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伺候女人

「這個要求,我似乎不能答應你,我對你們男人根本就沒有什麼興趣,你說個別的要求,似乎我還可以答應你。」
 
    聽到了這話,我就將眼睛從王若琳的下體移到了臉部,心中想到:「不喜歡男人?騙誰呢,不喜歡男人,還經常領著不同的男人回來,最多回來的還是楊一銘,每次都是那麼的興奮,不想跟我睡就直說嗎,何必這樣說自己。」
 
    「你不相信?如果我不是為了能夠當上公司副總裁的位置,我才不會這樣對待我自己,而且根本就不會跟你結婚,我喜歡的其實是……女人。」王若琳淡淡的說道。
 
    「女人?你竟然喜歡女人?」我驚訝的看著王若琳問道。
 
    「恩,你換個別的要求,不然等你幫我完成了這個任務之後,我找一個三線小模特,陪你出去玩一個星期?」王若琳看著我主動提出了一個條件。
 
    三線小模特?真想不到,王若琳還能夠幫我找到三線小模特這樣的待遇?這確實是很誘人,就算是五線小模特身材也是很好,就不用說那些三線了,簡直就好像是天仙一樣了。
 
    「三線小模特?誰啊?」
 
    「不是太出名,走過幾場秀,但是你完全可以放心的是她長得很好看,並不比我差多少,她床上的功夫也是一等一得好,到時候你別飄飄欲仙的忘記了我們之間的約定就好。」
 
    過了幾天,王若琳就帶著我一起出去,說是要給我買幾身衣服,順便收拾一下髮型之類的,渾身上下都重新的打造了一番。
 
    還找了一個人每天教我一些貴族的禮儀,還有說話時候的動作,甚至是每天下班回來都在幫我練習著怎麼可以坐在那裡就能夠討好到女人的辦法。
 
    「無聲勝有聲理解嗎?話說的太多,人家就會認為你是一個馬屁精,讓人感到厭惡,也不能太過於自傲,不然別人會認為你是在裝,所以,無聲勝有聲,讓對方開心高興,同時又不會討厭,這才是哄女人的最高境界。」王若琳看著我認真的說道。
 
    我徵了一下點點頭,我並沒有跟多少的女人打過交道,懂個屁女人,但是王若琳並沒有什麼不開心的不耐煩的表情,也沒有什麼不耐煩的口氣,一點點的開導著我。
 
    甚至是讓我將她當成是了一個哄騙的女人,開始了實際行動,跟她說話,她也是說出來了我說話中的毛病,這樣我也可以及時的改正。
 
    這段日子,只要是有什麼應酬,她都會帶上我,一方面是為了讓我見見世面,跟這些上層的人物接觸一下,增加一些閱歷,另一方面就是鍛鍊心裡素質,這樣也是為了防止,到時候我見到了那個女人後,什麼都不會說。
 
    這些安排我也是開心的接受了,畢竟這些對我還是有不少的好處,也是可以讓我以後見到了那些高管貴人知道怎麼說話,知道怎麼樣可以討好女人,增加一些閱歷,對我以後都是有著不少的幫助。
 
    這樣還好,最令我忍受不了的就是,王若琳竟然找到了一個鴨子,來叫我如何的在床上伺候女人,而且還是那種強硬的態度,不學不行,一定要學,那個男人在一邊叫我的時候,她還在一邊看著我,為的就是監督我,不讓我偷懶。
 
    時間過得很快,不知不覺,就過去了兩個月的時間,這段時間,我就好像是變成了另外的一個人的感覺。
 
    今天下午,接到了王若琳的電話,她讓我九點半的時候去希爾頓酒店門口等待著她,還再三叮囑我要穿上她上次給我定制的那套西服,全身上下都要穿一套新的。
 
    我也全都答應了,晚上九點半,我準時的到了希爾頓酒店門口,身上穿著那套定制的西裝。
 
    王若琳也是很準時,一身女式緊身衣腳上踩著十釐米左右的高跟鞋就從車上走了下來,然後帶著我走到了電梯上邊,按了按鈕,是十六層。
 
    很快,就到了房間門口,是一六零六的房間,她看著我嚴肅的說道:「張瀟,只要你伺候好了這個女人,這輩子我保你不愁吃穿,要什麼給什麼。」
 
    我看著身旁的王若琳,她的臉上明顯有了一絲絲的變化,還是特別的緊張,住在一起這麼長時間了,我還是第一次看到王若琳這樣的表情,而且也是那麼的緊張,這樣我就知道了,一六零六房間的客人對她有多麼的重要。
 
