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出租屋內真實的換妻故事

12 月 29, 2017 | 做愛技巧

我和老公康捷都是2000年大學畢業的,現在大學生的工作都不好找,我們也不例外。我們經人介紹認識並在2001年結婚,婚後的生活很幸福,但我們都是不甘寂寞的人。
2014年,下海創業早已成為一種時尚,到北京更是潮流。那年夏天,我們商量後也辭職到了北京,準備在那裡開創自己的事業。
去北京之前,我們就找好了工作,在同一家公司里。可到北京後租房時才發現遇到了意想不到的困難,離公司近的房子租金太貴,遠的地方交通又不方便,房租相對我們的工資而言實在是難以承受,長期住旅館更是天方夜談。

一籌莫展之時,在街上偶遇我的一位大學同學許劍,也和我們一樣,帶著漂亮的太太小媛來北京闖天下的。大家都遇到了相同的難題,無奈之下便想到了合租,這樣一來,房租就都是我們可以承受的了。

很快,我們就聯繫到了一處房子,離我們雙方的工作地點都近便,房租也合適,還是個有陽台的單元房,頂層的四樓。我們約好時間,興衝衝地去看房子,到了房間一看就傻了。

口述出租屋內真實的換妻故事(高清圖)

原來只有一個房間,跟酒店的標準間差不多,不同的是多了一間小得兩個人轉身都困難的廚房。兩對夫婦可怎麼住啊?我們都猶豫了,可房租和上班的便利又讓我們難以割捨。

商量之後,就硬著頭皮住了下來,將房間一分兩半,用個丁字形的簾子隔開,外面還隔出一個走道。說好等經濟稍寬之時,再請人用木板隔斷。其實那只是藉口,真實的想法是先立住腳,趕緊攢錢單獨租間房。

口述出租屋內真實的換妻故事(高清圖)

四個人擠在一間不足20平米的房子里,不方便是肯定的,現在的人們根本無法想象我們那時的困難。做飯、上廁所、沖涼都極大的不便。

房子小,兩張床幾乎都挨在一起了,睡覺翻身都得輕輕的,更別談過夫妻生活了,我們都是新婚,有那種衝動和需要是自然的,可我們又都是受過高等教育的,雖然思想開放,可那畢竟是不能示之於人的事,而這種事情不象租房子,根本無法在一起商量。我們都很苦惱,可又沒有解決的辦法。

口述出租屋內真實的換妻故事(高清圖)

一周之後的一天,我和老公下班回到家,發現門上掛著一隻鼓鼓的塑料袋,打開一看,裡面裝滿了小食品,還有兩張電影票和一張紙條:「對不起,請你們倆看電影,我們在家裡忙些私事,改日你們再請我們,敬禮」。我們倆都有些犯傻,還是老公先明白了。

笑著衝屋裡說:「我們十點前不會回來的,別著急,慢慢來」。裡面傳出我同學的聲音:「謝謝啦」。我還傻傻地問:「他們幹什麼呢?」丈夫大笑不語,摟著我的肩膀就往外走,說:「傻妮兒,做夫妻作業唄!」我的臉一下子紅了,不知怎的,我也想要了。

口述出租屋內真實的換妻故事(高清圖)

看著電影,我卻在想象著他們在床上翻滾的場景,根本不知道電影里都演了些什麼,腦子一片空白。九點剛過,電影就演完了,我們輓著手在街上漫無目的地瞎轉著。約九點半左右,老公的手機響了,是我同學的短信:「房間收拾好了,請回家。」我們倆如釋重負,趕緊往家走。回去時,他們都睡了,可能是避免尷尬吧。

幾天後的一個下午,我和老公下班後,在外面吃的飯,回到家都快八點了,他們不在,桌上留著一張紙條:「我們公司舉辦酒會,大約十點鐘回來」。紙條下還壓了一隻避孕套,我和老公相互看了一眼,就抱在了一起,邊接吻邊脫衣服,很快,我們就在床上赤裸相見了。我們都激動不已,老公戴避孕套時手都直抖,連燈都沒關,我們就開始了,這是我們第一次開著燈做愛。

口述出租屋內真實的換妻故事(高清圖)

