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請進入   持久液說明.     持久液訂購.

嬌美的少女跪趴讓我從後面幹

「哥……起來了……快點起來了!」  一個嬌美的少女跪趴在寬大的席夢思床邊,輕輕地搖著睡在床上的青年,挺翹的屁股微撅著,露出完美的曲線,散髮著青春的誘惑。  「唔……」  床上的青年似是感到搖晃,往裡面翻個身,再次呼呼的做著春秋大夢。  「昨晚肯定又背著我幹什麼壞事去了!」  楊雨看著睡的死死的哥哥,心裡不由肯定到。想到哥哥和別的女人做著那種羞人的事情,少女的芳心不由有些酸意。隨即爬上哥哥的大床,伸出雙手拉扯著青年的臉龐,心裡恨恨的想到:「讓你在外面鬼混……」  楊盛感到臉龐的微痛,緩緩睜開迷蒙的雙眼,看到妹妹正微翹的小嘴,不由凝聲問道:「怎麼了,親愛的妹妹?」  「昨晚你是不是又去外面和別的女人鬼混了!」  楊雨盯著哥哥問道,大大的雙眼裡充滿了幽怨。  被妹妹說中事實,楊盛心裡不由有些尷尬,拍了拍妹妹的俏臉,扯開話題道:「好了,妹妹,別鬧了,讓哥在睡會!」  說完,閉著眼睛打了個哈欠,準備再次入睡……  楊雨高高撅起嬌小的紅唇,顯然對賴床不起的哥哥感到不滿。也不顧保持淑女的形象,起身坐在哥哥的胸前,小手再次狠狠地揉捏著哥哥臉上的嫩肉。  「啊……好痛!」  楊盛再次睜開雙眼,看到妹妹正對著自己張牙舞爪,不由拍了下妹妹肉感的翹臀,「你這小妮子怎麼這麼不聽話,就不能讓哥哥睡一會!」  「哼……都已經下午了還不起來,晚上我同學就要到家裡來玩,還不快幫我一起收拾下客廳,你看都亂成什麼樣了!」  楊雨不滿地對哥哥說道,水蒙蒙的眼裡盡是委屈。  感覺到妹妹的委屈與不滿,楊盛無奈的道:「好吧,我這就起。」  「啊……哥,你好壞,怎麼盡喜歡摸人家的屁股!」

楊雨羞紅著小臉說道,心裡卻對哥哥的使壞有種莫名的感覺……  「妹妹,你可不能亂說,這也能叫摸?」  楊盛說完這句話,心裡不由有些心虛,貌似自己經常拍妹妹的屁股……  「哼……不和你說了。」  楊雨有些嬌喘的說道,想到和哥哥說著如此暖味的話語,少女的心跳已經開始加快。  楊盛抬起頭,忽然看見穿著小背心的妹妹胸前有兩點突起,全身的血液不由猛地加速,鬼使神差的用手捏了一下。  「啊……哥哥,你又對我使壞!」  感覺到自己柔嫩的乳尖被哥哥輕捏著,楊雨不由嬌呼道,幾絲莫名的酥癢傳入少女的芳心,嬌軀不可抑止的微微發燙,這個色狼哥哥,總是喜歡佔自己的便宜。  「意外……純屬意外……」  楊盛也不由老臉一紅,感覺自己還真丫的可恥,光這一會就佔了妹妹的兩次便宜。  「不理你了,大色狼哥哥!」  楊雨從哥哥身上爬起嬌軀,滿臉嫣紅的往屋外跑去,跑到門前,雙眼略有媚意的白了哥哥一眼,「現在可以起床吧……」  感覺妹妹柔軟的俏臀離開自己的胸膛,心裡不由感到一絲留戀,想到妹妹剛才那挺立的乳尖,楊盛的心裡不由湧現一陣難言的慾望,自己是否應該勸勸妹妹以後在家不再穿胸罩了……  「哥,快點把地拖乾淨,還有沙發擺放整齊,茶几也該擦擦了……」 

