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請進入   持久液說明.     持久液訂購.

女職員真猛烈的情色

不管文章的真實性有多少,至少反映了當前社會一些男官員濫用公權力、無視國法黨紀,生活極度腐化。
當貪官的如何泡到女職員這事應該有很多方式,我今天就說其中最典型的一種手法,就這種手法一般的時候最好使。
某單位有一漂亮的女職員,年齡在35歲到40歲之間,一把手瞄上了許久,但是,只是給女職員一點笑臉,而從不主動暗示。
突然有一天,一把手溜達到這個女子的辦公室,見辦公室沒人就上前搭訕:「小X啊,最近挺好啊?」女職員見主管主動和自己打招呼馬上起身相迎面帶喜悅的回答到:「謝謝局長,我最近挺好的!」「您坐一會兒吧。」女職員邊說邊禮貌的讓座給主管坐。
「小X啊,你最近的工作很努力,單位上下對你的評價很好啊,咱們單位XX科的副科長現在空缺,我在黨委會上已經提你了,你得有個思想準備啊!」主管滿臉堆笑著拋出了一顆糖衣炮彈,這就是路子,如果對方被炸到了,那下一步就有機會得手,如果對方把糖剝下來吃了,然後又把炮彈打了回來,那就徹底失敗了。

漂亮女職員很有可能遭遇職場潛規則

主管開始接近女職員
「謝謝局長,我做得還不夠,能得到黨委會的提名我真得感謝您了!以後在工作中我還要加倍努力啊!」得,被炸彈徹底炸暈了!
「那好,你先工作吧,我到別的科室看一下!」說著話,主管背著小手挺著腐敗的肚子離開了女職員的辦公室……「局長慢走……」。
事情暫時告一段落,要知道,玩這路子的主管一般都不著急吃豆腐,要給「獵物」一個緩衝時間,讓「獵物」徹底的被這樣的好事折磨的每天都想才能進行下一步。
突然有一天,主管在下班前來到女職員的辦公室,「小X,快,幫我陪客人去,我來了幾個戰友,好幾年沒見了,今天特意來看我的。」說這話時的語氣不能平和,要帶著點命令的口吻,同時還不給對方思考的時間
「恩!」女職員乾脆利索的答應下來,而且簡單的就一個字。
本文轉自網絡,不管文章的真實性有多少,至少反映了當前社會一些男官員濫用公權力、無視國法黨紀,生活極度腐化。
當貪官的如何泡到女職員這事應該有很多方式,我今天就說其中最典型的一種手法,就這種手法一般的時候最好使。
某單位有一漂亮的女職員,年齡在35歲到40歲之間,一把手瞄上了許久,但是,只是給女職員一點笑臉,而從不主動暗示。
突然有一天,一把手溜達到這個女子的辦公室,見辦公室沒人就上前搭訕:「小X啊,最近挺好啊?」女職員見主管主動和自己打招呼馬上起身相迎面帶喜悅的回答到:「謝謝局長,我最近挺好的!」「您坐一會兒吧。」女職員邊說邊禮貌的讓座給主管坐。
「小X啊,你最近的工作很努力,單位上下對你的評價很好啊,咱們單位XX科的副科長現在空缺,我在黨委會上已經提你了,你得有個思想準備啊!」主管滿臉堆笑著拋出了一顆糖衣炮彈,這就是路子,如果對方被炸到了,那下一步就有機會得手,如果對方把糖剝下來吃了,然後又把炮彈打了回來,那就徹底失敗了。

