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請進入   持久液說明.     持久液訂購.

性慾高漲強姦男子

1 月 6, 2018 | 兩性健康

女鄰居強迫男子發生性關係
在美國西雅圖,一名正在熟睡中的男子被自己的女鄰居強迫發生關係。目前,ChantaeGilman因涉嫌強姦而被警方逮捕。

體重高達108公斤的女子潛入一名男子臥室,使用暴力將這位”睡眠中的受害者”強姦。警方從受害者身上提取的DNA樣品表明,26歲的ChantaeGilman是犯罪嫌疑人。ChantaeGilman在社交媒體稱,自己懷孕31周。警方表示,該女子有吸毒史,與受害者不熟悉。案發前,這名31歲男子在家中熟睡,突然發現女犯罪嫌疑人騎在自己身上,在雙臂被死死按住後,該男子遭強姦。

警方記錄顯示,這名男子最終用盡全身力氣擺脫了ChantaeGilman,然後前往醫院接受”性侵害檢查”。這名女子堅決否認曾與該男子發生性關係或者進入他的公寓。儘管如此,她仍被控犯有”二級強姦罪”。ChantaeGilman有心理疾病,此前還育有兩個孩子。西雅圖警方對當地電視台稱,雖然從統計數字看,女性強姦犯極為罕見,但並非完全不可能。換句話說,男性也會成為強姦受害者!!!

19歲的蘇珊·迪莉瓦尤說,前不久,她開車在公路上看到路邊有幾名想搭車的男子,她將車停下想搭他們一程,沒想到對方不敢上車,理由是害怕被強姦。那幾名男子的擔心並非空穴來風。近期,津巴布韋頻頻發生男性遊客被多名女子劫上車,被灌性藥,然後女劫匪拿刀、槍,有一次甚至用一條活蛇威逼受害人發生性關係,完事後女匪將受害人丟棄在路邊。2009年,津巴布韋媒體首次報道此類案件,當年10月,警方逮捕了三名涉案女子,並在她們的車上的一個塑料袋內發現了31個用過的避孕套。三名女子招供稱,她們先後劫持並強姦了17名男子。由於津巴布韋法律不承認女子對男子的強姦罪行,最後這三名女子被控嚴重非禮罪。

一位受害人接受採訪時回憶了自己7月份遭遇的不幸。當時他看見3名女子想搭便車,於是將車停靠在路邊。不料其中一名女子朝他臉上潑水,還給他注射性藥。這些女子隨後將車停靠在一旁,要求他戴上避孕套與她們每個人發生性行為。達到目的後,她們就將他丟棄在路邊的灌木叢中。

據報道,女劫匪劫走精子的目的可能與宗教儀式有關。津巴布韋有些秘密社團認為,在儀式上使用精子能帶來財運。津巴布韋大學社會學家魯帕甘達認為,這是一門大生意。「這是一個巨大的秘密,我們只知道精子被用於宗教儀式上,但背後操縱那些女劫匪的可能另有人在。」
魯帕甘達稱,7年前他為了寫博士論文曾深入津巴布韋首都哈拉雷的大街小巷,無意中發現精子也變成了一種可買賣的商品。一名男孩告訴他,一些商人把他帶到賓館,給他新衣服,讓他喝烈酒,然後讓他挑選妓女上床,商人要求的只是他用過的避孕套。男人的精子竟然成為了宗教儀式上的必需品,買賣精子的商人也就應運而生。

紐約又曝一起教師性侵學生案。35歲已婚媽媽美女英文教師艾琳週四投案自首。因為和16歲男生凱文發生性關係,她被控強姦等多起罪名。如果罪成,她將面臨4年監禁。艾琳來自布魯克林臭名昭著的詹姆斯·麥迪遜高中。2009年,這所學校的兩名女教師因為在教室里裸體被抓。

僅在去年12月份,師生二人至少8次發生關係,大部分是在艾琳的SUV內車震。是凱文的女友讓這種師生關係曝光。女友想要瞭解凱文更多秘密,就潛入凱文的手機,結果發現凱文寫給艾琳的情話「我愛你,第一次見到你就愛上你」。女友大驚,報告學校,學校通知家長,案發。凱文說,艾琳有一次半夜把他從家中接走,在她的SUV里,兩人用愛飛抵克衝上了雲霄。他還描述了艾琳隱私部位的紋身。調查人員發現,在去年12月的17天里,兩人互發短信3856條。凱文的父母準備起訴紐約市府,索賠1000萬美元。艾琳的丈夫是律師,他們有一個小女兒。她在公立學校工作12年,口碑極佳,年薪7萬8885美元。

今年以來,全紐約市至少有7名教職工因為性侵學生被捕。涉嫌性行為不檢的成千上萬起。美國每年教師性侵學生案數量驚人,猛一看好像校園就是野獸教師的樂園。原因之一,是美國的性侵標準比較低,教師拍拍小孩子的屁股甚至是肩膀,都涉嫌性侵。這和中國不一樣。在美國,師生關係授受不親,務必保持距離。美國教師性侵學生有一個特點,就是幾乎沒有聽聞使用暴力的。對於中學生,則使學生「愛」上自己;對於小學生,則利用其懵懂佔便宜。美國教師性侵,還有一個突出特點,令人印象深刻:在中學,性侵學生的,女教師屢見不鮮;當然這些案件中受害人都是男生,16、7歲,像凱文。在小學,性侵學生的,男教師居多,但受害人居然也多是男生。不論男女教師,不論中學小學,色狼的目標都是男生。在美國,做男生真的好辛苦,太危險。

