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請進入   持久液說明.     持久液訂購.

不知道算不算一夜情

你最美好的一夜情經歷是什麼樣的?
這個故事對我來說有些不真實,我不知道算不算一夜情,但確實是一段最美好的回憶。

10年遇到一些事不順心,獨自去鳳凰旅行。在長沙的第二天早上,搭了一個旅行團的大巴車,我坐下之後又上來一個梳著雙馬尾的年輕女孩,這髮型真是很難得一見,所以多看了幾眼,大學新生的感覺,也不高,155上下,打扮日式森女,掛著一個索尼相機,眼睛大而元氣。第一印象就好像日本動漫里走出來一般,眼前一亮。我坐在倒數第二排,可能是看我看她的緣故,她過來問我是否可以坐我旁邊,我很意外,因為後面還有座位。但我自然欣然答應,讓出靠窗的座位給她。

一路上她玩ipad我看自己帶的書,沒什麼交流,我不是一個擅長跟陌生人交往的人。偶爾還是會偷瞄一下她,真的蠻漂亮的,說實話當時還在想她是不是看上我了…
上車後我們就顯得熟稔了很多,她給我看她正在玩的遊戲,讓我幫她出主意,玩了一會兒又看我看的書,一看艱澀難懂就吐舌頭笑我果然是文藝青年。

橘子很愛笑,笑起來很好看,但又不是那種少女未黯世事的天真爛漫,有一種沒心沒肺的灑脫。

然後聊得累了就給我聽她ipad裡面的歌,一人一個耳曼,儼然一副情侶的樣子。

從長沙去鳳凰有將近五六個小時的車程,本來昨天就沒睡熟我不知不覺就睡著了,等我慢慢醒過來,發現橘子已經躺在我的肩膀上,睡得無邪。

我看著她睡著的側臉,心中湧起一種莫名的感動。

到了鳳凰之後,我其實也沒什麼安排和打算,完全是興起而至,她笑笑拉著去找定好的客棧,如果去過鳳凰的應該知道正對虹橋,邊上那個吊腳樓客棧——沱江人家。從那家客棧望出去的景致真的很不錯,早上還能看到漁船穿梭虹橋,煙霧朦朧,凌波漣漪。

其實從下車開始她完全就是個小女朋友的樣子了,拉著我的手腕到處溜達,然後嘻嘻哈哈一副度蜜月一樣的表情, 我則完全處於這到底是鬧哪樣的莫名其妙和其實這樣也挺帶感的新鮮有趣心態一路陪伴。

老闆娘是個比較幹練精明又不缺親切的阿姨,說累了吧,趕緊看看房間休息一下哈。

橘子拉我走入房間看了風景,笑著說,晚上住我這吧,我包你了!

我很意外,這姑娘膽子也忒大了,雖然我看上去不像壞人,比較溫和,但我畢竟是個危險的男人啊。

然後她調皮地跟我約定說,不許想歪咯,我只想這段時間有人陪我。你要答應我,不要做壞事,不然我真的會報警哦。

我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只是覺得旅行中遇到這麼個奇葩也挺有趣的,就點頭答應了。

那晚逛了很多地方,還有什麼民族演出,說實話挺精彩的,什麼趕屍人啊上刀山下火海啊魔術啊舞蹈啊都很有地方特色,現場氣氛很好,我們有說有笑,臉都快貼在一塊了。雖然票價感覺坑爹了點。

回來的路上還哼起了歌,不知不覺拉住了我的手….

回來後她說要洗澡,讓我出去。

她洗完澡我去外面抽煙,進來她已經睡在裡面,那時候還是比較冷的,只有一條被子,她睡覺全裹住了,所以我糾結了,我帶的衣服不多,已經有點冷了,不需要被子夠嗆,沒想到我剛躺上去她就給我讓出被子來了。

