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從搭訕說起吧

1 月 8, 2018 | 兩性健康

在路上認識人的經驗
這篇文章記錄了許多在路上認識人的經驗,與當時原本想要寫出來的東西有落差(原本想寫在人際關係上學習到的事物)

其實我想,真的只能當故事看看而已。
除了茶餘飯後可以和朋友聊聊這些,我不曉得這篇文章可以引起什麼。

有關對異性道歉的部份,其實還有很多人也是我需要去道歉的,只是我已沒有那個信念去聯絡對方。

如果有曾經被我冒犯的朋友看到這篇文章,請讓我至上最深的歉意,並祈求你的原諒。

各位朋友就當做看些故事吧!
如果額外還覺得有所收穫,那都是值得我開心囉~

正文開始:

從搭訕說起吧!

高二升高三的暑假,接觸到鄭匡宇的書籍,學習到兩性之間認識的管道。
高三以前的我,本來就喜歡接觸陌生人,喜歡和陌生人閒聊,在某些情況下尋求協助或給予幫助。只是在接觸匡宇的書籍以前,我對感興趣的異性,仍然不敢這麼做。我只是喜歡偶爾在速食店裡教教不認識的高國中生數學;喜歡跟便利商店的店員閒聊哈拉;在路上心中有任何疑惑(問路或其他事物)就習慣主動跟路人或附近的店員請教……
只是在那之前我對於自己認定喜歡的異性,仍拿不出那種自然而然的勇氣。

學習到搭訕的藝術後,我開始嘗試。

第一次因為感受到對方的氣質或任何吸引我的事物而上前搭訕的經驗,我到現在還印象深刻。

高二下暑假,那天我在麥當勞讀書,讀到一半的時候,注意到隔壁桌,坐了一位異性,也正在讀書。
或許是因為想練習搭訕又想認識對方的雙重意願下,我決定採取行動。

可是我一直停滯不前……
隨著時間逐漸流逝,我的全身就跟著越來越緊張,我的思緒完全沒辦法放在課本上,瘋狂地圍繞在如果我跟那位異性開口說了一句話,「我要說什麼?」、「她會怎麼回答?」……,全身上下一直顫抖,手顫抖到不能翻書的頁,腳也不停震動到快要痙攣。
就這樣一直拖了很久,可能實際上沒有很久,可是我的腦子完全爆炸掉了,既是恐懼又是害怕,又擔心一大堆東西,腦中又找了一大堆我不需要上前搭訕的理由,全身緊張的指數快破表……
最後……
我看見她開始收桌上的書,看來是準備要回家了。
在她東西快收好,準備要走的時候。

我抱持著nothing to lose的心態上了!
聊了應該沒有超過三句話。
「同學妳好。」、「妳在讀什麼呀?」……
知道她是一位正在準備考物理研究所的學生,剛好來麥當勞讀書。
就這樣。

我第一次為了想認識對方而主動搭訕的經驗,沒有要電話號碼,連對方的姓名都不知道,就只是講了幾句話。

若是用一般搭訕的標準評估的話,那還真的是超失敗的。
可是和她講完話之後,我終於可以繼續專心讀書了。
我可以想像,如果我當時又決定不採取行動,我之後一定會一直想像「如果自己採取行動」的畫面,然後帶點責怪自己的意味在裡頭。

我經常在麥當勞裡認識人,原因當然是,我高三時每天在麥當勞裡讀書。

比較成功的劇情就不詳述,曾經和一對在讀書的男女用:「你們是兄妹嗎?」開頭,因為我觀察他們的舉動不像是男女朋友;曾經在讀書的時候,偶然瞥到隔壁桌的兩位女同學在討論一張照片,其中一位女同學說照片上的自己好漂亮,我聽到後就竊笑,被她們注意到,其中一位異性就主動說:「你笑什麼?」,或許我很難解釋為什麼,不過那次聊得還滿開心的……

底下特別提一次經驗,也許是因為那次認識的朋友直到現在仍然偶爾會聯絡。到目前為止,幾乎全部在沒有什麼關聯下搭訕的異性,都沒有維持普通朋友關係的後續。
那次是在火車上。
我一上車,就看見了一位氣質優雅的異性(或許我的標準並不符合社會認知,妳看到我這篇文章請不要自HIGH,XD),一開始看見她,拿著空中英語雜誌在讀,我腦中就直接聯想到,她應該是高三的學生(當時我也高三),才會那麼認真到連在火車上都要讀書。
原本一上車,她旁邊有一個座位,想說直接坐在她旁邊跟她閒聊。
可是剛好被一位剛上來的先生坐了,於是這個方案就作罷。