以下美女教師,大都和自己的男學生有一腿。

安貝兒(Amber Jennungs),30歲,麻州高中教師,和一名16歲男生嘿咻(2004年),並把自己的裸照電子郵件給該男生。和檢察官達成認罪協議。

艾米(Amy Victoria),33歲,中學教師。2010年她投案自首,供認自己和一名14歲男生保持了9個月的性關係。她被判2年有期徒刑。

卡羅琳(Carole Ann Hope),36歲,南加州數學教師,和一名14歲男生有性關係

凱莉(Carrie McCandless),29歲的高中教師,她的老公是她學校的校長。她和一名17歲高中生在野營時建立性關係。2006年投案自首,被判45天監禁,5年緩刑。

黛布拉(Debra Beasley Lafave),23歲,佛羅里達閱讀教師。新婚後與一名14歲男生多次發生性關係,包括有一次在該男生的15歲表兄在開車時,他們在車內車震。她被判處3年家中拘禁(house arrest)及7年緩刑。2007年她走出家中,違反了家中拘禁的規定,在餐館和一位未成年人談論家庭問題、男友以及性。她是登記性侵犯者。

赫塞(Heather Lynne Zeo),賓州數學教師,已婚育有三子。她和一位學生在她的車內車震,並給另一位學生發送不雅信息。她被控危害兒童福利等多項罪名。她有一個網站,上面有很多傳福音的歌曲以及怎樣通過音樂來學習數學。

卡茜(Kacy Wilson),28歲,科羅拉多州教師。2012年,和一位16歲男生發生性關係,並向他發送色情圖片。

麗薩(Lisa Glide),肥皂劇演員,高中戲劇教師。和一名17歲高中生在校外發生2次性關係。這名高中生說是自己追求她的。她被判5年緩刑。

瑪麗(Mary Kay Letourneau-Fauulau),35歲,4個孩子的媽媽。她和一名12歲男孩發生性關係,被控強姦兒童。在這個男孩14歲時,她為他生了個孩子。1997年,她被判7年半監禁。出獄後和男孩結婚(下圖),她現年47歲。

梅麗莎(Melissa Petro),30歲,紐約小學教師,從教三年後自曝賣淫史。她沒有和學生發生性關係。

潘美拉(Pamela Rogers Turner),田納西州小鎮上的體育教師,和13歲學生發生性關係,包括有一次在體育館裡。並給男孩發送自己的色情短信、照片和視頻。被判8年有期徒刑。

桑德拉(Sandra Beth Geisel),是一所全部學生都是男生的天主教學校的英語教師,2005年投案自首。她和一名16歲學生發生2次性關係。她的丈夫是銀行總裁,也傳出性行為不檢。

謝拉(Sheral Smith),密西西比州私立學校教師,和一名14歲學生發生性關係,但這個學生不是她的學生。她被判7年監禁。

史黛西(Stacy Schuler),俄亥俄州33歲的高中體育教師,和5名學生發生性關係。有的學生是足球運動員。一名學生說,他和朋友在她家和她發生關係。另一名學生說,他拜訪她5次期間,發生了7次關係。

塔拉(Tara Driscoll),2011年約一名學生在汽車旅館發生關係。

特里卡(Tericka Dye),密蘇里州高中科學教師,在被曝出演過X級色情片《緊X》(Tight A××)之後辭職。

三女人「輪姦」16歲少年致其喪失性能力。不滿16歲的周曉勇家住河北省永年縣臨名關鎮。2007年11月24日,周曉勇接到女友張某的電話,邀請他到縣城一家飯館一起吃飯。周曉勇準時赴約,一起吃飯的還有女友張某的兩個女友——孫某和趙某。仨女子均為30多歲的女人,各自的丈夫非官即商,在縣城也都有臉有面。席間,仨女人趁周曉勇去洗手間期間,將事先準備好的春藥放在周曉勇的啤酒杯里,待周曉勇回來後,仨女人共邀周曉勇一同乾杯,然後,仨女人又輪流向周曉勇敬酒,待春藥起作用後,女人孫某提議打牌,周曉勇稱:「我沒帶錢。」張某嬌滴滴地說:「沒帶錢也可以,如果你贏了,我們三個人都給你錢;如果你輸了,我們三個人不要你的錢,但你得滿足我們的‘那個’……」周曉勇只好同意,四人一起找了家麻將館開始打麻將。由於周曉勇喝了不少酒,又有春藥的興奮作用,沒打兩圈,他就輸了不少錢。仨女人趁機向提出周曉勇「那個」要求,並在他身上亂摸,並順便將周曉勇的衣服脫光。仨女人輪流「作業」,三鳳戲龍長達兩小時之久。因為周曉勇喝酒過多,加上勞累興奮過度,突然休克,這下可嚇壞了三個女人,她們連背帶扶,攔上一輛出租車將周曉勇送醫院搶救,後經醫生搶救脫險,但由此可能喪失性能力。