漂亮女職員很有可能遭遇職場潛規則

主管開始接近女職員
「謝謝局長,我做得還不夠,能得到黨委會的提名我真得感謝您了!以後在工作中我還要加倍努力啊!」得,被炸彈徹底炸暈了!
「那好,你先工作吧,我到別的科室看一下!」說著話,主管背著小手挺著腐敗的肚子離開了女職員的辦公室……「局長慢走……」。
事情暫時告一段落,要知道,玩這路子的主管一般都不著急吃豆腐,要給「獵物」一個緩衝時間,讓「獵物」徹底的被這樣的好事折磨的每天都想才能進行下一步。
突然有一天,主管在下班前來到女職員的辦公室,「小X,快,幫我陪客人去,我來了幾個戰友,好幾年沒見了,今天特意來看我的。」說這話時的語氣不能平和,要帶著點命令的口吻,同時還不給對方思考的時間
「恩!」女職員乾脆利索的答應下來,而且簡單的就一個字。
女職員拎起皮包坐上主管的專車就陪主管的戰友去了。席間,主管主動的給在座的客人介紹:「來來來,我介紹一下啊!」
說著話一把就把女職員拉到自己的身邊坐下,「這是我們單位最優秀的了,非常好的老妹兒,工作能力強,有上進心,今天我特別邀請她來和大家認識認識,都是好哥們,這就是我好老妹兒!」這話說的,把女職員抬的老高老高,讓對方馬上有一種飄起來的感覺!
席間,主管的戰友特別給面子,頻頻和女職員推杯換盞,恭維的話能說上一火車,同時,主管會時不時的「照顧」一下,趕上勸酒厲害的,主管馬上英雄救美:「來,我替她喝了,咋樣?女同志嗎,喝多了傷身體。」

網曝官員潛規則視頻
看看,多好的大哥啊!關鍵時刻該出手時就出手!
喝完酒,主管派司機將女職員送回家,臨走時囑咐司機:「把小X送到門口,看著她上樓,安全的送到家啊!」大哥真是關心備至啊!「局長,你也早點回家吧,喝了不少酒了,早點休息!」其實女同志更會疼人,滿臉喜悅坐上主管的車不住的回頭望著站在酒店門口的主管……
又過了若干天,主管背著小胖手再次來到女職員的辦公室,「小X,那天沒什麼事兒吧?你走以後我挺擔心的,你看你和我那些戰友喝了那麼多酒,真怕你身體受不 了啊!」其實這關心純屬是黃鼠狼給雞拜年!「我沒事兒,那天真有點多了,緩了好今天呢!」女職員面帶一點紅潤羞答答的回答主管的關心
「我這些戰友太不講究了,一個比一個能勸酒,喝起來就沒完,那天還好你幫我陪他們吃飯了,要是我自己到場就完了,非整多了不可!」

「其實你們那些戰友人都挺好的,看出來了,你在他們中間挺有威信的。」
「咳……這事兒就是這樣,我要是復員以後蹬三輪去了,他們對我就不這樣了,人啊,都勢利眼,我要不當局長,誰也不搭理我!」其實這才是主管的心裡話,而且一語道破天機。
又一陣寒暄後,主管背手離開了,此時,女職員的心已經開始對主管有了一點「敬佩」,感覺主管挺實在,不拿自己當外人,有啥說啥,心裡不免暗自有點喜歡……
又是一個週末,晚上下班前,主管夾個包來到女職員的門口,往辦公室里張望,看看有沒有其他人,然後進屋笑嘻嘻的說:「晚上你沒什麼事情吧?我想約幾天同學出去聚一聚,你陪我去吧,今天是週末,反正每天也不上班,吃完飯出去玩一會兒!」
這次邀請就帶著商量的口吻了,而且說這話時要看著對方的臉色,因為通過察言觀色能知道女人的心。
「行啊,反正我晚上也沒事兒,好久沒出去玩了!」女職員立即高興的答應了下來。從這裡你就可以看出,其實這女人也不是省油燈,大週末的不回家陪家人,給個套就能往里鑽。