 從起來到現在,楊盛一直被妹妹使喚著乾這乾那,一刻也沒閒著,這就是作為哥哥的悲哀……  「咚……咚……」  「啊!小美來了,哥,你接著乾,我去開門。」  楊雨聽到敲門聲,不再指揮哥哥,快步走向門前。  「小美,你總算來了。」  「嗯,你一直在等我啊?」  「那當然……」  兩個女孩在門口興奮的聊了一會,隨後楊雨領著同學走進屋內。  「叔叔好。」  陸美看著還在擦拭茶几的楊盛,乖巧的打了聲招呼。  「呃……」  楊盛有些鬱悶的搖搖頭,想到自己已好幾天沒有整理邊幅,此刻又穿著圍裙,確實挺像一個中年大叔。  楊雨看到哥哥吃癟的樣子,不由捂著小嘴痴痴的笑著,一雙大大的眼睛此刻已彎成了小月牙。  看到閨友在那莫名的嬌笑,陸美的眼裡不由露出一絲疑惑。  楊雨抿著嘴也不解釋,打開電視,拉著女孩一起坐下看著新出的偶像劇,沙發旁早就放滿了準備好的零食……  楊盛回到房間換了身休閒裝,隨後去衛生間好好的洗漱了一番,拿出剃須刀把長長一截的鬍鬚仔細刮淨。  「嗯……現在好多了。」  楊盛望著鏡子里充滿陽剛英氣的自己,嘴角露出一絲陽光的微笑。  「哥,好了沒有,我要上廁所。」  楊雨對著呆在衛生間一直不出來的哥哥,有些羞澀的喊道。  「恩,好了。」  楊盛走出衛生間,看到在門邊紅著臉的妹妹,不由露出一絲微笑。  楊雨看到哥哥的笑容,俏臉不由更加羞紅,覺得此刻的哥哥真的好壞!  看到妹妹的閨友正坐在沙發上乖巧的看電視,楊盛不由來到她身前,當發現如陶瓷娃娃般白皙可愛陸美,嘴裡不由說出猥褻異常的話語:「小妹妹,要不要哥哥幫你檢查下身體?」  「啊……不用……謝謝」  陸美突然看到一個英挺的青年坐在自己身邊,並且說著令人臉紅的話語,不由有些驚慌失措的答道。  「真的不用啊?」  楊盛看著俏臉通紅的陸美,總忍不住想邪惡的調戲幾下。  「嗯……不用……咦,你是剛才的那個大叔?」  陸美紅著小臉再次看了一眼身旁的青年,感覺有些熟悉的感覺,突然想起剛來時見到的哪個大叔,不由嬌聲問道。  「是啊,要不要晚上與叔叔一起看看月亮,探討一下人生的哲理,順便研究下男女雙方不同的生理構造。」  楊盛看著眼前精緻可愛的女孩,隱藏在心裡深處的齷齪心思昭然顯現。  「不要啊,晚上我還要回家。」  女孩顯然第一次面對這樣的情況,捏著衣角,俏臉嫣紅的答道。  「哥,不許你打我朋友的主意!」  楊雨此刻已來到他們跟前,看到哥哥滿臉的淫笑,以及閨友通紅的俏臉,就知道自己的哥哥一定在調戲懵懂無知的少女。

 「妹妹,你怎麼可以這麼誣賴哥哥,哥哥正給你的同學談談理想,談談人生呢!」  楊盛一臉正氣的說道。  「他是你哥哥?」  陸美拉著楊雨的小手,有些肯定的問道,想到剛才自己叫他叔叔,俏臉不禁一陣發熱。  「恩,小美,剛才他欺負你沒有。」  顯然,楊雨並不相信哥哥的鬼話。  「沒……沒有……」  陸美有些結巴的說道,只是剛褪下的紅暈再次布滿了俏臉。  「哥,你再這麼壞,以後別碰我了!」  「咳……」  楊盛正喝著水,聽到妹妹如此暖味的話,不由嗆著了。  此刻楊雨也覺得這句話太過暖味,當看到陸美望向自己那有些異樣的眼光,不由小臉發燒道:「哎呀……不是你想的那樣!」  陸美只是睜著那天真的大眼睛,不時的看下楊盛,然後又把視線移到楊雨身上,似是辨認這句話的真假……  隨著倆個女孩一起看著電視,或不時再調戲下小美或妹妹,使空氣中總是充滿著一股濃濃的暖味,時間很快就到了九點。  「小雨,嗯……哥哥,我走了,不要送了,快把門關上吧。」  陸美懂事乖巧的對著兄妹倆說道。  「小美慢點走哦,有空來哥哥家哥哥幫你檢查身體。」  楊盛當著妹妹面,毫不知恥的叫囂道,想到剛才幾句簡單的問話,就把陸美的三圍及今天穿著什麼顏色的內褲給套了出來,滿腦子不由充滿了齷齪的思想。  「小美,別理這個大色狼,下次來我們都不理他!」  楊雨白了哥哥一眼,對著陸美說道。  「嗯……」  輕不可聞的應了一聲,陸美瞥了眼小雨的哥哥,心裡不知怎麼的升起一絲不捨,對於楊盛色色的話語自己並不厭惡,想到對方總要想檢查自己的身體,少女的私處不由湧出一股燥熱……  在陸美走後,楊雨有些吃味的看著哥哥道:「哥,剛才你為什麼總是盯著小美的胸部看!」  「不,妹妹。我只是在觀察一下她身體的發育狀況,通過哥哥認真的對比,最終發現還是妹妹你的胸部更豐滿些!」  楊盛悄悄的吞了下口水,一臉正經的說道。  聽到哥哥的贊揚,楊雨心裡僅有的那絲酸意瞬間消散,輕輕踮起腳尖,吻了下哥哥的嘴唇。  「這是對你的獎勵。」  說完,楊雨摸著自己發燙的小臉,滿心羞澀的跑回自己的房間。