丈夫很快就進入了我的身體,那種久違的快感讓我渾身顫抖不止。也許是很久未做的緣故吧,老公很快就進去了,我卻還在極度的興奮之中。老公沒有出來,他不斷地親吻我的耳垂、脖子這些我敏感的地方,我越發興奮,不停地扭動,渾身舒癢難耐。老公性慾又來了,終於我感到全身火熱,像是快要爆炸了,那種舒適是結婚以來從未感受過的。

就這樣折騰了一個多小時,我們都大汗淋灕,床單上印著一個濕漉漉、大大的人形。一看表,九點多了,雖然還想繼續纏綿,但一想到他們快回來了,就戀戀不捨地分開爬起來。老公去燒水,我忙著換床單。等我們洗了「鴛鴦浴」,換好衣服,都快十點了,看他們還不回來,老公就給他們發短信,我收拾激情之後的一片狼籍。

口述出租屋內真實的換妻故事(高清圖)

沒多久,他們回來了,看到我泡在盆子里的床單,就衝我們詭笑。可能是女人在幸福滿足之後格外美吧,加上我本來就是個漂亮女孩,小媛在廚房跟我開玩笑說:「幸福的女人越發漂亮了」。我也調侃地說:「可惜那天我沒能看到你的幸福模樣,什麼時候也讓我看看?」。

就這樣,我們默契地相互關照著對方。後來天氣變冷了,待在外面的滋味真是難受,誰也不好意思讓別人在外面瞎逛了,又回到了原先無奈的狀態,得不到滿足的我變得有些焦躁,在家裡還會強忍著,到了外面就對丈夫撒氣,嚷嚷著後悔來北京,丈夫無語地承受著。發洩之後,我又因心疼他而後悔。

口述出租屋內真實的換妻故事(高清圖)

當我和丈夫在這樣的環境中開始享受我們生活的時候,朋友給我說了一個更加真實的換妻故事,我不禁開始感慨,她說,每個人都喜歡吃碗里的看鍋里的,結婚多年的男人也總是想著別人的妻子,換妻遊戲也悄然興起。那年瞞著妻子進行換妻的性愛故事,如今回味起來依然刺激無比。

丈夫的刻意欺騙,讓她在不知不覺中加入了所謂的「換妻俱樂部」,在激情、等待、亢奮和不安中無法自拔,當她重新擁有真愛時卻遭遇了……

口述出租屋內真實的換妻故事(高清圖)

他叫金梁,一個北京人,現在在南方工作,而且也在南方結婚買了房子,現在還沒有孩子,他在南方的一家外企工作,現在在公司做主管,妻子叫王珊珊,土生土長的南方人,有一家屬於自己的服裝店。這樣的家庭本應該是幸福的,但人總是不滿足於現狀,總是喜歡折騰,這個家庭就真的體現到了這一點。

金梁那天先給我打的電話,說家庭遇到了困境,希望我可以給予幫助,我本想讓他電話說下,他卻說電話講不清楚,我說那QQ可以麽?他說最好可以當面說,迫於無奈我只能抽空去見他,我們約在一家僻靜的茶館,當天傍晚的霞光把西方全都映紅了。

金梁三十歲,一米七五的身高,也算是儀表堂堂,留著一頭寸法,看起來很精神,我們在一個靠窗的桌子上坐著,他開始有些拘謹,不知道怎麼對我說,我知道這是處於人本能的保護。

於是我把心理咨詢師的職業法則以及規章制度向他說了下,因為我們會保證對方的隱私絕不向外洩露,為此而取得他的信任,這樣他才可以把事實說出來。他端了杯茶一飲而盡,然後拿捏著空杯子,我看得出他很緊張,而且內心在做掙扎,我對他說,你說吧,不說的話我怎麼能幫你的,最終他把杯子放下了,於是乎他的故事也就開始了。

其實我就是一個混蛋,這是他說的第一句話,他說自己本來有著幸福溫馨的家庭,而且還準備要孩子,可自從他在網上看到換妻遊戲後,便動了心思。他一直也想體驗下這種新鮮的刺激感,於是便在網上開始搜索著各種各樣關於換妻社區的信息,最終還是跟經人介紹,然後逐漸瞭解到了整個過程。