去KTV唱歌是一種拉近距離的好方法
為了能和女職員近距離接觸,主管會專門安排這頓飯,而且是自掏腰包請客,一般的情況下都是找最親近的人道場,要知道,只有最親近的人才會對此保密,這叫「遊戲規則」!
席間還是老一套,閃亮的介紹,細心的呵護……不過,今天主管要有一個非常小的插曲。
酒過三旬,菜過五味時,主管低頭湊到女職員的耳邊輕聲的說:「我今天下午和幾個主管碰了一下頭,你的事情基本定了。」這話說完,女職員不能馬上表現出喜悅,在眾人面前要克制一下情緒,但是,心裡要樂的要比桌子上的甜食還要甜!
吃過飯,主管會安排下面的節目,找個歌廳去「嚎」,一群人,有男有女,唱歌的唱歌,跳舞的跳舞,大家完全沈醉於週末的狂野當中,主管其實心裡並不是要狂歡,目的是要博得女職員的好感,歌曲是必唱的。
但是,唱歌前要講幾句讓人激動的話:「今天咱們老同學小聚,我的同事,好妹妹也融入進來了,我特別高興,今天能有機會給大家展現歌喉,多虧大家給面子!」 說這話不能太正統了,要假裝帶點醉意,「接下來,我要為在座的朋友們,特別是我的好老妹兒獻上一首歌曲《狼愛上羊》」聽聽,這歌曲的作者多聰明啊,韻律好 聽又趕盡!
別管跑調不跑調,反正在歌廳啥人都敢唱,特別是主管級的人物,唱的再次大家也得鼓掌捧場!
女職員此時已經沒有欣賞音樂的智商了,完全沈醉到了剛才那句「特別是我的好老妹……」那句話中了。歌曲一曲曲的唱,主管和女職員一圈圈的跳,玩的盡興,玩 的放鬆……結束後,主管特意給司機打個電話來接,這次不是司機單獨送的,而是主管和司機一同將女職員送到家門口。
「今天沒喝多吧?玩的高興嗎?」主管坐在轎車的前排問女職員,有人要問了,為什麼要坐前排呢?坐女職員的身邊不是更好嗎?這就是路子了,不能讓女職員有任何厭惡的舉動,要給對方留下一點好印象,所以才有距離產生美的說法。
「沒喝多,挺好的,玩的挺開心。」這是實話,被捧的高高的,能不高興嗎?「局長,你那首歌唱的真好聽,我還真是頭一回聽你唱歌呢!」女職員發自肺腑的誇著主管大哥。
車到了家門口,司機主動下車給女同志開門,要不說主管用司機必須得看人呢,小伙子通過兩次接送女職員就看出門道了,給女職員開門是有目的的,以後這姐姐要是成了「小嫂子」那可不得了,交下她以後在主管面前給美言幾句啥都成了。
「明天不上班,回家好好休息休息吧!」主管搖下車窗關心的說「喝點糖水,酒醒的快點!」說完話,搖上車窗命令司機開車回家了!
如果主管不著急的話,以上這樣的節目還會安排幾回,中間還要在單位的大會上借機點名的表揚一下女職員的工作成績……
如果是性子急的主管,那下面的內容里就該差不多拿下了!
又是一個週末,主管又夾個小包來到女職員的辦公室,今天來的時候就不笑了,臉上帶著一點陰沈,徬佛有點心事,「小X,今天晚上有時間嗎?」主管試探的口吻說,「今天你嫂子出門了,晚上沒人做飯,我想出去吃,自己一個人沒意思!」
女職員馬上答應大哥:「行啊,正好,今天是週末,我請你去吃點特色菜吧!」聽聽,不光是答應了,而且還要掏錢埋單了。
今天主管不會讓司機接送了,而是要自己開車拉這女職員就到了特色餐館,但是,餐館的選擇就有門道了,不能去高消費的酒店,也不能去人多嘈雜的小店,要選擇 一家既安靜又溫馨的地方。兩個人找個單間或小角落一坐,開始慢慢的聊天,今天不會喝太多的酒了,因為下面的事情很重要。
席間,主管開始講述自己的人生,從小講到大,從尿炕開始一直講到自己為事業拼搏,特別是當兵時候的事情一定要突出,因為女性對當過兵的男人更感興趣。
講述的過程中要提到家庭生活,特別要突出自己是個負責的男人,但是,突出自己時要時不時的貶低一下自己的媳婦,比如說:「我為她做了很多,我給了她房子,我讓她過上了好日子,但是,她不理解我,有的時候甚至還要猜忌我,對我的事業不支持……」