在周曉勇被搶救期間,周曉勇的父母得知消息後,向公安機關報了案。經公安機關對三個女人進行詢問,均對「那個」事供認不諱。但公安機關沒有向檢察機關移送起訴。有關法律專家指出,因為我國刑法規定,強姦罪的要件之一是違背婦女的意志,對未成年人的強姦,不限定違背婦女意志也限定在十四週歲以下的幼女,而刑法沒有規定對男童的強姦罪名,所以三個女人的行為無法以強姦罪論處。這與西方某些國家不同,不管男孩、女孩,只要成年人對其實施了性行為(包括同性戀),均構成強姦罪。

在本案中,周曉勇的家長儘管非常氣憤,但也無可奈何,只好同意私下調解,雙方私了。由於三個女人構不成犯罪,辦案民警只能對周曉勇的人身傷害予以調解,賠償醫療費等一定的損失,據瞭解,三個女人各向周曉勇賠償2萬元,但周曉勇的陰莖仍不能勃起,性功能障礙依然存在。

相信大家都聽說過這樣的一個新聞,在雲南昆明發生了一件「稀罕事」。男青年王某屢屢遭到丈母娘的性侵犯,最後忍無可忍,向有關執法部門求助,卻遭遇到了無法可依的尷尬,王某下決心控告丈母娘強姦自己時,不但沒有得到法律的保護,反而被弄得「裡外不是人」。(法制日報)

台灣女流氓太凶悍當同伙面強姦欠債人被判刑,橫行台灣高雄的女流氓張吟霞,號召手下組成強盜集團後,前年底把一名欠債者軟禁長達18天,不僅逼對方手淫,並爬上對方身體強姦對方。暴瘦10公斤的被害人,不堪被性侵害,只好假裝加入強盜集團,當黑道女頭子的手下。昨天法官將張女判刑3年2月。據台媒報道,張吟霞(42歲)性情暴烈且犯案手法凶殘,不僅曾被通緝,還被警方提報為流氓。張吟霞至少涉及十多起強盜案。慘遭張吟霞強姦的林姓男子,因得罪張吟霞的朋友,張吟霞將林押到汽車旅館逼他還錢。 先以膠帶捆綁林的雙手,還不時毆打、恐嚇。某天,張女看完色情片後性慾大起,命林幫她按摩,又當著其他同伙的面,命林躺下後,張吟霞直接跨坐在林的身上,演出活春宮。

林姓男子本身也非善類,林也涉嫌強姦另一名女子,日前也被起訴。律師說:「強制性交罪沒有性別限制,只要違反對方意願性交,不管是男是女,都可判刑,但因女奸男的案例罕見,也違反一般人的經驗法則,法官在證據認定上,應會比較嚴格。

報道依據是俄羅斯的《莫斯科時報》。該報聲稱:「俄羅斯日前驚爆離奇案件——今年3月14日,32歲的劫匪維克多闖入一家髮廊實施打劫,不料卻被28歲的美女髮型師歐爾加制服。令人驚訝的是,隨後兩天里,歐爾加竟將維克多當做自己的「性奴」肆意蹂躪。」

話說,這名想撈點錢財的劫匪,來到了一家髮廊,見只有一名年輕的女髮型師在裡面,就威脅該女子老實點,快點把錢拿出來。但他怎麼也沒料到,對方雖然是一個看似弱小的女子,卻是一名空手道的高手。結果,只幾個回合,劫匪就被這名叫歐爾加女髮型師制服。隨後,歐爾加看這名打劫的男子頗有姿色,就產生了強暴他的念頭。歐爾加先是用繩索將該男子牢牢地綁住,然後嚇唬他讓他乖乖的聽話,否則就立刻報警。男子把柄被人抓在手裡,自己的人又被綁在那裡,只好點頭同意。隨後,歐爾加便強迫該劫匪一次服用了好幾片「偉哥」。「偉哥」想必很多人都知道,世界上最厲害的壯陽藥物之一。一般人服用一片,可能立馬就變得像一隻從監獄里剛剛放出來的烈狗,一次讓那名男子吃了三五片,可想而之那男子會瘋成什麼樣子?

接連兩天,該男子成了這名女髮型師的洩欲工具,也就是有些人說的「性奴」。兩天後,歐爾加也筋疲力盡了。出於「感激」和良心上的不安,買了身漂亮的牛仔服送給了這名劫匪,放他走前又塞給他1000塊錢作為補償和酬勞。男子出去後,越想越氣憤。我一個大男人被你強姦當性奴,受盡你的折磨,這口氣怎麼也得出啊!於是報了警。警察很快將女髮型師抓捕歸案,並以強姦罪起訴。女髮型師被抓後也是氣不打一處出,你打劫我,我沒報警告你抓你就很不錯了,給你吃給你喝給你買衣服還給你錢,就用了你兩天和你發生了些關係你就反咬一口的告我,你還算是個男人嗎?我一個堂堂大美女和你發生關係,你一點兒也不吃虧啊!

歐爾加也不是饒人的孫女,於是在警察局將事情的前前後後說了個明白。最終倆人可能都將被繩之以法。男的為搶劫罪,女的為強姦罪。哈哈~看完後,你可有何感想?你希望有一天被女人強姦嗎?你會選擇報警嗎?