p;「那個,我可以不可以跟你說點事情?」我看著身旁的王若琳說道。
 
    「有什麼事情,你就趕緊說吧,只要是我可以做到的,我都會做到。」王若琳看著我緊張的說道。
 
    「那個三線小模特能不能換換?」
 
    「二線,我最多就可以幫你換一個二線的,並且是經常出現在廣告上邊的,最頂尖的一線模特,我這個身份也沒有辦法。」王若琳打斷了我的話說道。
 
    「你能不能聽我把話說完?」
 
    「恩。」
 
    「我不要什麼三線,二線小模特,我只要你可以幫助我一直都可以在這裡上班,不管事任何的事情,都不會被辭退的那種。」
 
    王若琳聽了我的話,並沒有直接回應我,而是思考了一下,似乎是在想著我一直都是這樣賣不出去房子,晚點被辭退還是可以,如果說是一直不被辭退就很困難。
 
    雖然是這樣,但是王若琳還是點點頭示意同意了我的話,看到這樣我就很高興,看著她的臉,做了一個眼神就讓她開始敲門了。
 
    「咚咚咚……」
 
    王若琳敲了敲門,隨著敲門的聲音,我這時候也開始緊張了起來:「有什麼好緊張的,有什麼好擔心的,不就是一個女人嗎?一個女人不應該把我嚇成這樣,不比這麼擔心。」我在心裡暗自說道。
 
    「誰啊?」從房間裡邊傳出來了一個端莊的女人聲音。
 
    「張姐,是我,若琳啊。」雖然是隔著一道門,但我還是看到了王若琳臉上充滿的笑容,也是看著一臉的期待表情。
 
    「若琳啊,進來吧,記得關上門。」
 
    王若琳輕輕地打開了門,她前我後的朝著裡邊走了進去,我還反手將門輕輕的關上了。
 
    歷經了這麼長時間的訓練,我也不是什麼都不會的,至少進來的時候,我還是比較輕盈,也沒有習慣性的舔嘴唇,而是目光平靜的朝著裡邊看了過去。
 
    這是希爾頓最好的客房,正就是一個總統套房,外邊是客廳,裡邊還有幾個房間,就在這個時候,我看到了一個穿著淡色絲綢的女人,正坐在那裡跟一個四十多歲的男人手中拿著高腳杯喝著紅酒。
 
    「我靠,怎麼回事?王若琳你是不是搞錯了?」看到眼前這一幕,我的表情一呆,在心裡默默地罵了句。
 
    扭頭看著一邊的王若琳,這時候的王若琳也是跟我一樣的呆在這裡,不過很快的她就恢復了平常時候的模樣,真不愧是一個經歷過商場的老油條啊。
 
    「劉董,你也在在這裡啊?」王若琳看著那個男人說道。
 
    趁這個時間,我看了一眼在一旁的那個穿著淡色絲綢的女人,皮膚很好,樣子也是很漂亮,可能是因為沒有化妝,所以臉上的皺紋也是可以輕而易舉的看出來,但是看著這個女人全身上下來說,還是很有氣質。
 
    年輕的時候一定是一個萬人迷,就算是現在也是絲毫不比王若琳差到哪裡。
 
    「若琳啊,你們夫妻兩個一起來的啊,怎麼樣,結婚之後的生活還好嗎?」劉董看著我身旁的王若琳笑著說道。
 
    說完,就用著一種極為嚴肅的眼神看著我,似乎是在看我的內心,看我的背景。
 
    我跟王若琳已經結婚了,也是名正言順的夫妻,所以一起來到這裡,並沒有太過於唐突,也沒有什麼尷尬的地方,雖然時間晚了一些,但還是沒有什麼重大的問題。
 
    坐在這裡,王若琳給我介紹了這一男一女,這個女人就是我今天晚上要行動的女主角,王若琳讓我叫她張姐,而那個男人叫劉董,也不知道是哪裡的董事長,還給我介紹給了他們兩個人。
 
    現在的我坐在沙發上,看著張姐,心中早已經開始澎湃了,這次王若琳讓我做的這件事情對我還是很好,沒有欺騙我,但是我還是很不明白,這個男人在這裡究竟是什麼意思。
 
    坐在這裡,他們幾個一直都在聊天,而我沒有聽他們幾個人說的是什麼,雙眸一直盯著坐在一旁的張姐,想象著一會跟張姐在床上之後,應該要用哪種動作,也是想象著一會應該要怎麼樣舒舒服服的做上一次。
 
 
    看著張姐的雪白的雙腿,我的下體不緊有了些許的反應,這時候,王若琳看了我一眼,掃了一下我的下體,就拉著我站了起來,跟張姐還有那個劉董說了一句,就帶我離開了。
 
    這時候的我很不情願,多麼難得可以跟這種溫潤儒雅的女人睡覺,而且還是王若琳自己安排的,現在她要帶著我離開,我當然是很不明白了。
 
    出了門,走到了電梯口,我看著王若琳正想要說一些什麼,卻是看到王若琳一個人站在那裡氣的跺腳,嘴中還嘟囔著:「姓劉的,你這個王八蛋,算你狠。」
 
    這時候,電梯門正好打開,我們兩個人就一同走了上去,王若琳還是那樣的表情,站在這裡氣的臉上紅撲撲的好看極了,再看著王若琳身上穿著的緊身衣,前凸後翹的身材,我又一次開始進入了想象。
 