基本上到這一步就能成功泡到女職員了
這樣的話沒毛病,因為女人都這樣,如果繼續聊到家庭時,主管往往會用一些傷感的故事來勾女人同情,「其實我的婚姻並不幸福,我愛人是家裡包辦的,當時家庭困難,有些無奈……」即使是自由戀愛也要編出自己是包辦的婚姻,這樣好博得女職員的同情。
說的時候再掉點「鰐魚的眼淚」那就更逼真了!
主管的講述會讓女職員感覺憐憫,同時又感覺這個大哥是真心對自己,把心裡話都說了,聽故事時,女性的脆弱會時不時的表現出來,感動的掉淚是正常的,甚至會說:「大哥,其實你能熬到今天挺不容易的!」女人這話一般是真心話,因為她開始同情對方了。
吃完飯,主管說:「天還早,你不著急回家吧?」
女職員回答:「不著急,你還有別的事情嗎?」
主管說:「我頭有點疼,我得去我戰友家看看,他們兩口子在外地,我經常去照看一下,這又好幾天沒去了,我去看看,你陪我去吧!」主管開始試探的邀請對方了,這也是個藝術,首先,主管強調自己「頭疼」,這樣會引起女性的關心,不好拒絕。
「你頭沒事兒吧?要不買點藥吃吧!」女職員馬上會關懷主管。「你戰友家在哪,我陪你去吧!」馬上答應!
主管之所以今天自己開車,原因就是方便。車來停到事先準備好的房子前,這房子不一定是主管戰友的,也許是自己租的外宅,也許是向朋友借的,這就叫套路,但是,必須要說是幫朋友照顧家,要不就會引起對方的懷疑
進了房間後,女職員會找杯子給主管倒點水喝,因為主管「頭疼」。主管會關心的說:「別忙了,我沒事兒,你坐下,咱倆聊會天!」其實聊天是引子,後面才是真正想要的。
聊天的內容還是一下往事和婚姻的不幸,說著說著還會掉眼淚,就在女職員投入到故事當中時,主管一把將女職員摟在懷裡……
一般這樣的情況發生後,98%的女人會身軟無力,隨之就範了,剩下的2%一般是女性每個月的那幾天來了,實在不行,要不就是生理有缺陷了。
這就是貪官泡漂亮女職員的一般過程!
女白領親述遭"騷擾"經歷:無力反抗
性 騷擾的書面解釋是:性歧視的一種形式,通過性行為濫用權力,在工作場所或其他公共場所欺凌、威脅、恐嚇、控制、壓抑或腐蝕其他人。這種行為包括語言、身體接觸以及暴露器官。騷擾造成生理、心理和感情上的傷害。
那一刻,我的大腦一片空白(講述人:小莉)
我是個性格外向的女人,婚後依然如此。我常常和公司里的同事嘻嘻哈哈,並且經常和他們一起出去吃飯、泡吧、唱歌。別人都說我看起來還像個小姑娘,一點也不像結過婚的人。
兩個月前的一天晚上,我接到同事劉傑的電話,他約我和其他同事一起去酒吧玩。剛好老公出差,我一個人在家閒得無聊,便興衝衝地去赴約。
酒吧里人不多,我到的時候他們已經喝了不少,一進門,同事們就鬧著讓我喝遲到酒,迫於無奈,我只好一氣喝下了三杯啤酒。

女白領往往會遭到同事或上司的騷擾

辦公室騷擾,這已經過界了
酒過三巡,有些同事先走了,我也想走,但劉傑說:「反正你家也沒人,你這麼早回去也沒事,不如多坐一會兒吧,明天是週末,你又不用上班。」想想也是,我很久沒有出來玩了,何況大家都很開心,我不能掃大家的興,於是就留下來了。
喝著喝著,只剩下我和劉傑和小張三個人了。小張到外面去接電話了,我正握著酒杯慢慢地旋轉,劉傑突然伸出手來握住我的手說:「你是不是很寂寞?」我覺得又好氣又好笑,掙開他的手說:「你在開什麼玩笑,我不寂寞!」
他沈默不語。結完賬後,劉傑提出要我送回家,我再三推辭,他仍然堅持,我只好上車。
在回家的路上,劉傑一句話也沒說。
到了我住的小區,劉傑也下了車把我送到家門口,我轉過身對他說:「謝謝你送我回來。好了,你回去吧,我到了!」他突然抬起頭,鼻尖滑過了我的臉。我感覺到他的呼吸有些急促,想走開,但已經被他緊緊抱住。
他將我一把推到牆角,開始用雙手撫摩我的肩膀、胸和腰。