2005年4月28日的英國衛報報道,挪威首次出現女人強姦男人的案例。卑爾根地區法院一名23歲的婦女因為強姦一名男子罪名成立被判入獄9個月。並向這名男受害人支付4萬克朗(3340英鎊)賠償金。2004年1月,31歲的男受害人和女強姦犯以及他的男朋友合租一處住宅。有天晚上,這名男受害人躺在沙發上睡著了,後來他從睡夢中驚醒發現自己的女室友正在對他進行**。一開始,這名女子矢口否認這一說法,後來雖然承認自己實施了**行為,但她一口咬定那是在雙方自願的情況下進行的。這名女子的行為給該受害人帶來了巨大心理傷害,導致他出現失眠狀況,對性行為失去了興趣,更為嚴重的是,這件事讓他失去了對人基本的信任。

十七年前(這個故事本來是《伊拉克勞務日記》以後的章節,現在先讓大家一睹為快!),我在伊拉克做勞務已快到一年。有一天傍晚剛下工,就聽一位國友講述了一件昨天發生在另一個中國勞務組的奇聞:該勞務組有一個年輕俊朗的英語翻譯。他瘦高個,皮膚細嫩,戴一副近視眼鏡,舉手投足,給人一種儒雅的書生氣。昨天下午,他因公事去北歐人的工程項目營地。辦完事後,他隨意對經常接觸的一個北歐人工程管理人員說,他那裡的熱水器,這幾天壞了,好幾天都沒有洗個乾淨的澡。那北歐人聽後,連忙請他在這裡衝個澡,這裡浴室的條件很好,保證你洗得舒服。年輕的翻譯沒有推辭,欣然前往。

北歐人的浴室果然舒適。年輕的翻譯心情愉悅地脫去了衣褲,露出了一身雪白、光滑的皮膚。剛剛洗了不到十分鐘,門外突然傳來了女人的嘻笑聲。還未等翻譯反應過來,三位身材高大的外國女人就毫無顧忌地走進來。年輕的翻譯一邊慌亂地用毛巾遮擋私處,一邊用英語厲聲叫她們趕快出去!三名風騷的女人根本不在意他的叫聲,嘻嘻哈哈地圍上前去。年輕的翻譯平生那見過如此陣勢,慌亂中下意識奔向掛衣服的地方。三位外國娘們那容他穿衣服,一齊撲上前去,三下五除二就把他放倒在地。她們不顧他的拼命掙扎,把他拖至無水的地方。

三位女人先後扒光了自己的衣服,然後輪流騎壓在那懦弱的可憐的年輕翻譯身上――――――

年輕的翻譯此刻徬彿在天堂和地獄之間穿行,他的身體承受著前所未有的來自外國女人的蹂躪――――――

這個荒唐的女人強姦男人畫面,一直延續了近兩個小時。期間令人不解的是竟沒有一個人前來!事畢,三個女人心滿意足又嘻嘻哈哈地跑了出去。年輕的翻譯似霜打的茄子,晃晃悠悠地站起來穿好衣服,昏昏沈沈地走出了浴室。後來,他找過那個北歐男人;又通過項目組與北歐人項目組交涉過。但北歐人項目組負責人聳聳肩說,他們沒有辦法處理這件事,那幾個娘們是這裡的女工,早就喜歡年輕的中國翻譯,她們欣賞中國男人的細皮嫩肉。末了,外國佬還拍了拍年輕翻譯的肩頭,嘻笑地說:「小伙子,你走桃花運了,我們做夢都想不到這樣的好事!」(當然,這是用中文翻譯他的話)

年輕的翻譯欲哭無淚!

這個外國佬的話,也許道出了所有男人的潛意識。事後,此事在中國勞務人員之間流傳,大家聽了都當作笑料戲說,很少有人表示憤慨之言。說不准在某些人的心裡,還會冒出這樣的念頭:「我又碰不到這樣的美事!」

在世俗的理念中,男人強姦女人是犯罪;而女人強迫男人發生性行為,世人大都是一笑了之。如某個男人欲申訴自己遭受女人欺辱的冤屈,其他的男人聽了,心裡定會嘀咕:「媽的,得了便宜還買乖!」

那個大學生屬不屬於被強姦對象,法律自有一個界定;而年輕的翻譯被外國女人強姦——不,是輪*,卻是真正意義上的強姦!

那天,在中國法律上,強姦罪不僅僅是針對我們男性。

美女老師霸佔男生三年,致其骨瘦如柴

一名17歲的初中男學生,因為長的高大帥氣竟然成為34歲女老師的性慾獵物。女老師三天兩天就一次的性要求讓男學生身心疲憊,當他欲要掙脫女老師的性侵犯時,卻遭遇了女老師找來的幾個男打手的血腥「教訓」。被打得鼻青臉腫的男學生這才不得不向母親說起自己屈辱的經歷,悲憤的母親欲要尋求法律保護的時候,卻遭遇了法律尷尬:我國現行法律沒有對女性對男性進行性侵犯的相關處罰規定……

慘遭女教師「誘姦」,懵懂男生不敢哭泣

竭秀華1947年出生於哈爾濱市太平區,8個月大時,她因為小兒麻痹殘了一條腿。初中畢業後,竭秀華經人介紹在哈爾濱市水泵廠找到了一份做質檢員的工作。1986年5月,竭秀華和外地到哈爾濱打工的張軍結婚。1987年4月29日,兒子張帥的出生讓竭秀華欣喜萬分,她將自己沒有實現的夢想都傾注到兒子的身上。然而,張帥8個月大的時候,張軍突然突然提出離婚。因為要照顧張帥,已經辭去了工作的竭秀華一下陷入了艱難之中。每個月的低保金和親友的幫助成為支持她和兒子對日子的支撐,在艱難和艱辛中,她期望著兒子能夠快一些長大,將來能夠學有所成。從小和母親相依為命的張帥也異常懂事乖巧,不僅學習成績非常優秀,並且在體育項目上有著十分突出的成績。

