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同居後溫柔變身暴力男友

那天那個男孩來找我,剛進屋沒多久,照騫就找來了。他一腳把門跺開,闖了進來,手裡還拿了把刀。那個男孩看見他怒氣沖沖的樣子,嚇得不敢說話。我也不敢吭聲。他把那個男孩痛打了一頓。他之前並不知道我交新男友的事,他給我打電話,我沒接,他就胡思亂想,沒想到還真把我逮到了。他自己說,他感覺到我屋裡有男的。當時他讓人家跪下,給他磕頭。那男孩就一個勁地磕頭,自己扇自己耳光。我以為照騫會狠狠地打我一頓,但那天他沒打我。我感覺自己也確實錯了,傷了他的心。他讓我跟他走,我就跟他走了。

  回到他家,照騫問我為什麼要這樣對他。我說:「如果你不打我,什麼事都不會發生,我也不會在外面和別的男孩交往。」他說:「我打你,你就這麼對我嗎?」我說:「是,我要報復你。如果你不打我,我會好好跟你過日子。」之後的半個月,我能看出來照騫心裡很難受。他說沒發生這事之前,他感覺我在他心裡無所謂,出了這事,他反倒覺得我更重要了。好像人都是這樣,失去了才知道珍惜吧。

  或許是壓抑得太久了,雪薇接到我約她見面的電話,儘管下午還要上班,每個月的假期不多,她還是請了假,早早地就跑來了。雖然她是笑著講完整個故事的,但我還是能感受到她內心的痛楚,偶爾她的眼眶里會有淚光閃現,但她都強忍著沒讓它流下來。

  【傾訴者】雪薇女二十二歲公司職員

  【時間】十二月四日

  【地點】比薩利意式休閒餐廳

  【遇到他】我以為自己美夢成真

  我喜歡童話故事,嚮往童話故事中的那種感情,不管是王子和公主,還是王子跟灰姑娘,他們都過上了幸福的生活。和照騫在一起曾經一度我覺得自己就是童話故事中的女主角,快樂、幸福,我以為自己美夢成真了,誰知卻是噩夢的開始。

  我和照騫的相識並不浪漫,甚至還有點俗,我們是通過家裡安排的相親認識的。那時我剛失戀不久,因為父母反對,兩家離得遠,我和前男友被迫分手。或許是怕我和前男友再聯繫吧,臨近春節,父母那段時間給我安排了好多相親,最誇張的,有一天我見了三個,但見了那麼多,我沒有一個相中的。直到大年三十,遇到照騫,我才結束了這段相親征途。

  當時雙方家人不是很滿意,只是我們兩個小的對上眼了。其實他並不是我喜歡的那種類型,我喜歡那種瘦瘦高高的男孩,他個子是挺高的,1.78米,但是有些胖,不過較之我之前相親見的那些男孩看起來邋里邋遢,他算是不錯的了。

  相親後,大年初六我們便訂婚了。過完年我就跟著表姐去了北京打工。他則跟著父母在鄭州這邊做生意。那段時間他天天給我打電話,一個月的話費就500多元。現在想想,也不記得當時都聊了些啥,也不知道怎麼就有那麼多話說,每天晚上我們都會聊到一兩點,可以說我是枕著他的聲音入睡的。

  北京的消費水平太高,那時照騫又一個勁地給我打電話,說鄭州這邊已經幫我找好了工作,在徵得家人的同意後,我來了鄭州。當時真的很傻,來鄭州後沒多久我和照騫就住到一起了。不瞞你說,那不是我的第一次,我和前男友也同居過。當時照騫什麼都沒說,我以為他不在乎,以為找到了幸福,誰知他只是把不滿埋在了心底。

  最初,照騫真的對我很好。每天我上班下班他車送車接。他工作不忙,時不時地就跑到我打工的地方找我,買我最喜歡喝的橙汁。週末,他騎著電動自行車,帶著我在鄭州的大街小巷閒逛,我趴在他堅實、寬厚的背上,感覺心裡很溫暖、很踏實。

  【半年後】他一而再地動手打我

  但幸福實在太短暫。我們在一起總共兩年,也就好了半年。頭半年他什麼都讓著我,後來他暴躁易怒的本性一點點暴露出來。之前我們偶爾也會吵架,但他不動手。他第一次動手打我,我真的嚇壞了。

  那次,他的一個朋友讓他勸我幫忙做偽證,陷害別人。這種事我當然不能幹,犯法的,也勸他不要乾,可他不聽。當時我們就吵了起來,吵著吵著,他突然就像惡魔附身一樣,眼睛噴著怒火,發了瘋般掐住了我的脖子,男人的勁兒多大呀,當時我都快窒息了,脖子上留下了一道很明顯的紅印。事後我問他難道都不怕掐死我,他說他有分寸的。

