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請進入   持久液說明.     持久液訂購.

和狗狗做的經驗故事

想玩3p的女人圖片—榮光加冕

還記得米婭嗎大家,那只在球場上衝進景彥懷裡的貓咪,她被景彥帶回了酒店,就住在他和穆勒的房間,非常幸運他們住的那個酒店是允許的,而且米婭通過了隊醫的檢查(隊醫負責檢查這個?)

屋子里突然多出一個小生物是非常新奇的事情,尤其景彥從來沒有養過貓,也不知道怎麼和貓相處,所以當他用和狗狗相處的方式和米婭相處時……他的‘下場’可想而知對吧。

經常出現的情況就是這樣——

當景彥想的時候,他蹲在那裡,傻乎乎的逗弄米婭,但是高冷的米婭用屁股對著景彥,完全不想理會。

當景彥看手機看電腦的時候,米婭又突然變的熱情起來,不想讓景彥的注意放在其他除了她自己的東西上,她會主動過來蹭景彥的手,電腦,或者能引起他注意的任何東西。

完全不明白的彥子:???

……

由於世俱杯的比賽和冬歇期連在了一起(小番外設定),他們能夠在日本多玩幾天,而國家聯賽不同比賽時間不同的桑托斯就已經回到了巴西。所以景彥拉著出去玩的對象就由內馬爾換成了各種隊友,比如說里貝里,比如說穆勒(強行拉出來),尤其是好基友兼室友的穆勒,被景彥拉著出來溜貓。

「溜貓是什麼鬼啊,從來沒見有人給家裡的貓咪栓上一個繩子出去溜達的,從來沒有。」被迫中斷和未來老婆聊天的穆勒一路上一直在吐槽這件事,嘴裡的每一個單詞都不重復,「你看米婭現在開心嗎?貓咪就是喜歡躺在陽光下面,你非要拉著她出來走……」

「所以你是覺得你跟她同病相憐嗎,」景彥把米婭抱起來說,「我拉著你們出來轉轉怎麼啦,總是呆在酒店裡都要發霉了好不好。」

「但你不能硬要拉著我們出來啊,就說米婭,出來溜達違背了她的天性你知道嗎,貓咪不是那麼喜歡跟人一起溜達……」

「你不知道不代表沒有!」

「是,是這樣,」穆勒完全同意景彥的說法,但是,「但是!米婭很明顯就是不願意啊,她臉上的表情像是很開心的樣子嗎?」

「但……」景彥無話可說,因為米婭真的是不喜歡,「你都不要陪我出來的話,那我找誰嘛,托尼和弗蘭克還有大衛都已經陪過了,救你。」

「因為我有未婚妻了啊,要做的事情好多的啊,」穆勒有點抓狂,一邊是好友,一邊是未婚妻,雖說很多時候他兩邊的人都會體諒對方,但他能看出來,心裡都不是很開心的,所以他也很難做的。他揉了揉太陽穴,「算了,我們不能在這裡開始吵架,先回酒店好吧,酒店不是有花園的嘛,在那裡面玩一玩。」

「……行吧。」景彥不是很願意,但他其實也知道,想出去的只有他一個,少數服從多數,他同意了。

但就在這個時候,乖巧的待在景彥懷裡的米婭突然有了脾氣,掙脫了景彥的手臂跳了下去。本身景彥抱著她的時候就不怎麼敢用力,因為貓咪抱起來軟軟的好像剛出生的孩子一樣,所以米婭很輕易的跑到了地上。

「米婭!」景彥稍微有點吃驚,但他還是蹲下來伸出手,招呼米婭回來,「快回來好姑娘!」

「米婭我們要回去了,回去吃你的罐頭好不好?」穆勒一貫的勾引手法,用食物誘惑,「香噴噴的魚罐頭。」

然而我們的米婭沒有聽他們的話,只是抬頭看了兩眼,然後轉身竄了出去。

「米婭!」

「嘿!」

景彥第一時間跟了過去,穆勒緊隨其後(沒反應過來),但米婭的速度可不是人類能趕得上的,很快他們就失去了米婭蹤跡,並且前方出現了多個的選擇。

「寺廟草地還是……看上去人還挺多的街道?」穆勒站在那兒思考,「我覺得草地的可能性更大。」

「不管不管,我們分開找,」景彥顯得有些慌亂,但他越慌就越想要有條理,「托馬斯你帶了手機嗎?」他從兜里掏出手機,「我的還有一半多的電量。」

「帶了,」穆勒也拿出手機,「我電量比你的要多。」

「很好,那我們分開找,找到了電話聯繫……奧,先跟保鏢們說一聲,」景彥終於想起了後面的保鏢大哥們,「剛剛米婭突然跑走就已經算是突發狀況了。」

「趕緊吧!」

……

景彥去了看起來人挺多的街道,有一點很好,這邊的人看上去都是…怎麼說,有點紅燈區的感覺,門口的牌子上面也寫了「歌舞伎町」,景彥在銀魂里瞭解過,相當於一些…嗯,你知道的地方。

這邊沒什麼人會去注意別人,而景彥在忙著找米婭,顧不上什麼‘會不會有人認出他來’這種感覺剛好幫助他融入了周圍,沒人會去注意一個著急找什麼東西的人,因為這裡天天都有人是這個樣子。

然後,很突然的,景彥周圍就沒什麼人了。

再然後就一個人都沒有了。

等景彥發現這個問題手忙腳亂掏出手機的時候,連信號都沒有了。

‘這他媽不就是恐怖片必備的場景嗎??!’景彥咽了咽口水,對周圍的環境高度緊張,緊接著,他聽到了米婭的叫聲……不,是貓的聲音,他不能確定是不是米婭,但他還是想過去看看。

‘哎不對!’剛邁出步子的景彥又把腳收了回去,‘這不就是恐怖片那些炮灰失蹤或者直接領便當的經典方式嗎?聽到一個什麼聲音所以急著過去看,他才不會上當!’

