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請進入   持久液說明.     持久液訂購.

真實​偷窺

嘀咕道。「旁邊的角落有還沒開封的肥皂。」一道聲音突然出現提醒道。「啊,謝謝嗯?1轉過頭,神裂透過浴室的玻璃門看著外邊模糊的身影呵斥道:「你怎麼進來了?」「嘿嘿,最近浴室打掃過了,我怕…

「怎麼搞的?感覺好像所有人的樣貌跟靈魂都換掉了,而且他們自己都沒有發覺,為什麼會這樣?」走在學院都市的山丘小路上,當麻滿腦子疑惑,突然山道上一道較小的人影出現在面前,當麻驚奇的看著擋路的人影,一身cosplay的打扮,整個人顯的很是怪異。

「哼,我上條當麻太清楚了,經驗告訴我,就算我失去記憶,但會作這種誇張的cosplay的人,想必是我認識的人,而在這種情況下,我應有的表現態度是」想著當麻露出了一副笑容,朝眼前的人打招呼道:「嗨,好久不見」

瞬間還未等當麻回過神來,嬌小的身影已經貼上當麻的身軀,手裡一把鋸齒刀已經架在了當麻的脖子上,「問題一,施展的人是你嗎?」絲毫不理會當麻驚愕的神色,繼續道:「重複問題一,你就是施術者嗎?」

「請等一下!就這麼斷定是那少年的話,似乎太輕率了。」只見不知什麼時候,神裂以及土御門兩人已經來到他們附近了,剛剛的話正是神裂所說的。

「還好趕上了。」還是一副老派頭,土御門戴著墨鏡笑道。

「土御門?1看著出現的兩人,當麻驚呼出聲。

而與此同時,公寓中,當麻的房間里,王翔正一臉無奈的對著四人,分別是當麻的父母和表妹,還有男人模樣的因提克絲,讓王翔最為鬱悶的是,當麻前腳出去,自己後腳剛剛進來,不過讓人欣慰的是,只要守在當麻的老爸這個施術者身邊,『那人』自然會自動找上嗎門來的,唯一的麻煩就是面對眼前的四人

「吶,你是當麻哥哥的朋友吧」御板美琴模樣的乙姬表妹一臉好奇的朝王翔發問,神態、語氣都讓王翔很是吃味,最終只能勉強應付幾句后保持沉默。

而當麻的父親也就算了,而母親用那因提克絲的形象以一副長輩的模樣跟自己說話,更是讓王翔感覺蛋疼,至於那個男人模樣的因提克絲,王翔直接無視了,怕自己看多了,忍不住會衝動的想對其實行人道毀滅。

等待了大半天,什麼事兒都沒發生,還好當麻回來了,對此王翔直接回自己的房間去了,看情況的進展,明天應該就能出現個結果來了。

「神裂!?」一進門,王翔看著屋內的情況,直接脫口而出,此時神裂還有土御門正坐在客廳的沙發上。

「喲,龍現君,看樣子你也沒有收到魔法陣的影響呢。」土御門笑著打了個招呼。

「先不說這個,你們怎麼會到我房裡來?」王翔關上玄關的房門,走了進來道。

「嘿嘿,這個說來話長了,總之現在要借用一下你的地盤,我們必須找出魔法陣的施術者。」土御門稍微說明了下,隨之很隨意的開了瓶飲料,拿著遙控看起了電視,完全沒有一點客氣的樣子。

「我要洗澡緩解下疲勞,借你的浴室用下。」神裂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朝王翔說道,隨之抬腳往裡走去,雖然話說的客氣,但行為上卻很不客氣,讓王翔頗為汗顏,不過看在是神裂的份上,王翔當然不會做出拒絕這種傻事。

「龍現君,坐吧,不用客氣,對於世界的扭曲你是不是很疑惑,讓我慢慢給你說明好了。」土御門拍了拍旁邊的沙發,完全是一副主人的態度,不知道的還以為這裡是他家呢。

丟了一個鄙視的眼神給土御門,王翔正經八百的道:「小春子,你還是男人么?」

王翔的話讓土御門一愣,隨之大怒,只要是正常的男人,肯定不會承認自己不是男人,「我當然是正宗的男人,還有不要叫我小春子1

「哼,既然如此,其他的事先放一邊去,難得有美女入浴,作為一個正常的男性不做點什麼也太說不過去了。」王翔說著貓著腰往浴室去了。

土御門頗為無奈的嘀咕道:「還不是要去偷窺,說的像是在做什麼偉大的事一樣,神裂可不是那麼好惹的,到時候有你受的。」

「米夏,你來了,怎麼樣了?」隨之土御門朝陽台說了句。

一道身影走了進來,一身cosplay的打扮,朝著土御門搖了搖頭,隨之坐到了沙發上。

此時的浴室之中

「嗯?肥皂沒有了么?」坐在小塑料凳上,神裂看著已經空了的肥皂盒嘀咕道。

「旁邊的角落有還沒開封的肥皂。」一道聲音突然出現提醒道。

「啊,謝謝嗯?1轉過頭,神裂透過浴室的玻璃門看著外邊模糊的身影呵斥道:「你怎麼進來了?」

「嘿嘿,最近浴室打掃過了,我怕一些東西你找不到,所以就進來了,安心好了,我絕對不會進來的。」王翔信誓坦坦的道,不過語氣里總顯示出一股怪異的氣息。

對此神裂也沒有多說什麼,但還是隨時保持這警惕,對於王翔的印象,出了強大之外,還有些邪惡,必要的防範還是需要的。

完全不知道自己在神裂的心理是什麼印象的王翔,正對著浴室外的鏡子擺弄著,為了以防萬一,浴室里不但裝了一面鏡子外,連浴室外的洗手台也裝了一面,而最重要的是,這兩面鏡子是有機關的。

擰開鏡子左下角的一塊圓形玻璃片,王翔將眼睛靠了上去,一道火爆的身影出現在視野之中,這是按照潛水鏡的原理弄的小機關,不過粗糙了一點,勉強可用。

看了一會,總感覺不過癮,而且神裂現在是坐進浴缸里去了,加上浴室里煙霧繚繞的,這小機關是白費了。

不過鼠有鼠道,王翔也有自己的辦法,手輕輕在牆上一碰,直接穿進了牆壁之中,隨之王翔整個人沒入了牆壁,而浴室中的瓷磚上,一對烏溜溜的眼睛出現了。

直接在牆壁中開闢一塊空間,王翔可以放心大膽的光明正大的看,時不時的調整下位子,完全可以大飽眼福。

「七閃1瞬間,以神裂靈敏的感覺,馬上發現了有人窺視,抓起倚在旁邊的長刀,對著牆壁斬了下去。

「轟」一道大大的裂縫從中出現,露出了裡邊的鋼筋還有紅磚來。

「奇怪,是我的錯覺么?」皺了皺眉頭,對於破壞了別人家的浴室沒有絲毫的不好意思的,不過感覺有點邪門,神裂也沒有繼續洗下去,直接擦乾身子穿上衣服走了出去。

而此時娜裂開的裂痕中,王翔探出了腦袋,剛剛那一下若不是自己躲避的及時,恐怕就要被抓個正著了,有時候女人的感覺太靈敏了也不是什麼好事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