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不要輕易同居當心被當洩慾工具

是為了愛而同居還是為了其他

 不管男人們願意不願意承認,性幾乎可以成為他們提出同居要求的一個主要因素。對於這群男人來講,他們不想踏入婚姻這座「圍城」,卻願意享受本應是夫妻之間才能有的快樂。他們或因為年紀小,還沒有考慮到結婚;或因為只想做「快樂王老五」和「單身貴族」,不願結婚;或是想結婚,又怕選錯對象,耽誤終身,於是先試婚;或是有其他原因不能結婚,先住在了一起。總之無論什麼原因,他們在沒有結婚證書的情況下提出與女友同居了,在得到獲准之後,世界上又多了兩個「無照婚姻」族。

  另外,在大多數戀愛狀態下,男人通常處於主動地位。先邀你看電影的是男人,提出和你戀愛的是男人,然後順理成章地由男人為你脫掉衣衫,抱你上床……

  於是,半點不奇怪,提出同居的大多也是男人。他們通常不會像女人那樣考慮今後可能碰到的種種困難,對於他們來說,一份自在的性愛就幾乎可以戰勝所有的一切了!更何況同居意味著自由,不需要承諾;同居,意味著男人可以不用買房、不必養家(甚至還有人養)就可以提前輕鬆享受到婚姻的精華和甜蜜滋味。

  美國一項對2150個男人的研究表明,曾與女人同居的男人中,只有1/3的人後來和那個女人結了婚,也就是說,2/3的同居關係沒有走向婚姻。他們還發現同居關係一般最佳時段只有九個半月。
  同居為性愛?

  提出同居的一般是男人,幫你搬家的也會是男人。

  之後,從前偷偷摸摸見縫插針的性生活變成了有規律的做愛,男友在朋友之間對自己的稱呼也從「女友」改成了「老婆」。更重要的是,每個月都要戰戰兢兢地用試紙檢測一下,乞求自己千萬不要懷孕……

  於是,很多女人開始不停地推醒身邊熟睡的人——和我同居,你是為了愛還是做愛?沒有哪個男人可以蠢到選擇第二項。但是,面對漫漫無期的婚約,女人們仍然無法安心。既然同居的目的不在於這張相對安全的雙人床,那麼我們為什麼不能結婚?!

  害怕承諾

  有的女人根本不需要承諾。男友是什麼?只要沒有婚姻的束縛,那麼男友只是一個和自己做著戀愛遊戲的好朋友。那間同住的臥室,不過是兩人遊戲的場所罷了。

  偏偏運氣不好會碰見一根筋的男人。這樣的男人大多真愛至上,責任心、事業心、愛心和恆心缺一不可,弄不好還是一個初出茅廬的小處男。他們認為,同居代表著婚姻的前奏,既然你把自己交給了我,那麼我承諾——一生一世照顧你……

  女人們在承諾面前頓時傻了眼,天知道,跟你同居,只是想讓遊戲來得更加刺激些。承諾?我受不起。責任?不用你來承擔。那麼婚姻呢?對不起,太遙遠……

  分手後,我還有機會嗎?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同居是對婚姻不自信的一種表現。既然下定決心,為什麼還要不厭其煩地美其名曰「試婚」呢?

  既然不自信,那麼同居之後面臨的一個最大難題就是分手。經過兩人或長或短的時間磨合,發現自己並不適合對方。那怎麼辦?只好分手吧。可是,重歸單身大軍之後,發現自己的選擇範圍窄而又窄。從前和自己有曖昧關係的男同事不能要,誰都知道自己和某某男士同居達一年之久,即使真的成了,以後吵起架來,也是他的一個話兒柄。身邊的女友又不肯把自己的哥哥弟弟介紹給自己。那麼就登報徵婚吧。結果發現,那個高大英俊事業有成的老闆級人物居然有嚴重的處女情結……
  同居限制了生活

  同居,對於女性的最大落差就是從以前的風花雪月轉到了柴米油鹽。愛情不浪漫了,生活變繁瑣了,每天起早貪黑地上班,之後還要拖著疲憊的身子回來拖地板、洗衣服、做飯做菜……某天化妝,一照鏡子,立刻駭然,原來當年臉上的紅顏,已然漸漸消退。

  最重要的問題是,自己對男友並不是百分之百的自信。以前不住在一起時,還偶爾可以和幾個闊綽帥氣的「新好男人」幽會一二,看看有沒有更好的機會可以再攀高枝。可是自從住到一起後,才發現自己的一舉一動已經被嚴格監控,想出去和人家吃晚飯都要打報告,至於異性約會?沒門!

  人言可畏

  外界的流言的確厲害,尤其對於在政府部門工作的你來說,更加需要小心謹慎、步步為營,弄不好就會滿盤皆輸。既然選擇了同居,那麼就等於選擇了一份地下工作。每天匆匆忙忙地下班,男友來接也得避人耳目。你太緊張了,你怕被單位里的「長舌婦」們看見,你怕被領導抓住,你更怕因為同居而喪失了晉升的機會……終於有一天,你忍不住了—我們住在一起,究竟是為了什麼?!

  統計數字中,出乎意料地顯示,即使是在英國,大多數的單身男人(約53%)一年都沒做過幾次愛,而有同居女友尚未結婚的男人,通常可以得到較多的性愛,其中約17%的男性天天做愛,單身王老五與在婚姻墳墓里掙扎的丈夫們難以望其項背,分別只有2%、4%。

  有人把同居當作試驗雙方是否適合結婚的聰明做法,而效果往往並不理想。因為雙方都知道這是試驗階段,比如「他」和「她」的錢常常嚴格區分,或「留一手」,而不是像真正夫妻那樣一起買房子、生兒育女。雙方不存在必須解決問題的義務。因此,對於一些心情複雜的女人來說,同居是把雙刃劍,它有可能傷害自己,也有可能成全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