現)不會讓臟話出口,但由於性生活時全身高度興奮,大腦皮層就會暫或部分失去抑制作用,本我就會沖破自我的阻撓,於是臟話便在無意識當中鑽了出來。這一理論暗示了那些在享受性快樂之際情不自禁說話帶「色」的人,能夠忘我地投入性愛之中。可見,夫妻間在性興奮時說些臟話是可以理解的,並沒有什麼過錯,更不能說是下流。這種習慣上的差異,夫妻間可以通過坦誠地交流,最終達到互相理解和適應。

問我的性經歷

趙娟說:「有一次,我們在激情過後,他似乎不經心地問我以前的感受,這讓我感覺很不舒服,我隻說了句我愛你,我想這是女人和男人做愛最神聖的理由,所以,我多少表現出自己的反感,結果我們一夜都沒說話。還有一次,在我表現得很主動的時候,他突然問我以前是不是也這樣做的,是不是前任男友教我的?我一下子熱情全沒了,我知道他的敏感,但我無法忍受男人為什麼總是想知道女人以前的經歷,他們真的那麼想要了解性隱私嗎?」

專家分析:在現代社會,都市裡的男人不再那麼狹隘,但是,男人心中的那個強烈的佔有欲是始終強烈的,他之所以會直接或含蓄地詢問你的性經歷,無非就是想比較自己與別人的性能力是否有差別,他希望你關於性的體驗和理解的全部信息都是由人而產生的。所以,當你有過和別人的性行為後,他雖然可以理解與接納,但同時也必然很在意。在這個時候,女人所能採取的最好的方式就是不正面回答,多給他一些贊美的語言並更直接地表達對他的迷戀就好了。

突然「強暴」我

曉紅:「我們現有的性生活也不錯,他很體貼也很溫存,我覺得很享受他給我的愛。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有的時候他會突然做出一點怪異的事,比如偶爾對我『粗暴』一點,甚至還扯破過一件睡衣和內褲。第一次的時候我很害怕,覺得他像個魯莽的人,不是那個斯文儒雅的先生了,說真的有點像瘋狂的色魔。不可否認的是,那一次我也因為感受很特別而顯得特別興奮,而他就更是異常地激情四射,可我又擔心這樣下去會往變態的方向發展,我不知道,是不是男人都希望用一些異常的方式來調劑。」

專家分析:當男人說,他希望多一點變化,或者干脆是來一次最直接地「闖入」或「侵犯」的時候,其實原因很簡單,他只是想要一點變化,只是想嘗試一下新方式,從而增加你們的性樂趣,這與男人品性無關,只要不是頻繁而帶有傷害性的。可這樣很容易讓女人因為突如其來的性要求而產生對男人的困惑,不明白為什麼溫柔如水的他如何會瞬間變形。然而,在性領域有句話說得好,只要兩個成年人自願地不傷害別人的性行為,我看不出我們有什麼好反對的。同理,如果你不反感並能接受他所謂怪異的性念頭,那何不與他一起,把這場游戲進行到底呢?當然。如果你有被迫的感受,那就直接說出來,大可不必勉強自己,因為和諧的性愛需要兩個人的真實的溝通與舒適的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