然後路露出一雙明亮的眼睛撲哧道,小李子,本宮賞你的。

我只得渣的躺了下去。

我覺得我跟一般男生不一樣的地方在於,我很擅長控制自己的下半身,很少為情慾所困,跟人相處崇尚自然而言。也許這也是我讓很多女生產生好感舒適的原因之一。

躺下去後我們有聊沒聊好似以前寢室夜談一般很容易就拉近了距離,我自認為不擅長說話,但卻很擅長傾聽。

不知不覺橘子對我吐露了很多心聲和家裡的情況,雖然沒有細說,我也不會細問,但我大概聽出來橘子是長於一個重組家庭的,母親估計是第三者這樣的角色,父親很有錢,但是很忙,哥哥和姐姐經常不待見她,,母親又只知道自己享樂,家裡沒溫暖,很想浪跡天涯之類…

她告訴我不知為何對我有一種奇怪的感覺,覺得很熟悉,很親切,很溫暖。我笑笑,怎麼感覺你在調戲我啊。

那晚聊著聊著就睡著了,第二天醒來,她已經在梳洗。這一晚,如此溫暖而神奇。我們真的什麼也沒做。

算上來去兩天,在鳳凰待了正好一周。這一周非常快樂,現在想起來都覺得彷彿夢境一般。

鳳凰那段時間人也不多,我們攜手漫步清晨與夜晚的各個街頭巷尾,各家飯館,談天說地,歡聲笑語。
就這麼一路無語到了中間一個地方停車休息吃飯,我草草吃完後在一旁無聊抽煙,思考旅行後的方向。這個姑娘走到我身後調侃道,你看上去很憂鬱呢,文藝青年。
我回頭,她伸手遞過來一瓶綠茶,我也不客氣順手接了,說聲謝了就打開喝了。

然後她就開始自我介紹了,我叫橘子,又甜又柔軟的橘子,嘿嘿。

我很奇怪我也算不上什麼帥哥,這姑娘怎麼這麼主動。但這也不是什麼壞事,就跟她有一句每一句的聊開了,不過都是避重就輕,沒有真正談及自己目前的生活狀態和個人信息,多是打個哈哈就過去了。
從頭到尾,我不知道她的具體名字籍貫年齡,她也不知道我的任何個人信息,但卻能放開肺腑講許許多多生活中的快樂與憂傷,迷茫與理想,喜歡過的人,痛恨過的人。

在心靈上,似乎比之前認識的所有人都親近。

但所有事總有分開的那一刻,回到長沙那一晚。

我們久久不能入睡,彼此四目相視,看得出的不捨和留戀。

不需要言語說明,她主動吻了我,然後我們就不顧一切地融合在一起。

我在這方面還算有些經驗,所以隱隱感覺這姑娘這方面非常青澀笨拙。。

那晚我們似乎要用盡所有愛意和激情,緊緊相依,最後抱著她沈沈睡去。

第二天早上醒來,她要去黃花機場,於是我送她,一路上依偎得非常緊,任誰看來都是一堆恩愛的情侶,可曾知道我們認識才不超過一周…

在機場我們開始變得沈默,似乎說什麼都不對,最後我想起問聯繫方式,誰知道她沈默了會,對我認真誠懇道,我下個月就要出國了,也許我們一輩子都不會再見面了,但我這段時間真的很快樂,遇到你,很開心….我希望我們從今往後,相忘於江湖,只活在彼此這一周的記憶中,好嗎?

我目瞪口呆,這姑娘,真是太酷了…卻又覺得莫名的失落與不捨,但她都這麼說了,我只能點點頭,那好吧,你會像顆釘子一樣扎在我記憶中的,你這朵奇葩橘子。

橘子主動吻了我,吻了很久,在我耳邊輕輕道,我喜歡你。再見了。

當時我特別感動,有種久違的怦然心動。

我很想抱住她說點什麼感人的話,但什麼也沒說,只是抱緊她,說,以後,自己保重。

然後她站起身走向登機口,再也沒有回頭….

如今想起這件事我依然懷疑是不是我做了一場太真實的夢,一切都顯得不那麼真實。

很久之後的有一天,我看到篇文章中寫道聶魯達的一句話,那種久違的柔和溫暖浮現心頭:

我喜歡你是寂靜的,彷彿你消失了一樣。

道一聲珍重,道一聲珍重。

那一聲珍重里有甜蜜的憂愁…

沙揚娜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