  那一次我傷心極了,收拾東西就要離開他家。他攔住了我,向我道歉,求我原諒,說他是一時衝動。說實話我也沒勇氣真的離開,我爸媽不知道我跟他在一起住。我怕我真的走了,把事情鬧大,我爸媽一旦知道我已經跟他住到一起了,一定會很生氣,很傷心。再加上我這人心太軟,以為真的如他所說只是一時衝動,我原諒了他,但沒想到這種事有一便有二,有二便有三,之後我們大吵小吵不斷,一兩個月他便會動手打我一次。

  他就是那樣的人,火上來了像個魔鬼,火沒了又把你當做手心裡的寶。他也不是說不愛我,只是他那種愛的方式讓人難以接受。有時我感覺自己特別像《不要和陌生人說話》中的女主角,他不讓我給別的男孩打電話,QQ里男的全部刪除,還給我設置了不讓別人加我為好友的密碼。

  相處兩年,他打過我多少次我都不記得了,打得最嚴重的一次把我打得耳膜穿孔。那次我倆爭電腦,誰也不讓誰,我爭不過他,他讓我出去玩,但沒想到我真的跑出去了。我和一個女朋友在網吧玩了一會兒後,又碰上兩個男同事,四個人一起去喝了點啤酒。凌晨3點,他給我打了個電話,我沒接,當時我還在氣頭上,我的脾氣也很倔。

  等到我回去的時候照騫還在玩電腦,他看了看我,沒出聲。然後我就躺到床上睡了。迷迷糊糊地,我感覺有人拍我的臉,我就醒了,照騫說我身上又是煙味又是酒味。我說我是喝了點啤酒,但我沒有抽煙。然後他就說我跟別的男孩怎麼怎麼了,把我說得很不堪。之後他就打我。

  第二天下午下班時他來接我,我不跟他走,他就硬拉,他勁兒大,我拗不過他。回去的路上走著走著,他突然就扇了我一巴掌,打得我天旋地轉。那時已經快到他家了,這一幕被他爸看見。他還想打我,他爸拉住他,他才沒再打。回家後他爸媽吵了他幾句,照騫當時在他爸媽面前保證不再打我,但過後還是那樣子,火起來了,該打還打。

  那天被扇了一巴掌之後我一直覺得耳朵不舒服,要去醫院,他也不給我錢。後來還是我自己掏錢去看了病,醫生說是耳膜穿孔,得知我是被打成這樣的,就問我需不需要做法醫鑒定。我想了想還是沒做。我不想把事情鬧得太大,又不是說一定不跟他過了,最重要的是我不想讓家人知道我已經跟他在一起了。

  【醫藥費】看出我在他心中的分量

  今年4月底的一天,我突然覺得身體很不舒服。兩個人做過那種事後,我感覺肚子一直痛,當時沒重視,以為小毛病,在床上躺了半天後就好多了。但誰知幾天後,我肚子又痛了起來。我以為和上次一樣,躺一會兒就沒事了。但這次不一樣,半夜三更,我迷迷糊糊地就痛醒了,我去了廁所,回來時眼前一片黑,想往地上栽。

  當時他不在屋裡。熬到第二天早上,他媽看到我臉色蒼白,就讓我去附近的小診所掛了三瓶吊針,誰知不但毫無效果,病情反而更嚴重了,臉更白了。我下午忍著痛,堅持去上班。到了公司,同事們一看到我那個樣子,都勸我趕快去醫院。

  我給照騫打了電話讓他送我去。路上我跟他說我身上沒帶錢。我只是試試他,在給他打電話前我已經取了500元。他說那怎麼辦。我讓他回家拿。他不吭聲,沒有回家,騎著車繼續往前走。那一刻我真的很失望,我告訴他我已經取過錢了,只是想試試他。

  到了醫院,我的臉色蒼白得就像一張白紙,旁邊的醫生一看到這情況馬上就讓我們掛急診,檢查結果是黃體破裂,說是性生活不當造成的。我真的沒想到會那麼嚴重。當時住院費要3000元,可我身上只有500元。他給他爸媽打電話,他爸媽讓他通知我爸媽,需要錢的時候他們想到了我家人。

  當時急著動手術,他沒辦法簽了字,但沒錢。進手術室前我只好給我爸打了個電話,幸好我爸在北環那邊上班。我沒敢說實話,只是跟我爸說,我身體不舒服,要做手術。我正在做手術的時候,我爸到的,帶來了兩千元錢。