到了下一站,一位老先生上了火車,她看到那位老先生沒有座位坐,就主動起身要給那位老先生坐。
老先生推辭說自己下一站就要下車了,不用坐座位,讓我原本想在「那位異性起身後站到她旁邊跟她開起話題」這個方案再度作罷。

於是我心想,也可以說是給了自己一個假設:「如果她跟我同一站下車,我就上前認識她!」

結果真的。
我離門比較近,就先下車,我就站在車門口等她走出來,她一走出來。

「同學!同學!」我對著她小聲地喊。
「啊?」在我喊了兩三次之後,她轉過頭來。
「妳是高三的學生嗎?」我用我剛才的判斷對她這麼說。
「是呀。」她回答,我猜對了。
「剛才在火車上看見妳讓座給老先生,覺得妳是一個不錯的人。」我讚美她,真的覺得她滿棒的。
「謝謝。」她回答。
於是我們兩個一起去搭公車,在公車上聊了許多。
聊她高三考試的現況,生活等等……
也聊聊彼此的學校,順便看有沒有都認識的朋友。
「你很常在路上跟別人這樣認識嗎?」她問。
「不多吧!到現在大概五、六個。」我回答,也是說真的。
……

「那我們之後,有機會再見啦?(備註:有機會再巧遇的意思)」我們準備下車的時候,她說。
「當然不是啦~」我把手機拿給她。

於是就留下了聯絡方式。
之後偶爾約約,上了大學後加MSN,偶爾聊聊天,是沒有約出來過,哈哈!

順序我記得不太清楚,在認識異性的過程中,也做過非常令現在的我想對那些時刻的異性懺悔的部份。

底下這次也是在麥當勞。開始之前鎮重地向妳道歉。

那時候我也是在讀書,桌子的旁邊,坐了一位穿著女校制服的異性。

我依然專心地讀我的書,那時候我已經培養出能邊想著認識對方,邊讓自己跳脫那樣的思緒,專心在眼前的書籍的方式。

坐在我隔壁桌的那位異性,那時候晚上七點多,她可能覺得有些疲倦,她就先趴了下去,在桌子上小歇一會。
我看了一下手錶。

她一邊趴著,我繼續讀書。

真的真的真的真的不要問我當時為什麼我會想到這麼做。

我看到手錶走了15分鐘。
而據我在麥當勞讀書許多次,偶爾也會想稍作休息的經驗,我相信,小歇15分鐘,就能有最佳的效益。

於是……
我拿起我的原子筆,從她的桌子底下,往上敲桌子。
敲、敲、敲。
想藉此敲醒她,因為我當時覺得她休息得差不多了。

敲得還算滿小力的,連我自己都聽不太到聲響。
她沒有反應。

我想可能是太小力了,我換成從桌子的上面敲,看聲音的效果會不會比較明顯。
結果仍然沒有。
我在想到底要怎麼才能讓她起床。

我就想說,用手敲她的桌子好了。
我決定從下面敲。

輕輕敲,聲音還滿明顯的,不過她還是沒醒來。
我想說,大力一點。

在那裡調整力道,一敲下去。
「碰!」桌子整個往上震了一下。
她馬上就跳起來了。

我完全沒想到會弄成那麼大力,趕快裝作若無其事地繼續讀書,她很像也沒發覺剛才有人敲她桌子。

於是就繼續讀書,讀了很久。
看她剛好讀到一個段落了,我轉頭跟她說話。

說了什麼我也記得不大清楚了,內容大概是有關她在看什麼書、現在幾年級、自我介紹、詢問對方的資訊……等,還有,我告訴她,剛才是我叫她起床的。
當我說:「剛才是我叫妳起床。」的時候,她似乎陷入了無言的狀態。
然後說了聲謝謝,我似乎可以感覺到那樣的尷尬。