2001年9月,張帥以體育優等生的出色成績被保送到哈爾濱市第124中學校。雖然張帥只有15歲,但身高卻已經長到一米八,在當年的校運動會上,張帥在400米跑中,以53秒的成績創造了校記錄,張帥一下成為校園裡的關注人物。張帥期望著自己能夠依靠體優生的優勢在初中畢業後進入一所教學質量優異的高中學校讀書,以便在更好的學習條件中向大學夢想衝刺。

2004年6月13日中午,就讀初四(10)班的張帥剛剛走出教室,被名叫李娜的女老師叫到了教室里。李娜是哈爾濱市南崗小學五年(4)班的班主任老師,因為南崗小學修建教學樓,2004年3月,南崗小學在哈爾濱市124中學借教室教學。

張帥當時只知道李娜是哈爾濱市南崗小學的一名班主任老師,他莫名其妙的跟著李娜來到五年(4)班的教室。五年(4)班的教室是124中學原來的實驗室,分為大小兩個房間。當時因為午休,學生都回家了,教室里一名學生都沒有。張帥跟著李娜剛走進教室後,李娜就將教室門反鎖上了,李娜一直將他帶進教室裡邊的小教室,讓張帥坐到沙發上後,就將身體靠向張帥,張帥慌張的連聲問道:「老師,你要做什麼?」李娜將雙手搭在張帥的脖子上,聲音嬌羞的說道:「我很喜歡你,你如果聽我的,我可以保送你到三、六、九(三、六、九指哈爾濱市的幾所省重點高中)……」李娜說著,已經迫不及待的將身體貼到張帥的身上。從沒有和異性有過如此親密接觸的張帥又驚又怕。他本能的推擋著李娜,但李娜卻已經開始解他的腰帶,嘴中不停地說著:「你真的不想被保送嗎……」能夠到重點高中讀書一直是張帥夢寐以求的,如果能被保送那將來自然會前途無量。張帥的思緒出現了愣怔和遲疑,這時候,李娜那特有的女人身體的氣息讓他只覺得心躁耳熱,血管賁張,他的抵抗變得軟弱無力……在驚恐和懵懂中,李娜強行和他發生了性關係。

李娜的慾火平息後,從容的整理著衣服,而第一次發生性關係的張帥卻又羞又怕,連看都不敢看李娜。李娜對張帥說道:「你如果把我們今天發生的事情說出去,我就找人殺了你全家;你如果不說,就什麼事都沒有。」張帥慌張的跑出了五年(4)班的教室。那個下午,坐在教室里的他神思恍惚,老師講的什麼他根本沒有聽進去,他滿腦子都是自己被李娜強行發生性關係的一幕幕,他感到是那樣的羞恥,那樣的無地自容。他不明白,作為教師的李娜怎麼會做出這種違背師德、卑鄙骯臟的事情來……

晚上放學回到家後,張帥一頭倒到了床上。竭秀華看出了張帥的反常,詢問他怎麼了?張帥覺得自己被女老師強姦了太丟人,況且李娜警告他如果說出去就殺他全家,他看了看母親,搪塞道:「我有點累,沒事。」說著從床上坐起身,強做歡顏的和母親一起吃起飯來。在當天的日記中,張帥寫道:「今天是我生命中最黑暗的一天,我居然被一名女老師強姦了,我覺得自己是那麼的羞恥,我的將來該怎麼辦……」

三天後的中午,在教室走廊,張帥又一次在走廊遇到李娜,李娜對他說道:「你跟我走。」說完,李娜就頭也不回,不容置疑的向樓外走去,張帥忐忑地跟在李娜後面,他猜測著李娜要找他去哪裡,找他作什麼?

張帥不知道,李娜在教室中強迫張帥發生性關係後,一直很忐忑,但見張帥一直沒有報警,沒有人發覺,李娜的膽子就大了起來。這一次叫張帥是去她在學校附近租住的出租屋,想再次和張帥發生性關係。在李娜租住的出租屋,張帥又一次在強迫中和李娜發生了性關係。發生完性關係後,李娜象第一次一樣,再次警告張帥不要對人說出他們之間發生的事情,並要求張帥:「我以後只要叫你,你必須跟我走。」此後,張帥那浸潤著朝露般的生命跌落進了性奴般的噩夢人生。幾乎每隔三兩天,他就會被李娜叫到出租屋,被強行和其發生性關係。

一天,李娜和張帥發生完性關係後,嬌柔的伏在張帥身上,對他說道:「你好好學習,聽我的話,等你畢業的時候我會想辦法保送你到重點高中的。」張帥聽了,心裡不由得一動,暗想,既然自己已經被李娜逼迫著做了這麼骯臟下流的事情,如果李娜真的能夠保送他到一所重點高中去學習,也算是一種補償吧!他小心翼翼地問道:「李老師,你真的會保送我去重點高中嗎?」李娜親了親他的臉頰,得意的一笑,說道:「只要你乖乖聽我的話,我就會想辦法送你去重點高中。」