  第二天他爸來醫院,我爸就把兩千元錢遞給了他爸。當時他爸連一個讓字都沒有,直接揣兜里了,好像這錢是我們理所應當該出的一樣。那時我也傻,沒敢跟我爸說實情。第三天我媽也從老家趕過來了,她雖然暈車還是來了。我媽來了後一直問我到底是咋回事。開始我不肯說,後來我媽逼得緊,我才說了實話。我媽說:「你傻啊,這事是他造成的,肯定他家出錢。你爸掙錢那麼辛苦,你咋不知道心疼你爸呢?」

  後來因為要不斷用藥,之前的錢不夠,我媽從家拿來的銀行卡又因為操作失誤被鎖了,他家人沒辦法這才拿來了2000元錢,還說是借別人的。說來說去,他家人還是把我當外人。

  【背著他】我又交了一個新男友

  這些事傷透了我家人的心,出院後我媽就要帶我回老家。一路上我不停地哭,以前他打我的那些片段徬彿都忘了一樣,只想到他對我的好,我們曾經在一起的快樂時光,還是想和他在一起。我爸媽氣得要命,說我就這樣回去,他家人感覺我更沒價值了。當時我真沒想那麼多,我不知道是想報復,還是心裡放不下,就是想和他在一起。拗不過我,我媽只好讓我又回來了。

  在照騫家住了一段日子,身體恢復了些後,我不想爸媽太生氣,就回老家住了一個月。再來鄭州時,我聽爸媽的話,沒有住到他家,自己在外租房住。或許是距離的原因吧,彼此有了各自的空間,我們之間的關係也好了一些,但有時吵架,他還是會動手打我。都是些亂七八糟的小事,兩個人不管因為什麼吵架,他都會把我和前男友同居的舊事揪出來,然後挨打的就是我。他覺得我不是處女,一想到這一點,他就打我,說:「你就不會留給我?」我說:「你是過以前,還是過以後。」後來我就學聰明瞭,聽朋友的話,看到他惱了,要動手了,不管對錯,我都先跟他道歉,然後趁他火氣稍稍平和些,再趁機逃跑。

  後來我爸媽知道了照騫打穿我耳膜的事,更加反對我們在一起。他們就勸我如果遇到合適的,就自己找吧。再後來我沒跟照騫分手,就又談了一個,比他好看,比他高,比他瘦。我承認這件事我做得不對。

  【結束了】我不會再回到他身邊

  之後我們依舊在一起。後來有一次他又吵我、打我,把他媽都驚動了,他把我在外面又交新男友的事都告訴了他媽。他媽當時就把電話打回了老家,跟我爸媽說不同意我們再交往。但那時怎麼說呢,彼此心裡還有對方吧,不想分開,為了躲避他爸媽,我們天天晚上泡網吧,很晚才回家,不跟他爸媽碰面。家人的電話我們都不接。

  這樣過了三四天,因為我還得上班,不可能24小時和照騫在一起。他這人耳根子軟,沒有主心骨,也不知他爸媽跟他說了些什麼。後來我就感覺有些不對勁,他總是不接我的電話。我去他家找他,他人不在,車也不在,平時沒什麼事他爸不會讓他開車的,我猜他是出去約會了。我問他爸媽,他爸媽裝作什麼都不知道。

  後來有一次我們在一起,有人打他的電話,手機鈴聲響了兩次,他都不接。女人敏感,我要看他的手機,他不讓,說是以前的同事。第二天他媽跟他姨說了實話,說他確實又交女朋友了。我在他姨那兒打工,他姨沒瞞我。

  幾天後我去他家找他,晚上沒走。他睡得很死,我拿著他的手機偷偷地跑到了廁所,看到了一個經常出現的陌生號碼。我記了下來。第二天我把電話打了過去,問她是不是照騫的女朋友,對方說是,又問我是誰。我說我也是他女朋友。她說不會吧,我們剛認識,已經在一起了。

  這一次我的心徹底涼了。照騫知道我跟那個女孩通了電話,就要趕我走。我不肯走,覺得自己被他一家人騙了,不甘心。當時我死的心都有了,緊緊握著一個玻璃片,把手都划傷了。我要死要活的,他家人或許是怕承擔責任吧,硬把我送回了老家。

  我們倆就這麼結束了,心裡沒有很不捨,反而感覺是種解脫。後來照騫又給我打過一兩次電話,在網上也碰見過,他讓我去找他。我沒去。我不會再回頭了。有時候想想,或許他第一次打我時,我就應該離開他,也不會弄得現在身心俱傷。

  ■記者手記

  愛一個人,卻以拳腳相向,不管是因為性格原因、心理原因,還是其他什麼原因,都不能成為使用暴力的藉口。我的一貫態度是,感情事如人飲水冷暖自知,旁人是插不上嘴的。但是,像打人這樣的暴力事件,涉及原則問題,無可原諒。動了一次手,一定會有第二次第三次,再怎麼懺悔怎麼賭咒怎麼發誓都不能心軟不能輕信,分手是最明智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