原來換妻遊戲一般是在隱秘的藏所,當事人必須是夫妻,而且還要帶著結婚證、身份證,這種遊戲現在參與的一般都是在所謂的上層人士,為的就是保證其安全可靠。

金梁從得到此消息後便在心理琢磨起來,而且時常給王珊珊灌輸關於換妻遊戲的信息,王珊珊開始不當回事,可逐漸發現他的這種好奇已經影響到了正常的生活,而且更是發現金梁有要參與的衝動,王珊珊開始勸告金梁,雖然金梁嘴上說不會,可他的心中還是篤定了想要參與進去。

在金梁的軟磨硬泡下,王珊珊答應金梁可以先去看看,任何事情都是毀在這個開端上,從這個開始看看便改變了這個家庭。

那是一個週六的晚上,天剛剛暗下來,金梁開著車帶著王珊珊來到一個郊外高檔小區,這個小區全是一溜的別墅,兩人把車停到了3排6號的一個別墅門前。

此時門前已經停了好幾輛車,兩人從車上下來站在門口,不知道怎麼進去,這時從門裡走出一位四十多歲的男子,男子表示了自己的身份,說自己是西廂社區的社長,是這個小區的主人,問他倆是不是有邀請函,這個時候金梁才想起來這裡還要拿邀請函,趕緊從兜里拿出來,主人看到兩人有邀請函,便請兩個人進入了。

這個時候別墅的客廳外一家有五六對愛人,主人先把他倆帶到了書房,要兩人拿出證明來,金梁趕緊從兜里掏出了身份證和結婚證,主人看了看證件,對照了兩個人還做了登記,原來在這裡參加這種換妻遊戲的人都是要登記的。

登記完後主人把兩人帶到了客廳給其他人做了介紹,其他人都表現出很歡迎的樣子,很快也有了各自的話題,原來這裡卻是所謂是上層社會,來這裡的不是某公司的董事就是私企老闆。

這種所謂的社交聚會雖然兩人不是第一次參加,可今天的目的畢竟不同,所以兩人還是有些尷尬,可幾杯酒人逐漸的尷尬還是消除掉了,接著主人的夫人從房裡出來了,這個女人應該有三十多歲,但皮膚還是很白淨,而且一看就知道保養的很不錯,任何的皺紋都沒有。

夫人表現出很落落大方的樣子。她作了自我介紹名叫佐藤伊蘭,原來是日本女子,怪不得這個遊戲會如此興盛,因為換妻遊戲在亞洲本來就是日本興起的。她歡迎各位來到今天的場所,接下來要所有的人各自做了自我介紹,雖然有些人不是第一次來,但仍然還是有些羞澀。

然後便到了所謂最關鍵的時候,到了換妻的真正環節,這個環節是並非是由男人開始的,而是由女人進行挑選男人,佐藤伊蘭說著才是真正的女人解放、女人自由。在半推半就中,其他女人都選好了男人就剩下佐藤伊蘭和王珊珊了,佐藤伊蘭牽上王珊珊的手,撫摸了下說妹妹啊,我就把你交給我男人了,你男人歸我,放心了,我不會虧待他的。

王珊珊表現的力不從心,可又不知怎麼拒絕,因為此時王珊珊此時已經看出金梁的急不可耐,也許是容忍,也去是放縱,王珊珊就這麼跟這個主人去了房間,然後大家都各自去了不同的房間。

佐藤伊蘭就拉著金梁的手帶進了她的房間,房間佈置的全是暖色的格調,讓有感覺很溫馨,佐藤伊蘭的風韻確實不一般,讓金梁有種初戀般的感覺,在佐藤伊蘭的挑逗下金梁很快便放開了,接著便進入了正題。兩人的魚水交合讓金梁不僅刺激還有了別樣的感覺,這種放縱讓金梁的身心都得到了滿足,他早已不記得此時自家的妻子王珊珊也在別人的懷抱中。

第二天,大家都當沒事的人一樣,然後各自回到屬於的自家的生活,金梁本以為此事就會這樣結束,可事實終歸是事實,從那天起王珊珊真的變了一個人,因為她如迷戀上了這種遊戲一般,只要每逢兩人休息,王珊珊便會帶金梁去參加這種換妻遊戲。