聽到李娜的話,張帥在心裡安慰著自己:「反正也擺脫不了她了,如果能被保送重點高中也算沒白吃虧。」那以後,張帥成了李娜隨叫隨到的「性奴」,每一次,張帥和李娜發生性行為時,他就用李娜將他保送上重點高中的承諾安慰著自己。但每次和李娜發生完性關係後,他依然會感覺到自己尊嚴的喪失,感覺到人格的被侮辱,這讓他上課的時候越來越無法集中注意力,他的學習成績迅速下降著。2004年7月,學習成績一直排在班級前十名的張帥在期末考試中,成績跌出了前30名。看著成績單,曾經的萬丈豪情,曾經的繽紛夢想都暗淡下來。張帥的心中只剩下對李娜那個保送他上重點高中的承諾的期望。

性奴的日子血淚心酸,濫性女教師拳腳相送

隨著交往的一次次增多,張帥漸漸瞭解了李娜的一些情況。李娜1971年出生在哈爾濱市,大學畢業後被分配到哈爾濱市南崗小學認教,1996年和在農墾局機械印刷廠的吳剛結婚,婚後,兩人居住在位於顧鄉的農墾局機械印刷廠的家屬樓中。2003年9月,李娜6歲的女兒到距離李娜學校不遠的哈爾濱市奮鬥小學上學後,因為家距離學校太遠,李娜就在學校附近租了一間出租屋,和女兒一起住在出租屋,只有週末的時候才回到位於顧鄉的家中。在和丈夫半分居般的生活中,對性的無法滿足常常讓李娜慾火焚身,她注意到了雖然只有17歲,但張得高大帥氣的張帥。最初和張帥強行發生性關係後,李娜雖然非常害怕,但觀察了兩天之後發現張帥很聽從自己的話,她開始對張帥肆無忌憚起來,只要有生理需求,她就會毫不顧及的命令張帥跟著自己到出租屋發生性關係。

2004年的暑假開始了,因為不用再去學校上課,張帥覺得自己終於可以擺脫李娜了。

這天,李娜突然打電話到張帥家,讓張帥馬上到她家中去。張帥放下電話後,對母親慌稱去老師家問習題,便急忙趕往李娜家。原來,這天李娜的丈夫有班,女兒被她送去了補習班,慾火燃燒的李娜是讓張帥去和他發生性關係。李娜和張帥發生完性關係後,將20元錢遞給張帥:「這錢你拿著,打車回去吧!」張帥搖了搖頭,說道:「我有錢,我坐汽車回去。」幾天後,李娜再次打電話讓張帥去她家中,張帥又一次乖乖地來到李娜家中,可他剛剛坐下,李娜的丈夫吳剛突然回到家中,張帥驚恐的不知道該說什麼,李娜卻非常從容的指著他,輕描淡寫的對吳剛說道:「這是我學生。」張帥心驚膽戰的從李娜家出來後,發現自己滿頭是汗。想到李娜的從容和淡定,他更加覺得李娜的可怕。

2004年9月,新學期開學了,李娜教授的小學五年級不再繼續在124中學借用教室,而改到63中學借用教室。張帥暗想自己終於可以結束那噩夢般的「性奴」日子了。可他想錯了,李娜依然會三天兩天就給他打電話,讓他去李娜租住的出租屋。

一天中午,張帥再次被李娜叫到出租屋,發生完性關係後,李娜伏在張帥身上,嬌柔的說道:「我以後除了我丈夫之外,就只跟你了,你也不要跟別人了。等你畢業了我們還在一起……」張帥意識到,李娜的慾望越來越大,他恐怕會一生都無法擺脫掉李娜的糾纏。想到這裡,張帥突然覺得自己是那樣的悲哀無助,他越來越痛恨自己,卻又無可奈何。

這天,已經是晚上8點多了,張帥家裡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竭秀華拿起電話,她連聲說了幾遍「你好」,電話那端都沒有人說話,直到她掛斷電話。第二天中午,張帥被李娜再次叫到出租屋,兩個人發生過性關係後,李娜對張帥說道:「昨天晚上我往你家打電話了,是你媽媽接的電話吧?我聽到你媽媽和你說話的聲音了。我看看你是不是老老實實的在家學習,有沒有和其它女生出去玩……」李娜的話讓張帥心裡一涼,他知道,李娜在監視他。他感覺自己已經成為李娜手中的羔羊,他能做的只是任由李娜宰割玩弄。在羞愧、悲憤和痛苦的折磨中,張帥的身體越來越消瘦,學習成績越來越下降,他也越來越反感李娜。那以後,家中的電話再響的時候,張帥不再去接,而竭秀華常常會在接起電話後,對方卻一直不說話。張帥知道,那些不說話的電話都是李娜打來的。

2005年3月,新學期開學了,又長了一歲的張帥決定要想辦法疏遠李娜,然後漸漸離開李娜的操控。

2005年3月10日中午,李娜又一次打電話給張帥,叫他去出租屋。張帥拒絕道:「我還有作業沒有做完,今天不去了。」這是張帥第一次拒絕李娜,他剛說完,就聽到李娜在電話那端氣憤地說道:「你居然敢不聽我的話,你是不是有女生了?你看我怎麼收拾你……」那一個下午,張帥一直都忐忑不安著,他耳邊總是響起李娜那威脅的話,他開始擔心李娜會對自己和母親做出什麼危害的事情來。下午4點半,終於放學了,越想越害怕的張帥決定主動去找李娜,向李娜進行道歉。