潛規則不成乾脆動粗
我的大腦一片空白,我想我完了。此時夜已深,小區里已沒有人走動,如果我大聲呼救,鄰居們出來看到我們這種曖昧的樣子,不知道會說出什麼樣的話來;而我老公又是個脾氣暴躁、心眼很小的人,要是他知道了這件事,不知道會乾出什麼事情!
那個時刻,我沒有辦法思考自己該怎麼辦,只是下意識的拼命向外推他。在我掙扎的時候,他已經把手伸進了我的衣服里四處游移,我的眼淚忍不住地往下掉,我哀求道:「求你,不要!放開我!」
劉傑像瘋了般,不管不顧,嘴在我臉上胡亂親著。趁他沒防備,我抬起腳狠狠地踹倒了他,然後用發抖的手在包里摸索鑰匙。正在這時,單元門開了,二樓住的老兩口站在門口,看看披頭散髮慌慌張張的我,再看看地上的劉傑。
我來不及解釋,衝進單元門打開自家的房門進了屋,狠狠地關上了門,然後把屋裡的燈全部打開,大口大口地喘著氣。
那一夜,我幾乎不能入睡。我不敢關燈,生怕劉傑從哪個角落里鑽出來。我覺得惡心,同時心裡充滿了自責:我本可以大聲呼喊,那樣他就不會有機會摸到我;我也恨自己為什麼那麼容易相信別人!
我不知道週一該不該去上班,我不知道如果公司的同事知道了這件事,他們會怎麼看待我。我想去告他,雖然最壞的事情沒有發生,但是,別人知道了會怎麼想?
到了週一,待情緒稍微平靜一點後,我鼓足勇氣去上班了。還沒踏進辦公室,我就聽見裡面的嘻笑聲。
我深吸了一口氣,調整一下自己的情緒。當我面帶笑容走進辦公室時,所有的同事都不出聲了。從他們的眼睛里,我看到猜疑、好奇,甚至還有輕視,當我看見站在我辦公桌前的劉傑臉上嘲弄的笑容後,我一下子全明白了。

騷擾後受害者往往是女性
那個上午,我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熬過來的,我的眼淚一直在眼眶里打轉,一份文件打了好幾遍還是錯誤百出。
晚上回到家,躺在床上,老公的百般愛撫也無法讓我平靜下來,我總覺得自己好臟,我推開老公說自己很累,不敢再看老公的臉。我們夫妻的感情一直很好,可是現在,我覺得自己心裡已經有了陰影。
眼看一周的假即將結束,但我不想去上班,我不想見到任何人,也不敢面對任何人。我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
小雨的苦惱(講述人:小雨)
在機關工作的小雨,不僅人長得漂亮,事業也小有成績。婚後的小雨略有發胖,但也讓她多了幾分成成熟的韻味。小雨發現,單位的男人看她的眼神和以前有些不一樣了。
一天,小雨穿著一件藕色真絲連衣裙上班了,層層疊疊的面料薄如蟬翼,讓小雨皎好的身材顯得更加玲瓏剔透。「小雨,結婚後更漂亮了。」一位男同事在贊許她的同時,目光也肆無忌憚地在她的身上巡視,這讓小雨很難受。
從那天起,小雨才意識到,結婚前穿的許多稍有暴露的衣服不能再穿到辦公室了。
從此以後,小雨上班時間只穿保守一些的職業裝,也不再隨便和同事開玩笑了。過去小雨認為,知道對方結婚了,同事之間就不能隨便開玩笑了,卻沒料到自己結婚後,男同事的騷擾才開始對她發起「猛攻」。
由於工作的關係,小雨所在部門原來的主任調到了其他部門。不久,新主任林平走馬上任了。林平一米八的個頭,人也長得很帥,業務能力更是讓大家折服,小雨和同事們都認為他是個有魄力的主管。
林平總喜歡帶著小雨參加各種應酬。有時,在車上,林平和男同事有意無意地說一些火辣辣的「黃段子」,這種時候,小雨只當自己沒有帶耳朵出來。偶爾,他們還會招呼小雨:「也講一個吧,現在女人的段子比男的講得還好呢。」
小雨只能蜷縮著一動不動,雖然她覺得很受傷害,但卻毫無辦法。有時也有其他女同事在場,但只要有男性眉飛色舞地大講「黃段子」,所有的女員工只能忍氣吞聲,否則還會被人罵作「假正經」。
一次,林平要到外省開會,他點名讓小雨和另一位男同事和他一起去。到達目的地後,會議主辦方熱情的招待讓三人都多喝了點,回到賓館後,三人很興奮,便在小雨的房間里繼續聊天。
已經很晚了,林平執意要在小雨的房間整理材料,那位男同事便知趣地回自己的房間了。起初,林平背對著小雨整理材料。小雨覺得自己的處境很尷尬,但由於太困了,只好和衣斜靠在床頭,但她不敢入睡,只是盼著林平快整理完材料離開。
不知過了多久,小雨終於聽到關電腦的聲音,可林平並沒有離開的意思,他轉過身問小雨:「今晚我能不能在你這裡睡?」小雨慌忙答道:「那怎麼行呢!主任趕快回房休息吧。」可林平好像沒聽到似的,倒身便躺到旁邊的床上。
小雨再也躺不住了,飛身爬起,拿起自己的包就衝出了房間。這一晚,小雨躲過去了,可林平並未善罷甘休。
小雨的拒絕似乎勾起了林平更強烈的慾望,他一有機會就對小雨進行「洗腦」:「現在都什麼社會了,哪個女人會安分地呆在家裡守著老公?」「喜歡什麼我買給你。」「我買一部車給你。」等等。
看到小雨不為所動,林平開始對她動手動腳,但小雨一反抗,他就罷手了。
對於林平的騷擾,小雨既不能對別人講,更不敢對家裡人講。辭職是不可能的事情,調動工作也沒有合適的理由,小雨只能選擇默默忍受。小雨很苦惱,因為她不知道林平的騷擾到什麼時候。
公司女老闆竟死拽男職員 騷擾手段驚人
女老闆,是一個奇怪的女人,怎麼個奇怪,第一,她從來沒有洗過臉,洗過頭,蓬頭垢面形容她在恰當不過;第二,有事沒事兒,喜歡撒嬌,而且,你可以想象得到,一個一身肥肉的女人,對你嗲嗲說話,並做出雙眼冒桃心的形狀,你會不會捯飭惡心呢?
目前,她經營一家超市,我則是超市的收銀員。
你一定想不到,我們的超市規模很大,但是用人卻非常少,洗護用品為一區,菜蔬為二區,上架的小食品為三區,調料之類的為四區,雖然只有四區,但是面積卻相當的喜人,足足有三個籃球場連起來那般的宏偉,當然與其配備的裝備也就只有四個人。
我曾想讓她再招聘幾個人,她給我的回復是:乾好自己的活兒,管好自己的嘴,其他的不要多管多問。