後來也偶爾在麥當勞遇見她,就沒有更進一步地接觸了。

我並不是個擅長跟團體中的大家關係都很好的人,在高中的班上人緣沒有算很好。只是喜歡和陌生人接觸而已。

曾經因為到國中基測考場服務(我的高中有附設國中部),認識了許多學弟妹。
因為每天晚上在麥當勞讀書,所以跟麥當勞的店員也關係不錯。
也曾在路上偶爾地認識人,在公車上跟對方隨意地開啟話題(EX:妳是高中生嗎?)。

高三的時候,電影2012剛上映,我想約人一起去看。
我從心儀的異性一路約到普通朋友的學妹,再到走進便利商店問店員願不願意、走進麥當勞問店員的意願……
約了10幾個人,全部都沒約成。(題外話:到最後是和家人一起去看)

(備註:此篇文章從開頭到此,是在2011年2月寫的,而底下的部分是2011年12月寫的,故文字使用上可能會有落差,也由於這些「嘗試」的舉動已經越來越趨內化(意思就是不會特別去注意自己的舉動),就學習的層面來講,這樣的分享價值可能就較低~)

上了大學之後,也有不少在路上認識朋友的經驗。

從一個留言開始(這個留言是留在鄭匡宇的部落格上(大一時留的))。

─────
在高中終於上了大學以後,由於高二升高三時接觸您的書,逐漸改變,雖在
高中同學眼中已經近乎被定型,他們對我的看法不易改變。
但上了大學後,我的人際交往能力有曲線上升的速度XD……

不過也衍伸出幾個事情。
我發現自己居然很忙,可是晚上回到宿舍後居然不會拿起線性代數來讀……

而且大學裡的異性感覺都很好認識,也或許是因為我自願做班代,所以在介
紹自己的時候別人比較能記得我。

如果要再說個搭訕經驗也可以,因為大學後真的超忙,雖然忙是藉口,但就
是沒有那麼主動了。

某天上完課後我要去幫同學弄註冊的資料,卻找不到註冊的教室在哪裡,我
糊裡糊塗的走進了教育館,情急之下就問了正要上樓去上課的兩個同學(女
性),一問之後,我就說我是數學系班代,結果她也聽過我。聊一聊她就說
帶我去,然後弄完資料後就繼續逛,要了聯絡方式後,就去7-11買飲料
請她(就算是因為她幫我找路,小額消費也不算過分XD),之後就偶爾保
持聯絡這樣。

當然我的範例或許不能供大家參考,因為我認識的異性朋友幾乎沒有很正
的,另方面是我對正的異性興趣也不高……

但要是以前的我,一定在問路的過程中不知所云,一定在帶路的路上一語不
發,一定在分開的時候沒留資料,一定在相遇的時候難以給對方良好印象。

「有些時候做一些事情,並不是為了外在的目的,而是可以提升到自己。」

就這樣囉XD~
─────
(備註:不過再之後就沒有繼續連絡了)

上面那篇留言是大一剛進去沒多久,之後發生了許多事情。
(直接在catch查作者ddxu2會比我重打一次快很多,那篇文章的中後段有提到大一上因為一直約很多女生、一直刻意地肢體碰觸,而發生的一些事,還有些改變。)

這篇文章主要還是想分享自己在路上認識人的經驗。

上大學之後,其實很多機會。
我甚至有些想像,會不會,這個世界上,其實有很多人會想與別人產生連結?

可能也有人像我一樣,走在路上,偶爾會覺得,如果有個人來和自己聊聊天,也是不錯?

因為大學在外地,所以偶爾會搭客運回家,在客運上也經常和坐旁邊的人搭上話。(就只是偶爾會和旁邊的人聊聊天,是男是女不一定,外貌如何也不一定)

也會偶爾和同堂課的同學們聊聊天。

也在社團裡認識朋友。

也參與很多活動,營隊、校園裡偶爾舉辦的講座……(當然是自己有興趣的)

很想再寫些嘗試的經驗出來,可是又覺得那些經驗太微不足道了。
對於現在的我而言,那些經驗的過程是什麼,其實已沒太多意義。

再加上我現在認為不需要交女朋友(這些信念的轉變可以從我過去文章中看到)。
(備註:不交女朋友,並不表示我「不想要」和異性肢體進展(不過我的確「不需要」就是了),或者是對愛情絕望XD。而是當我發現「男女朋友」這個關係詞,所挾帶的意義已經不只是「相愛的兩個人」之間的事,那我並不想用這樣的定義來束縛自己。)