張帥來到李娜所教授班級的教室外,看到教室門留著一條很窄小的縫隙,他去推門,門卻沒動,好象裡面有什麼東西在支著,他又用力推了推,門終於被推開了,他看到,原來教室門是被人用鐵鍬在裡面支上了。李娜和63中學的一名男老師正神色慌張的整理著衣服。張帥意識到,李娜是在和這名男老師發生不正當關係,他不由得非常氣憤。他沒有想到,李娜強迫自己和她發生性關係,並不斷看管著他的行為,自己去背著他和其他男人鬼混,他脫口罵道:「你們太不要臉了……」他的話音剛落,那名63中學的男老師立刻迎上來,開始對他拳打腳踢起來,張帥本能的反抗著,這時候,李娜也迎過來,抱住了張帥的雙腿。拳頭雨點般落到毫無招架之力的張帥頭上、身上……大約十幾分鐘後,63中學的男老師跑出了教室。張帥沒有想到平日里對自己信誓旦旦、甜言蜜語的李娜居然會幫助別人打自己,他突然意識到自己在李娜心中只是一個性工具,他氣憤地對李娜說道:「你完全在欺騙我,太無恥了,我要把你們之間的事情說出去!」說完,張帥摔門離開了63中學校,情緒平定下來,張帥暗想,李娜對自己欺騙的真面目已經暴露,以後就不會再繼續糾纏自己了,他長出了一口氣。

維權遭遇無奈,悲情男生觸痛法律尷尬

2005年3月11日中午,張帥接到李娜的電話,李娜讓他到出租屋去。張帥果斷地拒絕道:「我再不會聽你的話了,你以後不要再找我了,否則,我就把你的醜事說出去。」電話那端,李娜立刻惡狠狠的說道:「你敢不聽我的話,你看我怎麼收拾你,你等著!」

2005年3月12日傍晚6點鐘,張帥在英語老師家補課之後正往家走著,一輛白色麵包車和一輛紅色捷達轎車停到他身旁,從兩輛車上下來三個40幾歲的男人,圍住他一邊叫喊著「往死裡打」一邊對他拳打腳踢起來,他的棉衣和書包很快就被對方搶了過去。這時候,張帥聽到李娜的聲音:「把東西給他,把東西給他……」張帥看到,李娜站在三、四米遠的地方看著他,對那三個人說著。幾個人的動作慢了下來,趁幾個人不注意,張帥爬起來就跑,坐上停在附近的一輛出租車就跑。張帥看到李娜和另外三個人坐上那兩輛車在後面追趕上來,幾個轉彎後,出租車終於甩掉了那兩輛車,惶恐的張帥終於長出了一口氣。這時候,他的手機響了,接聽,是李娜打來的。張帥想到戶口、參考書和復習資料都在書包里,就對李娜說道:「把東西給我。」李娜對他說道:「你來把東西拿走,還是我給你送過去?你千萬別回家……」這時候,一個自稱是「濤叔」的男人接過李娜的電話對他說道:「我在哈爾濱混社會20多年了,你今天不來取,就把你家鏟平了。」張帥不由得又怕了起來,問道:「我到哪裡取?」最後,雙方約定在哈爾濱市二院門口見面。

因為身上沒有錢,張帥坐車回到了家中,叫出母親:「媽,你把車費給師傅。」 說完,張帥就趕往和李娜等人約定的見面地點。竭秀華看到張帥鼻子流血了,問道:「你怎麼了?你要去哪裡?」「和人打架了,你不用管,今天晚上你不要在家住。」說完,張帥就往市二院走去。竭秀華想追,但腿有殘疾的她根本就追不上。

在哈爾濱市二院門口,張帥遠遠地就看到李娜和另外三個人乘坐的那兩輛汽車停在那裡,他來到放著自己衣服和書包的捷達轎車前,對方一下將他推進車內,自稱「濤叔」的人和李娜坐在前面,李娜抱著他的書包和衣服,汽車開進了哈爾濱市第二醫院院內一個燈光陰暗的地方停了下來。「濤叔」對他說道:「這事情就這樣了,你今天不能回家,以後對任何人都不能說這些事情,不能說李娜的一點事情。」說完,把書包和衣服塞給張帥,並將20元錢遞向張帥:「這錢你拿著,找個地方睡一晚。」張帥沒有去接那20元錢,他下了車,卻不知道該去哪裡。他不敢回家,他怕這些人再追到家中去。他想了想,來到了同學高慧臣家,那一晚,他在高慧臣家度過了一個不眠之夜。