    現在這個樣子,跟那個張姐肯定是不能夠睡覺了,但是如果我跟王若琳睡了豈不是一樣的美哉,想象著王若琳在床上時候的搔首弄姿,再想想王若琳騷不堪言的叫聲,我的下體就頂了起來,現在還是在電梯裡邊,下邊就撐起了小帳篷,還好現在沒有什麼人,如果被別人看到了我豈不是丟死人了。
 
    下了電梯,朝著外邊走去,王若琳還是那副表情,我不知道今天晚上這件事情跟那個叫做劉董的男人有什麼關聯,但是我知道,這都是他們這些高層的事情,像是我這樣一個小小的銷售員根本就沒有接觸的機會。
 
    經歷了這麼長時間的鍛鍊,我終於已經接受了王若琳讓我來伺候那個女人的事情,但是卻被這麼一個男人破壞了。
 
    說實在話,今天晚上見到了張姐之後,我心裡邊埋怨什麼的早就已經消逝淡盡了,如果真的可以跟這樣一個貌美如花的女人做些什麼,哪怕只是抱著睡在一張床上,我也是很開心。
 
    這會的我,從內心深處想要可以又一次機會跟張姐睡一次,哪怕是王若琳沒有給我那二十萬我也是相當的願意,但是現在看來一切都如虛空幻影一樣的不見了。
 
    出了酒店門,我就跟著王若琳坐在了她的奧迪車上,這時候的王若琳還是心生怨恨,想著剛剛的事情,並沒有直接發動車子。
 
    看到她這樣我也是很不舒暢,就看著她緊張的說道:「王若琳,不如今天晚上我們兩個可以試試啊,就算是那個不成,你也可以測試一下我,說不准哪天就來了。」
 
    聽到了我說出來的話,王若琳帶著憤怒的眼光看著我,說道:「我說過了,我喜歡的是女人,你要我重復多少遍,我告訴你,我現在氣還沒有消,你別惹我,一會把我惹怒了,你就自己滾著回家吧。」
 
    說完,王若琳拿出來手機開始看了起來,而我只能夠坐在這裡一句話也不說,不然一會王若琳真的將我趕下了車,我還要自己跑著回家,這麼遠的路,我要跑到半夜兩點多了。
 
    這時候,我想著剛剛王若琳說出來的話,她喜歡的是女人,而我是一個她用錢買來的新郎,甚至說是在她的心裡邊,我連一個男人都算不上,只能算是一個被包養的寵物。
 
    但是人家的寵物也是可以晚上跟女主人睡在一張床上,而我卻是不行,看著王若琳坐在主駕駛上的姿勢,潔白的腿,從緊身褲透過王若琳大腿的白淨,越看我就越受不了,看來今天晚上,我只能夠靠我自己的雙手了,我用雙手成就我的夢想。
 
    回家的路上,我一句話都沒有說出來,只是拿出來手機跟在附近的人搜索上邊的一個女人聊天,並沒有跟王若琳說出來一句話,生怕她一會將我扔在了半路。
 
    「你幹什麼呢?手機滴滴滴滴的響著,你就不感覺難受?不感覺刺耳?」王若琳看著我憤怒的說道。
 
    「沒什麼啊,跟朋友聊天,那我將聲音關了。」
 
    說完,拿著手機就將聲音關閉了,繼續跟那個女人聊天。
 
    這個女人很好,也是很開放,別看我們只是聊了這麼一會,那個女人竟然主動要求跟我見面,不管是什麼地方。
 
    如果我約在酒店見面,可能人家也是會去,這樣的話,我不就是可以將我的處子之身給破了,但是今晚看著王若琳憤怒的樣子,我還是放棄了這個想法,還不如等到明天晚上的時候再去,這樣王若琳也不會有什麼懷疑的地方。
 
    「我跟你說,如果我們之間的事情被別人知道了,我們都會有麻煩,而且如果你出去找別的女人,就會給我丟人,所以我還是勸你不要去找別的女人,安安生生的待在我的身邊。」王若琳似乎是看穿了我的內心一樣,對著我說道。
 
    聽到這話,我並沒有回應,王若琳,而是將手機直接放了下來,看著窗戶外邊的風景。
 
    很快,就到了家門口,停好車,我們朝著門口走了過去,王若琳打開了門,我徑直走了進去,並沒有想的那麼多,而且我還是那樣一副淡定的表情。
 
    後腳剛踏進屋裡,王若琳直接就將門鎖了起來,她自己還沒有進來,看到這樣,我就對著們外邊呼喊道:「王若琳,你開門啊,你想做什麼?」
 
    「沒什麼啊,我心情不好,要出去一下,你自己現在家裡邊吧,想做什麼做什麼 –>>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