我目前還想到有一次經驗很特別,會讓我想寫下。

在寫那段經驗之前,我想先提一個最近想到的概念。
(就是以前我沒注意到,不過近幾個月來注意到的,也有可能是老生常談啦XD)

「會不會,網路、文章、口耳相傳中記載的,多半都是有問題的世界?」
catch版裡,在愛情中沒有碰上困難的人,是不會特別來到這種地方,分享自己一路順暢的經驗的。

沒有問題的東西,是不會被發現的。在某個時刻,我發覺自己在網路上、書籍中接觸到的兩性問題,在相遇到交往到分手的過程中都沒有真的發生。
那時我覺得,這意味著我們對世界有過多的誤解。
現在又想,或許,只是因為我所看見的東西,都是為了解決問題而存在的,以至於我曾認為「男女之間追求吸引」是存在許多需要克服的問題,還有需要滿足的條件,才能有所獲得。

我的意思是,語言所記錄的世界,比我們想像的狹隘許多。
用網路別人的經驗來評估自己在現實中遇見的可能性,也是遠不足夠的。

提這個觀點的原因是,接下來的經歷固然是特別的,但亦代表了一部份的真實。

那天週日,我正準備從台中搭客運回新竹。
人有點多,隊伍有點長,剛好切到別的走道(意思是從那個走道過來的人會被擋住,需要繞路才能繼續往前),我剛好在隊伍中擋住走道的那段,我就往後退了幾步,把自己與前面一個人之間拉出一個大空隙,好讓別人能通過。
(那時我後面還沒有人排隊,我是最後一個)

蹲在地上,偶爾從袋子裡拿書出來看。

這時候。
「這裡是排新竹嗎?」一位剛從走道上來的女性問。
「是啊。」我說。
「那你為什麼排這裡呀?(意思是為什麼我與前面的人間格拉這麼大)」她問。
(我不確定她有沒有問這句話,可是因為我有回答這件事,我猜想她可能有問吧。)
我就把留空間給路人的說法講出來。

然後沉默了一陣子。(大概幾秒鐘)

「妳是大學生嗎?」、「妳要回新竹嗎?」……
我忘了我開頭是問什麼,反正就是些很隨性的提問。

「……,我家在新竹啦~」她回答。(我真的記不得那麼清楚XD)
「今天禮拜日耶XD?怎麼會搭車回家?」我可能這麼問了。

然後就「來台中做些什麼呀?」、彼此的一些訊息……

當她說到她讀的學校,我發現和我姊讀同一間,我腦中就浮現:「我姊也讀***耶!」
不過我沒有說出來,感覺有些刻意攀親帶故的感覺。(當然也是因為,我覺得若說了這句話,我也不知道我在說什麼XD,因為我對那間學校沒有多少了解。)

從彼此身上帶的書籍聊到彼此學業上的專業領域(也可以說她的專業領域啦XD,我修數學,實在難以分享)。

她說她經常在路上和別人搭上話題。
我說:「我也是啊~」

排我們兩個後面的一位先生,也插了進來,偶爾聊幾句。

連排前面的一位女性,也無意間(我不知道是不是無意的XD)和我們搭上了一兩句話。

(備註:我可以這麼猜測嗎?這會不會是意味著,有些人可能,某些時候想與週遭的人親近,只是心中都會怕被拒絕,或找不到話題,但只要旁邊的人開了先例,就會使旁人覺得:「那我一起聊聊天也不會怎樣?」)

聊著聊著,排隊排了很久,時間晚上六點左右。
「乾脆我們先去吃晚餐好了XD,不知道還要排多久。」我說。
她同意我的構想,不過過了一段時間,隊伍瞬間又排了好幾十個人。
「那還是先算了吧XD!」她說。
我同意。

之後上了客運,我們又聊了許多。
也聊兩性議題,也問問看她有沒有男朋友。(只是好奇,沒有其他意思)

「有啊~」她說。
「那我猜妳男朋友也是個很特別的人XD。」我說。
「哦?」
「因為有些男性不願意讓自己的女朋友在路上和別人認識。」我解釋。
「哦~我想是因為我的個性這樣,才會選擇他吧,不會限制我。」她說。

也提到她男朋友曾說:「如果妳有遇到覺得比較好的男生,可以分手沒關係。」
我笑說:「那意思也是說,如果他遇到比較好的女生,他也會走啊~」

(備註:或許男女交往的形式非常之多吧?在網路上看見的(我尤其指BG版),對於兩性交往的可能是否狹隘許多?)