第二天,張帥沒敢去上課,一直到下午,他才回到家中。面對眼睛紅腫的母親,他知道,母親一定擔心的一夜沒有睡覺,他「撲通」跪到了母親身前,哽咽的說道: 「媽,我對不起你……」張帥將自己被李娜強迫發生性關係,以及自己被打的事情說了出來。竭秀華聽著,只覺得胸口發咸,一口血就噴吐了出來,眼淚劈啪滾落。當天晚上8點鐘左右,滿胸怒火的竭秀華打通了李娜家的電話,李娜的丈夫吳剛接的電話,竭秀華便將張帥和李娜之間發生的事情說給了吳剛,並要求和李娜通電話,但吳剛卻一直不肯讓李娜接電話。第二天中午,吳剛給竭秀華打來電話:「是我找的人打的你兒子,你想把這事情怎麼樣?」竭秀華氣憤地說道:「你妻子大我兒子16歲,還是一名教師,居然強迫我兒子和她發生性關係,她這種行為不只是不道德,連最起碼的人性都沒有,她不配做老師,我要告她……」吳剛勸說著竭秀華:「咱兩都是受害者,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就不要聲張了,過去了就過去吧……我小舅子(濤叔)很厲害,真的弄出什麼事情來大家都不好。」說完,吳剛掛斷了電話。竭秀華沒有想到,李娜「強姦」了兒子8個月,又被李娜找人打了一頓,對方卻輕描淡寫的說「過去了就過去了」。她正氣憤著,吳剛再次打來電話:「如果過去了就拉倒,如果沒完,我就陪你們玩到底。」 竭秀華再難抑制心頭的憤怒,說道:「我這個人不惹事,也不挑事,但真有什麼事我也不怕事。我一定要告!」說完,竭秀華掛斷了電話。

因為身體的殘疾,竭秀華多年來除了依靠低保和親友的幫助,依靠幫助別人挑煙捲賺取微薄收入維持她和兒子的生活,每天都要為生存掙扎的她一時間不知道該上哪裡去為兒子所遭受的恥辱討公道。這時候,李娜再次打來電話,表示要和竭秀華談談。竭秀華悲憤地質問著李娜:「你有什麼資格和我談?你還是做老師的嗎?你還有師德嗎……」李娜一直沈默著,任由竭秀華質問著,等竭秀華停頓的時候,李娜說道:「我可以給你們一萬元錢作為經濟補償。」李娜的話讓竭秀華更加氣憤,她怒問道:「多少錢可以買走張帥身體和心靈遭受的創傷?」

放下電話,竭秀華的淚水就掉了下來。張帥在一旁小心翼翼地問道:「媽,這事情什麼時候完啊?我想上學……」竭秀華看著兒子,只覺得心如刀絞。第二天,她通過電話將李娜強行和張帥發生性關係,並找人毒打張帥的事情反應給南崗小學的校方,向對方要對李娜的處理辦法。

3月17日,竭秀華被124中學朱建成校長用車接到學校,和南崗小學的王校長一起商談「張帥打架」的事情。王校長質問著竭秀華:「你兒子做這種事情,你知道不知道?」竭秀華不由得氣憤的反問道:「你家孩子如果有這種事情,你會不管嗎?」這時候朱校長勸說著竭秀華:「孩子還要上學,你應該考慮考慮影響。這事情就到此為止吧!」竭秀華悲憤的說道:「我不能為了考慮孩子的影響,就放棄維護孩子尊嚴和權利。我只想知道,象李娜這樣毫無師德的人還配做教師嗎?」聽到竭秀華的話,王校長回答道: 「那可不一定,沒這事一樣可以用。」近兩個小時的談話,竭秀華明白了,兩位校長都在勸說她不要繼續上告,她感覺自己又遭受了一次侮辱,憤然離開了學校。

3月20日,竭秀華到哈爾濱市南崗區建新派出所報案,工作人員無奈的表示:「女老師強迫男學生發生性關係?這個我們管不了。」竭秀華失望的走出派出所。第二天,她來到哈爾濱市教育局反應了情況,接待人員告訴她回家等調查。但等了幾天,竭秀華卻一直沒有等到任何消息,而張帥一直都沒有上學不說,因為不斷接到李娜一方打來的威脅電話,她和張帥不敢在家中住了,借住到了親屬家。每天看著無精打採的兒子,她的心疼痛不已。在幾次追問教育局都沒有結果後,竭秀華決定通過法律手段為張帥討回公道,將喪失師德、毫無道德的李娜清除教師隊伍,得到法律的懲處。但是,當竭秀華去咨詢律師時,律師卻告訴她,在我國現行法律規定中,李娜對張帥的性侵犯沒有相關法律可以制裁,她只能請求民事賠償。竭秀華想不通,一名被稱譽為人類靈魂工程師的女教師在誘惑強迫一名17歲的男學生和其發生性關係長達8個月之久,居然會沒有法律可以對其進行刑事制裁,無望的她向本刊記者打來了求助電話。記者立刻對她所講述的事情進行了深入採訪。

哈爾濱市南崗小學的冷校長向記者表示:「我是負責學校教學的副校長,李娜和張帥的事情一直是王校長在處理,王校長家中有事不在學校。」記者多次撥打124中學朱建成校長的電話,電話始終無人接聽。而李娜的手機和家中固定電話都被告知已經停機。就此事,記者咨詢了哈爾濱聞名律師事務所高級律師王文明,王文明就此案發表了自己的觀點:我國現行法律未規定女性對男性進行性侵犯的行為為犯罪。而在國外的一些立法規定了性侵犯罪,涵蓋了女性對男性的性侵犯,也保護了男性性權利的不可侵犯。隨著時代的發展、性觀念的開放以及人與人之間交往的頻繁,女性對男性進行性侵犯並不是個案。性本身是無可厚非、無可指責的,性是人的本能。但違背他人意志、踐踏他人尊嚴的性侵犯行為則是不道德的。此行為有違道德,以及憲法保護人權平等的原則。此案給我國立法提出了一個新的課題:怎樣保護男性性權利?怎樣對現行法律進行調整?怎樣立法保障佔國人半數的男性的性權利,真正做到男女平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