身材略顯胖和圓的女人
雖然,我已經排斥了,讓自己變得閉塞,讓對一切飄進耳朵里的信息充耳不聞,可是聽的多了,還是多多少少有點印象的。
女老闆,其實是老闆娘,真正的老闆是她丈夫,但是她老公不愛她,他們是家族聯姻。至於她丈夫為什麼不喜歡她.
我想,相貌因素是首當其衝的,因為她長得著實不怎麼漂亮,特別是笑的時候,兩顆門牙大的有點奇怪,像兒童動漫中的兔八哥,但她可沒有那麼可愛,我看到的可是有些彆扭,甚至毫不客氣的說是醜陋。
除了長得不出眾,她還特別喜歡打麻將,當你在超市看到她的時候,原因肯定是一,打麻將輸了,二,打麻將贏了。輸了的時候,會發脾氣,我們五個員工就是她的 出氣筒,逮誰就是一頓臭罵,而且言語刻薄,有幾次,我實在是忍無可忍,但看到她那淬了冰似的,狠毒的眼,我還是只能裝作視而不見.
贏了的時候,回到超市,會召集我們五個圍城一圈,興高採烈的她朝著我們的頭後瓣上打一下,說,好小子,有你的,好好乾,老娘不會虧待你的……
我在超市乾了有大半年的時間,當我走出超市,我會突發覺得自己很另類,於是只能返回超市,似乎那裡有適合我的水和空氣,一旦走出,我不是長了腳的魚,因此 無法生存。超市的生意很不好,但是做老闆都不捉急,我們這些人也都是混日子的,只要按時發工資,其他的一切都可以忽視.
除此,就是我總覺得我們的老闆娘是個喜劇色彩很濃重的人,或者說,她就是一本書,一部小說,她的一切似乎就是個謎。看到了開頭,看不到結局,內心十分的促狹不安。
當然,你也可以這麼理解,我是有點看笑話的小心態的,我很迫切看到我們的超市因經營不善而倒閉,而她如何收場。或,為何這樣的一個女人都能獲得幸福,老天爺真的很不公平。
十月五號那天,陰曆是多少,不知道,我只知道,大早上,當我趕到超市的時候,女老闆破天荒的坐在收銀台前,正在對昨天的帳,我趕緊走過去,有些小緊張的問,「沒有問題吧?」
她抬頭對上我的眼,我分辨不清她眼睛里的東西,事後,我才想明白,那分明就是一種大膽的調戲,「你說呢?」說罷,就在我手上狠狠的揪了下,咧開嘴角,「瞧,這細皮嫩肉的。」
我嘿嘿的乾笑,「如果要是沒事兒,我先忙去了。」這是實話,雖然超市創收不怎麼樣,但是每天一些必要的流程還是要走一下的,比如檢查下那些隨手亂放的物品,物歸原處;還有,一些即將過期的食品,是要下架的,做個備注.
還有昨天一些被人捏碎的餅乾和乾脆面,要及時清理掉,反正退還廠家是不賠一分錢的。

