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請進入   持久液說明.     持久液訂購.

送綠帽給男友

12 月 30, 2017 | 兩性健康

就在這個時候,我突然看見房門開了一條小。啊!這個壞男友,剛才沒有鎖門!不知道他是太興奮忘記了,或著是故意的!我看他這種喜暴友和戴綠帽的格,應該是故意沒鎖房門,還把我乾得嬌聲吟。我知道那門口的小中間,正是爸爸炯炯猥的眼神,他在偷看自己親生兒和男友做的樣子,這個角度,還能看見自己親生兒兩個大子在前後擺動著,他應該也會很興奮。
我看著門後那對猥褻的眼神,心裡竟然一陣陣難忍的蕩,爸爸看著自己親兒被男友乾得發的樣子,他會不會興奮得自己打手槍?男友這時把我的上抱起來,然後把我兩個子握著,讓兩個頭興奮得出來,完全暴在爸爸眼裡!
男友這時越加興奮,忍不住加速,我給他得全發熱,里的肌失控地搐著,把他的緊緊擠著,他終於忍不住出來,滾燙的澆在我花心上時,我也到達了,我們兩個滾到上直氣。
十分鐘後,我和男友整理好裳,才從房裡走出來。爸爸在廳中,若無其事地看著報紙。我雙頰發熱,眼神都不敢和他接觸,只是匆匆送阿非出門。
當男友出門之後,爸爸放下報紙,對著我笑著說:「哈哈,我的小兒已經長大羅!跟男朋友在房間裡面親熱呢!」我羞紅了臉說:「爸爸,你說甚麼呀!人家沒有啦!」爸爸說:「剛才我已經在你的房門口都看見了,還裝甚麼!」我嬌嗔地說:「我不依呀,原來爸爸在房門口偷看人家,人家羞死啦!」爸爸又嘿嘿笑著說:「有甚麼好害羞呢?每個生長大都是這樣嘛!來,讓爸爸看看你長得多大!」他說完就拉著我的手腕,用力把我拉下去,剛好在他的大腿上,然後就把我摟抱著,雙手就捂在我的脯上,竟然捏起來。
「爸爸,你乾甚麼!我是你親生兒呢!」我掙扎著推開他的手。
爸爸這時雙眼出的神,笑容也充了猥瑣的樣子,左手不停在我脯上著,右手就朝我裙底里摸進去,從我滑的大腿上直摸到兩腿之間,那裡剛才被男友乾得一片狼藉,這時候還潤潤的,爸爸的手指很純地往我里那顆小豆豆挑撥,我頓時全發麻,抗議地叫了起來「爸爸,你不能這樣,人家不可以…啊…」爸爸的手指很輕易起挑進我潤的小里,使我不禁發出嬌柔的叫聲。
「哈哈,小寶貝,你還裝甚麼!我以前還以為你甚麼都不懂,原來你甚麼都懂,剛才爸爸已經把你全上下都看光光了,子邁都看透透,現在還裝甚麼矜持?」爸爸一邊笑著,一邊把我又拖又拉進了閨房裡。
爸爸把我推到上去,我雙腿在上動,想躲在角落去,但爸爸這時已經變成了禽獸,看我驚慌失措楚楚可憐的樣子,就衝了上來,把我雙腿拖過去,我的裙子全都給他翻了起來,爸爸伸手把我那件薄薄的小內撕開,然後就了上來,我給他得昏頭轉向,也不知道他甚麼時候已經自己掉子,大的就狠狠地在我的里,我的剛才給男友滋潤過,爸爸的就很方便地長驅直入,直到我的花心上。
「啊…爸爸…不要…你怎麼可以…強 自己兒…啊…」我哀叫起來,但爸爸沒理會我的掙扎,雙手伸進我的上里,著我兩個大子,他的經驗豐富,雙手握著我圓圓的子,就圓捏扁地玩起來,把我兩個頭捏得發紅髮硬,害我全發軟,任由他擺布。
阿非,我知道你平時喜戴綠帽,但你想不到這次是我親爸爸替你戴綠帽!
這時候爸爸全在我上,在我的嘴和脖子上親,他那壯的力上下上下狠狠地對著我擠動著,把我得全發抖,我兩條腿都無力地分開兩邊,任由爸爸一輪又一輪的強攻,他的每次進去都把我的花心破,每次出來,又把我的全翻開來。
「哇,太了!小霞,你姐姐小晴以前也給我乾過,爸爸想乾你好久了,今天終於乾到了!」爸爸在我耳邊說出話來「哈哈,生了兩個漂亮的兒,反正你們以後也要給別的男人乾,水不別人田啊,給爸爸一下也好嘛!」我還以為自己的男友喜暴友,喜戴綠帽,是夠變態了,原來自己的爸爸也這麼變態,喜乾自己的兒,難道所有男生的心底深處都藏著各種各樣變態的心理,外表的斯文只是偽裝出來的?