但幾秒鐘後,他自己推翻了自己。

‘不行!萬一就是米婭怎麼辦?’他攥了攥拳頭,‘找到米婭,抱起來,管她是撓我還是咬我,直接往回跑,這樣應該就沒什麼問題了吧。’

周圍開始起霧,景彥心裡的緊張感又上了一個層次,現在看起來跟那些恐怖電影完全沒有區別。

景彥心裡非常非常非常想直接扭頭往回跑去找穆勒,但是,他還沒找到米婭,他必須跟米婭一起回去。

看,這就是恐怖片里炮灰的一貫想法。

他完全沒有意識到如果真的是恐怖片的話,米婭可能不在這個地方,剛剛的叫聲是迷惑他用的。景彥內心還是不相信神鬼的,所以他確認米婭一定是在這裡。

……

「歡迎來到D伯爵的寵物店。由貓、狗等您所熟悉的動物,乃至游走於華盛頓公約邊緣的珍禽異獸,這裡通通都有。」

「哇啊!!!」

景彥真的有被嚇到,他下意識的把手收回身體兩側,往後跳了一步,「啥子哦!!」(方言???)他絕不承認自己抖了一下。

身後出現的不是什麼害怕的東西,是一個人,一個男人,穿著……旗袍的男人?

「你不會發出點聲音嗎,一點聲音都沒有悄悄過來!」景彥瞪大眼睛看向身後的男人,「你是誰啊?」

「我是D伯爵,寵物店的主人。」D伯爵指了指後面的建築(‘完全沒發現啊這個!怎麼還有煙霧散去的效果啊天!’)

景彥深呼吸了一下,「我不……我在找我的貓,她叫米婭,你有見過嗎……啊我給你看照片。」說著他就4就把手機掏出來。

然後他的手就被那個自稱是伯爵的男人壓下去了。

景彥:???

這個男人看上去挺瘦弱,沒想到力氣還很大。

「貓對於自己認可的人類和地方是有非常深的感情,你不用著急。」D伯爵勾起嘴角,「中國講究緣分,緣分到了那裡不需要強求。」

「哈?」景彥一臉懵逼,「不是……我在找我的貓,你……我好不容易找到一個能聽懂中文的人,怎麼感覺好像不太正常?」

「我想你誤會了我的意思,」D伯爵也不生氣,他把他有著精緻指甲的手放在景彥胳膊上,「也許你可以進我們寵物店看一看,有沒有什麼米婭會喜愛的玩具,或者帶回去一位她的玩伴。」

景彥:……好會做生意!

「而且……」D伯爵的左眼閃過一抹艷麗的紫光,「害怕孤獨的生活的心靈,不想找一點能夠永遠陪伴的依靠嗎。」

……

景彥還是跟著他進去了,後來回想起來他也不太明白是為什麼……可能是因為從店裡飄出來的香味?又或者是D伯爵與常人並不相同,好像有魅惑力的眼睛?

店裡非常的古香古色,完全的那種…古代唐朝的感覺?景彥跟在D伯爵身後,一路看著那些裝飾,窗簾,掛畫。

景彥走過去碰了一下立柱,「觸感好真實,就像是很久之前的,宮殿里用的那種。」

「也許,」D伯爵笑了笑,「說不定呢。」

「說不定什麼?說不定就是那個時候的嗎哈哈哈——呃」

景彥的笑戛然而止,他看到了好幾個穿著中國古代衣服的小朋友,還跟他揮手,還跟他笑!

揉眼睛——景彥放下手眨了眨,小孩子們還是在那裡。

氣氛開始變得詭異起來了。

「那個,D伯爵啊,」景彥停下了腳步,前面的伯爵也停了下來,但他沒有回頭,這個時候景彥才意識到這裡有多麼的黑,「你剛剛看到小孩子了嗎?」

「什麼小孩子。」

「就是那種……穿著很古代的小孩子,」景彥一邊比劃一邊描述,「你看到了嗎?」

「他們啊,」伯爵身子沒動扭頭說,「他們不是人……」

「!!!!!」

從景彥那裡只能看到伯爵的一個側臉,被旁邊的燭火照的格外魅惑陰森。

「不,不是人的意思是……」

「他們不是人類,都是店裡的動物。」D伯爵一個大喘氣。

「奧,我還以為……等!」景彥松了一口氣,他還以為撞鬼了呢。然後,兩秒鐘後他意識到了伯爵剛剛的話里好像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你剛剛說他們是……」

「都是店裡的小動物哦,很可愛的。」剛剛消失的小姑娘出現在伯爵旁邊,伯爵彎下腰伸手撓她的下巴,小姑娘面無表情,但是感覺卻很享受。「看吧,他們很乖的,你用什麼方式對待他們,他們就會用……」

後面的話景彥已經完全聽不進去了,他懵了。

就像電腦死機一樣,完全就是動不了了。

這是什麼地方啊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