有時微胖的女人反而更顯性感,泰坦尼克號電影女主角就是很好的例子
正要離開,她站了起來,「小李,你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我大喜,「我知道,今天是長假的第五天,您不會是想放假吧?」
她意味深長的大笑了兩聲,「告訴你,那是不可能的,今天呢,是我……」頓了頓,「先忙去吧。」
我最煩說話,噎一半的,吊足了你的胃口,然後輕飄飄的說了句「算了吧,改天說吧」我往往此刻捶胸頓足的,為自己好不容易才有的興致而被潑了冷水,感到十足的憋屈。
上午十點,我正在翻看手機上新下載的一部科幻小說,她再次把雙手托著下巴,眨著畫了厚重的眼影的眼睛,對我調皮的說,「猜,今天是什麼日子,猜對了,有獎?」
一聽到有獎,我立刻來了興趣,「莫非是你和老闆的結婚紀念日?」
她搖了搖頭,「他啊,提他乾嘛?」似有不喜。
「那難道是您的大壽?」
「嘿,還是你聰明。」她興奮的直接把一頭長捲髮給在低頭抬頭的一瞬間,直直撲上我的臉,發梢間有那麼一絲的清香,是那個牌子的洗發水,沒去關注,反正挺好聞的。
「說吧,要怎麼紀念?」我問。
「這個吧……」她的手機響了,不用猜,肯定是她那些個麻友的,果不其然,她摸了摸我的頭,對我說,「乖,我先走了啊。」
我巴不得她趕緊走,再多呆一會兒,我恐怕就真的有點小受不了了,雖然,我承認我的耐打擊能力強了點,可直接面對面,我還是覺得遠遠的超出了我所假象的範圍。有些事情,真不是想象的那點事兒……
這一次,她出去的時間很短,中午的時候,就又返回超市了,這一次,直接把我喊到一邊,是我們的倉庫。

女人騷擾男人
我能感覺她對著我的屁股又捏了一下,我只能報以無奈的笑,因為我實在是不想當真,如果是要是其他我不喜歡的女人,對我這樣,我會直接禮貌的告訴他並拒絕掉。我相信,女人的臉皮終歸還是稍稍薄一點的。
我靠住貨架,她雙手撐在我身體的左右,我覺得這個動作很曖昧,但是也不好說什麼,何況,說到底,她也是個女人,是個不得愛的女人,雖然有那麼點小討厭,總體來說,還是不錯的。不喜歡並不等於就是反感,比如私下拿她開個玩笑還是不錯的選擇。
她開口,「你覺得我美嗎?」
我把眼神瞄向一邊,故意不正面回答,「心靈美才是真的美。」
「你再敷衍我……」嘴巴里發出一陣「嗯」「吶」的發嗲音,害的我雞皮疙瘩落滿身,如果是一個美女發嗲,還好點,人長得醜,還故作可愛,那就是真的無可救藥了。
我實在是被她今天的一舉一動給弄的有點小酒暈,「你……今天沒事兒吧?」我試著去摸她的額頭,我要證明,她從早上到現在,所做的一切不是燒糊塗的結果,是理智的。
她一把搡開我的手,「別動,我清楚的很。」說吧,竟然把手對著我的胸,再次佔了一次便宜,這還不算,還對著我的臉,狠狠的親了一把,我擦掉臉上的口水,看著她微紅的臉,心想:我皮膚不會對口水過敏吧?
整個下午,她再次消失,而她那個出其不意的吻卻讓我有點暈乎乎的,有點招架不住。
畢竟,我還是個沒有結婚的小男人,即使有過性經驗,那也是僅有的一次,是和初戀女友的,每一次,我都靠著回味第一次的感覺,偷偷體驗一個人的快感。而這一次,一個成熟的女人,竟然主動吻了我,我是不是真的有點神經不大正常了,我竟心花怒放,心有紅色。
晚上,我正要下班,突然覺得背後一陣殺氣,還以為是誰偷偷把空調的溫度給調到最低了,一扭頭,是老闆娘。很顯然,看她的樣子,下唇上翻,眼睛灼灼,呼吸烈烈,對上我們就是一頓狠批,然後走到收銀台,推開我,「錢呢,錢呢,錢呢?」
我把正要放進保險櫃的現金遞給她,她噼噼啪啪的來來回回的數了幾遍,「就這麼點?」抬高聲音,尖銳刺耳,像是烏鴉的叫喚,本來的好心情,立刻成了一灘黑。

