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我經常幻想被強暴

重口味性幻想是種病嗎
有一個很奇怪的現象,據性學家統計百分之八十的女性,都曾有過自己被強暴的性幻想,她們會有意無意在腦海裡面釀造重口味的強暴場景,男人會經常意淫自己喜歡的偶像、暗戀物件,這屬於正常現象,那女人喜歡幻想這些重口味畫面,是一種病嗎?
性幻想被強暴是種病嗎
到底該不該擔心
然而,怎樣判斷對其他人性幻想究竟是無傷大雅,還是感情危機的信號呢?有一個最簡單的方法,那就是問問你自己,敢不敢把這個幻想物件告訴你的伴侶。

一般而言,如果你的性幻想物件是幾乎不可能到手的,比如是一個演員或球星,你的伴侶通常都會理解。你說出來之後,兩人可能略顯尷尬,但是往往不會造成傷害。
研究者稱,如果一個丈夫告訴妻子,他時不時會幻想跟另一個女人做愛,妻子可能感到很受傷,但這也不絕對,畢竟每個人的性格不同。其實,任何一對情侶,不管有多恩愛,都曾幻想過跟其他人纏綿的情景。
女人都有過被強暴性幻想
有很多女性都曾幻想過被人“安全地”強暴,也許這話說出來會使有的人覺得滑稽可笑,不可思議,或與現實相距太遠。在頭腦中構想“被強暴”的女人只是集中幻想在性交的形式上,被迫,激烈,迅猛……對於“好女孩”來說,她們很少幻想到“被強暴”的肉體痛苦。
實際上,這種“被強暴的幻想”與真實中的犯罪性“強姦”相去甚遠。也就是說,幻想的性強暴不過是女性幻想自己象一個可愛的玩偶一樣任憑意想的男人“遊戲性地”蹂躪,並不含真正暴力的意味。

在另一個極端,有一部分女性傾向於幻想被“粗暴的男人強姦”,她與構想中的男人之間的關係經常被想像成象法庭判案或商業談判一樣地冷漠。之所以這樣的幻想具有誘惑力,是由於這樣的幻想方式更容易使女性感受到幻想物件“真實的存在”。
有人在性幻想中愛做旁觀者(像電影觀眾),有人在性幻想中則偏愛充當情節中的主人翁,還有人喜歡客串多重角色。性幻想多在性活動之中出現,特別是性高潮到來之前的“觸發時刻”(又稱臨界點)。此外,醒後睡前的閒置時間、性活動之前和剛剛結束之後也是不少人偏愛性幻想的時間。有關調查結果證實,在某類主題範圍內的變奏比較常見,“日新月異”者相對少見,因後者要求更多的是想像力和創造性。

性幻想對已婚婦女,特別是對於那些達到性高潮有困難的婦女來說具有特殊的益處,在現實生活中,由於體力、情緒、環境因素的制約,每次性生活的主觀滿足程度並不“保值”,更不見得一次比一次強。從個人滿足和社會的宏觀控制意義上說,性幻想作為夫妻間調適的一種調味劑,遠比婚外戀積極得多,恐怕是最方便的附加刺激,投資最少,風險最小。

夫妻之間互相吐露性幻想可以是一種高強度性刺激,可有效提高雙方的興奮水準,使雙方獲得更徹底的滿足。有人強調嘗試此法的夫婦要先充分溝通、協調性價值觀,互相瞭解對方對分享性幻想的看法,以防過於唐突。當然只有在合適的場合、環境和特殊的時間,分享性幻想才能最大限度地發揮其創造功效。想像力是創造一切事物的基礎,善用此法的夫妻會受益的。

通常性幻想的內容以追求歡樂的性愛活動為主,但也有少數人會幻想被侵犯或受性虐待。假如在性幻想中想像自已是主動樂意追求性生活的,就會引起自我的內疚或焦慮;這時通過"反相形成"心理防衛機制,幻想成被強加於自己的"侵犯"行為,就可允許自己既享受到性快樂,又可為自己找到辯解的理由。
性幻想究竟該如何評價
女人和男人一樣,首先將自己現實中性愛伴侶作為性幻想的物件,幻想與床上的情人以自己所能想像出來的方式造愛。原因很簡單,除了感情上的因素之外,還因為各種性幻想只有在觸手可及的肉體身上才最有可能實現。

通常性幻想的內容以追求歡樂的性愛活動為主,但也有少數人會幻想被qiang奸或受性虐待。從精神分析學角度看,有兩種解釋:

①潛意識內的攻擊本能與性幻想結合起來,如果指向性物件,則構成虐待性物件的幻想;如果指向自身,則構成受性虐待的幻想。

②在傳統的性壓抑思想影響下,婦女往往會對性行為存在著羞恥或罪惡感,假如在性幻想中想像自己是主動樂意追求性生活的,就會引起自我的內疚或焦慮;這時通過"反相形成"心理防衛機制,幻想成被強加於自己的”強奸”行為,就可允許自己既享受到性快樂,又可為自己找到辯解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