爸爸雙手支起自己的體,把全的力量全集中在上,運起蠻力又快又狠地著我的,把我差一點乾昏了,只能張著雙腿,無力地在上掙扎,雙手緊緊地抓住單,私處傳來陣陣被強暴的快,一接一,我又是忍不住給爸爸乾得呻吟起來:「啊…爸爸…太大力了…兒快給你…死了…好厲害…啊…爸爸…人家不行了…兒的邁…快給你破…啊…再來…用力乾兒…啊…把人家…捧起來乾…啊…這下子太深了…啊…不要再人家子…人家子快給你捏扁了…啊…擠破了…啊…」爸爸聽到我的叫聲,更加興奮了,把人家兩條腿曲起來推到脯上,使人家的全都翹起來,真是丟人的姿勢啊,他然後就把大整都進來,得我全發顫,一陣陣抖動著,把我的小撐開來,磨動著,害人家的水一地出來。爸爸對兒一點也不憐香惜,他抱著我大大起來,每次都把到盡頭,大的頭差點把我的花心破了。
「小寶貝,你這種年紀真美啊,爸爸好久沒有乾過像你這麼漂亮的後生少了!」爸爸繼續把大戳進我的小里,狂猛起來。
我被爸爸得失神,自動上下合著他的,小里的水像決堤的洪水了出來,把單得一片潤。我嘴裡發出的呻吟叫:「好爸爸…真是美死我了…你把兒快死了…好厲害…爸爸…你把兒…得好蕩…啊…嗯…用力…乾人家…兒給你破了…啊…」爸爸把我的捧起來,這樣我乾得更深,他的動作越來越快,在我耳邊說:「寶貝兒,啊,你真好乾,你替我生個小孫兒吧!」說完就把他那大在我小里淺淺深深地又翻又攪,斜直,把我得仙死。最後爸爸的大就深深地進我的里,直破入花心,我覺到他的在搐著,一熱辣辣的就在我的子裡面,把我的子和道全都灌,當他出時,從我的里溢出來,在單上。
完蛋了,我全無力躺在自己閨房的上,嘴裡還嬌柔悶哼著,頭長髮凌地散在上,爸爸才足地穿上服離開我的房間,把我單獨留在房裡,直地躺在上息。
第二天我見到男友的時候,他還跟我調笑說:「你爸爸在廳里看報紙,你猜他會不會聽到我們兩個造的聲音?你說他聽到自己兒給別人乾會有甚麼覺?」呵呵,這個笨男友,還只是幻想我爸爸聽見我們做的聲音,他不知道自己又戴了綠帽,這次還是我親爸爸替他戴的。他心裡幻想爸爸聽到我們做聲音會不會對自己兒也想入非非,但他不知道,他走了之後,爸爸把我拖進房間里大乾了一場,還把進他友的里!這個笨男友,連自己心的友被爸爸倫了,他還一點也不知道,還樂滋滋地沈醉在他那種暴友的怪廦當中。
看我臉羞澀的樣子,男友他就是喜我這種模樣,心裡越加興,禮拜五下午在我的閨房裡胡混,變成了我們的常節目,他每次都故意把我出聲語才肯罷休,看我在爸爸面前那種尷尬的樣子,他心裡就會有莫名的興奮。
男友以為一切都在他的控制之下,但事實上,每次當他離開我家門的那一刻,爸爸就在門後把我裙子里的內下來,當他走完樓梯離開我們這幢寓所的時候,爸爸的已經進我的里胡攪動起來,男友卻一點也不知道自己的友已經一次又一次替他戴上綠帽。
而這些綠帽是我爸爸送給他的。

我男友最喜夏天,尤其在炎熱的暑假,我穿的裙都是薄薄短短的,他那對的眼睛就在我上轉來轉去。我和街上其他生一樣,炎夏也是穿著吊帶背心和短裙,當然和那些辣妹相比,我的飾算是保守的,但還是抵擋不了男友那對褻的眼神。或許是生的直覺吧,我和他走在一起的時候,我那兩個的脯總能受到他那對眼光傳來的熱力。
這天男友約我去他家裡。

我和男友往已經有一段時間,他的爸爸媽媽見過我了,好像很喜我,我也很喜他們。他們總是稱贊我又乖又漂亮,還說阿非能夠娶到我這種妻子會很福氣,說得我臉都紅了。
我們還很年輕,誰說要嫁給他呢?不過,男友的爸爸媽媽都把我當成是未來的媳婦,於是我就經常上他家,和他們一家人吃飯聊天。這天男友說是他爸爸拿下一筆生意,說要來個慶祝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