這種參加的頻率讓金梁逐漸的心中有愧,因為是他把自己的妻子帶到了這條道路上,可這樣的頻率逐漸發展到金梁不能容忍的地步,因為每次王珊珊都表現的那麼主動,而且已經很少再跟金梁發生夫妻之事了。

這就是金梁今日找我的原因,我並沒有直接告訴金梁要怎麼去做,我只是讓她好好的反省下,因為我不相信她的妻子為何會這樣的主動,我不相信慾望和激情會讓她的妻子忘乎所以,所以我決定找她的妻子一次,這樣我才能徹底的瞭解此事。

我是第三天才找到她妻子的,當時也是週末,她原本想去參加這個換妻遊戲的,當聽我是為此事而找她的,就過來了。王珊珊二十八歲,年輕美貌,一看就可以從身上看出高貴的氣質,當她知道我的身份和金梁來找過我之後就坐了下來,她沒有坐在我的對面而選擇坐在我的旁邊。

我還沒有問她什麼,她便直接哭了出來,她依偎在我懷裡,哭的像個孩子,她哭著對我說,我不願意去參加者所謂的什麼換妻遊戲,你信麽?我說,我從未相信過,但我不知道你為何會變成這樣,王珊珊擦拭了下臉頰的淚水,稍微平復了下心情,便對我說出了原因。

王珊珊說,當金梁帶著我第一次去我其實心理是不願意的,可在當時的情況下,我還是在半推半就中參加了那個該死的換妻遊戲,但我真的沒有背叛婚姻,你相信麽?進了房間那個男人跟我說了很多,因為知道我是第一次,他也沒有強迫我,開這個所謂的什麼社交聚會,其實並非這個男人的初衷,可發展到現在這樣,其實大多是他的夫人一手在操作,其實最終的目的還是為了掙錢。

我之所以這樣,每個週末都去並非是樂於參加這個所謂的換妻遊戲,我只是為了讓金梁對我有愧疚,只是為了從心底懲罰他,每次去我並沒有選擇別的男人,我只是跟這個主人在一起,他對我像大哥哥一樣,對我也很照顧。他雖然一直開導我,一直讓我放開點,讓我不要對這份婚姻失望,可目前的情況我能不對婚姻失望麽?我終究還是個女人啊,我心理沒有那麼強悍的,婚姻走到了現在的情況,我真的不知怎麼再相信我的婚姻了,可我又捨不得放手,我真的不知道我下一步該怎麼去走。

我每個週末去參加所謂的換妻遊戲,不過是想躲著金梁,我不想面對他,不想看他,如果當初沒有他的好奇,也不會有今天我們的家庭。王珊珊說完再次依偎在我的懷裡,像個孩子一樣,我知道王珊珊的心是痛的,我緊緊的抱住了她,對於一個女人面對這樣實在是太難太難了,她能撐到現在,說明她真的很堅強了,我不想對她說太多的道理,因為我替她而痛心,畢竟都是女人,有哪個女人可以經受得住這樣的人生呢?

我緊緊的抱著王珊珊,我說道,婚姻是每個人都經歷的,可選擇不同的人就意味著選擇了不同的婚姻,婚姻是靠兩個人一起經營的,如果婚姻遇到了困境,那麼不可能只怪一個人,所以我們也要先從自身找找原因。

金梁會對那個所謂的什麼換妻遊戲好奇,一定有其中的原因,不管當時他怎麼想的,現在他終於良心發現了,也知道回頭了,俗話說浪子回頭金不換,過去的終歸過去了,可以給他個機會就給個機會。

沒有那個男人不會因為這種事而犯錯的,當初都是因為好奇才這樣的,這個所謂的什麼換妻至少比養小三好點,你就當他找了次小姐好了,我們既然堅強到現在,那麼就要堅強到底,不然示弱給誰看呢?

過去終歸過去了,不要總是計較過去了,不要總是活在昨天,明天的舞台才是屬於我們的,我們要向前看,生活是自己的。婚姻需要好好的經營,過得好才能自己幸福,這個坎既然都走到現在了,那麼就得邁過去。

如果心中實在過不去,那麼離婚也只能是最後一步路了,路是要你自己走的,你看著選擇吧,無論選擇什麼我都支持你,我只希望你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