剛好我知道交大校外附近有家餐廳,就約她一起吃晚餐(下車的時間晚上八點左右)。

什麼時候留聯絡方式,或吃飯的時候又聊了些什麼,我也大略忘了。
(備註:我倒是有印象,我有提出我常問的問題:「男女朋友和很好的異性朋友的差異在哪?」)

我倒是印象深刻一段。

我們吃飯吃到一半,她的手機響了。

(聽得出來是男朋友打來)
「……我在吃晚餐囉,和剛才路上認識的朋友一起吃,」
「對了~跟你說他是男生。」
「……,那下次再帶你來吃囉~」

說實在的,我今生還沒有聽過這樣的對白。

最後付晚餐錢的時候,她的零錢剛好少了10元,我說我可以直接補。
「哦~讓第一次見面的朋友請客不太好XD」她說,然後又拿出鈔票。
「妳男朋友和妳出去會請妳嗎?我猜不會XD」我說,我原本很以為我會猜對的。
「他會請我耶~」她回答。

之後就偶爾會在FB上聊聊天。

底下接著寫些前言可能就會寫的東西吧。

這整篇文章的前半段(2011/02寫的),都是帶著些目標去搭訕的。就可能覺得對方很漂亮,或者是覺得對方很聰明。
後半段則是很隨性的,沒有預想太多。

上面提了這麼多次經驗,不過有更多的經驗是開頭一兩句話,然後就沒有繼續聊下去。(只是這裡沒有寫出來)
話題通常源自於「好奇」,「妳在聽什麼歌呀?」、「這是什麼東西呀?」(假如那東西很特別的話)……

大一的時候也曾經自己想了一些可能有趣的問題,在MOS讀書時,拿去問其他桌的人。
開頭可能是:「我可以問妳個問題嗎?」

也曾經在麥當勞和別人玩「把妹達人」中的那道讀心術問題「從1~10之間選一個數字,快!」,然後猜對方選7,看自己有沒有猜對。

結果是幾乎都猜不對,我大概問過7、8個人,只有一兩個人選7。
(把妹達人中說大家選7的機率很高,但說不定這個遊戲的根據跟語言學有關XD?或者是我實驗的次數太少~)

每次做這些帶著小遊戲或問題上前的認識,行動前都會令我很恐懼。
(最近倒是已經沒有在這麼做了)
不過沒有任何一次,真正上前後所遭遇的,比我的恐懼還可怕。
(意思是帶著有趣的東西上前,只是玩玩遊戲,沒有其他企圖,並帶有禮貌,尊重對方,幾乎都能享受些樂趣~)

我對外貌的標準相較於大多數人所「說」的(因為說歸說,會想和誰在一起又是另回事),是較低的。
偶爾和人聊天時,我會把眼鏡拿掉,讓自己不容易受對方外貌的影響而改變自己的言行舉止。(不論對方的美醜。也可以說我想專注在外貌以外的地方)

若說,這樣的在路上認識朋友,算不算是「無欲則剛」?
我知道我「想要」些什麼,不過我同時也清楚我並不「需要」。

拉回之前寫的文章(「誠實」的系列),對我而言,「想要」只有在彼此都想這麼做的時候,才成立。
如果對方不想,那也沒關係。

有時候在路上和人聊天,我會意識到自己過於刻意地找話題,我知道我是想和對方繼續聊天,才刻意提了一些話題,不過如果對方沒興趣,那也沒關係,話題只是讓彼此交談的媒介罷了。

不過要是大家想知道的是,在路上認識漂亮的女性的情境……
我坦承說,沒有太多經驗,我幾乎不曾主動上前認識我覺得很漂亮的異性(事實上,我的眼睛會刻意避開她們)(說不定以後又改了XD,也不一定)。
或許可以解釋成「沒有自信」,不過我並不介意是什麼理由啦XD。

在路上認識的朋友,之後繼續做朋友的機率嘛……
對我而言非常低,不過我也不介意囉。
(在網路上認識的朋友,一直在聯絡的機率還高許多XD,我覺得這與我有在經營網誌,以及我所謂的「誠實」有關。)

最後送給朋友們一句型男寫過的話,不管想學習什麼,嘗試的過程中會遭遇什麼,都是難以預料的,不過……

「不下場就贏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