感情無法滿足的女人如同寡婦一樣
從頭到尾,我都沒有說話,她之所以會變得如此不近人情,如此暴力,肯定是又輸錢了唄。今天是她的生日,本想手氣不會那麼差,於是下午就又趕了幾場,結果,手氣比平時更臭,帶的錢以快過平時兩倍的速度,迅即的輸掉,然後,一肚子的火,趁我們下班之際,趕到超市。
如果,很不幸,我們下班走掉了,她的火氣沒處放,我真懷疑,她會直接殺人放火,這些都是極有可能的。因此,我們都頗有默契的等著暴風雨的離去……
而這一次,暴風雨持續的時間較往常的三倍,一直到晚上八點,我們還在聽他永無休止的絮叨,後來,她打了個哈欠,終於結束了訓話,話鋒一轉,「今天,我生日,我請客。」
我們雖然都不想在這樣再多看她一眼,但是誰也不能拒絕早已經餓的前胸貼後背的肚子,於是我們一起拍手叫好。老闆娘這一次出手果然大方,請我們去了一家最豪華的餐廳,點了許多我都叫不上名字的菜,整個飯局一直持續到晚上十一點,我們才都各自散去。
因為我住在超市的倉庫裡面,而恰好又是和女老闆回家是順路,於是她捎了我一程,不可否認,此時的她是正常的,透過前視鏡,我看到她光潔的額頭,被水稀釋了淡了的妝容,愈發的清顏,其實,她也就是胖一點,醜一點,脾氣壞一點,其他的,也沒什麼。
很奇怪,半個小時的車程,我們都沒有說一句話,車內出奇的安靜,我們都能聽到彼此的呼吸,起伏在我們的耳畔。一種很熟悉,很美妙的感覺,竟然會從腳底根生,我刻意多看了她兩眼,她沒有回頭看我,只是要我快要下車的時候,喊住我。
我點頭,正準備打開捲簾門,卻聽到身後一陣腳步聲,轉身,她一把摟住我的脖子,眼淚嘩嘩的,淌進我的脖子里,我站在那裡,竟然任由她抱著,「你知道嗎?我沒有家,沒有家,我不想回那個家,他不愛我,他一點都不愛我,每一天,只有在麻將桌上,我才能感覺到我還活著,你知道嗎?」
我沒有說話,只是覺得,她的胳膊太壯實,我脖子里全部是汗,覺得呼吸都有點困難。
後來,在她的請求下,我打開捲簾門,而她也跟隨我,進入了倉庫……晚上,夜很靜謐,門外,是車聲,是附近娛樂場所的歌舞昇平,可這裡,像被隔離的一小片天國,在這裡,難得的寧靜,和小幸福,浮上心頭,澆蓋著彼此內心慾望的小嫩芽。
是她主動的,她說自己很久沒有和男人做了,希望我賣力。
我還在猶豫,而她就一把抱起身輕如燕,瘦弱的我,到了床上,我想拒絕,因為我對我不喜歡的女人實在不來性,但是難耐死拉硬拽的肌膚接觸,像是一道電流,我再也無法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